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9章 天地烘炉:红莲业火!

正文 第59章 天地烘炉:红莲业火!

    如果说,虽然无法明白男孩是怎么做到轻轻松松看穿出现在他面前的所有杀招,然后以最为直截了当的动作将其击破,但至少他的每一个动作还是让人看得清清楚楚。那女孩给人的唯一感觉,就是神秘而美丽。

    在她的身周,犹如形成了不可测的涡流,砍向她的所有兵器,全都是斩在他们自己的同伴身上。射向她的暗器,在她的抬手之间就变了方向,贯穿了其他人的脑袋。有时,她会轻轻的闪动一下,然后瞬间换了位置,淡雅脱俗,莫测高深。在她这无可捉摸、变化莫测的身影下,一切杀招和绝招,都变得全无意义,没有人能够肯定一刀斩出后,她是否还在刀下,没有人能够知道劈向她的刀锋,是否会斩在自己的同伴身上。

    于是,面对着女孩的逼近,他们只能不断的后退,仿佛他们面对的根本不是人类,而是美丽但却可怖的恶魔。

    而他们的退却并不能换来女孩对他们的怜悯,既然已经投向了牛鬼蛇神,成为了挡在共产光辉面前的绊脚石,那就接受被打倒的命运吧。

    从深处冲出的男子额头冷汗直流,女孩从他身边飘过,对他连看都没有看上一眼,嘭,石子飞起,划过一线光芒,脑浆爆开,而女孩与男孩已经在他的身后远去。

    外头的怒吼与惨叫声,依旧在接连不断的传来,幻月祭司阴沉如铁,慧月祭司脸上的疯癫却愈发的明显。她的笑声,进一步扩散,空气间,有什么东西隐藏着,疯狂的往外涌去,如同密密麻麻的毒蜂,涌向外头的两个孩子。

    “咦。”男孩颇有一些诧异,“这是什么术法?”

    “一种以声音催动的咒术!”女孩双手背在臀后,慢慢的从他身边走过,“去年,秋水荐以类似的音咒向我出过手,

    当时差点着了她的道儿。”

    蝙蝠公子道:“你说的那个秋水荐,莫非就是江湖上有名的操琴高手‘算空哀思’?算空哀思秋水荐,九天并刀落红尘……秋水荐在宗师级的高手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不过她跟拜火教应该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向你出手?”

    善公主道:“当时我也有些疑惑,后来倒是查明了,这秋水荐却是慧月祭司的亲妹妹,虽然是妹妹,不过实力比她的姐姐厉害多了。似乎是因为欠了她姐姐一个人情,答应为她的姐姐出手一次,事后再不相欠。说到底,不过是拜火教借刀杀人的把戏罢了。”

    说话之间,两人对朝他们密密绵绵的刺来的魔音,犹如听而不闻,全然不受影响。蝙蝠公子身影连闪,瞬息间连杀三人。善公主魅影飘忽,手指一勾,身后落在地上的三支兵刃刷刷刷的飞出,贯穿三名敌人的脑袋,那三人脑袋镶着长剑,就这般倒了下去。

    蝙蝠公子道:“你似乎喜欢刺头?”

    善公主道:“只是因为简单罢了,怎么了?”

    蝙蝠公子道:“小梦近来,很喜欢砍人脑袋,也不知是为什么……”

    善公主道:“从杀人的角度来说,砍头是一件很没有效率的事,脖子太粗,用砍也更为费劲,而且她用的是剑吧?人的身上有太多可以致死的大,非要用剑去砍脑袋,只能说,这是她的恶趣味吧?”

    蝙蝠公子扭过头来看着她。

    “怎么了?”

    “不……没什么!”

    “无法接受自己的妹妹有这样的恶趣味?”

    “怎么可能?她是我妹啊,有什么是我不能接受的?她身上能有什么是我不能接受的?哼……有什么不能接受的?”蝙蝠公子猛一踏步,一拳击出。

    嘭的一声,一个人影倒飞着,抛入大殿,沿途洒下一路血水。幻月与慧月死死的盯着从门外负手踏入的男孩和女孩,尸体在她们的身前抛落,脑袋砸在了她们前方的石阶上,发出咚的一声震响,血浆在她们的脚前泼洒。

    “蝙、蝠、公、子!”幻月祭司咬牙切齿。就是这个来历不明的男孩,在京城时,拔掉了他们的一整个分坛,几乎杀光了所有的善女神候补处女,杀害了潜藏在朝廷几十年的天洪祭司,协助那姓宁的家伙拐走了她的女儿,并最终让善女神的出世功亏一篑,令拜火教凭空多出了一个名为“善公主”的大敌。

    “善、公、主!”慧月祭司同样也是癫狂阴狠。新墨门的存在,极大的打压着她一手整合出的红莲教的生存空间,现在,墨门更是暗中配合天地会,在这短短的几天里,几乎拔光了红莲教各处的分舵,此刻更是就这般毫无顾忌的杀上前来,从一开始就不将她们放在眼中。

    蝙蝠公子负手看向周围,这一整个大殿,布置得犹如隐蔽的神殿,周围的石壁上,画着各种奇形怪状的鬼神。令他稍稍有些诧异的是,这些鬼神的脚下,莫不浮现着红色的莲花,这些红莲犹如毒火一般,在无形中散着热气。虽然他知道拜火教想要借壳上市,弄出一个“红莲教”来,但是画壁上的这些红莲,隐隐中,竟然真的透着某种纵连他也一时难以看穿的力量。

    善公主笑道:“看来,她们也是做了准备的!”

    蝙蝠公子愉快的说道:“嗯,说真的,我已经很期待了。”

    幻月祭司跟他是交过手的,那个时候,她与天洪祭司两人联手,也没有能够拿他怎么样。同样的,慧月祭司也曾请她妹妹“算空哀思”秋水荐出手对付善公主,秋水荐本身的实力,应该是在慧月祭司之上。而现在,他们已经杀了过来,她们两人竟然没有逃,这就意味这她们认为自己不用逃,她们觉得她们有胜算。

    既然这样,这两个人必定提前准备了他们所不知道的后手,并且认为她们必定能够解决得掉他们两人。

    如此显而易见的道理,事实上,只要稍稍一想就能够明白。不过对于蝙蝠公子来说,他也很希望自己能够遇到一些惊喜,就比如那个时候的陨石砸京城,只是陨石砸完京城后怪物没有紧跟着出现,让他当时多多少少有些失望。

    慧月祭司蓦地挚出一根羽毛,厉声道:“今天就让你们死在这里,让你们成为献祭给圣凰的祭品。”随着她歇斯底里的尖叫,石壁上的红色莲花,犹如火海般连成一片,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变了场景,鬼怪活了过来,温度急剧攀升,就像是传说中的炼狱,让他们陷入了火的海洋。“被圣火焚毁吧!”慧月祭司的声音,如同神灵的代言人,无处不在的回响。

    蝙蝠公子眯着眼睛,他所看到的这些,已经绝不仅仅只是唬人的幻像,而更像是把虚幻变成现实的奇迹。他道:“这个就是圣羽。”

    “嗯!”善公主道,“这个就是圣羽,你最好小心一些,以神灵的力量所引发的奇迹,并不适用于这片天地已知的各种法则。”

    蝙蝠公子负手叹道:“这样也好,说真的,这片天地,已经没有多少能够让我觉得新鲜的东西,大概也就只有这种属于天地之外的力量,能够多多少少勾起我的一些好奇。”

    善公主跟着叹气:“我以为,我已经是一个很骄傲的人,你却骄傲得连我都想揍你。”

    鬼怪在呼啸的火海中,往他们狰狞得爬来,倒在他们前方的,胸骨破碎,脑袋开裂的尸体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发出疯狂的嚎叫。蝙蝠公子微微的有些诧异,虽然是化虚为实,但这场景,令他想起了血渊。轰,在他的前方,幻月祭司裹着强大的能量,在火海中狂轰而来,蝙蝠公子双臂交错,玄气在他的身前聚集如同屏障。嘭的一声,他整个人硬生生的,被震退了半丈,脚下拉出一道长长的烟尘,在他的肩上,小刀发出有些胆怯的“喵”的一声。

    男孩抬起头来,看着他的前方,虽然本相跟她的女儿一般娇艳,但却面目凶狠,整个人裹着汹涌炎气的幻月,笑道:“实力长进了嘛!”

    “蝙蝠公子!”幻月在愤怒中傲然道,“上次不小心败在我女儿的手中,痛定思痛,拿到九阴真经后,我闭关了大半年,如今已经修成宗师,这里又是我的主场,你还能怎么做?”

    慧月手中的圣羽化作了熊熊的烈焰,空间置换,变幻为真,那炼狱深处涌出的红莲业火,与她体内圣凰血腾出的圣火彼此呼应,令她的形象进一步膨胀,犹如火之女神。

    蝙蝠公子双臂交错,长长地再叹一声:“唉,看来某人到处发放九阴真经实在是个错误,现在连阿猫阿狗都可以修成宗师了。”

    九阴真经的存在,帮助最大的无疑是幻月这种原本就具有极度接近宗师之实力,只是长期未能突破的准宗师级高手。他们的修为早就已经具备了突破的资格,只是未能找到正确的手段,而现在,随着九阴真经的出现,在可以预期的将来,宗师级的高手还会越来越多。

    “去死!”幻月暴吼声中,红莲业火在她的手中快速聚集,轰的一声,狂射而出。

    火光犹如熔岩一般,从女孩的身边串过。女孩却只是手负臀后,略略的抬着头,看着在阶台上疯癫笑着的慧月祭司。她充满悲悯与同情的叹息一声:“这就是你们服侍圣凰和女尊的代价么?我竟然差点变成了你们这样的人!”

    慧月的笑声中透着癫狂:“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懂,不管你们理解不理解,明白不明白,圣凰就在那里,她是这世上至高无上的神明,能够聆听到圣凰的声音的人是有福的,这个世界早晚都会毁灭,唯有圣凰才能带给人类、以及这世上所有的生灵新生。”

    “嗯,这个世界的确需要新生,”女孩淡淡的道,“但这个新生,不是由任何神明赐我们的,而是要有人类自己争取得来。革命的火种已经在这片丑恶的大地上埋下,人类不需要任何神明的拯救,他们需要的,只是明白,他们自己能够拯救自己的道理。”

    “很可惜。”慧月疯狂的笑着,“你本来是可以成为女神的,成为侍奉圣凰,带着大家走向福音、走向新生的女神,你永远不会知道你错过了一项多么伟大的事业……”

    “伟大?”女孩嗤之以鼻,“当我沉迷于其中的时候,我的确也以为它是伟大的,但当我跳出这些桎梏,以辩证的眼光看待历史,我才明白。这个世界的确存在着真正伟大的奇迹,这个奇迹,就是人类至今为止通过不断的努力,所达到的成就。说到底,千千万万年来,真正在改造这个世界,让人类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全都是人类中的劳动者。然而那些一事无成的寄生虫,却每每喜欢趴在劳动人民的身上,吸着劳动者的血液,然后自以为是的以为,这个世界离不开他们,以为他们天生就应该高高在上,而全然忘记了到底是谁在养活他们。神明也好、帝王也好、王公贵族也好,如果他们继续阻碍着劳动者获得他们应有的报酬,阻碍着这个世界真正的进步,我不介意带着大家……革他们的命!”

    “狂妄!”慧月一声怒喝,红莲之业火,犹如化作了有形的毒针,朝着女孩蜂一般冲去。女孩旋动她那娇小而玲珑的躯体,衣袖舞动,彩袂飘飞,周围的空间就像是跟着她一同转动,硬生生“扭”了半周,所有的毒针竟然全都往慧月倒飞而去,)仿佛从一开始就是冲着她自己去的。

    慧月一甩袖,毒针消退,前方却是残影一晃。下一刻,女孩已经到了她的身后,背对着她。嘭,火柱从天而降,朝女孩轰然砸下,慧月那尖尖刺刺的厉笑声震荡着虚空:“你为什么就是不明白?这里已经变成了我们的地盘,不管你如何躲,不管你如何闪,你都是逃不掉的。”

    “是么?”一个声音在她身后清清冷冷的传来,“那么……你在轰哪里?”

    火柱陡然消散,慧月定睛看去,呈环形散开的火光中空无一人,猛一回头,善公主竟是仍然留在原地,仿佛从来就不曾动过,刚才闪到她身后的,竟然只是她自己凭空生出的幻觉。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慧月脸色微变。

    另一边,轰的一声炸响,整个神殿都在摇动,冲击着地面的滚滚熔岩,陡然间破开,幻月祭司灰头土脸的向后滚开。在她的前后,那身穿黑衣的男孩左手负后,右手轻描淡写的拿着一根神秘的圆筒:“唉,你有神功,我有化学……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明白?”

    在他肩上,小黑猫示威性的叫道:“喵~~”(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