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64章 只剑荡西州

正文 第64章 只剑荡西州

    小方奔逃了一大段,回过头来,桃霏和春笺丽都已经看不见踪影。

    “糟了,那女变态追小春姐姐去了。”只是再一想想,虽然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但却似乎又要比女变态来追她好上一些。

    “要不要去帮小春姐姐?”她来回的走动着,“小春姐姐是为了救我才遇到危险的,我怎么能不管她?可是我就算去了,也还是打不过那女变态啊?而且我现在跑回去帮她,那我们两个分开来跑不就一点意义也没有了吗?”

    孩子有些抓狂……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她在那里走来走去,她是无论如何都要回到她自己所在的那个世界去的,绝不能在这种地方被抓到,那里可是还有很多人在等着她,在这种地方被抓到,那可就全都完了。

    “算了,不管她了,是她自己要来救我的,撞上女变态,那又不是我的错!”她往另一边跑去,跑着跑着,紧接着又低下头来,捧着脑袋:“啊啊啊啊啊……”

    仰天怒吼:“做不到啊!”转身就要往回跑。

    “小方!”远处却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呼唤着她。

    小方扭头一看,惊喜的叫道:“小梦姐!”

    小梦穿着秋香色的襦裙,宝剑背在背上,肩头还趴着一只小黑猫,往她这边跑来,同时疑惑的道:“小方,笺丽呢?为什么你一个人在这里?”

    小方抓着她的手,急道:“糟了糟了,小春姐姐正在被变态追,一个女变态,很厉害的女变态!”

    秋香色襦裙的少女歪了歪脑袋:“女变态?”

    她肩头的小黑猫道:“喵?”

    “一个喜欢女人的女变态啊!”小方叫道……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奇怪了,

    真是什么人都有。

    在小方的解说下,小梦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由得也暗吃一惊。那个叫桃霏的女人,分明就是拜火教的人,且不考虑她是不是喜欢女人的女色狼,笺丽要是落在她的手中会怎么样,万一笺丽就这般被她抓回了拜火教,拜火教惩罚叛徒的手段,恐怕也是让人生不如死。

    “她们往哪个方向去了?”她叫道。

    “那边!”小方将手一指。

    “我们追!”秋香色襦裙的少女带着小方,往春笺丽逃走的方向追去。

    她们就这样奔了一路,直至来到那处断崖,远远的,能够听到一个女子一边追逐一边调戏的笑声,但却已经看不到人影。她们既没有春笺丽那般飞行的本事,也不敢像桃霏那样直接往下跳,不得不绕下山崖,等她们下山奔入林间,春笺丽与桃霏早就已经不知去向,无奈之下,她们也只能继续往那个方向追赶。

    *

    金乌软绵绵的,无力的挂在山头,洒下的阳光,在这寒气逼人的季节里,实在是让人感受不到定点暖意。官道上,几乎看不见人影,路边的驿站,驿站里的人也早就已经没影了。

    这一带,原本属于司壁洞安抚司的管辖范围,然而此刻,安抚司赵纲在更西面抵挡苗兵,几乎就是孤军作战,且随时有可能弃守,然后往南撤走。实际上,能够战斗到这种地步,赵纲和司壁洞安抚司的兵马已经算是颇为了得,与大周朝那些遇敌既溃的兵将比起来,也算是英勇奋战,奈何时局如此,他也无力回天。而此刻,赵纲的兵马正利用冬季的风雪,驻守在司壁洞跟西面的古隘口,抵挡苗兵,这一带的兵力,能调的,也早就已经调光,同时也有许多官员,在九月底蛮族第二次度过湟河时,就已经逃了。

    肩头上趴着一只小黑猫的少女,带着一个金丝裙的孩子,在官道上走着,虽然利用天地会的网络,将帮助寻找笺丽的消息传了回去,但她自己自然无法做到回去干等,于是继续往这边追来,只是到了这一带,实在是没有半点头绪,却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也就继续走着。

    “为什么不多穿点?”她看着在寒风中栗栗发抖的小方,没好气的说了一声,并将自己的小袄脱下来,帮她穿在身上。少女们冬季里常穿的小袄,实际上也就是无袖的贴身棉衣,因为要考虑与襦裙、抹胸之间的配色,也颇有一些讲究。好在小方还是一个孩子,穿在身上,当成棉裙,也可以勉强御寒。

    “暖和多了!”小方舒了舒娇小的身子,然后叫道,“这个冬天好久啊,本来以为忍几天就过去了,怎的越来越冷了?”

    “忍几天就过去!”小梦没好气的道,“这才十一月多,更冷的时候还没到呢。”

    孩子僵了一僵,显得有些呆滞,她原本以为忍了这么久,冬天也差不多该过去了,搞了半天,这里的冬天这么久的么?

    “不过也确实有点冷!”脱下了小棉袄,只穿着襦裙,又没有披风衣的少女也不由得抱了抱手臂。身为习武之人,原本也就不可能穿得太厚太重,避免战斗中碍手碍脚,施展不开身子,而她又是从小生活在江南水乡,总体上比北方温暖得多。虽然可以用内力驱寒,但刚才一路追赶,内力原本也就消耗了不少,自然也不敢随随便便浪费在这里。

    搂着胳膊,跳了两下,趴在她肩头昏昏欲睡的小黑猫吓了一跳,发出轻轻的喵呜声。少女赶紧停了下来,伸出左手,在右肩上的小黑猫脑袋上摸了摸,安抚一下,然后扭头问道:“小方,我问你……”

    话还没有说完,远处忽有尘土腾起,她闭住口,定睛看去,只见有十几匹战马,往她们这个方向奔来,马上的全都是块头粗壮的蛮族。为首的蛮族猛士一眼看到她们,发出兴奋的呼啸声,就像是寒冬里狩猎已久,终于发现了弱小可欺的猎物的野狼。那些蛮子吆喝着、呼啸着,奔驰到她们身边,绕着她们转圈,这些日子,几乎没什么人的官道上,烟尘随着马蹄的交错,进一步飞扬。

    少女与孩子在他们的包围中背靠着背,少女一握剑柄,娇叱道:“你们要做什么?”

    那蛮族猛士大声笑道:“这小妞性子倒烈。”其他蛮族士兵也跟着发出轰然的笑声,有人叫道:“找了好大一会工夫,想不到在这种地方撞上个这般说水灵的妞儿,省了我们许多工夫。刚好把这妞儿给大将送去。这里还有一个小女娃儿。这小女娃就抓去做两脚羊好了。”……

    一名蛮族骑手策马朝小梦冲去,大掌往小梦腰上楼:“给爷过来!”

    刷,剑光斩过,脑袋飞起。

    小梦的剑是背在背上的,想要一下子抽出,本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一般来说,真正行走江湖的女侠,是不会这样子随身携剑的,这蛮子自然也没有把她放在心上,按照正常的速度,等她将背上的剑成功抽出,他早就把她抓上了马。谁知,在他伸手的那一瞬间,这看上去娇小玲珑,如同小白兔一般人畜无害的少女手指一勾,剑光便已瞬间一闪,身周所有的一切,便已在他的眼中随着天地一同打转。

    人头飞起的那一刻,热血从断颈冲出,周围的寒气仿佛也随之驱散了一些。怒斥声、大喝声,在这一刻交叠着响起,钉头锤在空气间挥动的呼呼声,战马人立而起以及紧随着的铁蹄击在地面的震动声,都无法抑制住宝剑的颤动所引发的天籁。叮叮当当,清脆的交击声密集的在天寒地冻的官道上响荡,跟着又是飞起的人头。

    “臭丫头……”有人怒吼,抡起了手中的铁锤,铁锤很大,拉着它的是黑色的铁索,在战马的前蹄他抬起的那一刻,那沉重的铁锤就要往少女的脑袋砸去。“定!”孩子的声音却在混乱中陡然响起,下一刻,战马仿佛落地生根一般,保持着前蹄抬起的姿势,连着马上的骑手,以及骑手手中的铁锤一动不动,更怪异的是,铁锤停顿在空中,铁索拉直,与地面平行,诡异莫名。

    “喵!”一只黑影跳起,猫爪挥出的那一瞬间,血光闪过,一个人影从马上惨叫着翻了下去。

    为首的蛮族猛士又惊又怒,暴喝一声,整个人从马上纵起,以不可挡之势,朝秋香色襦裙的少女猛劈而下。原本以为撞上的是即将落入狼吻的小白兔,没有想到竟然是只雌虎,极短的时间里,就有好几颗人头被这丫头砍了下来。愤怒中,狼牙棒裹着黑色的恶气,劈山裂石,这一瞬间,他整个人仿佛都化作了扑下山崖的黑虎。

    蛮族,自然也有着他们自己的修炼方式,传说中,蛮族与华夏人有着共同的祖先,也就是炎帝与黄帝,只是,蛮族的先祖,乃是远古时期被驱逐到北方苦寒之地的“四凶”,北方苦寒之地,恶气弥漫,在那冰天雪地的万里银川中,一些蛮人无意中找到了增强实力的手段,他们寻找着恶气聚集之处,在那里逆转气血,增强体质,久而久之,恶气融入了他们的气血之中,让他们可以用超乎寻常的力量,这种血气中混有恶气的战士,被称为猛士,而其中的佼佼者,在蛮族中的各种竞技中获得优胜,获得“勇士”头衔,是蛮族中真正的高手。

    这名蛮族猛士,愤怒中,气血翻涌,恶气急剧上涌,蛮族的战士喜用重武器的一大原因,就在于潜藏在他们气血中的恶气,所带给他们的的惊人力量。“力能举鼎”这种事,在蛮族中实在是不算什么,这丫头只要被他砸中,怕是立刻粉身碎骨。然而,钉头锤方自挥到半空,明明还在斩另一人脑袋的宝剑刷的一下,脱离了少女的手,转着圈子划了过来,剑光在这一刻耀花了他的眼,然后就是艳红的血花,这血,显然不是少女的。

    战斗打响得很快,其实结束得也并不慢,这蛮族猛士虽然看上去强悍,但在蛮族中的称号也仅仅只是“猛士”,论起实力,在华夏军中,大约也就是二流实力的武将,若是在千军万马的战场上,因其力大,身强体壮,可以发挥出不小的作用,但是在江湖上的单打独斗中,也实在不能算是太强。如果被他们围上的,是一流水准的武者,自然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毕竟他们这一边还占着人数上的优势,但少女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一流,何况身边还有一个会奇怪术法的孩子,以及一只会九阴白骨爪的黑猫。

    几只马受惊而逃,少女和孩子身边,倒着一具具尸体,其中大多数都是身首异处。少女并没有去管这些死人,而是绕着那只被“定”住的战马,和马上的蛮族战士,好奇的打量着。即便绝大多数蛮子,都是被她杀掉的,但是这个被小方“定”住的家伙,还是让她感到惊奇。

    马上的战士,依旧保持着挥舞铁锤的姿势,眼睛却是在跟着她的绕圈,不断的打着转,在这寒冷的天气里,汗水从他的额头上拼命的流下。

    少女抱着重新跳入她怀中的小黑猫,UU看书(  )退了好几步,拉开距离看去,这人和马,就像是刚刚雕好的泥塑,马的前蹄还在抬着,只要后蹄与地面接触,这样的姿势,按道理是不可能维持的。

    实际上,小方的这种定身术,她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但每一次看着,都觉得很是惊奇,纵连也算见多识广的笺丽,都说她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这样奇怪的术法。她好奇的问:“小方,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扭头看去,小方正在用布条包扎着她的左手拇指,右手掌心上的血迹暗淡了一些,但并未彻底消失。小梦心想,虽然这孩子的术法看上去很神奇,但好像蛮疼的,每次遇到敌人都要咬破手指用血来施法,要是遇到太多敌人,这血也不够流啊?

    小方包好拇指,抬起头来往远处看去:“小梦姐姐,这些人好像是从那边的山上过来的。”

    小梦歪着脑袋想了想,回忆了一下在这次的行动前看过的地图,她道:“那边好像是……司壁洞?”

    (突然注意到,粉丝榜上,书友“√ㄝ灬の戀々”成为本书宗师了。^_^)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