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66章 地狱之花:无间!

正文 第66章 地狱之花:无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师父的笑声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恶毒,仿佛一只追逐猎物的恶狼,正在调戏着根本不可能从它手中逃脱的猎物,内中所蕴藏的疯狂与阴狠,单是听着,就已经教人不寒而栗。

    少女闪到一棵树后,身体开始发僵,这的确是师父的声音,并没有错,但是……师父现在在做什么?

    虽然是她的师父,对她和小梦,也一直都是不错的,认认真真的教她们武学,传授她们剑术,平日里,在她们面前时,也的确很有为人师表的风范。

    但是少女可没有忘掉,去年在京城时,那些被师父虐杀至死的善女神候补处女,而且,她自己也差点成为那些少女中的一员。更不用说,师父还有让六毒花娘光着身子帮他拉车的可怕怪癖。不客气的说……那就是一个变态。

    原本就在被变态追着,现在突然听到师父那变态的声音,使得少女也不由得犹豫了一下,不敢上前。以师父的狠辣,要是被自己撞上师父正在做的丑事……师父会直接杀了她吧?

    她可不认为自己是徒弟就有豁免权,即便是现在,回响着京城时,那些拜火教姐妹的死法,她就觉得心底发毛。在京城时,她可是连着两次差点死在师父手中,一次是跟着拜火教中的其他杀手,一同围杀师父,当时的她,能够活下来纯属幸运,也就是在那天晚上,全清派掌门王易卿硬生生的被师父给阴死。

    第二次,就是在那些拜火教姐妹惨死的那天夜里,师父杀气腾腾的闯入她的屋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没有杀她。

    她无论如何不敢去尝试第三次。

    娇媚的少女,背部紧贴着冰冷的树干,蓬松但却枯黄的松针倒下的阴影覆盖在她的身上,她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好快。而师父那森然得犹如张开白齿的怪兽的声音,正在逐渐远去:“呵呵呵,你继续逃,你这个样子好骚呦,看你正正经经的样子,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你女儿白白嫩嫩的,骚起来也很够劲,没想到你跟她一样,真是有其女必有其母,呵呵,哈哈哈哈……”

    师父的声音逐渐远去,少女藏在树后,继续发僵……师父果然是个大变态。他这是玩弄了别人的女儿,然后追着人家的娘?这是母女啊母女……想不到他是这样的师父!

    生怕撞上师父的丑事,被师父“杀人灭口”的她,赶紧往另一边逃去……

    *

    逃亡中的美艳女子,并不知道她的女儿在刚才的那一刻,相距不过就是几十步的距离。

    体内有一种如同无数小针扎在身体里,密密麻麻的隐痛,这种痛感并不强烈,但却随着她的每一个动作,无处不在。她一边喘着气,一边向前飞奔,扑的一下栽倒在地,滚滚爬爬间继续向前,男孩戏谑的声音,就在她的身后远处传来。

    女人紧咬着牙,心里又羞又恼,身为一心侍奉圣凰的祭司,为圣凰而死,对她来说更是一种荣耀。最终,圣凰必定会用她神圣的火焰,烧尽这一整个污秽的世界,唯有她这样的,全心全意侍奉圣凰、为圣凰而战的人,方能得到真正的救赎。而无法明白圣凰之伟大的人,终将在悔恨中,陷入无边的火狱,经历永世的折磨。

    是的,她不怕死,为圣凰而死,对她来说是骄傲的。

    但是身后那个男孩,显然也不打算让她就这样死掉,他只是想羞辱她,不断的羞辱她。

    此刻的她,身上的衣裳被撕扯的近乎半裸,也不知道男孩对她做了什么手脚,内力虽然能够使用,但这种无处不在、密密麻麻的隐痛,仿佛隐藏在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这种隐痛,犹如皮肤发痒后,用力挠在身上的抓划,是一种酥酥软软的折磨,让她下意识的,就大幅的摇摆了起来,不动的时候,反而有一种莫名的失落和难受。

    “你的屁股摇得越来越厉害了呦,果然还是骚的受不了了吧?”男孩那得意的笑声,让她恨得牙痒,她以前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孩子,她很清楚,这个孩子纯粹就是在发泄,以玩弄手中的猎物,来发泄他内心深处的阴暗,而他也毫不掩饰这一点。

    他就是要看着她一点一点的挣扎,却又怎么也逃不出他的手心,然后以此为乐。

    美艳的女人,愤恨的想着,只要她能够逃出去,只要她能够从他的手中逃脱,总有一天,她会将这一刻的耻辱报复回去,她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这个胆敢亵渎圣凰,亵渎她的异教徒。

    嗖,一股劲风从后方响起,她愤怒中往前纵去,啪的一声,随着一声轻响,她整个人沿着斜坡滚去。这种酥酥软软的感觉愈发的强烈,她在坡下喘着气,再提内力,带着一道焰光,加快速度往前飞掠。

    在她后方远处,男孩翻了个筋斗落在石柱上,右手提着长长的鞭子,左手捂着额头,呵呵的笑着。这女人还真能逃啊,普通的女人,被他这般猫捉耗子一般,一路追了过来,反复的戏弄、折磨,意志恐怕早就已经崩溃,这个女人竟然靠着她的信仰,硬生生的挺了过来。

    不过没有关系,就让她一边祈祷着圣凰的救赎,一边享受他的折磨,她以为她终究到达天堂,但是他会让她知道,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地狱。

    呵呵,这只是开始,继续努力,继续挣扎,继续取悦我,你以为,你在忍受我的折磨,但是慢慢的,你会变成享受的……呵呵……哈哈哈哈……

    男孩落在石上,任由**挨了他一鞭的女人远远的逃去,她整个人,其实都已被他的火魂锁定,一次又一次的,差点找到机会逃走,都是他给她的错觉。他捂着额头,嘴角的笑容愈发的扭曲,笑声得意而又疯狂。

    男孩其实也知道,那个时候,一不小心放出了体内的毒龙,以他现在的精神状态,若是就这般回到本体,很可能会伤害到身边的人。他极力的运转着自己的理智,得到的最好办法,就是干脆将它发泄一通,反正,小梦不在这里,笺丽也不在这里,他所关心的人,暂时都远离了他的身边,既然不用担心会伤害到自己在意的人,那一切就都无所谓了。

    “不要怪我呦,这只是你自己运气不好,呵呵,你不是一心要侍奉你的圣凰吗?就让我考验一下你,到底是你的内心更为坚定,还是你的身体更加诚实,你逃啊,你快逃啊,我来了呦,我又来了呦!”男孩落在地上,摇摇晃晃的,嗖的一声,忽的带出一道黑影,鬼魅地消失不见……

    *

    “哥哥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啊?”更远之处,秋香色襦裙的少女抓着秀发,有那么一些抓狂。

    此刻的她,试图像哥哥一样,成功的分析一下当前的状况,和自己所能够做到的事,结果却将她自己的脑袋弄得一团浆糊。

    现在回想一下,自己以前的确是太过于依赖哥哥,基本上就是哥哥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一旦遇到突发事件,就有些束手无策。

    其实哥哥以前也曾尝试过教她的,可惜她从来没有认真的将哥哥的那些话放在心上,毕竟在她看来,只要一辈子不离开哥哥,不就好了?自己要那么聪明做什么?

    哼哼!她在心中想着,这一次,之所以会遇到这种事情,说到底也还是哥哥的错,明明一起离开终南山,到光州来处理事情,谁知他中途就不知道跑哪去了。如果哥哥在她身边,肯定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在进行了一番反省和总结之后,她觉得自己犯下的最大的错误,不是没有好好的跟哥哥学他教的那些东西,而是她没有死死的缠着哥哥来。

    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她也只能想办法,先找到笺丽再说。无奈之下,她沿着一条小道继续往前走,走了一段,发现小方没有跟上,于是回头看她:“你在做什么?”

    她肩上的小黑猫也同样扭着头:“喵?”

    身穿金丝连衣裙,外头罩着一件无袖小棉袄的孩子,在她们身后抬起头来,喃喃地道:“你有没觉得……这风里透着一些不祥的气息?”

    “不祥的气息?”秋香色襦裙的少女,和她肩头的小黑猫一同抬头看天。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才还算是有些亮的天色,此刻变得灰蒙蒙的,这种灰暗而又阴冷的感觉,与太阳下山后的昏暗并不相同,更像是有灰色的半透明屏障照在了整个万神窟的上空,日光被其隔绝开来。万神窟内,怪石嶙峋,石峰、石柱与各处断壁彼此交错,许多地方原本就显得阴暗,此刻,被这种无由而来的灰色所笼罩,周围的景象,愈发的显得阴森,时不时会遇到的,画在石壁上的鬼怪,犹如随时会出壁上扑出一般,看得她们心底发毛。

    她嘀咕道:“确实……感觉有点怪怪的。”

    小方继续喃喃:“这个地方,果然有问题,它让我想起了我们那里,我所知道的一个可怕地方。”

    小梦问道:“什么地方?”

    小方的脸色有些惨白:“无间……地狱!”

    同一时间,在石峰与石柱间跳跃的男孩,也陡然停了下来,扭头看向远处的天空。

    空气中渐渐的,多了一股神秘的波动,如果他没有弄错的话,这应该是大规模的术法,所造成的波动。

    这个地方……有人在施术?他微微的眯了眯眼。

    大规模大范围的术法,自然是存在的,只不过,基本上所有的大范围术法,都只是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里,起到一些特殊的作用。因为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限制,在现实中,应用并不广泛,在战场又或江湖厮杀中,大多也都无人应用。

    但是此刻,在这里,显然存在着术法的波动,这种波动并不强烈,单是以此,基本上就可以判断,并不是什么具有强大杀伤力的阵法。当然,所谓的“强力杀伤性阵法”,在这个世界基本上也还没有出现,所有已知的大规模术法,全都是辅助性的东西。

    虽然如此,但是看这架势,这术法的范围,几乎笼罩了整个万神窟,这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两个人所能够做到。在他所知道的人物里,除开蛮族“虎尊”手下三大干将之一的神册宗倍,大概也就只有像正一教、西天师道这一类原本就擅长术数、符箓一类的道术的知名道门,在调配了足够的人手后,才有可能做到。

    说起来,这里的确已经靠近巴蜀,难道是……西天师教?他心中冷冷的想着。

    男孩之所以将他的猎物,往这个方向赶,是因为从鸾梅那里得到的消息来看,那个叫小方的孩子似乎就是在往这一带来,他对那个从“蛋”里跑出来的孩子很感兴趣,这一世与他记忆中的上一世里,最大最大的不同,除了他自己这个重生者,剩下的就是接连三次的陨石天降,前两次跑出的都是怪物,第三次却出现了这个从蛋里钻出来的孩子。

    很显然,这个孩子的身上,存在着一些他所不知道的秘密,他对此很感兴趣。

    不过现在,他更感兴趣的,既不是突然出现的术法波动,也不是那个也不知道也没有在这一带的,蛋里面生出来的孩子,他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目光中的疯狂愈发的强烈,继续往前纵去。

    方自掠出数十丈,忽的,他再一次的停了下来。

    此刻,( 在他的前方,是一条半丈宽的石道,石道的两侧,是油彩斑驳的壁画,壁画上的鬼怪惟妙惟肖,狰狞可怖,可以想见,当年在这里作画的,必定是出类拔萃的画师,只是随着时长日久,一些地方也还是不免开始脱落。

    在石道的另一头,一个人影,也正好飘了过来,看到他的那一瞬间,也同样顿了一顿。

    那是一个身穿桃红色漂亮衣裳的青年女子,裙裳上绣的是片片桃花,腰间缠着阔带,将她那纤细的腰身,完美地衬托了出来。

    她的手中,拿着一柄桃红色的花伞,花伞轻盈的架在肩上,从他这一边,看不清伞上的图案,唯一能够判断的,伞的颜色,同样也是桃红色的,与她的衣裳天然的契合在一起。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她的身影由动而静,几乎就是在一瞬间完成,犹如她原本就是停在那儿,不曾动过。

    隔着石道,他们的目光瞬间接触了一下。于是,就这般,当某对可怜的母女相背而逃的时候,两个追捕她们的变态……相遇了!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