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67章 地狱之花:奇阵!

正文 第67章 地狱之花:奇阵!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桃霏在石道的尽头停了下来,撑着伞,看着石道另一边,在这一瞬间同样停了下来的男孩子。【愛↑去△小↓說△網  Qu 】

    于此寒冷的冬季,在这传说中的鬼神出没之地,遇到一个如此年幼的男孩子,毫无疑问,是一件奇怪的事。而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已经知道,这个男孩子不简单。

    这男孩子,身上穿的是略显宽大的黑衣,站在石壁倾下的阴影里,几乎难以让人觉察到他的存在。然而,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有一种阴狠的杀气,从他的身上悄无声息的发散而出,即便是她,也下意识的紧张了起来。

    虽然如此,不过从刚才的情形来看,这男孩显然不是为了阻截她而来,只是两人刚好在同一条石道撞上。

    她一边在心中戒备着,一边撑着她的杜鹃花伞,慢慢的往前走去。与此同时,发现她并没有多少敌意的男孩,也负着双手,缓缓往她这一边走来。

    两人在慢慢的接近中,桃霏好奇的打量了一下男孩,心中悄悄的做出了一个评价。虽然看上去,只是一个男孩子,但这个男孩,实际上,不管是身高与肢体的比例,还是其它任何部位,实际上都可以用完美两个字来形容。忽略他那容易让人轻视的年龄,他的整个身材比例,都像是按着最适合武道的模子塑造而成。

    一个正常的孩子,绝不会如此的“无错可挑”,这个孩子……绝对不是寻常人。

    与此同时,男孩也在打量着这个青年女子,心中默默的做出判断……就算小梦和笺丽联手,也未必是这个女人的对手。

    虽然只是踏春一般,散步似的走着,但她的每一个动作,实际上都完美得无可挑剔。他深信,不管自己如何出其不意的猛下杀手,她必定都能够以最快速最完美的姿态拦截下来。

    斜斜的置在肩上的花伞,有意无意的转动着,不需要再加注任何的动能,就已经能够随时出手,握着伞柄的、兰花般的纤细手指,实际上与伞柄之间的接触,是微弱的,只是以及其稀少的内力,保持着伞身的轻柔转动,有任何的突变发生,都可以马上转化成或攻或守的招式。

    桃红色的衣裳美轮美奂,令她踏着地面,犹如凌波而行的仙子,然而只有对她自身、以及自身所掌握的一切,全都做到精细控制的高手,才能达到这种地步,哪怕是细微的小动作,也是不多一分,不少一分。【愛↑去△小↓說△網  Qu 】

    虽然没有真正看过这个女子的出手,然而这些细微处,就已经代表了她基本功的扎实,笺丽又或小梦遇到她,恐怕连用出杀招的机会都别想有,不是她们两个技不如人,实在是在最最基础的地方,就已经被人比了下去。

    以这个女人,最多也不过就是双十年华的年龄,能够有这般扎实的基本功,这个女人,恐怕也是如同鸾梅一般的天人体质、且从小就在武学又或术法上,拥有过人的天赋,而就算如此,她自身的韧性与意志,也是绝对不容许任何人轻视的。只因为,在某种程度上,练好基本功比学会杀招,更加的困难。

    在这两侧画有鬼怪的画壁之间,两个变态,彼此交换了一个纯洁的眼神,然后就这般错身而过……

    *

    春笺丽穿过林子,忽的抱着胳膊,抖了两下……不知道为什么,身上的鸡皮疙瘩愈发的强烈了。

    回头看了一眼,心里想着,那个女变态,应该是被她甩掉了吧?紧接着又抬头看了一眼,想着这地方越来越阴森了,还是早点离开这里的好。

    她就这般往前跑了一段,进入了一段石林,忽的,前方有人大喝一声:“什么人?”跟着便是兵刃纷纷出鞘的声音。

    春笺丽顿在那里,同样也握住了手中的宝剑。在她的前方,多了一批来历不明的道士,这些道士,行事鬼祟,也不知到底在做些什么。

    被他们围着的空地上,画着古怪的大红花朵,这大红花朵的内中,又勾勒着许多古怪的线条,犹如符箓。至于这些道士,单从道袍上来看,应该是正一教的装束,然而正一教在越岭一带,其门徒没有理由会出现在这里,更何况,据她所知,目前整个正一教,都被宁江发动起来,藏在越岭,带着从各州各郡收罗而去的铁匠、工匠,做着不为外界所知、却足以在将来引发他天翻地覆的变革的事情,根本不可能跑到这种地方来。

    所以,这些人……是来自西天师教。

    西天师教太真人张屠圭,自从去年得了铁券丹书,已经开始以天师自居,对他来说,西天师教才是正统,龙虎山那一边不过是篡逆之徒,是以,在道袍的装束上,基本上继承了原正一教的风格,不是道门众人,很难做出区分,不过这一带已经接近巴蜀,龙虎山弟子就算无事,恐怕也不敢随随便便接近这里。

    只是,这些人在这种地方,到底在做什么?

    这些道士,看着突然闯入的红衣少女,却也是眼睛一亮。桃腮杏脸,鼻腻鹅脂,蛮腰纤细,明艳动人,眼前的少女,比他们以往所遇到的任何女子都要漂亮,单是看着,就已经令人心动。

    为首的中年道士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显然只是不小心闯入,下意识的便往后退的少女:“这位姑娘,你是不是跑错地方了?”

    春笺丽自然不想在这个时候,惹出其它事端,毕竟后面还有一个女变态追着。她笑了一笑:“抱歉了,只是走错路,就不打扰诸位了!”

    抽身欲退。嗖嗖嗖的风声,快速的响起,几名道士已经掠到了她的身后,将她包围。

    少女握紧手中的宝剑,一脸煞气:“你们要做什么?”

    那中年道士怪笑道:“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多留一会,这就要走?”

    少女猜的并没有错,这些人正是西天师教的人,此刻正在教主的安排下,帮助蛮族淳欣部王子,在这万神窟中,布下神秘的阵法。

    少女虽然只是误打误撞的进入,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她到底看到多少。西天师教,虽然想利用蛮族将来对中原的统治,一飞冲天,甚至是成为国教,但至少现在,中原还没有落在蛮族手中,大周也还没有覆灭。他们既然以道门正统自居,勾结蛮胡,图谋中原这种事,一旦泄露出去,对他们的名声也有极大妨碍。

    要知道,去岁全清派之所以身败名裂,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被人发现他们勾结拜火教,泄露朝廷机密。

    既然这少女已经撞了进来,他们自然不能让她就这般简简单单的离开。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此娇媚的少女送上门来,既然他们已经在做不可告人之事,那他们自然不介意做得更过分些。

    看着这些人不怀好意的样子,少女握着宝剑,心中冷笑。她并不想惹这些人,不过这些人如果非要惹她,她自然也不是好惹的。展开笑容,嫣然一笑:“几位道长,你们难道是要……”刷刷两剑,嘭的一声,竟是抢先出手。下一刻,在她面前的中年道士就已经倒飞着向后抛去,紧接着又是一名道士浑身着火,发出惨叫。

    那些人没有想到,他们恶,这少女竟然比他们更恶,喊着“妖女”,纷纷动手。

    “不要把血弄进法阵里。”有人大声叫道,两个人抢上前去,想要接住带血抛飞的师兄。少女恶向胆边生,虽然不知道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鬼,但眼看着,虽然有人在往自己杀来,但也有不少人手忙脚乱,生怕被她抢先杀掉的中年道士的血溅入阵中,于是更不客气,宝剑一刺一划,再杀一人,竟是直接割断咽喉,把他狠狠往阵中踢去。

    明明是一个十几岁的姑娘家,心狠手辣到这般地步,那些道士被杀了个措手不及,纷纷色变。好不容易接住被杀的师兄,又有尸体往法阵飞来,赶紧去接。丽影连闪,少女竟然趁着这个机会再抢一步,连杀数人,全都往那画在地上的大红花朵踹去。血水注入了大红花朵,在大红花朵内中的神秘符文中窜动,大红花朵仿佛被注入了生命,陡然间动了起来,从画中生出,一片片的花瓣往上盛开,黑气升腾,阴风怒吼,鬼哭神嚎,若隐若现。

    “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有道士惊恐万分,冲着春笺丽叫喊。

    鬼他妈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少女哼了一声。这些人明显对她不怀好意,既然这样,她也没必要存有好心。她虽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生怕有血液溅上这画在地上的大红莲花,但自从被桃霏那变态追赶以来,一路逃到这里,心里原本就很不爽,既然这些人怕,那她就非要做,看别人不爽对她来说是一件很爽的事。

    只是,眼看着地上的那朵大红莲花,在吸食了被她杀掉的那些人的血液之后,竟然“活”了过来,惊人的戾气从地底冲去,隐隐间能够听到无数厉鬼的哭声,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自己果然做过头了?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的少女,娇躯一转,灰溜溜的逃了。

    同一时间,万神窟的中央,西天师教“天师”张屠圭猛地抬起头来,看着东面冲起的血光,满脸怒容……这些蠢货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他命令教中弟子,布在万神窟周边的法阵一共有六处,六个小法阵,合成一个大的阵法。这个大的阵法,唤作“那落迦阵”,或者说是“大红莲花阵”,“那落迦”在藏地佛教中的意思就是“大红莲花”,也就是地狱之花。

    这“那落迦阵”,原本是藏地佛教绝不著于文字的隐秘,布在地藏发泄之处,可以连通血渊,帮助准备好的喇嘛,进入血渊深处,去取血菩提,练成舍利子,可以说是藏地佛教中的不传之秘,外界无人知晓。

    西天师教的前身,则是五斗米教,五斗米教又与巫鬼教同流合污,巫鬼教中,曾经出现过一位宗圣级别的教主,也就是血幽老祖。血幽老祖号称“再世蚩尤”,在西岭有着崇高的声望,不过他与五斗米教又或巫鬼教之间的联系,并不怎么为人所知。

    在血幽老祖生前的安排下,巫鬼教一边尝试着,设计抢夺龙虎山,一边也在暗中刺探藏地佛教的隐秘。去年,如果不是宁江横生枝节,龙虎山早就已经落在西天师教和巫鬼教手中。至于藏地佛教中,与血菩提相关的隐秘,也在巫鬼教历经数代的不懈努力下,被巫鬼教所探得,这一代的巫鬼教教主便是金嫫姥姥。

    去年的越岭之行,金嫫姥姥为蝙蝠公子所折辱,被迫退回金蚕岭,闭关不出,虽然如此,巫鬼教先人从藏地探得的佛教隐秘以及这“大红莲花阵”,她却在闭关前交给了张屠圭。而张屠圭便是利用这大红莲花阵,意图协助李胡取得血渊深处的血菩提,一方面,借此得到藏地佛教中的“舍利子”,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讨好鹘后和淳欣部,以图获得蛮族日后对西天师教的支持。

    已知的地藏发泄口,大多都在西岭又或藏地,西岭现在是鹋哥的地盘,他自然不能就这般把李胡带入西岭,至于藏地更不用说,这大红莲花阵原本就是从统治藏地的密宗里,靠着细作探得,如何敢再送上前去?密宗的“三法王”,可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唯有这万神窟,(  )是最适合布下大红莲花阵的“地藏发泄”之处。毕竟这里,目前不在任何一方势力的管控之下,名义上管理着这一带的司壁洞安抚司,也在更西面的古隘口阻挡着苗兵,无暇顾及此处。

    却没有想到,原本是妥当的计划,东面的法阵,竟然出了差错。

    眼看着东面冲起的血光,张屠圭阴沉着脸。一名道者在他身边道:“天师,我过去看看?”

    说话的,乃是西天师教中的黄澄真人张锻德,在西天师教中,亦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张屠圭点了点头,让他前去查看。

    另一边,淳欣部王子李胡往边上看了一眼:“跟去看看!”

    淳欣部勇士达里刺道:“是!”带了几名蛮兵,随着张锻德去了。

    两人奔了一路,来到出事之处,前方却有一女子的娇笑声,天籁般悦耳地响起:“告诉我,刚才在这里杀人的妹子,往哪个方向去了?说出来,我就不杀你们!”(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