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72章 月奇入墓:乱舞!

正文 第72章 月奇入墓:乱舞!

    春笺丽与小方猛一回头,就看到桃霏撑着她的大红花伞,仿佛御风而行一般,往她们飘了过来。

    虽然春笺丽并不指望那些恶灵鬼怪能够把这个女变态灭了,但是在这种地方,还会被她找上,让春笺丽一阵气馁。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你、你不要过来!”

    桃霏轻叹一声:“小春妹妹,不要闹了,快点跟我离开。”

    春笺丽另一只脚再往后退:“你不要以为我会相信你,在这种地方,就算是你也不可能有办法离开……”

    桃霏笑道:“你错了,我还真有办法离开,我已经大体上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是蛮族邪神册宗倍对‘鹘后’和‘豹王’的算计,其中也牵涉到了我们拜火教,或者说,这件事我们这一边也有人在掺和。相信我,这个时候,血渊深处里拜火教的人,绝对不止我一个,跟着我,你至少还有一条活路,要是被她和藏地佛教的那些人找上,你就真的死定了。”

    “拜火教和藏地佛教?”这一刻的春笺丽,多少有些困惑。这件事,竟然牵涉到蛮族之间的内斗,以及拜火教和藏地密宗?

    “就是这个样子!”桃霏道,“我也是在刚才抓了一个跟着掉进来的蛮将,才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么说吧,藏地的桑耶寺与‘豹王’察割,在这血渊之中有一个庞大的计划,这个计划,我们拜火教也是掺和了的,或者说,原本就是我们安插在豹王身边的人怂恿的。只是,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计划不知怎的,竟然被神册宗倍给探听了去。一旦这个计划成功实施,豹王在三足鼎立的蛮族之间,马上就会坐大,神册宗倍自己不出手,反利用了淳欣部和西天师教来搅乱浑水,结果李胡和张屠圭运气不好。原本,他们应该悄无声息的进入血渊,得到血菩提,同时按着神册宗倍的计划,‘无意中’探得密宗和豹王两方人在血渊中的秘密,从而迫使鹘后与豹王提前翻脸,却没有想到,因为我们的误入,坏了李胡和张屠圭悄悄进入血渊的安排,这个时候,藏地密宗必然已经发现有人进入血渊,他们与豹王两方人蓄谋已久的计划,也将提前实施,这血渊里,很快就会出大事儿,你在这里是藏不住的。”

    春笺丽这才明白过来,拜火教是跟“豹王”察割在暗中勾结,又为豹王搭上了密宗这一条线。那个时候,抓捕小方的蛮兵,跟淳欣部并没有什么关系,而是“豹王”察割的人。

    她盯着桃霏:“为什么要把这样的隐秘告诉我?”

    “我是在让你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桃霏笑道,“你还不明白么?我们和密宗的人是有勾结的,这个时候,密宗的人也已经开始大规模进入血渊,实施他们的计划,你只要跟着我,找到密宗的人,只要不透露你早就已经叛出拜火教的事,看在我的面子上,桑耶寺的喇嘛,自会允许我将你带出去。如果你继续拖下去,等到教中的其他人赶来,那我就真的帮不了你了。这里是血渊,靠着你自己,是不可能有办法出去的。”

    听到这里,春笺丽也不由得有些犹豫,她看得出来,桃霏说的是事实。只有跟着桃霏,她才有机会离开这个可怖的所在,放弃这个机会的话,她很可能真的就会死在这里。

    咬了咬嘴唇,她道:“我师父和师妹现在也在这血渊里……”

    桃霏叹道:“你说的是蝙蝠公子和砍头魔女吧?很遗憾,他们两个是绝对不可能被放过的,就算是我也帮不了他们。”紧接着便笑道:“其实即便是你,也是不能放过的,不过没有关系,出去以后,姐姐会将你藏得好好的,绝不会让人发现。”

    你是想要把我金屋藏娇吧?春笺丽翻个白眼。很显然,桃霏会将这些隐秘告诉她,就是因为不担心她能够逃出她的手掌心。现在,唯有藏地密宗的人,真正掌握着离开血渊的办法,也只有桃霏能够帮她离开,当然,作为交换,离开后,她自然免不了要成为桃霏的人,但不管怎么说,都比她死在这里要好。

    只是,她又怎么能抛开小梦和小方、小刀,自己独自一人离开这里?

    更何况,落在这个女变态手中,就算是为了活命,也是一件极其恶心的事。

    桃霏嘻嘻笑的看着她……小春妹妹连白眼都翻得这么可爱!

    春笺丽朝着桃霏嫣然一笑:“我知道了,桃霏姐,既然这样,我就跟你……”娇娇媚媚的微笑中,嗤的一声,宝剑带出红光,往桃霏的腰际疾斩而去。在她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小方也早有准备,同时出手,手一张,叱了一声“轰”,雷电朝着桃霏疾轰而去。

    桃霏曼声笑道:“小春妹妹,你还是这般调皮!”虽说小春的媚笑只是做做样子,伺机出手,但她却是越看越爱。花伞连转,避开轰雷,扫开剑光。她轻叹一声:“小春妹妹,你和教中的其他妹子还真是不一样,有情有义,姐姐就喜欢你这个样子,桃霏姐也是为你好,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

    春笺丽咬牙道:“我只是不想再被任何人掌握自己的命运,不管是圣凰、女尊,还是你!”宝剑进一步抖开,嘭的一声,绽出万点光芒,小梦的璇玑剑舞展开之后,跟着焰光一闪,她自己的凰血舞紧随其后。

    虽然是凰血舞,但以前在她体内的圣凰血,早就已经被她炼化成自己的三昧真火,此刻,她整个人如同火人,在剑风中摇动。小方的雷法配合着她的三昧真火,声势更壮,掷火冲风,奔雷走电,围着桃霏全力施展。桃霏或旋或转,或闪或避,看着浑身是火的小春,她颇为惊讶的道:“小春妹妹,你这功法,到底是谁教你的?”

    教中秘传的凰血舞,她当然是一清二楚,那是靠着自残,以圣凰血强行施展出来的魔功,虽然能够在短时间里极大的提升实力,但副作用也不小。然而此刻,春笺丽并没有做出自残的第一步,却达到了犹如凰血舞一般,威力暴涨的效果。而她体内是不可能有圣凰血的,她的体内要是还残留着圣凰血,那她不管逃到哪里,都不可能逃出拜火教的掌握。

    明明体内不可能存留着圣凰血,却用出了凰血舞,而这火焰,与道家的罡元之气合成一体,竟是威力更甚,让桃霏颇为惊奇。在此刻的小春手中,凰血舞已不再是靠着自残强行施展的魔功,而是刚柔并济,以道家罡元为根基,却是别开生面的杀招,纵连桃霏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火光与雷电,在她的身边以惊人的威势来回窜动,一*轰鸣,一道道闪动。撑着杜鹃花伞的女子在雷电与火光中飘动,身影如梦如幻,步法似虚似实。转眼之间,两个女人与一个孩子,就已经战到了数十丈开外,沿途土石崩裂,一片焦黑。一块石头在剑风中飞起,被火焰轰焦,又在雷光中被轰成了齑粉,偶尔一道震响,大地震动,整个天空都亮了一亮。

    “招式不错,可惜基本功还不够呦!”桃霏笑声中,杜鹃花伞刷刷刷的转动,转出七彩的光环,雷光也好,奔火也好,都被她的杜鹃花伞或挡或卸,没有一道能够击在实处。“还没完!”春笺丽怒斥之中,回身一甩,烈焰甩在了七彩交织、如同朝霞一般的花伞上,轰然间漫了开来。

    与此同时,小方快速后翻,手往地面一按,鲜血从她提前弄破的手指头溅出,她娇叱一声:“定!”这一声“定”,不是朝向桃霏,而是朝向了地面。

    小方的定身术,其实是地遁中的一种术法,并非真正的将人定住,而是驱动地气,将敌人与土石“连”成一体。手心指向敌人再喊“定”,其实不过是个障眼法,在她用出“定身术”的那一刻,她身前的地气就已经如同潮水一般,涌向敌人,手心有没有朝向敌人,根本无关紧要。

    而现在,趁着春笺丽阻碍了桃霏的视线,她直接驱动地气,往桃霏漫去,试图以地气将她缚住。桃霏却早就已经看穿了她的手法,在地气冲出的那一瞬间,脚还未蹬,就已经飘身而起。地气冲出,但她身体没有一处沾地,就算是“定身术”也拿她无法。

    然而这个时候,春笺丽已经跃到了空中,手中的宝剑,在旋转中抖出火海般的光芒,熊熊的火光,竟逆着她娇躯旋转的方向转动。犹如内与外的两层螺旋,在彼此的摩擦中,滋生出红蓝相间的火焰,温度急剧地攀升。外层的火光,仿佛与天地融成了一体,形成圆形的虹光,内层带出了螺旋状的剑痕。玄之又玄的错位感中,她脱膛而出,随着她的前冲之势,整个天地都像是被她带动了。两层火光在剑意的飞刺中,从后往前涌起,在她的剑尖凝成了高密度的球体,犹如天上的荧惑之星,刺天破地,轰向桃霏。

    这一刻,纵连桃霏的面容,也变得凝重了。红裳少女与金丝裙孩子的连番配合,终于让她被少女的剑气成功锁定,此刻她双足腾空,无处借力,杀气侵蚀,避无可避。而少女这天外流星般的一击,又是她从未见过的杀招。

    犹如凌虚的仙子,桃霏就这般踏着虚空,脚步微错,杜鹃花伞扛在肩头,一旋一闪,伞面上的花和鹊,仿佛飞出了一般。玉手的挥舞间,花伞在连眼睛都来不及眨的一个瞬间,由下往上划了半圈,途中陡然一收一放。轰!下一刻,挟带着惊天动地之杀势,荧惑之星轰在了花伞上,内中阴阳互转的球体,竟然进一步生出变化,轰然间炸了开来。

    铺在花伞上的七彩光芒,被撕咬,被卷荡。桃红衣裳的女子固然看出,少女的这一招声势惊人,却没有想到它的威力比看上去的还要强大。嘭的一声,整个花伞炸了开来,而她却在这一刻,身形闪了一闪,下一刻,她已经退到了一丈开外。

    春笺丽落在地上,胸脯起伏,喘了几口气,惊疑不定的看着桃霏。此刻,桃霏手中的花伞,已经只剩下了骨架,这个伞面都被轰飞。杀招所造成的气浪,还未停歇,在她们的两侧,如同海啸一般卷荡。土石一片片的,鱼鳞似的翻飞。然而,如此惊人的杀招,对这个女变态所造成了,也仅仅只是花伞的损坏。

    少女固然知道,自己的这招“荧惑玄罚阴阳闪”,还未完全练好,但即便如此,它也是师父教给她的,实实在在的强大杀招。以这一招的威力,桃霏是绝不可能纯粹凭着身法硬接的,她很确定,桃霏必然是使用了某种术法,但是她却完全看不透、看不明白。

    小方在另一边,却是睁大了眼睛。春笺丽被她自己的杀招所挡,一些地方没能看清,她却是清楚的看到,有那么一个瞬间,桃霏整个身影,连带着她手中的伞柄都变得模糊,虽然这只是短短的一个刹那,却已让小春姐姐的杀招无法对她生出效用。

    桃霏立在那里,看着手中基本上已经被完全损坏的花伞,煞气蓦地覆上了她天生丽质的容颜。这一刻,杀气在她的身边无由的卷荡着,整个天地都在这一刻变得昏暗。抬起头来,她阴阴冷冷的看着春笺丽,语气仿佛万年不化的冰川,冷到极致:“小春,我给过你机会的!可是你,不但辜负了我的好意,还弄坏了这支伞,你可知道,这支伞的来历?它是我娘亲在临死前,送给我的遗物,来历奇特,在我的心目中,它价值连城,不管是谁,也不及它重要。你竟然弄坏了它……你竟然弄坏了它……”

    “去死!”厉鬼般的怒叱,在她的口中陡然传出,下一瞬间,只剩下骨架的伞,快速一收,刹那间刺向了少女的心口。杀气凛冽到冻结天地,伞尖未至,寒意已经直袭少女经脉。少女心惊魄动,一心想要将她“金屋藏娇”的桃霏固然让她紧张,但是这一刻,当桃霏真正的展现出她的杀意的时候,她才知道什么叫做可怖。

    整个身子都是冰凉冰凉的,宝剑快速出鞘,强提着杀招过后多多少少已经变得空乏的内力。叮叮当当,连挡了三招,后退着,整个娇躯都在震动。“小春姐姐!”发现情况不妙的小方快速施术,口中方自念出一个“轰”字。

    “滚开。”桃霏一脸煞气,伞柄一抽,雷法还未发出,小方就已经带着刚刚集结而成的雷气,被无形的劲气甩向了远处。紧接着又是锵的一声,下一刻,春笺丽的宝剑被震得飞起。“小春,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要么做我的人,要么死!”歇斯底里的吼声,在入骨的杀气中弥漫。

    “做梦!”少女的脾气也在这一刻涌了上来,毫不犹豫的反吼回去。

    “那就死吧!”一道寒光,刺入少女的心口。

    终于……还是无法逃过这一劫么?硬生生看着刺破自己身体的寒刃,少女的心中透着绝望,好不容易,成为了那个人的女人,原本以为能够与他幸福着,结果确却是死在这样子的一个地方?一闪而过的、死灰般的念头,却又因为预想中的痛感并没有出现,而下意识的睁开了即将闭上的眼睛,却看到一张俏脸往自己的香唇凑来,大骇之下,她往后一仰,香香软软的感觉从她的唇间,浅浅的滑过。

    紧接着便是飘飞的彩衣,与旋转中欢快的笑语:“小春妹妹,我亲到你了呦!”(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