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81章 无间地狱:破阵!

正文 第81章 无间地狱:破阵!

    剑光陡然间刺入七九龙象大阵的阵眼,那连成一片的金光,轰然间爆了开来,整个阵型四分五裂。

    没有人能够明白,如此严密的法阵,为什么会被一剑击破,但是不管怎么样,它实实在在的,就这般发生了。那浑然一体的金光,先是出现了一个孔眼,再轰然间龟裂开来,整个佛殿都在摇动。

    春笺丽在气浪的震动中,扶着妙善公主落在地上。此刻的妙善公主肌肤开裂,身上寒气冒出,摇摇晃晃,看上去情况不妙。嗖嗖两声,有两道小身影落在身边,春笺丽定睛一看,又惊又喜:“小方?小刀?”

    金丝裙的女孩叫道:“小春姐姐!”

    小刀也跟着叫了一声:“喵!”

    呯呯嘭嘭!春笺丽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秋香色的身影,在那些金衣喇嘛间来回飞窜。那些喇嘛试图重新组织起阵法,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是桑耶寺和光明山中有名的高手,哪怕就算是单打独斗,也都是能够在江湖横着走的人物。然而这一刻,那秋香色的娇媚身影却在他们中间来去如电,一*金光涌来,又被她一*的杀散。

    一名喇嘛飞上了空中,陡然间爆裂开来,血水乱散。紧跟着就是一道剑光裹着横飞的血肉,送入了另一个人的体内。从天而降的丽影,就这般在这些金衣喇嘛中来去如电,连杀数人。

    “变阵!”桑耶上人一声大吼。佛力催动,逐渐变得零碎的金光再一次大幅度绽开,雄浑有力,并快速的转动。然而秋香色襦裙的少女却也在这一刻,迅捷地踏步旋身,手中的宝剑划出一个华丽的光弧,连衣裙的女孩手臂一痛,血水随着剑光带出,以玄之又玄的曲线洒向周围。

    庞大的金光在旋转中突然间顿住。所有的金衣喇嘛全都停止了他们的动作,整个佛殿在这一刹那,安静了下来。

    立在阶台上的桑耶上人、大日法王、萧古脸色俱变,在他们眼中,原本已经开始变阵的数十名金衣喇嘛,突然间就变得无法动弹。就像是毒蟒被扼住了七寸,在他们的团团包围中,来历不明的少女逆着金光旋转的方向,舞动带血的宝剑,洒向周围的血水如同虹光闪了一闪,外围的金光大阵就这般被她硬生生的“扼”住了。

    这是一种难以解释的景象,整个佛殿变得一片寂静。数十名金衣喇嘛举着手中的金杵,死亡的气息陡然间就桎梏住了他们,让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再动弹。

    明明被他们重重包围的少女,不过就是在他们中间,逆着金光缓缓的舞动宝剑,其它什么事也没有做,但他们就是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如同地狱之门已经在少女的剑舞中打了开来,而他们刚好踏足在生与死的一线之间。那是一条细得几乎随时都会断去的生命之线,他们无法看到,但他们已不敢动。

    这到底是什么人?桑耶上人、大日法王、萧古难以置信的看着突然杀到的少女。

    小梦?春笺丽也同样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

    桑耶上人与大日法王,乃是密宗“三法王”的其中两位,可以说,这三法王代表的就是密宗最顶尖的高手,就算到了中原,其实力在宗师级的高手中也是屈指可数。然而,就算是他们,被困在这七九龙象大阵之中,也绝无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他们深深的了解七九龙象大阵的强悍,否则也不会用它来对付妙善公主。然而这一刻,这天外飞仙般的少女,不但直接破阵而入,且轻而易举的就看穿了它的变化,直接掐在了连他们以往也不知晓的阵眼,当今世上,怎可能会有如此了得的奇人?就算是三大圣地的先祖复出,恐怕也难以做到吧?

    那些金衣喇嘛无法动,然而少女的剑势仍然在缓缓的流转,并一点一点的将他们推入地狱之门。他们无法动,却不能不动。所有人齐齐的发出佛怒,不顾一切的,将手中的金杵砸向少女。刷,少女逆着金光,加快了速度,洒在她身周的虹光如同地狱之花绽放,几十名金衣喇嘛的脑袋同时飞上了空中。

    砍头魔女?!桑耶上人等头皮发麻。

    几十道血柱同时冲起,交织成人间地狱般的画面。少女快速收剑,胸脯也起伏了几下。即便是以火魂催动妹妹的金魄,发挥出惊人的潜力,又借用了小方那神奇的血,以及小刀飞天遁地的力量。但这一路,她直接闯过六层深渊,击破这佛殿周围设下的重重禁制,一举大破七九龙象大阵,此刻也有一些难以承受。

    虽然如此,她剑破法阵的景象实在是太过惊艳,太过震撼,竟让桑耶上人、大日法王、萧古等全都不敢动手。桑耶上人一声大喝,周围金壁分开,数百名喇嘛,带着难以计数的鬼兵怪将冲了进来,将她们全都围住。

    “你们逃不掉的!”桑耶上人发出狮子吼,吼声震动着远远近近的空间。他已经看出了,这少女虽然了得,却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她这种做法,就与靠着魔功逆转血脉,强行激发潜力没有什么区别。她再怎么厉害,他这一边,有这么多人够她杀。

    就算是号称最强宗圣的楚霸王,都有力竭而亡的时候,她又能够做得了什么?

    “逃?”少女却发出愉悦的笑声,笑声中充满了恶毒,却又带着畅快的满足感,“需要逃的是你们,我给你们一些时间,你们要好好的逃,很快,我就会来找你们了,看看你们能够逃得了多远。我给你们的时间可不太多,很快,我就会再次出现在你们面前,当你们再一次看到我的时候,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永世不得超生的阿鼻地狱!”

    她宝剑一举,剑上沾染的孩子的血,发出耀眼的彩光。桑耶上人抓起法杖猛然砸去,法杖在空中转过撕天裂地的轨迹,带着强大劲气袭向少女。然而少女的宝剑陡然下刺,彩光一转,间伴着一声喵叫。

    法杖在土地上摩擦,带出一连串的精光,发出刺耳的声音。然而它所过之处,少女已经带着她身边的人陡然间消失不见。唯有她那恶毒的话语,响荡在周围的每一个人耳中,所有人都能够听出,她是认真的,她很快就会出现,她的再次出现,就意味着他们的终结。

    犹如无数蚂蚁在头皮里爬过的惊悚感,紧紧的压制着在场的所有人。这丫头到底是谁?她到底打算做什么?

    “地藏金身?!”萧古忽的说道。

    桑耶上人、大日法王同时反应过来,身影闪过,要往他们的祖师爷——地藏尊者金身所在的方向赶去。轰隆隆的一连串震响,在通往地藏金身的方向传来,金石崩坏,大地塌陷。众多躲避不及的喇嘛,瞬间被土石吞没。

    桑耶上人、大日法王、萧古脸色难看,却不得不纷纷拔起身形,躲避着坍塌的岩层……

    诡异的扭曲感过后,春笺丽与小方猛然睁开眼睛,只见她们的前方,是神秘到极致的圆,圆中充填着烈日一般的红光。这种红光,仿佛将那原本空洞的圆,强行填满,仔细看去,她们能够看到,那圆中竟是一个高大威猛的喇嘛。

    他就是地藏尊者?她们在心中想着。

    明明已经死去,却依旧散发着强大的威能。在她们的前方,空间诡秘的扭曲着,犹如在围着他缓缓旋动,以致于连她们所立之处,都像是在天旋地转。

    她们就像是来到了天地的尽头,原本已是无路,只是那强行扯开的黑洞,在地藏金身的威能下硬生生的卡着。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春笺丽实在是难以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这根本就不是她所能够理解的景象。

    在她们的上方,传来一连串的轰隆声,这是土石崩塌的声音。春笺丽的脸色有些苍白,她们现在岂非已是硬生生的被堵死在这里?

    旁边传来一声喵叫。扭过头,春笺丽一声惊呼:“公主?”

    此刻的妙善公主,肌肤一片片的裂开,内中露出来的,是可怖的黝黑。她的形体在似有若无中变化着,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般。

    “公主,你怎么了?公主?”春笺丽吃惊的抱着她。

    在她身边,秋香色襦裙的少女轻叹一声:“她其实早就已经死了,只是靠着梵天甘露,才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丧失理性,变成鬼怪和恶灵。刚才那一刻,她用她自己的身体强行使用血菩提,没有当场粉身碎骨,已经算是幸运的事。”

    春笺丽抬起头来,瞪大眼睛:“小……小梦?”

    “我不是小梦!”少女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声,却也没有说她到底是谁。她的声音透着一种奇妙的满足感,却又深藏着难以言喻的、犹如对整个天地的无边的恶毒。这两者彼此相对,按理说根本无法调和,却又诡异的出现在她一人身上,让人有一种头皮发麻的心悸。

    单从外表看去,不管怎么看都是小梦的小梦说她不是小梦,而不管怎么想都是活人的妙善公主其实早就已经死了?

    这种诡异的情形,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但是春笺丽并没有任何的怀疑。这个少女虽然有着与小梦一般的形貌,但她的确不是小梦,单从气质上,就已经能够看出。至于妙善公主,看着她肌肤开裂后,隐藏在血肉中的黝黑,她如何还不明白?

    在这三百多年里,公主其实早就已经死在了血渊里,只是血渊深处所特有的冥气,加上其悲天悯人的慈悲,以及能够净化冥气的梵天甘露,让她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眼看着这一刻,强行使用血菩提,即将香消玉殒的妙善公主,春笺丽心中有一种无言的痛楚。三百多年的坚持,三百多年的忍耐,其结果,却又换来了什么?

    秋香色襦裙的少女却道:“梵天净瓶在哪里?”

    春笺丽道:“梵天净瓶?”她将妙善公主送给她的玉瓶取出,抬头看着少女。

    少女接过玉瓶,看向散落在周围的、那些血色的晶石。这些晶石发散着阴寒的冷光,摄人心神,单单只是看到它们,便有一种整个魂魄都要被吸扯而去的感觉,心动神摇,难以自控。

    春笺丽看着这些晶石,不知怎的,额头上便溢出冷汗,仿佛整个人都要被撕开一般。好不容易安定心神,这才发现,从一开始,秋香色襦裙的少女就在用剑气隐隐的罩定着她和小方、小刀、妙善公主。

    实际上,这些血菩提的原石,原本就充满了不详和危险。妙善公主前边连着梵天净瓶一同交给春笺丽的,是早就已经被她净化过的,是以祥和得多。而那些喇嘛,也只敢在将血菩提不断祭炼成舍利子后,方敢使用,在以往,靠近这里,取得血菩提,练成舍利子,对那些喇嘛来说也是极其危险的事,一不小心就会被夺去心神,导致识魄破碎,遗忘前事,化身厉鬼,成为外头那众多鬼怪恶灵中的一员。

    但是这一刻,秋香色襦裙的少女浑身发散出的剑气,却比这些血菩提还要阴暗,死死着压制着它们。有那么一个瞬间,春笺丽觉得,这些血菩提,就像是在充满恶念的蛟龙的压迫下,试图挣扎和反噬的毒蛇,一颗颗的,仿佛活过来了般,充满着不祥的气息。

    秋香色襦裙的少女两指如剑,取了几颗血色晶石放入梵天净瓶,摇了几下。梵天净瓶里传来琳琅的碎裂声,过了一会儿,少女将玉瓶倒出,晶莹的水流从瓶中流畅,清澄得犹如天水。

    少女将宝剑一引,水流顺着剑身滑下,又被带着洒落在周围,布成诡异的法阵,晨曦般的光芒升腾而起,再在少女的剑势下,涌入妙善公主的体内。

    开裂的肌肤慢慢的愈合,肌肤就要散去的玉体,也渐渐稳定了下来。

    悠悠的,妙善公主醒转过来,疑惑的看向周围:“这里……出了什么事?”(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