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86章 天地剖判:沸腾!

正文 第86章 天地剖判:沸腾!

    数十万鬼兵怪将灰飞烟灭,整个血渊,被无垠之水所弥漫,这些无垠之水犹如梦幻泡影,无处不在,却又难以接触,在血渊的每一个角落,发挥着它们那神奇的效用。

    那焦黑的土石全都得到了净化,戾气消散,光明涌动。红莲花、白莲花、大红莲花、大白莲花……这四种地狱之花,并没有因为冥气的消散而凋落,反而因为这些因冥气转化而来的梵天甘露,开得更艳。它们的花色,在那些晶莹的水泡的反射下,在流动的天水间绽出一道道瑰丽的光晕,七彩交织,犹如天女散花,奇彩乱舞。

    然而某个充满了嘲弄的声音,却也在这个时候,从血渊的最中心,传向四面八方:“我现在来送你们上路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血渊最底层的法阵开始转动,仿佛有咔的一声传来,整个空间扭曲了一下。血渊中,除了那些已经灰飞烟灭的数十万鬼兵,还有来自于桑耶寺和光明山这两大密宗圣地的数万喇嘛。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听到了那嘲弄的声音,感受到了天与地的旋转。

    玄武之力以青年的火魂为支点,往下方轰然冲击,直入血渊的最底层,再沿着那开始逆转的法阵,急剧地扩散开来。刷的一声,毒火呈圆形,在整个炉鼎的底端漫开。火光从下往上,一节一节的铺程。这是什么?所有的喇嘛都生出了不好的预感,却已经是无能为力。

    汹涌的火光,犹如积聚在地底的熔岩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又像是隐藏在地穴中的烛龙翻动了它巨型的身体。无垠之水,先是从血渊的最底层开始翻滚,热气上涌,气泡升腾。

    如果说,刚才这些无垠天水还像是梦幻泡影,似实还虚,那这些天水随着最底层烈火的加热,翻滚成了节节攀升的沸水。

    散落在血渊各处的喇嘛没命的往上逃,试图逃离这已经开始收割生命的炼狱,然而他们注定无法逃脱。最下方的喇嘛们,被沸水卷入。皮肤泛白,撕裂,不停的从他们身上剥离。虽然是能够救人的梵天甘露,然而被天地烘炉煮沸之后,却也不是血肉之躯所能够忍受。

    这些天水本身带着治愈的效用,惟其如此,他们所遭遇的一切也更加的残忍。血肉被沸水煮烂,却又不断的愈合,期间的痛苦几可以让人发疯。交织的惨叫声从下方不间断的传来,上方还没有陷入危机的喇嘛们从身到心都感受到了无限的寒意。

    那压迫人心的恐惧,并无法阻止从下方不停涌上来的热度。周围的温度在疯狂的攀升,无垠之水从虽然能够看到但却无法接触的虚空涌出,将他们彻底的淹没,沸腾的水流带着他们四处奔腾、冲击,被沸水吞噬的痛苦根本不是凡人所能够忍受,更可怕的却是因为梵天之水本身的作用,让这样的痛苦变得无休无止。

    沸水升高,不停的升高,被卷入其中的人们撕心裂肺的嚎叫着,还没有卷入其中的人却已经在恨不得自己马上疯去,没有神佛,看不到希望。挣扎,嚎叫,痛哭,悲吼,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全无意义,最终沦为了仿佛没有尽头的惨叫。

    他们渴求死亡,死亡却始终不肯到来,即便是血肉已经完全被煮烂,化作了惨白的尸骨,魂魄依旧附在尸骨上,发出穿透虚空的哭嚎。

    桑耶上人和大日法王用尽所有力气,往上飞纵,他们听到了其他喇嘛的惨叫,但根本不敢回头。在他们的身周,热气上涌,形成一股股冲起的气旋,血渊完了,他们的手下和所有的野望也全都完了,现在他们只想保住他们自己的性命。然而即便连最后的这点奢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身为整个藏地最尊贵的法王,他们何曾遭遇过这般惨况?三大圣地里,随便一个人走出去,都是以佛爷自称。他们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相当于金口铁律。他们所过之处,金锦铺地,万民匍匐。他们的住处豪华得堪比华夏的皇宫,他们永远能够享受美丽少女的初夜权,并将其制成法器。

    但是现在,他们却像是不断逃窜的耗子,他们的皮肤已经在开裂、起泡,无垠之水又将它们治愈。

    下方是沸水滚滚的气泡破裂声,而且离他们越来越近。在这样的天灾地变中,他们一身的法力全无用处,而他们至今都没有弄明白为什么会遭遇这样的状况。那个青年从何而来?如此惊人的力量又从何而来?他们一无所知,也很不甘心,但是无人在乎,正如他们也从来不曾在乎过以往被他们害死的众多无辜。

    另一边的远处,跪倒在地上哭泣的女子,紧紧的抱着她的胳膊。原本以为,信奉神灵就足以让她无所畏惧,但是她错了。她以为她不再恐惧,不过是因为她以往并没有遭遇到真正让她恐惧的事物。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么?”低沉而恶毒的声音,却在她的耳边响起,“这可没有完!”

    随着一声冷笑,一点冷光按入了她的眉心。陡然间,她仿佛在经历着生命的轮回,过往的一切,点点滴滴的,在她的心头反复滚过。被忽略的,被淡忘的,回首过去,她才发现,她生命中最美好的日子竟然是她以往所鄙夷和抛弃的事物,父亲的慈爱,母亲的温柔,女儿的孝顺,这所有的一切,才真正构成了她生命中每一部分,而所谓的神灵,带给她的除了虚妄,还是虚妄。

    然而这就是宗教,所谓的虔诚,不过是源自于内心深处的恐惧。她回想起当初自己被种圣血的那一刻,身为凡人,在梦境中她感受到了圣凰的强大力量和超越凡人的存在,她害怕了,恐惧了,她没有反抗的勇气,于是用所谓的虔诚来武装自己,让自己不再惧怕。她为自己的软弱寻找着高贵的借口,然后把身边的一切美好都当成了妨碍她的绊脚石。

    但是现在,教义中的世界末日还没有出现,她却在现实中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恐怖。在这最后的关头,曾经经历的每一个点滴蜂拥而来。她置身在真正的恐怖之中,从而渴求着美好,于是发现生命中所有的光彩,早就已经被她自己抛弃。

    “爹、娘……小春……”

    抱着胳膊,蜷缩着,倒在地上,黑暗疯狂的涌来,将她所有的一切全都吞噬。

    远处却传来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吼,石柱粉碎,土石崩裂。发出怒吼的正是桑耶寺主,沸水已经将他淹没,靠着强大的法力,他艰难的抵御着那滚烫的高温,然而随着法力的持续消耗,一切挣扎变得全无作用。皮肉在沸水的蒸煮下一片片的裂开,却又疯狂的愈合,被烫红的血肉在梵天甘露本身的作用下,试图修复自身,其结果也不过就是进一步延缓他的痛苦。

    他在怒吼中徒劳无力的舞着法杖,身上的肉块一片片的愈合却又一片片的脱离。呐喊声中,沸水从他的口腔涌入,灌入咽喉,肆虐着他的肠胃。护身的法力全面崩溃,皮开肉绽,被煮烂的血肉终于到了就连梵天甘露也来不及修复的地步,他整个人化作了森森的白骨,惨白色的手骨却依旧握着法杖,无力地挥动。

    另一边的大日法王,情况显然也好不了多少。佛经中对各种地狱的残酷描述,本质上不过是为了恐吓不敬佛的凡夫俗子,宣传着地狱的可怖的人,实际上从未真正想过自己也会有落入地狱的一天。然而现在,佛经中的三涂五苦,如同在这一刻实实在在的出现了,他们正在走向死亡,但是死亡并不是终结,而是对他们的惩罚与折磨的开端。

    天地烘炉,水煮乾坤。两位法王与数万名喇嘛,在被沸水溢满的血渊里,被水流带着翻滚。他们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交错成世间最凄惨的悲歌。毒火在整个炉鼎的下方熊熊的燃烧着,形成对流的水浪一股又一股的冲高,下沉,又一次的冲高。他们就在这样的激流中沉沉浮浮,放眼过去,白骨森森,哀鸿满渊,而立在血渊中央的青年,却只是森然的冷笑着。

    他愿意善待那些帮助过他的人,也愿意对那些与他无关的弱者稍稍的施以怜悯,但是对于胆敢与他作对的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他都不介意用最残酷的手段对付他们。

    妙善公主与小黑猫飘在他的身边,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此刻的她们,更多的是说不出话来。她们身处在这无边的炼狱之间,却又被神秘的力量所保护着,这让她们感到庆幸。血渊最顶端的所有地藏发泄口,不知何时已经被关闭,沸水被煮成蒸汽,在这巨大的炉鼎间疯狂的积聚,这让她们知道,这一切还没有结束,甚至只是一个开始。

    藏地的南边,有一座高山,山的名字,唤作萨埵。在佛教的经义中,萨埵的意思为大士、圣士、高士,指的是长期修行,进入圣位的大菩萨。

    萨埵山在藏地,与桑耶寺、光明山一同被列为三大圣地,其独传秘法叫作“金刚萨埵”,其修行功法为金刚手、金刚密手。也正因此,每一代萨埵山之主,又被尊称作金刚密主。

    这一代的金刚密主,名为裟富贺,年岁已经极高。

    此时的裟富贺,心情非常的不好。虽然是藏地的三法王之一,在藏地拥有着至高的地位,然而垂垂老矣的他,用尽一切手段,想要延长自己的寿命,为此,他甚至偷习魔功,采取了众多藏地小姑娘的真阴,美名其曰“色空双运”。

    他当然知道,桑耶寺与光明山,已经趁着华夏千年未有之变,勾结蛮族,想要壮大他们的势力。如果是年壮之时,他毫无疑问也会参与进去。但是现在,他更关心的是自己还能够活上多久。一想到,等自己一死,所有的荣华富贵都会烟消云散,他就一阵心烦。

    用来欺骗那些愚昧百姓的轮回之言,他自己其实从来没有相信过,如果真的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也不认为自己的下一辈子能够有多少好报。他原本以为,自己也算是享受了一辈子,没有什么好再害怕的,谁知越是临到老来,就越是怕死。

    他甚至能够觉察到,他的那些弟子看他时,那巴不得他马上死去,好为他们的上位扫清障碍的目光,他们看着他,就像是看着即将踏入豪华墓穴里的死人一样,这让他益发的烦躁。

    但是今天,他甚至没有时间去关心他自己的寿命,因为在萨埵山的后山,发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那里本是血渊的地藏发泄口之一,只是被历代金刚密主以法阵强行镇压。然而今天,渊口竟然再次出现,仿佛血渊里的戾气,骤然间膨胀到连那众多的地藏发泄口都难以发泄。

    如果只是如此,也就算了,毕竟萨埵山的禁制和法阵,还是在起作用的。然而在戾气发散之后,便是神秘的甘露从发泄口汩汩的冒出。

    裟富贺被人搀扶着来到后山处,惊疑不定的看着所发生的这些异象。在他的周围,萨埵山的上万喇嘛,也不知不觉间围了上来,看着这些神秘的清水。水汽上涌,渗入虚空,往四面八荒弥漫。原本已经是冬季,到处一片荒芜,陡然间,就像是春天突然间到来,一片片绿意从土中钻出,又有鲜花盛开。水气渗入了裟富贺的皮肤,立时间,他感觉到自己浑身充满了活力,仿佛一下子年轻了许多。

    “佛祖显灵了!”“佛祖显灵了!”弟子们兴奋的叫着。

    裟富贺却是看着这些纯净至极的天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身为藏地佛教最威权的三法王之一,他早就已经不再相信佛祖与菩萨。但是这一刻,即便是他,也开始怀疑,是否真的是佛祖显灵?

    漫山遍野,绿意盎然,花草在神秘甘露的影响下,往远处铺去,让整个萨埵山,犹如一瞬间从冬季置换成春天。而即便是春天,萨埵山以往也从来没有这般繁花似锦。但是很快的,渊口又被关闭,天水停止了涌出。只是地表,不知因何原因,越来越热,就像是有火龙在萨埵山的地底翻动着它庞大的躯体,峰头上的冰雪开始融化,地面也如同绿毯一般,开始起伏。

    这是什么?裟富贺无法理解的看着眼前的异象,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体内的舍利子,发出微妙的感应,他以佛力往地底探去,紧接着就脸色大变,拼命的往后退。

    惊人的能量,在地藏发泄口的深处疯狂的聚集,然后……爆发!(未完待续。)!!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