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4章 杀父之仇

正文 第4章 杀父之仇

    这青年将领大声吆喝,显然是要替那两个戴面纱的少女出头。

    那些将两个少女围着的侠士,心中却更加鄙夷,想着果然是勾结蛮夷的妖女。

    原来,这些兵士,虽然穿的都是华夏军的兵服,实际上却是隶属于怀化大将军宇文辟。宇文辟自杀了上司之后,实际上已经掌握了八番安抚司的兵马与实权,并且勾结鹋哥,试图统治西南七路。

    而大周王朝,内忧外患,风摇雨坠,对于宇文辟的犯上作乱,反采取了绥靖之策,不但没有撤销宇文辟的职权,反刻意拉拢,以此讨好他背后的苗军,也正因此,宇文辟虽然勾结西岭苗军,实同叛军,名义上,竟仍然是大周朝的武将,如此可笑之事,也算是亘古未闻。

    而这宇文鲲,却是宇文辟的第二子,同样是一边依附苗军,一边把大周朝廷封官。此刻,北方中原的土地正在大批沦陷,眼看着,昊京都已经保不住了,大周朝廷对西南七路,自然是再无力镇压,西岭苗军在占据整个巴蜀后,目前的经略方向乃是长河上游,宇文父子在这一带,实际上已经等同于土皇帝。

    侠以武犯禁,任何势力,对于自己地盘上的江湖人,都是颇为头疼的。尤其是现在,狼烟四起,江湖也跟着一片混乱。虽然如此,军队毕竟是军队,不管是人数还是资源上,都占据着绝对优势,对于一些渴求权势的江湖人,也能够以更多的好处进行招揽。

    此刻,宇文鲲摆明了要替这两个“妖女”出头,傅定波等虽然面寒如水,一时间,却也毫无办法。不客气的说,即便他们不齿宇文父子的为人,与宇文辟为敌,受到八番军的追杀,大周朝廷也绝对不会为他们这些江湖人出头。

    虽然如此,徐娇龙落在这两个妖女手中,他们自也不能就这般离开,于是一同死死的瞪着两个妖女。

    秦泽踏前一步,当着众人的面,朝春笺丽与小梦姑娘道:“两位何不将人放了,我们就此离开,暂时各不相干?”

    春笺丽与宁小梦对望一眼,既然军队已经出动,看上去是打不起来了。于是一同将徐娇龙往前一推,徐娇龙跌跌撞撞的,栽入秦泽怀中,秦泽赶紧将她扶住。

    余智城、袁澄江,以及其他人一同看向傅定波。傅定波沉声道:“走!”

    傅定波领着众人转身离去,那翠裳少女来到秦泽身边,低声道:“秦二哥?”

    秦泽道:“晴儿,我们先离开这里。”带着徐娇龙与翠裳少女一同离开。

    这些人在江湖上都是叫得出名号的,宇文鲲自然也不愿随便得罪,于是任由他们离开。又看向那两个妖女,只见那两个妖女立在茶馆前,俱是冷笑的样子,于是微笑下马,来到她们面前,施施然道:“这些江湖莽夫,整日惹是生非,让两位姑娘受惊了!此郡安宁,本是我的责任,两位姑娘若是不弃,本将愿尽地主之谊,请两位姑娘到庄上做客,还请两位姑娘原谅本将治理不严之罪。”

    他见这两个少女娇娇媚媚,心中已是颇为意动。更何况,胆敢跟那些江湖高手作对,显然也是有本事的人,是以有心结交。

    在进入会州之前,春笺丽与宁小梦,对西南七路的局势,就已经做过了一些调查。春笺丽知晓,宇文辟一共有三个儿子,这三个儿子为了家业的继承权,同样也是明争暗斗,宇文鲲的大哥宇文鹏身为长子,天然的就占据着优势,在八番军也有着一定的地位,宇文鲲在军中的权势,无法跟其兄长相比,于是便尽可能的结交江湖高手。

    真正有侠名,有声望的武林中人,不屑于宇文父子的所作所为,自然不是随随便便就结交得到的。会投靠宇文父子的,基本上也都是原本在江湖上就难以有立足之地的江湖败类。

    而经过这一出戏,她们两个显然被打入了“江湖败类”这个名册里,对此,两个少女也有一些哭笑不得。

    宁小梦往春笺丽看来,想着该如何做才好?春笺丽则是心中快速动念,她们要是就这样离开,指不定黄山四侠和那些人,不会在城外守着她们,到时候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倒不如就跟着宇文鲲的军队离开,况且,看这样子,宇文辟有些招揽她们,对她们来说,或许也是可堪利用之处,从目前的局势来看,宁江应该是打算让威远军和鸣山红巾军达成合作意向,才让她们到鸣山去找那什么鬼军师。

    如果能够借着这个机会,接近宇文辟,一剑斩了宇文辟的狗头,说不定宁江便会夸她厉害,她和小梦也算是超额完成任务。

    于是浅浅一笑:“多谢将军出手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尽。”

    她这一笑,媚术暗施,仿佛春风拂面,宇文鲲酥软得整个人都差点化了。

    宁小梦则是想着,自己江湖经验不足,这些事就交给笺丽处理好了。于是握着剑柄,双手抱胸,做出冷冷酷酷的样子,一眼看去,活脱脱的女杀手……

    当下,宇文鲲便带着他身边的护卫,邀请两个少女一同上路,笺丽与小梦原就有马。众人在军队的保护下,策马前行。

    “华山黑鹜”段鹰在宇文鲲所招揽的高手中,实力最强,地位也最高。虽然在江湖上名声不好,但以往亦是准宗师级的高手,如今更是踏入宗师级别。虽然按着某个青年的说法,现在“连阿猫阿狗都可以晋阶宗师”,但说是这么说,宗师级的高手,在江湖上也没有到真正烂大街的地步。宇文鲲对他亦一向颇为尊崇,以师尊之礼相待。

    段鹰号称华山黑鹜,傅定波号称黄山大侠,两人以往就有不少过节,只是那个时候,段鹰总是被傅定波压住一筹。这几个月里,段鹰实力大增,已经拥有宗师级的境界,原本有心找上傅定波麻烦,谁知再次踏入江湖后,发现人人都是实力飞升,武功突然拔高的,并非只他一人。

    而在适才,傅定波虽然碍着这两个少女手中有人质,并未出手,但是散出来的气势,却是极为惊人,仿佛有无形的山岳压制全场,看得段鹰心中暗惊,知道自己实力突飞猛进,但傅定波恐怕比他更甚。

    然而这两个丫头,在傅定波那般的惊人气势下,却是丝毫不惧,单是由此,便可以知道,她们两人的实力,必定也超出了普通的一流高手。

    虽然如今,玄气大盛,再加上九阴真经的出世,整个武道的层次都在快速拔高,但是以她们两人的年纪,有这样的成就,仍是让人刮目相看,于是段鹰便试着打探她们的师门和出身来历。

    春笺丽当然不会将她们的真名说出,故意说道:“小女子姓薛名红线,这是我师妹聂隐娘,她性子不好,一向不爱与人说话,你们不要怪她!”

    宁小梦骑在马上,装出阴阴冷冷的样子:“哼!”

    薛红线与聂隐娘,是宁江闲来无事时,与她们说的两个剑侠故事里的人物。她们并不知道,其实宁江也不过就是把另一个世界里《唐传奇》中的小故事抄袭过来,毕竟这个世界没有唐朝,自然也没有《唐传奇》,他就是抄了,也无人知晓。

    春笺丽与宁小梦自己便是用剑的,听着宁江故事中那种飞天遁地,能够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女剑侠,分外新奇,记在心中,期待着自己在将来也能够做到。此刻刚好需要用到假名,春笺丽一时间想不出好名字,干脆便将故事中的“薛红线”、“聂隐娘”这两个名字借用过来。

    至于小梦,除了自身的江湖经验不如笺丽之外,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是突发事件,两人在此之前,并没有串通好来,于是干脆装出不爱说话的样子,让笺丽一人来应对,以免两人说话时,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彼此矛盾。

    春笺丽恨声道:“我们师妹二人,乃是中原人士,之所以从中原跑到这里来,实是为了对付一个人。”

    宇文鲲好奇的问:“红线姑娘说的那人是……”

    春笺丽握着宝剑,咬牙切齿:“恶贼宁江!”

    提到宁江之名,宇文鲲、段鹰等人尽皆动容。身为儒道的最后一位状元郎,明明不会武功,却当上了东南武林盟主,一本九阴真经改变了天下武林,曾是朝廷上变法的急先锋,又大破蒙郁的精锐蛮军,斩杀蒙郁,成为蛮族入侵华夏以来,整个华夏最耀眼的名将。

    宇文鲲道:“两位姑娘,与他有仇?”

    春笺丽恶狠狠的道:“杀父之仇!”

    其他人再次动容,杀父之仇,不共戴天,难怪她们会为了追杀宁江,千里迢迢从中原跑到这里来。

    宇文鲲道:“那姓宁的家伙,究竟对两位姑娘的家人做了何事?”

    春笺丽双目冒出怒火:“家父姓薛名嵩,我师妹的父亲姓聂名锋,都是朝廷委任的儒将,其实也没有犯下什么大罪,不过就是按着军中惯例,多拿了一些军饷,去年那姓宁的为相时,竟然将他们问罪斩首,害得他们死于非命,这等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其他人一听,立时恍然大悟。

    去年夏季,先帝宋劭还在时,曾以宁江为相,其第一个决策,就是整肃军中克扣成风的所谓“惯例”,为了杀鸡骇猴,着实杀了一批将官,这两个少女的父亲,看来就在其中。话又说回来,被杀的那些将官,基本上都是贪墨军饷、克扣兵粮到不杀不足以定军心的腐败分子,单是由此,便可以知道她们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春笺丽继续道:“为了报杀父之仇,去年宁江那混蛋与蛮军作战时,我二人亲入蛮军军中,求见蛮族大将蒙郁,并受他之托,前去刺杀朝廷派去宁家军宣旨的钦差大臣,谁知竟被那姓傅的所阻,功亏一篑。可恨那姓傅的,我师姐妹为父报仇,天经地义,碍他们什么事了?竟被他们横生枝节,还什么黄山四侠,不但不帮我等弱女子杀父之仇也就罢了,还坏我师姐妹的好事,这等人也配称大侠,我呸!”

    别人哪里不配称大侠了?其他人有些无语。

    说到底,就是这两个人的父亲贪赃枉法还不收敛,被天子和宁江斩了,然后为了报仇,她们直接勾结外族,引狼入室,被人破坏了后,反过来说别人不配称侠,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什么样的父亲就有什么样的女儿。

    具体情况,宇文鲲等人自然并不知晓,但是黄山四侠刚才之所以与这两个少女生出冲突的原因,他们却也已经探清,“山岳当关”傅定波力指这两个少女,曾勾结蛮族,刺杀朝廷钦差。

    虽然与傅定波是敌非友,但也正因为是多年的敌人,对于傅定波的为人,段鹰自是颇为了解。傅定波一向以侠义自居,既然当众揭发这两个丫头是江湖败类,想来她们也的确不是什么好人。现在听她们这般一说,连段鹰等人也不由得大摇其头,想着果然是妖女。

    虽然如此,此刻聚集在宇文鲲身边的这些人,原本也就都不是什么侠义之辈。侠义二字,哪里及得上到手的实惠?与金银财宝比起来,忠孝仁义全都是自讨没趣的笑话,眼看着大周王朝朝不保夕,不懂得趁着天下大乱,为自己捞取好处的,都是蠢货。纵观历史,最后能够成大事的,哪有一个是真正的仁义之辈?

    也正因此,对这两个为了私仇而不顾国恨的江湖妖女,他们反而更感亲切,于是纷纷帮着,破口大骂,骂那宁江妄杀忠良,看似为国为民,实则小人一个,抗拒蛮军之举更是祸害百姓,把天下无辜百姓卷入战火,两位姑娘为报血仇,出生入死,千里迢迢奔波江湖,实是大孝,相助蛮军尽快平定天下,实为大仁。

    如此大仁大孝,才是真正的江湖侠女。

    春笺丽原本就是瞎编故事,为她和小梦找个背景,此刻听着这些人的大力吹捧,一时间反而无语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