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7章 奈何从贼

正文 第7章 奈何从贼

    实际上,不管是春笺丽还是宁小梦都是第一次真正对上这种宗师级别的武道高手。在血渊事件之前,宗师级的高手显然没到满地走的地步,宁江有时也会让她们杀人,杀的当然都是她们对付得了的,不可能真正的置她们于险地。

    唯一算是这种级别的,只有桑耶寺寺主的那个、名为八护连的师弟,但八护连所精通的,更偏向于术法而不是武道。

    但是这个来历不明的红衣女子,却是真正的武道高手。看似狂怒的刀气之下,是至精至微的刀法应用。澎湃如海的刀意之下,纵横交错的深蓝色光芒,每一击都足以断金碎玉。呯呯嘭嘭的交击声,在极短的时间里叠加在一起,密集地传来。

    被击散的刀光在逐渐清明的夜色间,划出一波波光弧。另一边的远处,一伙人原本正赶来支援,却硬生生的停住了脚步。在他们的眼中,让如同爆发的烟花一般闪亮的蓝色剑气,华丽的飞散着,位于其中的两个戴面纱的少女,一个火光隐现,一个剑气纵横,挥舞的宝剑俱是快得让人难以看清。

    这是一种玫丽到极致的画面,绝大多数人,根本无法看清浪潮一般的深蓝刀气的真实情况,他们就只能看到冲向两个少女的蓝色怒潮,在她们的身前化作了往周围飞散的光影。珠玉落盘般密密麻麻的交击声,直让他们头皮发麻。地面上多出了一道道裂开,一名护卫离得太近,深蓝色的光弧飞来的那一瞬间,他的身体已经从左肩到右腹分了开来。

    他们无法看清她们的动作,脑海中却清楚的映着她们在蓝色光潮中美不胜收的背影。画面犹如被撕裂开来,以极其诡异的方式延续着,时间其实却是极短。让人吐血的错位感中,两个少女同时踏出半步,双剑各自带出斜斜的剑痕,最后一波深蓝刀气被她们硬生生击散,紧接着,两人便顿在那里,胸脯起伏,这一番战斗,对她们的消耗显然不小。

    在她们的斜上方,那神秘的女子杀招过后,目光中透着冷光,一方面,显然也是为自己的杀招竟然会被这两个明显小她许多的少女接下而诧异,另一方面,目光中也充满了鄙夷:“看你们如此年轻,身手就这般了得,也算是女中英才,居然投靠奸佞,为虎作伥。”

    在她这“卿本佳人,奈何做贼”的鄙夷目光下,春笺丽和宁小梦大叫冤枉。她们原本就是为了避开与黄山四侠的恩怨,才跑到这里来的,原本想着明天就走,谁知道今晚会发生这种事情?你早不出来晚不出来,突然出手,把我们也卷了进去,我们能怎么做?

    此时,更多的人赶了过来,一波箭矢在强弩的发射下朝那女子射去。那女子哼了一声,卷着雾气,电光般飘走,很快就融于迷雾之间,让这些人追之不及。

    “二公子!”“二公子!”……

    随着身后的一连串惊呼,两个少女回过头来,宇文鲲已是硬生生的栽倒在地。虽然两个少女为他挡住了致命的刺杀,但他的经脉,还是被那无孔不入的刀气冻伤,单是以此,便已可知道刚才那女子在武道上的强悍和可怕。

    两个少女彼此对望一眼……

    ***

    笼罩在整个山庄的神秘雾气开始消散,在其他人对宇文鲲进行抢救的时候,春笺丽与宁小梦则是手牵着手,往安排给她们的阁楼走去。

    途中,宁小梦低声说道:“刚才那个姐姐好厉害!”

    以她们两人的实力,竟也只是堪堪挡住那神秘女子的绝杀,如果是放单的话,她们任何一人,恐怕都不是那女子的对手。

    春笺丽同样压低声音:“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西南这一带,拥有这种实力的女人,只有一个……但是没道理啊,以她的本事,竟然亲身进入会州,对宇文鲲这种空有将名而无将才的纨绔子弟进行刺杀,感觉上是杀鸡用了牛刀。”

    宁小梦说道:“你说的那个人是……红巾军的红娘子?”

    春笺丽说道:“除了她,我也想不起有其他人,江湖上真正成名的宗师级高手并不太多,秋水荐是用琴的,而且年纪绝对比她大。柳眉烟和詹雨娴也都不可能,而且她们是真正的江湖人,和八番军没什么仇怨,也不会去管这种朝堂又或军队的事情。想来想去,用的是软刀,又有理由杀宇文鲲的,就只有鸣山红巾军的红娘子,毕竟红巾军和八番军,原本就是势不两立。”

    两人来到阁楼前,那几名侍女急急的奔了出来:“两位姑娘!”

    春笺丽摆了摆手,宁小梦装作沉默寡言的样子,绷着脸点了点头,然后便扔下她们,自己进入阁中。

    进入阁楼后,两人继续小声商谈。不过对于红娘子要杀宇文鲲的原因,两人仍是无法猜到,毕竟她们对西南七路当前的局势,还没有到了如指掌的地步,也不知道宇文鲲那种纨绔子弟,在当前西南方的局势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但是不管怎么样,看来这一次,她们两个人是实实在在的被打成“妖女”了。

    下半夜时,两人并没有睡去,而是各自在床上盘膝而坐,运气练功。

    她们的实力,虽然已经是突飞猛进,但是对上傅定波、红娘子,以及那些一等一的高手,多少还显得有些不够瞧。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其实还是时间和江湖经验的问题。傅定波自然是不用说了,吃的盐都比她们走的路要多,红娘子可也是跟着混世魔王宗相,从小在战场上厮杀出来的,经历了不知多少出生入死,才有现在的成就。

    二月底的天色亮得很早,一大清早,黄鹂就已经在外头的园林里叫唤着。

    到了中午,更多的兵士驻入山庄,显然是有大人物来到这里。

    过了一会儿,有人在阁外禀报:“红线姑娘、隐娘姑娘!大将军有请!”

    春笺丽与宁小梦对望一眼,一同出了阁楼。

    穿过了几处宅院,竟然庭院深处。在一个大殿里,她们看到一个身披战甲、鼻高额宽的中年男子坐在主座上,在他右手边隔案而坐的,还有一个美艳女子。此外,宇文鲲坐在了右侧的椅子上,多少还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又另有一些将军随侍在两侧。

    在来之前,引路人便已经向她们说明,召见她们的人是谁。当下,两人一同上前,施礼道:“红线、隐娘见过大将军!”

    这中年男子,真是怀化大将军宇文辟,在他身边的,则是宇文鲲的母亲裘夫人。

    宇文辟毕竟是镇守一方的主帅,远非宇文辟这种靠着父亲当上将领的公子哥儿可比。没有想到救下自己儿子的,竟然是如此年轻貌美的两个少女,宇文辟微显诧异,但很快就朗声笑道:“两位姑娘不用客气,昨晚若不是两位姑娘仗义行侠,出手相救,吾儿已经为鸣山红娘子那妖女所害,两位姑娘对吾儿的恩德,本帅铭记在心。”

    双手一拍,早有人捧上一个黄色宝箱,宝箱打开,内中金灿灿的,全是黄金。

    宇文辟道:“这点小小薄礼,不成敬意,还请两位姑娘笑纳。”

    小梦继续装作冷酷的样子,对宝箱看也不看。春笺丽也是盯着宝箱,眼睛都笑眯了:“哎呀,这怎么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这个这个……先送到我们屋子里去,哎呀这怎么好意思?”

    宇文辟在此之前,就已经知晓这两个妖女曾经在中原有过刺杀朝廷钦差之举,口中虽然将她们称作女侠,但当然已是知晓她们并不是什么做好事不留名的,真正的侠女。此刻见她们将黄金手下,更是面带笑容,拍一拍手,让人将宝箱往两位姑娘的屋子送去,又请两位姑娘入座。

    裘夫人笑容满面,感激的道:“听闻昨晚两位女侠,不顾自身安危,强挡在那红魔女面前,方才得保我的鲲儿平安。两位姑娘年纪轻轻,竟有这般本事,竟连那红魔女最后也知难而退,吾儿这一次能够幸免于难,真是全靠了两位姑娘。”

    宇文鲲道:“娘,你不知道,那个时候都以为自己已经死定了,没想到红线姑娘和隐娘姑娘硬是挡下了那红魔女的杀招……”他对这两个青春貌美的少女,原本就已是心动,否则昨日也不会强行为她们出头。昨晚更是靠着她们保住性命,心中更是感激万分,于是绘声绘色的讲着昨晚发生的事,将那红娘子形容的愈发凶残,又将她们两人拼死相救的恩情进一步夸大。

    对于昨晚发生的细节,宇文辟早已听庄中的其他人说起,此刻听到儿子以当事人的角度说出,更是动容。幸好那个时候,这两个少女在他儿子身边,否则他的这个儿子真的就死于非命。

    于是再一次向两位“女侠”道谢,并微露招揽之意。毕竟,能够硬挡住鸣山红娘子的两个高手,绝不是随随便便就招揽得到的。这一次,春笺丽却是装作颇为意动的样子。

    虽然昨日宇文鲲也尝试招揽过她们,但宇文鲲在八番军中,说到底倚仗的不过是他父亲的声势。此刻宇文辟亲自招揽,那自然有所不同。

    宇文辟见她们也有这意向,赶紧继续大力邀请,直言绝不会亏待两位女侠,最终两人答应下来,让他大喜过望,又赠送了许多金银宝物。

    春笺丽咪咪笑的把所有金银全都接了下来,道:“主公!如此说来,昨晚行刺二公子的那个女人,的确就是鸣山的红娘子?”直接便改了称呼。

    宇文辟拂着短须,道:“确实如此!只是那红魔女到底有何意图,本帅一时也弄不清楚。”

    春笺丽小心观察,见宇文辟的确是颇为困惑的样子,不像作假。然而以红娘子的声名,竟然亲身跑到会州来,刻意安排了这样一场刺杀,必定是有其原因的。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忽的有人急奔而入:“大将军,大将军,不好了!”

    宇文辟猛然站起:“出了何事?”

    那人快速禀道:“会州城那般传来消息,大公子遇刺,身受重伤,目前生死未卜!”

    宇文辟脸色蓦地涌出怒气:“那些人真是欺人太甚!”

    春笺丽与宁小梦对望一眼,这一边,宇文鲲方自逃过一劫,那一边,宇文辟的长子宇文鹏跟着遇刺,让人不得不怀疑同样也是鸣山红巾军那一方下的手。只是,那红娘子好歹也是名震一方的侠女,居然采用这种刺杀敌将家人的手段,实在是显得有些下作,而且不管怎么想,似乎都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

    在这个忽如其来的噩耗中,整个山庄一下子动了起来……

    ***

    远方的一处县城里,阳光从窗格透下,照在独自饮茶的女子的手臂上。

    女子微微的抬了抬头,往窗外看去,流移的阳光,覆在饱受战乱,到处都是断瓦残垣的石城的上空。

    酒楼的下方,慵懒的晒着太阳的乞丐,街头走动的贩子,推着小车,在路旁休息的车夫,有意无意的,将整个酒楼保护了起来。

    女子给自己到了一杯茶,漫不经心的喝着。过了一会儿,酒店的老板蹬蹬蹬的上了楼,在她的身边低声道:“红姐,消息传了过来,如军师所料,宇文鹏的确是遭到了刺杀,好在我们安插在他身边的内应及时提醒,虽然受了伤,但应该还死不了。只是黑庭鬼宗那一边,必定会把宇文鹏遇刺的事,也栽在我们头上。”

    “没有什么差别!”那女子毫不在意的道,“对了,昨晚救下宇文鲲的那两个少女,身手着实不错,人也清水,有没有查出她们的来历?”

    “查到了,听说是来自中原,自称混江双蛟,一个唤作薛红线,一个唤作聂隐娘。原本都是官宦人家的千金,父亲因为贪墨,在去年的变法中被朝廷问斩,问了替她们父亲报仇,曾协助蒙郁刺杀朝廷派往宁家军的钦差大臣,为黄山四侠所阻。昨日被黄山四侠围上,却被宇文鲲带兵救了,想必现在已经投靠了八番军。”

    “是么?”那女子若有所思的样子,“看她们的剑法,颇为灵动,不管是天资还是模样,俱有过人之处,没想到竟是这等不辨是非、为虎作伥的人,可惜……真的是可惜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