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2章 荧荧火光,离离乱惑

正文 第22章 荧荧火光,离离乱惑

    少女的话语,让身为箭雁岭之首的舒畅愈发的动怒。

    无形的杀气化作有形的金色刀光,如同厚积的雷云,一道道闪电在雷云中涌出,噼啪作响。刀意随着他的怒气不断的往上攀爬,重峦叠嶂,其威千重。另一边,火光涌动,呈环形往四周席卷,又在罡元之气的带动下,往回收缩。

    与远处的山林间,初始时刀法与剑技的比拼不同,这一处,因为敌意更甚,因此反而没有直接出手。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蓄势待发,杀气滚滚。两边还未出手,金色的刀光与罡火的炎气,就已经在山头的对冲中散开,驱逐了月色,侵克了天地。

    在两道杀气不断积蓄所形成的对流间,狂风往四面八方席卷。尘土一圈圈的向外飞扬,野兽往山下奔逃。陡然间,舒畅一声暴喝,金刀力斩而下,名为“力劈华山”的,烂大街的刀法,其威势却像是劈天碎地的神灵。

    嘭的一声,金光与火光爆了开来,一刀刀,一步步,犹如神雷击下,地面瞬间坑坑洼洼,土石在崩碎间疯狂炸开。

    少女在汹涌刀气的逼迫下不断的后退。

    挟着雷电的刀光以迅捷无匹的架势,排山倒海般劈来。刷,一刀斜斜的斩在了地面,刀气在地底爆开,土石如同棉被一般被掀起,将少女掀翻,碾压。紧随而来的刀光破开了土石,在她燕子一般向后翻腾的视线中,拉出一线冷光,往她的咽喉切割。

    金光与罡火轰然间撞击,少女被震得失控后飘。金刀的刀光继续横拉,刷刷刷的拉出了三道黑色的裂口,朝着她的上中下三路斩来。少女御着火光腾起,宝剑挥动,烈焰随着宝剑挥舞,与金色的光芒一波波的碰撞。

    到目前为止,两人的刀与剑其实并未有任何实质性的接触,然而纵横飞舞的刀气与炎气,却已让周围的一切变得狼藉。积蓄的气势在有形无质的对撞中抵消,刀气消散,炎气消散。箭雁岭大当家再一声喝,金刀反而更加的急,更加的猛。

    咣。金刀与宝剑的第一次实打实的交锋,紧随而来的就是金刀铺天盖地的斩击。没有初始时的华丽,但却更加的凶险。二十多刀连劈而下,刀光在玄气消散后、反涌而来的月光下亮了一亮,嗤,刀气再一次暴涨,连番的轰响过后,数棵柏树交错倒下。

    春笺丽踩着倒下的树干,御火而退。

    左手捏着剑诀,宝剑在身前快速的划了个圈。轰,烈焰喷发,交错的柏树瞬间起火。然而金刀的攻势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嘭的一响,电闪雷鸣,刀光犹如雷霆闪了一闪,刀锋已经出现在了她的眉心之前,在那凛冽的刀气下,她感觉自己渺小得犹如蝼蚁。

    眼看着自己便要死在刀下,锵,宝剑横架。精光震开,刀尖几乎是擦着她的额头往上挑起,几丝秀发飘开。若非金刀绽出的刀气已经被用来斩破她的火光,单是这一刀,就已经劈开了她的头颅。

    着火的、断开的柏树往两侧抛飞,呯呯嘭嘭,砸在了其它树木上。四处起火,两个人影在火焰中游走,金色的光芒不停的爆开、再爆开,散落在周围的火焰犹如被无形的气罩压着,先是低低的燃烧,再忽的一声,齐齐的一闪而灭。

    在那疯狂的金色刀气中,却有一点火苗始终连绵不断,忽焉在前,忽焉在后,眼看着一次次的,便要熄灭,一找到机会,却又陡然变得闪亮,犹如被冰雪覆盖的种子,始终在等待着机会,试图爆发出其蓬勃的生机。

    刀与剑再一次相撞。金光怒绽,火光也陡然变得猛烈,两人的距离开始快速拉长。

    此刻的舒畅,他的心中是颇为震惊的。不管表现得如何强势,实际上,他并没有因为这少女的年龄而将她看轻。任何一个敢于挑战成名高手的初生牛犊,都必定有其出类拔萃的一面,也许现实会教会他们什么叫重新做人,甚至连重新做人的机会都无,然而若是看轻他们,自已也同样有可能栽入阴沟,再也翻不了身。

    就是因为很清楚这一点,是以,他不敢有任何的大意。狮子搏兔,亦必全力以赴。从一开始,他便试图靠着自己深厚的功力,死死的压制住对方,以此来将对方击溃。

    他固然知道自己靠着修炼时日更长,所积累的功力来取胜,有些以大欺小,然而这就是江湖,他的年纪同样也是他实力的一部分,并不存在任何的胜之不武。

    他却并未想到,在他如此强势的功力压制下,这少女却始终能够在危机与危机的边缘游走,气力纵然不如他强,但也完全没有短时间里衰歇的现象,甚至有一种连绵不绝的、细水长流的幽长。

    这丫头练的是道家的心法?意识到这一点,舒畅明白,想要通过功力压制来消耗她的气力,耗时耗力而且未必能够得逞,刀光一收,开始疾退。

    少女却也同样知道,自己的判断存在着一些误差,原本想要靠着自己从小修炼的道家心法功底、和修到火魂所带来的神魄的潜力,在持续的战斗中靠着技巧来扳回局势,然而这箭雁岭大当家,其刀法并不像他外在的性格那般狂暴,虽然刚劲威猛,但是对玄气的控制和刀法的技巧,却也到了让人无懈可击的地步,自己竟一路被他压制,完全找不到机会。

    既然如此……

    后退中,少女猛地腾空而起,美妙的身体在月色下凌空回旋,随着宝剑散出的罡火与天地融成了一体,形成完美无缺的环形,她的娇躯在逆方向的旋转中脱膛而出,宝剑随着冲前的身形由后向前,反拉,疾刺,七彩的光环犹如带动着整个天地,在宝剑的拖动下聚成了高密度的荧惑之星,轰然冲出。

    玄天离火三大杀招——荧惑玄罚阴阳闪!

    面对着怒冲而来的荧惑之星,舒畅却也全然不惧。金刀一举,天雷劈下,与刀光混成了一体,地气上涌,如同宝塔一节节的冲高,轰然间,他整个人犹如顶天立地的天神,刀光怒劈而去……雷神千重威。

    轰!山崩石裂,玄气爆散……

    ***

    剑气化成的五颗流星冲入了怒涛般的万千刀影。密密麻麻的劲气往四面八方飞散,下一刻,宁小梦已经跃上了空中,宝剑凌厉,衣裳猎猎。

    刷刷刷刷刷,宝剑随着她在夜空中的美丽身影,不断的切割、舞动。悬停在空中的红娘子向后飘退,刀与剑的交击声,在两人之间络绎不绝,两个美丽的身影在月下划出了半圆,投入了另一边的林中。

    成群的乌鸦被惊起,红色的身影最先落在地上,转着身子向后漂移。嗤的一响,宝剑从追击的少女手中脱出,剑身旋转,朝她饱满的胸脯电射而至。

    驭剑之术?唯有在家的故事中才会出现的神秘剑术,使得龙图追杀榜上排在第一位的红魔女,也不由得暗吃一惊。然而久经战场的敏锐反应,还是让她快速的出刀。

    锵的一声,宝剑反弹而回,少女接剑,飞舞,剑光或远或近,往往与她的手指一触即离。其迅如电,缥缈难测,只见剑光,难见身影。

    在那耀花了眼的剑术下,红色褙裙的女子软刀翻飞,变幻出各种颜色的光芒,捉摸不定,难以测度。陡然间,少女在她的眼前失了身影,下一刻,右侧便有漫天的剑雨银河般涌来,同时伴随着珠玉落盘般的弦响。

    “凋翔飞燕”之后紧跟着“琴芳兰凋”,璇玑剑舞在少女的手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刷的一声,眼前的红魔女却在瞬间拉长了刀柄,软刀划作了长柄的关刀,一斩过后,就已劈碎了少女的所有攻势。双手握抓的关刀随着红魔女的旋身,仿佛分开了天地,瞬间劈至了少女面前。

    少女宝剑一圈……秦王怀士眷旧乡!

    呼!

    狂风以两人为中心,陡然扩散。剑光与刀气在诡异的收缩之后,便往四面八方失控爆开。树木倾倒,土石碎裂,溪水倒流,月色扭曲。扭曲的月色间,红色的身影快速腾空,刀光先是汇聚成紫色的杀阵,再快速转化成青色的冷光。整支关刀在旋转中,带着这声势惊人的青色冷光,变化成直指苍穹的巨大刀影。

    禹神紫蛟九变——青冥破阵杀!

    眼看着第二道杀招便要攻至,小梦不断的后退、再后退,直至拉到百步开外,宝剑入鞘,再连鞘带剑插入腰间彩绦,往前踏步之间,右手紧握剑柄,体内的神魄化火为金,天地肃杀,日月无光。

    时间就这般,突然停滞了下来,一切都像是在拉长。犹如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刻,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无法逆转的破晓。森林上空那关刀偃月的女子,地面上那蓄势待发的少女,形成了色调鲜明的对比。

    就这般,对峙了许久,红娘子忽的收刀,刀柄缩短,还刀入鞘,那青色的杀阵,犹如被她收入了鞘中,瞬间退却。而她就这般飘落在地,笑道:“果然不愧是砍头魔女小梦妹妹,想不到世间竟然还有这般出神入化的剑术。”

    小梦慢慢的松开宝剑,立直身体,身心放松下来,胸部也不由得起伏了好几下,方才缓过一些起来,而手心也在这个时候开始冒汗。微微的笑了一笑,犹如春暖花开,兰花夜放。

    她心知,如果对方不收手,她也无法收手,接下来,恐怕就真的是非死即伤的生死之战,而这显然不是她们所要的。

    稍稍有些意外,对方竟然直接叫破了她的身份,这一刻的伪装,显然已经没有意义。两人在夜风中彼此对视,战斗过后,倒是对对方都有一些佩服……

    ***

    “荧惑玄罚阴阳闪”撞上了“雷神千重威”,荧惑星碎,雷神崩裂。三昧之火与电闪雷鸣在能量冲撞的最中心爆裂开来,柏树同时往外头倒去。

    战斗中的两人同时往后飘飞,却又快速的拉近距离,刀光威猛,剑法凌厉。一道道光芒在玄气乱卷的狂风中绽开,战斗中的少女竟是越战越勇,修炼到火魂的神魄随着战斗的持续,反而不断的提升威力。原本就是御火之人,火魂的威力将她的剑法完全的发挥了出来,如同跳动的火光,让人无法捉摸。

    陡然间,少女后退,斩去,拉开的火光中,天地犹如颠倒了过来,长虹贯日般的剑光带动了倒转的天地,朝前方的大汉覆盖而去。

    荧荧火光,离离乱惑!

    玄天离火三大杀招之二……荧荧乱惑乾坤倒!

    从未见过的杀招,让箭雁岭大当家在这一刻也不知道如何应对。全身的功力聚集于一处,金刀倒卷,雷云涌动,面对着天地反复间涌来的强大火光,他怒喝一声,刀劲爆发。轰然的一声炸响过后,紧跟着雷云碎散,他喷出鲜血,向后疾退。

    一招得手,少女继续追击。她整个人如同被火焰包裹,呼呼呼的剑舞中,火势随着宝剑不断的爆开。咣咣当当,震响不断。一向威猛无匹的金刀竟被压制得左支右绌,刷的一声,焰光在剑身中爆开,金刀所覆的刀气却已溃散。

    勉勉强强挡住了宝剑,焰光却已直透而下,轰中了箭雁岭大当家的胸膛。箭雁岭大当家再喷鲜血,抛飞至一丈开外,在地上滚了几滚,金刀支地,却已是摇摇晃晃,猛地又栽了下去。

    春笺丽倒持着宝剑,立在夜风中,胸脯起伏,喘了几口气。虽然这一场恶战,消耗的内力实在是太大,让她也开始难以支撑,但是到了这一步,胜负已定。她手持宝剑,踏步上前,曼声笑道:“大当家,看来小女子刚才还是小看您了,其实您的本事还是不错的!佩服佩服!”

    这句夸赞简直比讽刺更狠,好不容易艰难撑刀而起的苏大当家再喷一口鲜血,气得差点缓不过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