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7章 飞龙在天:反击!

正文 第37章 飞龙在天:反击!

    “豹王”察割,领着座下的精锐骑兵,追逐着眼看就要逃入剑州山岭的、华夏天子的御驾。

    这一路上,他已不知击溃了多少华夏兵将,杀了多少人。没有人能够挡得住他们如同狼群一般,疯狂的追逐,从他的脚踏上江南的那一刻,大周的命运在他的眼中已经注定。

    而现在,华夏的这位新天子,也即将落在他的手中。延续了近千年的大周王朝,马上就要在他的手中结束。

    阴狠的面容上,透出的是血色的目光。马蹄急奔的声音,震动着大地。号称“狼骑”的蛮族精锐骑兵,在奔驰中发出兴奋的吆喝。破碎的山河间,是群狼肆无忌惮的杀戮,在这极短的时间里,他所带来的恐怖气息,已经深深的压在江南的土地上。

    能够在北面的银川大地存活下来,并杀出一片天地的,都必定有其非凡的本领。察割与其座下的这些勇士,正是靠着他们狼一般的野性,不断的扩大着他们的领地。而现在,这长河以北的大片土地,也即将属于他们,被他吞入肚中的东西,没有人能够逼迫他交出。

    抓住华夏的天子,控制住整个长河以南,到那时,神册宗倍算得什么?鹘后又算得什么?

    他的胸膛,燃烧着蓬勃的野心。

    在他们的前方,“马帅”甘玉书率领着已经为数不多的三衙军,没命的往前逃窜。

    正如他所想的,各种疑兵之计,最多也只能拖延一时半会。然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随着长河水师的全军覆没,整个“大势”就已经形成,临安之坚固,本就远远不及昊京。

    蛮军的杀到,让各方的反应不及。使得天子一路被追赶,各州各府的兵马,要么来不及援救,勉强赶来的,也往往都是还来不及结阵就被杀散。

    但是现在……

    甘玉书抬起头来,看着远处延绵起伏的山岭。

    把天子带到这里,接下来就可以不用管了……那个人是这么跟他说的。

    可是,带到这里,接下来又能够这么样?虽然,这一路上,察割为了追赶天子,精兵简骑,但也惟其如此,此时此刻,在他们身后追逐的,乃是察割最精锐的部队,即便是威远军的主力,正面对上察割的精锐,也难以讨好,更何况威远军根本不在这里。

    南剑宣慰司能够赶来接应天子的,最多只有六七万人,这一点是非常确定的事,这么些人,到底能够做些什么?不管拥有多少阴谋诡计,最后,决定胜负的还是实力,没有实力打底的计谋,最终都只会沦落为笑话,这一点,甘玉书是一清二楚的。

    前方逐渐的收窄,两边是茂密的山林。

    已经是精疲力尽的队伍,前后的距离拉得极远。被落在后方的兵将,正在被蛮军屠杀。甘玉书策马赶到前方的天子御驾旁,低声道:“陛下……请陛下和太子殿下弃车上马。”

    车中,宋弘阴沉着脸,这是已经绝望到,逼不得已时让他们父子两人丢下残军,分开来单骑逃亡,能逃一人是一人的地步了。

    车中,宝桐公主脸色苍白,纤细的右手,悄悄的探入了怀中,紧握着锋利的匕首。御驾毫无疑问,即将被舍弃,连天子和太子都自身难保的处境下,区区一个公主,实际上也已经算不得什么。没有人会在意她的死活,其实,经过这一路上风声鹤唳都仿佛是敌军追来的恐惧,连她自己也不在乎了。

    就是在这个时候,前方忽的有人发出欢呼:“援军到了!援军到了!”

    援军到了么?宝桐公主握着匕首的手,反而益发的紧了。援军到了,这意味着又有一批人为了保护他们、给他们断后而被屠杀,也意味着这种随时都会被抓住、在死亡线上垂死挣扎的日子,还得持续下去。

    然而,就算逃过了这一刻,又能够逃得了多久?一天?两天?生活在这样的恐惧中,真的还不如死了的好。

    她垂下睫毛,想着,还不如就这样子结束生命。马车外,甘玉书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喂喂……什么情况?”

    “前方车中可是天子?”有人朗声叫道。

    “正是天子御驾!”甘玉书大声回答。

    “末将神武左军王克远!”“末将岳青!”“我等救驾来迟,还请陛下赎罪!”“甘帅,请护陛下继续前行,我等为陛下杀敌破贼!”两名青年将领的声音,此起彼落,充满着朝气蓬勃的豪情。

    御驾继续前行,驶了一段,天子突然反应过来,露出错愕的表情:“为什么是神武左军?神武左军怎的会在这里?”

    迟疑了一阵,他揭开车帘:“甘卿!”

    甘玉书策马驰来:“陛下。”

    天子宋弘道:“刚才那两人说他们是……神武左军的人?”

    甘玉书道:“的确是神武左军的人,王克远王将军、岳青岳将军,都曾在去岁与蒙郁的蛮军作战中建立功勋。其中,王克远王将军更是从采石峡一战,就跟随着状元郎宁江与居志荣居将军。”

    宋弘道:“不是说,神武左军还在饶州么?为何却会在这里?”

    甘玉书道:“这个……”

    轰!后方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便是一连串大地的震动,战马长嘶,人人俱是回头。

    宋弘惊道:“出了什么事?”

    甘玉书道:“好像是神武左军正在和察割的骑兵交战!”

    宋弘回头:“是么?”只是,虽然他的目光看上去依旧锐利,然而看到的,却唯有马车的后板,那小小的空间,犹如安全的龟壳,却也死死的封闭了他的视线,让他什么也无法看清。

    而这个时候,“豹王”察割却是看清了,他清清楚楚的看清了真正与他交战的华夏军,紧接着,唯一的念头就是……中计。

    圆形的铁制球体从前方那神秘莫测的战车上,呈抛物状不断的飞来,在他的身边不停的炸开,迸射出各种坚硬的利器。大地被炸出一个个土坑,直炸得人仰马翻。炮弹之多、之强,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武器存在,无法理解如此精良的兵将,如此强大的作战力,为什么会一直等到现在方才出现。

    在他的眼中,唯一能够看到的,就是漫空飞来的铁弹。在他的耳边,唯有能够听到的,就只有不断震动的、猛虎般的震响。

    急促的破空声呼啸着,冲击而来。久经战阵的强大危机感下,察割挟着滚滚恶气冲天而起。在他的下方,战马往一侧倒去,另一侧崩出血花。披挂着最上好的软甲的战马,竟是抵挡不住几乎是沿着地面冲击而来的铁弹。

    战马倒在了地上,马首与四肢同时翘起,做着最后的嘶鸣。这一颗炮弹并没有爆炸,完全实心的铁球,单单凭着力道,就击翻了剽悍的战马。察割大喝一声,两颗从空中抛来的炮弹,硬生生被他发散的劲气击飞,其中一个,落入了蛮军之中,一声爆响过后,残肢短体四处抛洒。

    另一颗却在反弹而回的瞬间爆了开来,轰的一声,导线引燃了铁球中的火药,气流卷动。察割那壮硕的手臂,舞动着狼牙棒,气浪的相撞中,他凌空飞退了半丈。“大王!”另一边传来呼喊,正是他身边一名最信任的蛮将。那蛮将抓着盾牌要往他这边奔来,嘭的一响,有什么东西撞入了他的左腰,上身与下肢同时往一个方向折去。

    迅速扬起的尘土间,远处的华夏军和他们的战车,都已经无法看清。轰炸声反而愈演愈烈。察割目赤欲裂,怒喝道:“退!”

    喝声随着滚滚的恶气,传向周围。自从入侵华夏以来,第一次从战场上撤退。使得察割一口气压在胸膛,无法发泄。然而为了追逐周朝的天子,使得他自己的军队也前前后后,拉得太长。而即便集结在一起,面对着出乎意料的战力,出乎意料的武器,在对方明显以逸待劳的处境下,恐怕也没有多少胜算。

    残存的蛮军开始后退,实际上,这个时候,在这一片混乱中,察割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跟着自己撤出。后方炮火齐暗,紧接着便是马蹄卷动着大地的轰鸣。曾经在正面的战场上击溃蒙郁的精骑的威远骑兵,开始展示出他们不输于蛮族的战斗力,而蛮军一方的虎狼之师,却已经在炮火的不断轰击下阵不成阵、队不成队。

    王克远和岳青,各率着五千精骑,交错着冲入了混乱的蛮兵之中。即便是一向强悍的蛮族铁骑,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也只剩下了被屠杀的命运。硝烟弥漫,长枪连挑,滚滚的马蹄之下,破碎的尸体不断的被践踏。

    “蛮军要逃了!”远处的峰头,一个身穿齐胸襦裙的少女,双手一前一后,持着长长的望远筒。

    “那厮就是察割?”在她身边,有一名身穿红衣的少女,同样也拿着一支望远筒。

    “我们去炸了他!”齐胸襦裙的少女兴奋的叫道。

    两个人往回奔去,仅仅只是过了一会儿,一架滑翔器便沿着斜波冲下,从山头飞出,在高空中的风力的推动下,双翼一斜,往撤逃的蛮军飞去。控制滑翔器的,乃是齐胸襦裙的少女,红裳少女几乎是平行的,位于她的下方。

    滑翔器在高处,悄无声息的追向下方的豹王。由于经常使用火行术的关系,此时的红裳少女,对于风向的影响了某个青年所说的“空气动力学”,也有了相当多的了解。随着滑翔器的一个低掠,在算好了提前量之后,一个炸药包直接往下扔去。

    炸药包在空中翻滚了几下后,竟是其准无比的飞向了下方的蛮将,连扔炸药包的红裳少女也不由得惊讶自己的超水平发挥。那蛮将却离他的脑袋几乎只有四分之一丈时,猛然抬起头。

    轰!

    炸药包直接炸了开来,“豹王”察割却也同时挥动起了手中的狼牙棒。狼牙棒卷起惊人的黑风,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以及崩散的铁珠、铁蒺藜等,与黑风卷在了一起,并随着豹王的一声大喝,陡然改变了方向,轰的一声,竟往反方向崩开。

    惊人的气流冲撞,使得空气产生环形的波纹,波纹在能量对撞的中心急剧的扩散。察割狼牙棒往地上狠狠一甩,怒气涌动,冷视着上方如同大鸟一般飞走的、神秘的木甲机关。

    天空中,两个少女则是暗暗咋舌,如此近距离的爆炸,竟然都伤不到这个家伙,这家伙实力之强大,已经是超出了她们中的任何一人,无愧于虎尊座下一相一后一王中的“王”。

    如此出其不意的袭击,都未能伤到察割,现在已经被他发现,两个少女自然不指望还有机会建功。当下,滑翔器侧了一侧,往远处的山头飞去。

    察割火冒三丈,却是拿这两个天上飞的小娘们无法。一匹战马从他的身边惊逃而过,他猛地一拉缰绳,战马一声长嘶,往他这边扯到,紧接着就被他强行推起,翻身而上。

    “走!”缰绳回甩,战马转向。一队冲来的华夏兵把他杀得人仰马翻,嘭的一声,为首的武将以长枪硬接了他一棒,手臂发麻,骇得转马要走,第二棒已经硬生生砸在了其身上,嘭的一声,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那武将往远处飞去。

    领着残兵,察割策马而走,一路奔逃。眼看着,就要与另一批手下会合,前方却有人狼狈的飞奔而来:“大王!”

    “出了什么事?”察割双目怒瞪。

    “我军遇到攻击,死伤惨重。”那蛮兵惊慌的道,“玄漠将军战死。”

    “什么?”察割一声暴喝。原本以为,到了这里,能够稳住阵脚,回身御敌,却没有想到,连这里的兵马也被伏兵击溃。眼看着,漫山遍野的华夏军冲杀而来。“大王,怎么办?”一名蛮将急急问道。

    “冲过去!”察割双腿一夹,杀气滚滚,往前疾冲……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