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0章 贫道不才

正文 第50章 贫道不才

    在众人的注目之下,青年道者笑道:“这种小事,根除不过就是几针的事,哪有那么麻烦?丫儿,取针!”

    小丫儿将银针往桌上一摆。

    青年道者道:“莫动!”取了三根最长的银针。

    谁也没想到,他说下针就要下针,都有一些发懵。

    仲米安冷笑道:“你们最好想清楚,病根乃是紧靠心室的刀气之伤,这几针下去,一不小心,不要说针到病除,怕是连命都送了。你们真的要让他动手?”

    赵庭珍犹豫了一下,一时也不知道应不应该阻止。

    青年道者哂道:“这点小技,哪有什么性命之忧?倒是放着不管,这伤病一直拖着,不但终生无法再练武并且与人动手,且连下农活都成问题,端的成了无用之人,而且最多恐怕也只能再活十年。你们要是怕我一不小心反害死了他,我人就在这里,出了事,你们拿我偿命就是,反正贫道也不会武功,你们杀我还不简单?”

    屠叔城毅然道:“既然这样子,就请道长用针,真要出了事,也不用道长偿命,这是我屠叔城自己倒霉,反正拖着这半死不活的身子,不但派不上用场,反而成了累赘,死了也好。”

    青年道者道:“放心放心,有贫道在,死不了!”连着三下,三针之间就扎了下去,全都扎在了屠叔城的心脏周围。

    他下针之快,简直就是随手乱刺,刷刷刷就扎完了。赵庭珍和其他人还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阻止,针就已经刺上去了。

    别的大夫,就算是用针灸,那也是谨慎认穴,犹如临渊而行,小心翼翼,一点一点的拿捏着分寸,不敢有一丝大意。尤其是心脏这种地方,更是如此,这人却是蛮看蛮扎,看得人目瞪口呆,魄动心惊,想着这不扎死人才有鬼。

    青年道者起身道:“大家散开,不要动他……对了,谁借我一把剑?”

    到了这一步,大家不听他的都不成了,赶紧让了开来,又想着,你不是大夫吗?要剑做什么?

    赵庭珍一咬牙,想着:“算了,都这样了,听天由命吧!”直接拔了自己的剑,递给小白道人。

    此刻,赶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在他们交错的视线中,小白道人拿着剑,转到不敢妄动的屠叔城身后,将剑尖对准他的背,轻轻的划动。

    “果然还是要鬼画符吗?”仲米安忍不住出言嘲讽。

    小白道人看白痴一样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继续用剑尖划着,不过就是短短的半刻钟过后,他把剑往赵庭珍一扔,又踱回了屠叔城的前方,伸出手来,将插在他左胸上的针一一拔出,退了两步。

    最后的一根针方一拔出,屠叔城猛地一口淤血呕了出来。青年道者道:“可以了!”

    众人赶紧冲上前,将屠叔城扶住,有人问道:“屠兄,你感觉怎样?”

    屠叔城捂着胸口,又惊又喜:“这一年多里,结在胸腔里的一口闷气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就这一下子,感觉整个气血都顺畅了许多。”他自己原本就是练武之人,自然知道自己体内的变化。

    青年道者道:“虬结的血管、经脉都已经打通,接下来的几天里,随便让人开心活血化瘀的药,不用担心会再有反作用,休息半个月后,只管练武,再无妨碍?”

    仲米安又惊又疑,就这么几下,真的就能把屠叔城这连他也只能治标、不能治本的伤病根除了?要知道,即便是号称吕州神医的他,也用了相当长的时间,才能找出病因,而且因为伤的是心室,既不知如何下针,也不敢下针。

    这有没有二十岁都还成问题的道士,就这样胡乱插了三针,用剑在他背上鬼画符一样的划几下,真的就能彻底治好?

    心中无论如何不肯相信,他抢上前去,一只手扣住屠叔城的腕脉,细细检查。过了一会,他猛地一震,回头看向青年道者,指着他的背,难以置信的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青年道者带着两个玲珑可爱的小女童,在忽如其来的风中,背对着众人,拂尘挥动,踏步向前:“道心惟微,人心唯危;上德如谷,大白如辱!贫道不才,不敢以大白自居,唯号小白!”

    ……

    ***

    春笺丽与宁小梦背靠着背,一同看着这绕着她们团团转的蛮兵。

    为首的蛮族猛士,额头尖尖,手臂粗壮,喝道:“你们这两个丫头,有没有看到一个长得非常高大的女人?”

    春笺丽笑道:“长得高大的女人?有多高大?”

    那蛮族猛士勒住马,伸手比划:“至少这般高!”

    春笺丽故作惊讶:“你骑在马上,比划的位置却比你的头还高出许多,世界哪有这般高的人?别说女人了,男人也没见过。”

    宁小梦握着刀柄,冷冷的道:“没有见过,怎的了?”

    一名蛮兵道:“这两个丫头来历不明,谁知道她们说的是真是假?说不定明明看到了,有意隐瞒。况且脸上蒙着面纱,身上带着兵器,藏在这种地方,说不定是哪一方的奸细,先抓回去,严刑拷打,看她们招不招!”

    那蛮族猛士道:“不错!”拿着狼牙棒,朝两个华夏少女喝道:“放下兵器,马上束手就擒,跟我们回军中去。”

    春笺丽道:“这位军长,你这话好没道理,我们人在这里,并未躲藏,如何算是‘藏在这种地方’?身带刀剑,也不过就是为了路上安全,如何就一定是奸细?”

    小梦道:“跟他们说这么多做什么?既然他们要抓我们,那杀了他们就是!”

    笺丽回头低声道:“可是,我们和你哥击掌为誓,说好了要低调的啊?一下子就杀了十几人,算什么低调?”

    小梦天真的道:“就是因为要低调,所以才要杀他们啊?你想,什么是低调,无人知晓才是低调。他们要抓我们,我们不肯被他们抓,势必要逃,接下来,他们马上通缉我们,岂不是弄得众人皆知?还不如直接来个杀人灭口,全都杀个干净,没有人知道是谁干的,岂不低调?”

    笺丽:“……哦!”居然好有道理。

    那蛮族猛士见她们两人,明明被包围着,却全然不将他们放在心上的模样,勃然大怒:“擒下她们!”

    嗤,一道刀光却是抢先一步撩起,小梦先下手为强,随着刀光划过的华丽轨迹,一名蛮兵胸前、后背同时闪过一线光芒,血花随之溅出。在这人向后倒去的那一瞬间,另一柄弯刀也随之出鞘,这一记刀光却是完美的半圆,又一人胸口溅血,身体从马背上向后弓起。

    谁也看不清楚的刹那便已连杀两人,剩下那些蛮兵既惊且怒。马蹄交错,棒风挥舞,咣咣当当的交击声,以迅捷而又奇诡的节奏响起,犹如琴弦跳动。出手的蛮兵是混乱的,兵器与少女双刀交击的声响却是有序的,明明是以众凌寡,这些蛮兵却全都被秋香色少女的节奏带着走。

    为首的蛮族猛士心知遇到了强敌,虽然惊讶于这两个华夏少女如此年纪,既然有这样的实力,此刻却也不敢小瞧。从战马上纵起的那一瞬间,狼牙棒挟着凶煞的恶气猛击而下。

    咣,一声交响,浅红色衣裳的少女竟纯凭宝剑,硬生生挡住了对方挟势击下的一击。横架的宝剑,剑锋反射着少女的英气,蛮族猛士不但未能逼退红衣少女,自己反被震退数步。

    这小娘们内力好强!蛮族猛士心惊于对方看似柔弱,但却刚猛的力量,狼牙棒疯狂的砸去。咣咣当当的震响中,少女一步不让,竟纯凭着直来直去的剑法,杀得他步步后退。华夏武道重于技而轻于力,以及刀走直剑走轻的常识,在这个少女身上全无用处。

    与此同时,其他的蛮兵竟在双刀少女如同电光般快而轻灵的攻击下,纷纷倒下,奔逃的战马,坠地的尸体,溅起的土石,在华美而又诡异的刀光辉映下,织成了一副凄美绝伦的画面,仿佛那风驰电挚的双刀,不过是日月交替的天工,死于刀下的亡魂只是自己送到刀下找死的可怜人。

    当春笺丽一剑破入蛮族猛士胸膛的时候,双刀的少女也杀完了其他所有的人。

    “我杀的人更多,耶!”秋香色齐胸襦裙的少女高举双手。

    “我杀的这个是最厉害的好不好?”浅红色衣裳的少女将中剑的死者一脚踹飞,没好气的道。

    “哼哼,那以后找二十多个实力差不多、聚在一起的蛮兵,看谁杀得多!”小梦叫道。

    “找一千名蛮兵杀进去,谁先逃谁输!”笺丽才不会傻到去跟小梦比杀人速度,充盈的内力才是她的强项。

    “这样就可以了吧?”小梦收起鸳鸯刀,看着周围的尸体。

    “嗯,就算有人找到他们的尸体,死人是没有办法说话的,自然无法告诉别人,是谁杀了他们。”春笺丽跟着收起长剑。

    两人一同转身离去:“我们实在是太低调了!”

    ***

    宁江随着赵庭珍一同进入正厅,一个颇为憔悴、国字脸的男子走了出来:“珍侄女,外头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这般吵闹?”

    赵庭珍道:“二叔父,这位小白道长,是侄女为小九请来的新大夫……”她兴奋的将刚才在外头、这位小白道人三针治好屠叔城心室伤病的事说出。

    这男子,自然便是七里锋的两个副锋主之一,亦是赵庭珍的父亲赵归盘两个结义兄弟中的应全琨。

    听赵庭珍说完后,他亦是大吃一惊,屠叔城乃是他庄中请来的护院高手,这一年多里,来来回回不知道多少大夫,都无法将其心绞之症治好,纵连仲米安这吕州城有名的大夫,也明言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如今竟被这青年道者一下子治愈?

    赶紧将这位小白道人请入内中。

    进入内庭,只见几名女子守在床边,其中一名女子哭哭啼啼,不断抹泪,其他人则在尽力的安慰着她。与此同时,床上躺着一个大约六七岁的男孩。

    看到赵庭珍入内,那几名女人向她打着招呼。赵庭珍上前拉着那哭泣女人的手:“婶子,你不要担心,小九一定不会有事的。”

    应全琨道:“道长,请!”

    那几名女人,心知必定是请来的新的大夫,赶紧让了开来。

    这里虽是内院,但应全琨原本就是江湖中人,自没有那般多的避嫌之事。赵庭珍搬来了一把圆凳,在床头放下。宁江坐在床边,看着那昏睡的孩子,只见他面色乌黑。

    应全琨方要向他解释自己的独子病倒时的情形,赵庭珍已经是口快的道:“道长,小九是在差不多七天之前,突然昏倒的,那个时候,他身边原本也有几人跟着,却全都被人杀了,小九虽然没死,却一直昏睡不醒,也不知道是被人动了什么手脚。仲大夫说,小九体内,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吞噬他的生机,感觉像是中了蛊的样子,但以仲大夫的本事,竟也没有办法找出蛊虫来,到底是不是中蛊,他也只能猜测。另外他还说,照这般下去,小九恐怕是坚持不了两天,就算这样……”

    青年道者道:“就算这样,也是靠着仲大夫通过放血之术和各种药物强行吊命,否则恐怕连今天都无法活到。”

    他将手指按在这孩子的腕脉上,沉吟一阵,道:“这位仲大夫虽然比不得贫道,但本事还是有的,你们实在应该好好的谢谢他,若非有他强行吊命,这孩子恐怕也支撑不到贫道前来!”

    应全琨又惊又喜,道:“道长,犬子莫非还有救?”

    那些女人俱知仲米安已经是州府里最有名的名医,这道士明明年纪还轻,却是随口一句“比不得贫道,本事还是有的”,尽皆诧异,纷纷往他看来。

    纵连赵庭珍,也以极为期待的目光看着他……(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