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68章 驻颜有术:难逃生天!

正文 第68章 驻颜有术:难逃生天!

    红衣少女捂着额头:“师妹……”

    “我知道你的意思啦。”小梦笑着摆了摆手,紧接着却也是心中暗惊。

    笺丽竟然会将那“冥篁王”与她哥相比,单是以此,就可以想见在笺丽心中,那冥篁王的可怕。

    何况蛮军原本就占据着绝对的实力优势,难怪那家伙一到,张络一方便觉得全无希望,甚至说出能将她们平安送走就是胜利这样的话。

    红衣少女继续道:“此外,这冥篁王身边还有四个徒弟,分别唤作孟神君、山鬼王、白蛇飞蛇、地狐娘,也无一不是奇人异士,又都带着一批诡诈莫名的手下。我怀疑,平湖一夜干涸,就是他这四个徒弟做的手脚,至于冥篁王自己,似乎是很少出手的,也跟你哥一般,通常都是藏在幕后,有什么事,都是指使他的手下去做。但是跟你哥不同的是,这冥篁王,自身也是万里银川中排得上名的高手,只不过有资格让他出手的人,少之又少罢了。”

    她曾在北罗生活过几年,表面上的身份是眉妩台的舞姬,实际上是拜火教外驻的情报人员,同时也是善女神的候补处女,对北方的各种奇人,自然知道得多些。

    小梦道:“白蛇飞蛇?这也算名字?”

    红衣少女道:“这原本也就不是名字,大概算是外号之类的罢。听说在拜在冥篁王门下时,他们就已经舍弃了他们自己的名字,只以他们的师尊给的号为名。而他们的一身绝学,也全都是冥篁王所教。就跟秦陌、秦泽他们的义父秦抱朴秦老一般,秦老收下五个义子义女,传给每一个义子义女的本事各不相同。冥篁王也是这个样子,但是冥篁王的这四个徒弟的实力,却真不是秦陌他们能够比得。以前在拜火教中,拜火教对冥篁王和他四个徒弟的判断也是能拉拢就拉拢,绝对不要去招惹他们。”

    小梦正要继续说话,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惊叫……

    ***

    大队的人马,恭恭敬敬的护送着“小白道长”和他身边的两个女道童回到他的住处。

    此时已经是半夜,谁也不知道在这段时间里,他和柳蔓郡主说了什么。

    宁江进入园中,一个人影提着灯笼,从假山后转出:“道长……”

    宁江笑道:“珍姑娘,这么迟了,还没有睡啊?”

    提灯笼的女子往外头看去:“那些蛮兵……”

    宁江笑道:“不用管他们,那是柳蔓郡主派来保护我的。”

    一方面是保护,另一方面,实际上也是生怕他跑了。“青春永驻”这种事,对那女人来说,吸引力实在太大,柳蔓郡主自是生怕出现意外。

    他与赵庭珍一同往前方的院落走去,两个女童各提着一盏灯笼,跟在他们身后。

    赵庭珍低声道:“今天的事,多谢前辈,如果不是前辈出手相助,我们怕是已遭毒手。”原本是唤作道长的,甚至觉得以小白道人的年纪,唤作道长都已经是把他叫老了。

    如今才知道,原来道长已经年近五旬,乃是她父亲那一辈的人。再联想到道长玄妙莫测的医术、堪称仙法的绝学、已经驻颜不老的奇术,下意识的,就改了称呼,唤作前辈。

    宁江手持拂尘,道:“珍姑娘不用这般客气,这些日子,我也赖姑娘招待,不过是小小回报罢了。”又道:“这里乃是是非之地,不可久留,珍姑娘早些回七里锋去吧。”

    两人一同踏入院中,赵庭珍道:“我们已经准备好,明日一早,城门一开就离去。”

    又道:“前辈你呢?”

    宁江说道:“我暂时恐怕是走不了了。”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册子:“这个收下吧。”

    小丫儿和小刀散了开来,点燃院中的灯火。

    赵庭珍接过小册子:“前辈,这个是……”

    宁江说道:“你所练的飞刀之术,出自秋水荐,当无疑问。如果是在从前,单是靠着这套飞刀之术,假以时日,你必定能够修成准宗师级别的高手。但是现在,今时不同往日,玄气大盛之后,准宗师级已经算不了什么,甚至对大多数人来说,已经不存在这一层阻隔。”

    继续道:“但是你所学的这套算空飞刀,跟其它武学不同,它是精气神之应用,偏向于神魄的修炼了技巧的展望。可以这么说,秋水荐是极少数几位,在九阴真经出现前就已经找出炼魄之方式的高手。也真是因为这个原因,玄气大盛,对于其他人来说,实力暴涨,但是对于你所练的算空飞刀,几乎没有什么用处。而你所练的飞刀之术,也不是令尊和其他人所能够指点。”

    赵庭珍惊讶的道:“被前辈说中了,在玄气大盛的这段时间里,我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实力突飞猛进,但是我却还是跟原来一样。”

    宁江笑了一笑:“玄气大盛,提升了天下武者的威力,但其实并不能提升他们对于武道的认知。若是依赖于外界的玄气,实际上,反而会造成自身武学的停滞不前,未必是一件好事。我这本小册子里,是我在看了你的飞刀绝技后,为你量身打造的练魄之法,你按着它来修炼,即便是不依赖于玄气,将来的成就,也必定不弱于你的父亲。至于能不能有更高成就,就要看你自己了。”

    赵庭珍大喜,柔身施礼道:“多谢前辈!”

    宁江道:“夜已深了,都到了下半夜,珍姑娘明天一早还要出城,也早点去歇息吧。”

    赵庭珍立在屋中,低头看着她自己的脚:“以后……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到前辈?”

    宁江挥动拂尘,笑道:“缘来缘去,只要有缘,日后自会相见。哪怕无缘亦是无妨,事在人为罢了。”

    赵庭珍脸红红的,不敢看他:“这一次,如果不是前辈,小女子也不知会落到什么样的下场。前辈救命之恩……还、还有半个晚上,小……小女子可以……”

    宁江道:“啊?”

    “没……没什么?”赵庭珍一阵紧张,满脸通红,连鞠了两个躬,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就这般一路跑出院门,方才停了下来,回头看去,踌躇了一阵,垂下首,小声的道:“我可以以身相许的。”

    只是这话,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当面说出来。

    屋子里,青年看着门口,挠了挠头,也没有再多做什么,梳洗过后,用公主抱抱起小刀,上床睡觉去了……

    ***

    听到了远处的惊叫声,两个少女继续往前走去。

    只见在前方的草地上,阿彩如同小山一样坐在那里,几名孩童绕着她追来逐去,其中一个女孩被一个男孩追着发出尖叫。

    阿彩有些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那些孩子却也不怕她,嘻嘻笑笑,时而发出兴奋又或是故作恐慌的惊叫。

    两个少女一同走了过去,与阿彩说话。过了一会,天色越来越暗,闷热的夏夜里,逐渐变得清凉了许多。随着一名女子的叫唤,一个孩子往母亲奔去,其他孩子的家人,也三三两两的,前来把自己的孩子唤回家睡觉。

    阿彩起身,与两个少女一同往住处走着。途中,春笺丽向她说起平湖发生的事,已经冥篁王的到来。

    阿彩也不由得脸色微变,一阵忧虑:“冥篁王?相爷竟然将他也派了过来?”

    春笺丽道:“阿彩姐,不要去管太多,事到如今,也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

    小梦哼声道:“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冥篁王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一手遮天。”

    阿彩说道:“你们是江南人士,不知道冥篁王的可怕……”

    春笺丽笑道:“我怎么会不知道?但不管他有多厉害,我们总是不可能坐以待毙,阿彩姐你放心,他再怎么厉害,终究是不可能天下无敌。”

    到了住处,三人分了开来。阿彩因为个头实在太大,普通的屋子难以让她居住,是以腾给她的,是一个开阔的雨棚。

    笺丽与小梦两个少女则往另一边的木屋走去,她们自己到外头的井里打上清水,梳洗了一番,一同躺在床上,低声细语。

    春笺丽低声道:“虽然本来是计划着要低调一些的,但现在事情闹大,被蛮军通缉,也许并不是什么坏事。”

    小梦道:“嗯,哥哥肯定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处境。”

    虽然蛮军势大,这里又是孤立无援的吕州,就算宁江藏在暗处,能够做些什么,恐怕也很不好说。但是,知道他也在附近的什么地方,终究是让她们感到安心。

    只是,虽然这个时候,她们都想到了同一个人,然而此时,两人的心态仍然有些不同,这个却是此刻的她们,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

    小梦想到的是,哥哥肯定不会放着她们不管,所以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反正天塌下来,哥哥也会替她顶着。

    春笺丽则是按着逻辑思维的方式,进行推算,既然蛮军已经将她们的通缉令发布下去,那宁江必然已知道她们的危机,也必然会做些什么。虽然蛮军势大,但是,他们知道冥篁王的存在,冥篁王那一方却很难算到暗处的宁江,这却也是她们这一边的优势。

    此刻的春笺丽,实际上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依赖,而是将这些敌我双方的优势、劣势,全都纳入了自己的考量。既然危机已经出现,她看出阿彩和小梦的江湖经验都不如自己,于是不得不硬着头皮担起责任来。

    而就是这种不同的心态,使得她们在不知不觉中,走上了各不相同的未来,只不过,这一刻的她们,还没有能够意识到这一点。

    这一夜,相对平静的度过,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

    接下来的两天里,吟泽的形势益发的紧张。派出去的探子,往往都是一去不返,再也无法回来。被以不可知的手段清空湖水的湖泊,被蛮军大规模役使的百姓,用土石和性命填平。

    虽然是在炎热的夏日,阴翳却已是死死的压在了整个吟泽的上空,越来越重,也越来越阴沉。

    张络一方,也试着进行反击。然而胡泊填平,山林烧光。原本一向拿他们没有太多办法的蛮军,这一次,却像是比他们还有更加清楚这一带的风水和地势,稳扎稳打的推进,让他们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机会。

    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那一日,张络再一次的召集起众人,他环视一圈:“趁着现在,我们周围的险要还没有完全被推平,敌人的包围圈还有缺口,今晚必须突围。否则,再拖下去,所有人都只能是等死。”

    春笺丽问道:“该怎么做?”

    张络指着沙盘,道:“今晚子时,我会亲自带着一批人,从西北面杀出去,引敌人主力来攻。戚振——”

    一名男子道:“在!”

    张络道:“到时,你带着一批弟兄,在敌人被我们调开后,保护着众弟兄的家眷,往西南面杀去,尽可能的杀出重围,护送着大家离开,也不用再回头管我们了。”

    戚振道:“是……我知道该怎么做。”

    张络道:“我这边会吸引到敌人的一部分兵马,戚振这边突围,应该会把剩下的敌人,再引开一部分。解兄弟,到时你就带着部分精锐,保护着三位姑娘,从西南边的这条暗道离开,想办法,趁夜逃出蛮军的包围,前往蔡州。”

    春笺丽抬起头来:“首领说的这条暗道是……”

    解无刀在沙盘上划出一条线来:“这条地道,是我们以前在暗中布下的,直接通往西南方十里外的鼠巢湖。目前,鼠巢湖并没有被蛮军填平,况且,那一带地势平缓,表面上也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蛮军应该不会想到那边有我们的地道出口。”

    小梦惊道:“这样的话,岂不是把你们当成诱饵,好让我们离开?这怎么可以?”

    张络沉声道:“我说过,只要你们成功的逃出去,就已经是胜利。况且,你们是蛮军的主要目标之一。等冥篁王他们发现你们和我们不在一起,必定会四处搜捕你们,反而会给我们制造一些机会。”

    小梦想了想,觉得这好像已是能够想到的最好办法。

    春笺丽却是沉吟一阵,忽道:“首领,恕小女子直言,按着这个计划逃亡,我们这里所有人,恐怕是一个都别想活着逃出吟泽。”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