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79章 儒家慈学

正文 第79章 儒家慈学

    圆月高高的挂在了夜空,另一边的远处,秦陌、秦无颜、秦小丫儿三人正在林边说话。

    春笺丽与宁小梦两人,在空地上来回走着,木墙的另一头,灯火闪动。

    过了好一会儿,才看到宁江走了出来,阿彩跟在他的身后,那原本略黑的脸,此刻却是红透了的样子。

    笺丽与小梦迎了上去。

    小梦抱着小黑猫,道:“哥哥,怎样?”

    宁江负着左手,沉吟道:“不好说,虽然弄清了一些问题,但是还是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

    笺丽开玩笑道:“小梦是问你阿彩的身体怎么样?刚才进去前肯定是完好的,现在出来有没有什么地方破了?”

    宁江道:“喂喂……”

    阿彩的脸更加的红了。

    小梦抬起头来:“唔……哥哥,这些天你有没有欺负小刀?”

    小黑猫在她怀中羞羞的“喵”了一声。

    春笺丽心想,这个恐怕是有的,这家伙对他妹妹的感情明显有问题,我不过就是在他妹妹的房中,穿上他妹妹的衣裳,他就把持不住,小刀简直就像是小时候的小梦……这可恶的家伙!

    发现春笺丽斜着眼睛看自己,宁江右手握成拳头,轻轻的咳了一声,觉得还是先不要跟她们说话。

    把她们几人暂先扔下,走过去,与秦陌会合。秦陌跟在他的身后,向他汇报着南方的情况。自豹王败亡后,南方的朝廷,总体上还算是比较安定,天子宋弘回到临安后,重整朝纲,百废待兴。在北方蛮军短时间内再度南侵的可能性,因为豹王及其主力的歼灭,而彻底的解除之后,南方军民算是真正安下心来。

    然而,紧接着,藉着豹王大军的歼灭,土地兼并也愈演愈烈。许多人在蛮军入侵结束后,回到家中,发现自己的土地、家园都已被占。此外,北方逃下去的世家豪门,与南方本土的地方乡绅,也频繁内斗,朝廷之上,也因此形成了大规模的党争。

    秦陌道:“豹王入侵虽然失败,但是天子的权威,也因此而大幅下降,已经难以再压住朝堂中的各方势力。另外,武将地位大涨,那些文官也开始大规模的招揽江湖上的高手,利用权势地位进行拉拢,朝斗不停。短时间里,想要靠着朝廷反攻中原,恐怕是不太可能。”

    宁江道:“这种程度的变化,倒也在意料之中。不管愿不愿意,天子这面旗帜,暂时还不能倒,否则,中原未定,南方便先发生内部的战乱,只会给蛮军和苗军以可乘之机。”

    秦陌道:“苗军内部可能出了问题,只是具体的情况,暂时未知。”

    宁江道:“秦泽和鸣山的鬼军师,对此怎么看?”

    秦陌说道:“二弟认为,鹋哥虽然统领了三荒九岭二十七洞,但各岭、各洞主之间其实也是矛盾重重,在扩张期间,所有人都能够得到莫大利益,团结自然没有问题。但是现在,中原被蛮军所占,苗军一时也不敢与蛮族为敌,入侵西南七路的计划,因马景战的大败,以及西南各路义军尽皆依附朝廷而受阻。在这种情况下,各洞主有人觉得捞得不够,想要不顾一切继续扩张,有人觉得占了巴蜀就已经够了,想要收手,鹋哥恐怕也难以压住所有意见。”

    继续道:“况且,与蛮族不同,蛮族各部落虽然也有矛盾,但是如今,长河以北全在蛮族的控制之下,虽然入侵江南失败,但是占有的地盘,对他们来说已经太多。基本上,每个部落都捞到了极大的好处,占据的地盘,都还没能完全控制和消化,就是遇到了一点挫折,对于整体,也没有太多影响,也正因此,虽然有豹王大败之事,但是蛮族内部,总体上还是能够上下一心。苗军却是不同,虽然占据了巴蜀,但是内部派系并不比蛮军少,一个巴蜀并不够分,扩张受阻的情况下,地盘的划分和势力的分配,极容易引发内部矛盾。二弟认为,为了能够压住内部矛盾,鹋哥只有两天路,要么继续向西南用兵,设法维持地盘扩展,要么就是以尽快的速度打压内部的不稳定因素。前者,在如今的形势下,苗军未必能够讨到便宜,后者,短时间里,苗军不免内乱,给华夏可乘之机。”

    宁江点了点头:“苗军其实实力不弱,可惜这一趟运气不好,出巴蜀时,已经错过了西南七路最混乱的时期,西南方的势力划分结束,能够立足的全都是难啃的骨头。再加上朝廷的官兵也都是往西南方压去,以及巴蜀本身易守难攻的特性,使得他们在占下整个巴蜀后,难以有更大的作为。虽然这样,一旦被鹋哥强行完成内部的整合,苗军依旧不是好对付的,必须要趁着苗军进退失据的这个机会,进一步打击苗军,从而引发苗军的内部混乱。我猜红巾军的鬼军师,应该也是这么看的?”

    秦陌低声道:“鬼军师闭关了!”

    宁江一个错愕,回头看他:“闭关?闭关做什么?”

    秦陌道:“听说是闭关炼武,要两三个月后才会出关,现在,红巾军全是由红娘子主持,死守在蔷薇湖南面,除了不让苗军有进犯的机会,并没有其它动作。”

    宁江呆了一呆……闭关练武?这个时候?

    百子晋竟然在这种局势瞬息万变的时候,躲起来闭关练武?那厮到底在想什么?

    要知,如今玄气大盛,天下高手多百子晋一个不多,少百子晋一个不少。但是真正的谋略型人才,才是少之又少。

    华夏以往重文轻武,看似读书人遍地,然而大多都只会夸夸其谈,论起经义,那是一个比一个能说会道,所谓“半部论语治天下”这种话都敢说出,但是关键时刻,真正派得上用场的,却是少得可怜。

    有道是“平日负手谈心性,临难欲死水太凉”,失去了文气的读书人,养着都嫌浪费粮食。在这种局势下,像百子晋这种能够看穿大势,将一支几乎走入绝境的、乱民组成的军队练成精兵猛将,走向一个又一个胜利的智将,才是真正的凤毛麟角,可遇而不可求,是其他人难以替代的英杰。

    结果他却在这个时候跑去闭关练武?

    宁江手握折扇,心中暗忖:“百子晋闭关三月,三月后出关,天下都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不是这般不知轻重的人物,应该是有什么其它因素吧?”

    但凡天下大乱,如果不能在两三年之内,如同另一个世界里的楚汉战争、隋代唐、明代元、清代明那般,快速的平定下来,那就必定会拖入长期的战乱,比如汉末的三国、五胡乱华、唐末割据。

    战乱刚刚开始的最初两三年,是最为关键的时刻,不在这两三年里驱除蛮夷,那后面最理想的结果,恐怕也就是南北朝。

    百子晋居然在这种各方绞力,最关健的形势下闭关练武,实在是让宁江意想不到。除非他能在两三个月里直接修一个宗圣出来,否则能有什么用?

    说真的,那怕他真能炼到秋水荐、刘玄游、周公贵、戴霸这种巅峰级的宗师水准,在整个名为“天下”的洪流中,也还不如现在的他有帮助。

    对百子晋的选择,即便是宁江,此刻也不免有些一头雾水,只能猜测这内中必有其它隐情。

    秦陌继续道:“此外,南方和长河北岸,近来出现了一个神秘的组织,唤作‘慈心斋’,这组织里,以女子居多,为首的,唤作慈月仙子,这慈心斋发展速度,快得有些不可思议,且不管是在朝廷高层,还是在蛮军高层,都已开始具有不小的影响力。”

    宁江讶道:“我离开江南时,还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组织,这些人是从哪冒出来的?”

    秦陌说道:“这个我们也还没有能够弄清,不过她们的理念,颇为讨巧。这慈心斋里的女子,大多都貌美如花,且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又有许多高手。每一个人的打扮,都是出尘脱俗,犹如天上仙子一般。她们说,天父地母,天下万灵皆为天地之子女,劝人善待生灵。她们出入于蛮族高层,劝说那些杀戮成形的蛮将,善待治下的百姓,她们来往于长河两岸,说要化解华夏与蛮胡之间的仇恨,消弭战火,解救百姓。她们劝说世人,要善待其它生灵,若是在路上看到有人杀鸡宰兔,往往停下脚步,劝人放生,甚至不惜花银子将其买下放走。如今,长河两岸的百姓,有许多已开始吃素,朝廷上的许多达官显贵、以及不少地主乡绅,也往往会将这些美丽的仙子请入家中,请其讲解慈心教义。她们的理论,大多都是从儒家的经典里延伸而出,是以也深受那些大儒欢迎,许多人说她们是儒家新生的‘慈学’。”

    宁江紧紧的皱了皱眉,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妙,感觉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历史上,失去了半壁江山的东晋,却开始沉迷于佛学和玄谈一般,竟连他也开始有种无力感。

    秦陌道:“二弟说,一个组织,绝无可能以如此快的速度,从无到有,它必定是建立在某个早就已经成形,且在暗中发展已久的势力的基础上,是某一个强大组织的改头换面,二弟猜测,其中最可能的就是……”

    宁江长叹一声:“拜火教?”

    秦陌道:“二弟是这般猜的,只是目前也完全没有证据,而且现在,她们无形中,已成为连接着蛮军高层和南方朝廷的使者,二弟说,就算她们真的是拜火教改头换面,揭发出来,恐怕也没有什么用。”

    宁江紧握折扇:“这还真是……釜底抽薪啊!”身为一个穿越者,他比谁都要清楚这一招所带来的强大隐患,虽然不见刀光剑影,但可以说,这一手,甚至比豹王带二十多万精兵猛将南侵,还要危险和可怕,就像是慢慢割肉的软刀子,偏偏却是难以化解。

    这“儒家慈学”一旦成形,即便是杀光那些女人,恐怕也没有什么用处。在最恰当的土壤上,种下最恰当的种子,就算杀了播种人,种子的生根发芽,只怕也已成了必然。

    拜火教的女尊和恶女神……这还真是好手段!

    他在心中忖道:“这一手,还真是无法化解,好在这‘慈学’虽然能够影响朝廷和凡夫俗子、以及大量失去文气而又不肯做出改变的儒生,但是难以影响到江湖和武者。实在不行,那我就跟着她们一起砸盘好了,看谁砸盘速度快。”

    心中定下迫不得己之下的应变之道,又向秦陌交待了一些事,当晚,秦陌就连夜离开伏熊谷,出了祈阴山,赶回南方去了。

    秦陌走后,宁江便走到了善公主,两人一同在月下走动。善公主问起阿彩体内妖血体质的事。

    宁江道:“时间太多,也没能够研究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唯一能够确定的是,阿彩的血液中,的确是隐藏着某种神秘的力量,但是其来源、以及让她能够用出‘神通’的具体原理,都还不得而知。另外,我也曾研究过红蝶的身体……”

    “你、你研究过红蝶的身体?”鸾梅扭过头来,吃惊的看着他。

    宁江摆着手:“这个不重要。”

    鸾梅咬着嘴唇……这个很重要。

    宁江在草地上坐了下来,用手指头敲着自己的膝盖,沉吟道:“天人体质的原理,我也同样还没能弄懂,唯一能够确定的是,红蝶的神魄里,有不同寻常的地方。这不同寻常之处,以真阴为连接点,从神魄影响到身体,造出了‘天人体质’,与阿彩的妖血体质并不相同。阿彩的妖血,藏于血脉之中,更像是遗传基因的一部分,她的神魄和平常人没有什么不同。虽然如此,总感觉,她们所隐藏的神秘力量,有着某种相似之处。另外,目前看来,天人体质者,似乎只存在于华夏人中,而妖血体质者,据阿彩说,暂时也未发现华夏人中,有人拥有妖血。当然,目前无法确定这是因为样本太少说造成的‘巧合’,还是真的缘于华夏人与蛮族的不同。说到底,天人体质者,我也只研究了红蝶一人,也许其他的天人体质者跟她不同,也有可能。”

    鸾梅瞅了他一眼,忽道:“我也是天人体质!”

    宁江扭头看她:“你的意思是……”

    女孩脸红红的看向一边:“一个样本,终究还是太少了,两个……总比一个好一些。而且,我也很想弄清天人体质到底是怎么来的,我、我可以让你研究。”

    宁江笑道:“我知道了!”于是便用公主抱将她抱起,进入林中,详细的为她检查身体……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