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章 善恶两缥缈

正文 第5章 善恶两缥缈

    说完话后,阿彩喷出一口鲜血,猛地跪倒在地,勉强用大刀支撑着身体,摇摇晃晃。

    从一开始,她就受了重伤,刚才又强压伤势,与笺丽、小梦两人合攻恶女神,此刻再也支撑不住。

    春笺丽、宁小梦一般盯着恶女神,一边绕着她,缓缓往阿彩移去,一左一右,将阿彩保护在中央。

    她们原本就经历了一连串的战斗,此刻虽未受伤,却也同样是内力不支。只是眼前的敌人,实在是太过可怕,一对一,她们没有一人是这女人的敌手,甚至可以说,连还手的机会都无。

    联手围攻,这三头六臂的神通,简直就是作弊,根本不惧她们人多。

    三女的后方,有急促的风声传来。

    恶女神看了她们一眼,嘴角露出讥刺的冷笑:“这一次算你们幸运,但是你们还能够幸运得了多久?得罪了圣凰,天大地大,将再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地,就好好的享受这为数不多的、活着的时间吧,因为在死后的日子里,你们终将沉沦于永无止境的折磨。”

    阴毒的笑声中,她飘然退去。

    她方自退走,一伙人冲了过来,为首者,却是墨门的高手“冷面判官”古山岩。

    他环视一圈,看着周围在杀招之下,一片狼藉的场地,动容道:“发生了什么事?”

    春笺丽低声道:“拜火教的恶女神……我们遇到了拜火教的恶女神!”

    古山岩脸色微变,远处杀伐未停,他也不敢再这里多待,急忙令人扶起阿彩,众人一同快速退入防御线内。

    月亮悬挂在中天,四面八方的战斗,不但没有结束,反而愈演愈烈。蛮军开始集结起第二波攻势,北面有据点失守,墨门的防线开始收缩。

    撤入后方的春笺丽与宁小梦正在加紧休息,以恢复体力和内力,她们坐在屋檐下,看向远处,在那里,阿彩脱下豹皮,胸脯上血迹斑斑,恶女神的那一击,的确是给她造成了重创,如果不是她原本就身高体壮,再加上利用地气疗伤的奇妙神通,怕是已经死去。

    在井水边,阿彩用桶中的清水擦拭着胸脯上的血迹。

    自回到后方后,她便一直都没有说话。春笺丽与宁小梦两个人,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再一次见到原本已经死去的好友,其结果却是这个样子,这样的心情,必定很不好受。

    宁小梦轻声说道:“为什么恶女神会在‘阿凤’的身体里?那阿凤就算原本没死,被拜火教的人种了圣血,然后成为拜火教的恶女神,但她不是神册宗倍那一边的人么?”

    春笺丽摇头道:“谁知道?可能是神册宗倍和拜火教之间,达成了某个交易吧?而且阿彩实际上也没有真正看到阿凤死去,她只是在时候得知消息。另外,你注意到没有?那个阿凤……”

    宁小梦道:“她的肌肤太白嫩了,根本不像是生活在北方的人。就算是南方的女孩子,也不可能那么白……倒是有点像……”

    春笺丽低声道:“刚刚浴火重生后的鸾梅?”

    宁小梦扭头往她看来:“难道说,原本的恶女神已经死去,恶女神又换了一代?”

    春笺丽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在以前,善女神也好,恶女神也好,降世前的候补处女都是在拜火教内部的信徒中选出,上一次,之所以会看中长公主,是为了长公主的天人体质,再加上其他候补处女基本上都被师父杀光了,而善、恶女神的降世,似乎也是有时机的。鉴于善女神的降世出现了问题,我不认为恶女神重新降世的话,会再去选择拜火教外的其他人……不过我也不能确定就是,虽然我是拜火教出来的人,但拜火教高层的事情,我基本上也是完全不知。”

    宁小梦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春笺丽道:“先去睡一会吧,战斗没有这么快结束,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要补上去……而且敌人也有可能杀进来。”

    两个人一同进入屋中,并肩躺在竹床上,盖着轻薄的花毯,准备睡去。

    远处的战斗声,此起彼落,犹未停歇,屋里一片安静。或许是因为心中的弦绷得太紧,两人其实都无法睡着。过了一会,小梦轻轻的张开眼睛:“笺丽?”

    浅红色襦裙的少女道:“嗯?”

    柳青色襦裙的少女道:“有一件事,我想要告诉你,虽然你是因为贪恋我哥男色才接近我的,但我还是很高兴有你做朋友。”

    春笺丽猛地坐起,抓狂道:“谁贪恋你哥男色了?”

    小梦道:“嘻嘻……”

    春笺丽重新躺了下来,月色从方形的窗口洒入,温柔如水,屋内重新安静了下来,一片宁谧。

    外头,阿彩洗净血迹,重新穿好豹皮短裙,默默的往外头走去。来到了院外的竹林边,她沉默的坐了下来,一边抬头看着月色,一边吸收着地气。

    体内的伤势,原本想象的还要严重。刚才在笺丽和小梦两人面前,装成伤已经完全治好了的样子,只是不想让她们担心,让她们能够先放心的去休息。

    胸脯上的皮肉伤,虽然已经愈合,但是内部受创严重,好在她妖血“夸父”的神通,让她能够一直坚持都现在。只是,内心中的痛,却是怎么也无法止竭。

    刚才那个人,分明就是阿凤……或者说,分明就是阿凤的身体。那些人,到底对阿凤做了什么?

    她应该怎么做?阿凤是否真的还没有死?她是否真的还能够救回?如果还有希望,哪怕只是一点希望……

    地气在她妖血的吸纳下,进入她的体内,忽的,她整个人震了一震。体内有什么东西正在沸腾,她眸中现出恐慌,想要将体内的异象强压下去,但却怎么也无法做到。

    她瞬间想起恶女神刺入她体内的那一道血光,心知这一道伤并没有自己想的那般简单,但是已经迟了。某种不可控的、神秘的力量,沿着她的血液暴走,如同毒液一般,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治愈着她的伤势的同时,也侵蚀着她的全身经脉,并藉着真阴,反冲魂魄。

    她在月下,慢慢的站了起来,缓缓抬头,双眸在月下发散着阴冷的幽光……

    ***

    春笺丽与宁小梦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同时坐了起来,彼此对望一眼,然后一同看向窗外。

    外头的夜色依旧昏暗,她们恐怕只休息了半个时辰不到。然而远处那混乱的声音,仿佛在宣示着什么,让她们一同惊醒过来。她们原本就未脱衣,此刻匆匆下床,先后出了屋子,奔到外头,只见人群奔走,一片急乱。

    这里乃是伏熊谷内部,会出现这般情况,显然是有事发生。是敌人已经突破而入?

    春笺丽抓住一人:“出了什么事?”

    那人认出她来,低声道:“你们的同伴……那个叫阿彩的蛮族女人刚才刺杀了善公主,善公主中刀,现在还不知生死。”

    两个少女俱是一震……阿彩行刺鸾梅?

    四面的喊杀声越来越近,显然,外头的蛮军,很可能也已知道伏熊谷内部出事的事,正在全力攻打。那墨者匆匆去了,春笺丽与宁小梦却是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脸上的惊疑。

    宁小梦道:“阿彩刺杀善公主?这……这肯定是有什么误会,阿彩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春笺丽却是脸色难看:“阿彩当然不会,我们好歹也是跟着她一同出生入死,从吕州就开始并肩作战,我不相信,真的有人能够藏得这么深,而且,你哥也是见过阿彩的,她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瞒得过你哥的眼睛……”

    宁小梦道:“那是……”

    春笺丽喃喃的道:“我们中计了!恶女神引阿彩出去,根本就不是为了杀她。妖血体质的事已经外泄,现在的阿彩,根本没有特意刺杀的价值,何况她还不是拜火教的人。恶女神的目的,是为了对她施展血巫秘术……”

    “血巫秘术?”

    “一边走一边说!”春笺丽与她,匆匆离去,“苗巫中,有一种术法,这是金蚕岭的秘术。施术者将自身的血液种入**控者体内,控心控魂,进而控制身体。你可记得那个时候,龙虎山夺位之事?金嫫姥姥的徒弟毒靡娘就对伍柳仙宗宗主伍重的女儿伍韵梅使用过。但是这种血巫秘术,不是想做就能够做到的,必须要有**控者的头发、生辰八字等物,然后事先做好重重安排……”

    “头发,生辰八字,这些蛮军那一边很可能原本就有。阿彩本就是从神册宗倍那里逃出来的!”

    “该死,我早应该想到的!其实这种术法,是可以提前破解的,阿彩说她的伤已经好了,我也就没有当一回事,却没有想到,阿彩不想让我们担心,隐瞒了她的伤势。其实恶女神的血毒一直在她的体内,而她自己只是当成了普通伤,以为不跟我们说也没有关系。阿彩不想让人替她担心的性格,恐怕也是在恶女神的计划之中。”春笺丽暗恨自己的大意。

    就是在这个时候,另一边传来一声爆响,这爆响实在太近。两人齐齐顿住脚步,一同扭头看去,只见大批的墨者正在调动,往那个方向赶去。

    “不好,那一边被蛮军突破了。”春笺丽色变道。

    宁小梦咬牙道:“先去支援!”

    她们原本是想要先去看看鸾梅的生死,以及阿彩的情况,此刻却也实在是顾不过来,不得不往出状况的那一边赶去。就在这个时候,她们的右侧,建筑的另一部忽的传来一声怒吼。

    两人对望一眼,都知道出现了新的状况,赶紧改变方向奔了过去,只见一名大汉倒在地上,双目怒瞪,竟是死不瞑目的样子。其他人也赶了过来,有人惊道:“张大侠?”

    “是张昆梧张大侠!”“是谁杀了他?”

    春笺丽道:“敌人杀过来了,先杀敌再说。”

    说话之间,一批敌方高手杀入。刷的一声,刀光闪过,小梦率先出手,一颗人头飞起,紧接着便是身边冲起的火光。然而敌人如同潮水一般涌入,周围的墨者也纷纷赶来,混乱的厮杀中,两个少女最终还是失散。

    春笺丽宝剑连舞,接连杀了两人。虽然连杀两人,但是此刻攻入的,无一不是难缠的对手。好在她的内力,藉着刚才的歇息,已经恢复了许多。快速的看向周围,人影憧憧,竟是看不到小梦。

    虽然心中担心,在这一片混乱之中,却也无法寻找。忽的,前方人影飞去,刹那间,便有四名墨者被杀。她心中一凛,知道真正的高手到了。此时此刻,墨门这一边赶来的,也无一不是高手,能够瞬间杀掉四人的,自然不是普通人。

    昏暗之中,一名女子犹如刺透夜色,踏步而来。

    春笺丽紧握宝剑:“恶女神。”

    恶女神淡淡的道:“秦小春,让你活了这么久,你也应该死了。”

    春笺丽自然知道,拜火教原本就绝不会放过她这个叛教之人。适才,她与小梦、阿彩三人联手,都对付不了这个女人,此刻,周围一片混乱,恶女神专为杀她而来。她已经是必死无疑。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眼看着死劫临头,无路可逃,心境却是一下子宁静了下来。她的脑袋快速的动着,竟是比往常,还要更加的清晰了不知多少。眼看着步步杀机、步步逼近的恶女神,她忽的笑了一笑,笑得犹如夜色中的兰花:“想要杀我?恐怕没有这么容易。”

    恶女神冷笑道:“那就看,还有谁能够救你?”绿影一闪,便要出手,忽的顿在那里,冷笑道:“你没有死?”

    说话之间,她的目光,已经从春笺丽的身上移开,看向了另一边,立在高处的、飞仙髻的女孩。

    女孩飘飞在高处,彩衣童颜,粉妆玉琢,沐浴在皎洁的月色下,犹如天外飞来,如梦似幻。

    这是恶女神与善公主的第一次见面……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