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0章 孰与争锋:都是套路!

正文 第50章 孰与争锋:都是套路!

    洞苍山正峰山腰,位于广秀门主殿后方的院落中,相见恨晚的萧章与傅定波两人正坐在石桌边,饮茶聊天。

    “大哥!”另一边传来女子的唤声,有三人往这边走了过来,正是黄山四侠中的余智城、袁澄江、徐娇龙,呼唤的正是徐娇龙。

    另一边的树下,“天密”刘玄游正一人独坐,看着桌上自摆的棋局,黑白交错的棋盘上,战况惨烈,他拾起一枚黑子,低头沉思,另一端,有一名粗衣麻鞋的男子往他走来,在他身边拱手道:“敝人农家刘禾……”

    话还未说完,刘玄游猛一抬头,身影一闪,刹那间电射而去。

    他那突然的动作,令得萧章、傅定波同时往他看了过来,都有一些摸不着头脑。直至外头猛然发生一声爆响,发散的剑气、玄气、劲气同时冲起,上冲云霄,萧章、傅定波、刘禾立知外地出事,纷纷赶出,而这个时候刘玄游的身影已经在院中完全消失。

    余智城、袁澄江、徐娇龙,依旧院里的其他人,则依旧摸不着头脑,没能马上反应过来,知道地面都开始震动,才一下子警觉到,外头必有高手较量,赶紧追了出去。

    最先从殿门掠出的刘玄游,看到的尚尉宇、童冠、虞洪霄、金汉锋、屠毅、詹旭斌这六名高手相互之间招式的对撞,即便以他之人,这一刻也没有能够弄清发生了什么事。以这六人之间古怪的站位,与其说是相互之间的对峙,不如说是忽如其来的内讧,而两个挥出宝剑的少女,身穿红衣的,焰光与她的目标快速提聚的掌力撞在了一起,焰光与掌力同时崩溃。

    秋香色齐胸襦裙的,剑如星河倒挂,紧随其后。

    萧章与傅定波、刘禾几乎是同时掠出,他们所看到的,是詹旭弘残余的内力被瀑布般的剑花进一步瓦解,红衣少女则在换劲后,跟着挥出了第二剑,随着她这一剑,天地都仿佛倒了过来,是一种玄妙到极致的、乾坤倒转般的剑法。

    等余智城等人赶出来时,一切则早就已经结束,地上,倒着一具被刺穿心口的尸体,尚尉宇等人俱皆震退,呈环形散开,愤怒、震动、难以置信的看着地上的尸体,和面前的一个青年、两个少女。

    那身穿红衣的少女,在他们怒不可遏的目光下,冷冷的用手绢擦拭着剑上的血迹。

    周围的群雄,鸦雀无声,远远近近,还有许多知道这边出了事,但不知道具体状况的武者,带着呼呼的风声,往这边赶来。

    渐渐地,里三层外三层,所有人都在看着场中的一具尸体,以及对峙中的九人。尸体的胸口处血水还在流淌,满地鲜血,触目惊心。

    “老大,出了什么事?”余智城在傅定波身边,忍不住低声问道。

    傅定波摇了摇头,这一刻,竟也无法从现场发生的状况,理清刚才发生的事。看双方对峙的样子,竟是那两位姑娘,当着六名宗师级高手的面,瞬间杀掉了另一名宗师级的人物,然而从周围发散的余劲来看,又似乎是这六人彼此之间,在瞬间过了一招,给了两个少女可乘之机。

    若说这六人发生了内讧,看现在这个样子,却又不像。此刻的他们,固然是愤怒,但更多的,却是看着他们前方,负手摇扇的青年,每一个人,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而这个时候,一些原本就在附近看着、又有一定实力的高手,低声的,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其他人,消息很快就传了开来,在极短的时间里,纵连当众杀人的两个娇媚少女都被无视了,所有人都在看着场中央的青年,没有一个人能够说出话来。

    两名少女出手杀人。

    长河武林盟六名宗师级高手,出手救人。

    东南武林盟盟主宁江,以一人之力,挡住了六名宗师级的高手。

    这种唯有宗圣才能够做到的事,确确实实的发生在所有人的面前,然而,若说宁盟主是宗圣级的高手,却又不似,只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他没有用出一点力道,仿佛只是左牵右引一下,尚尉宇等人的剑气、玄气、劲气,便全都偏离了它们最初的目标,消亡在彼此的内耗。

    金乌的光芒,从众人的头顶照下,劲气余劲所造成的满地狼藉,仿佛在诉说着当时的激烈。整个广场的石地,都龟裂成了龟壳般的纹痕,如此坚硬的大理石地,也承受不起多名宗师级高手的劲气发泄。

    所有人都在看着宁江,没有人能够弄清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这是武学?又或仙术?明明没有任何的内力,全完成了纵连宗圣,也未必能够做到的奇迹,如果不是早就知道东南武林盟与长河武林盟之间的过节,怕是有人会觉得,这只是一场串通好来、当众表演的戏法。

    眼看着兄弟被杀,霹雳门门主詹旭斌目赤欲裂,此刻却也不敢再出手,只是愤怒的盯着宁江,和他身边的两个少女。

    尚尉宇同样也是盯着宁江,心中是无法言喻的震动,最终,他缓缓的道:“宁盟主好手段,敢问这是何术法?”

    在众人那不可思议的目光下,青年摇扇道:“水处下而不争,因其不争,固天下莫能与之争……移花接玉,雕虫小技,不过是一点儿自保的手段罢了!”

    人群中,一个青年女子娇躯猛地一震,看着青年的背影,嘴唇微微的颤动着。在她身边,小男孩扭过头来:“珍姐姐,这是仙法吗?”

    原本也以为,东南武林盟的宁盟主前来,是为了与长河武林盟和谈,谁也没有想到,宁江一到,他身边的小春与小梦两位姑娘竟然就直接出手杀人,而他更是表演了一处鬼神莫测的戏法,面对着几乎可称得上是长河武林盟最强高手的六名宗师级好手,以一人之力,化消了六人的强力出手。

    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宗圣级的高手是否能够做到?此刻谁也说不清楚,然而宁盟主所用之手段,与其说是武学,恐怕真的更近似于仙术了。

    因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神乎其技?

    眼看着东南武林盟的小春、小梦两位姑娘当众杀人,长河武林盟的人涌了上来,雷鹤道长、罗胖子、岳柏、孙紫萝、阿彩等也不甘示弱,尽皆踏前,排在了宁盟主的后方。宝桐、红蝶、皇甫鹭三个豆蔻少女,则是完全弄不清状况的,此刻却也跟着大家冲了上去。

    尚尉宇死死的盯着宁江的脸,以他之能,竟也完全琢磨不透宁江真正的实力。明明没有一点内力,却将他们玩弄于股掌,在此之前,没有任何线索证明宁江练过武,然而,就算此刻他以一挡六,他们也实在是无法说清他这到底算不算是武学,甚至于……也许“武学”二字,用来形容他刚才的那一手表演,实在是太肤浅了。

    “宁盟主!”他额头青筋暴起,愤怒的盯着宁江,“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是为了剔除东南武林和长河武林之间,和谈的障碍罢了!”青年摇扇,漫不经心的道,“詹旭弘在越岭掳童杀人,他不死,我就无法给底下人一个交代,不给底下人一个交待,你我双方也就无法合作。”

    詹旭斌火冒三丈,踏前一步:“你杀吾亲弟,却又打算怎么给我一个交代?”

    春笺丽握剑冷笑道:“人是我杀的,想要交代?冲着我来好了!”

    宁江淡淡的看向尚尉宇:“尚盟主那时在船上说过的话,现在我可以还给你了:江湖之上,偶有争执本就是免不了的事,冤冤相报,对谁都没有好处,是否真的要为了这一点小事,将事情闹僵?”几乎是同样的话,此时此刻,由他略带嘲讽的语调说出,竟是分外的刺耳。

    詹旭斌强压怒火:“你到底意欲何为?”

    宁江道:“很简单,詹旭弘在越岭掳孩童、杀女子,小春姑娘杀了他,算是为民除害。詹门主想要为弟报仇,人之常情,江湖有江湖的规矩,选一个时间单打独斗,公平较量,然后此事到此为止。至于太子登基、贵派掌门为武林盟主之事,我也已经说过,我东南武林盟,全力支持。”

    嘲弄的道:“又或者说,詹门主自知本领不济,也如同其弟一般,只敢鬼鬼祟祟的,藏在暗处,冲着孩子来,而不敢光明正大的较量?”

    詹旭斌被他一激,厉声喝道:“江湖人恩怨分明,单打独斗,有何不可?”他这一喝,内劲随着怒气散开,震动山野。紧接着便转身向尚尉宇拱手道:“盟主,此乃我与杀我亲弟的凶手之间的个人恩怨,也不需要盟主替我出头,我与她各签生死状,单打独斗,各安天命,不管是生是死,俱与他人无涉。”

    在众目睽睽之下,詹旭斌一言既出,尚尉宇亦无办法,又在心中想着:“这件事终究是与大局无涉,纠缠不清,影响到正事,亦无好处。以江湖规矩单打独斗,各安天命,约定不论谁生谁死,俱都了结此事,也未尝不是办法。虽然死了一个詹旭弘,但宁江既然已当着众人的面,表示愿意尊师兄为武林盟主,并扶持太子登基,他这话既然已经出口,自然也无法悔改。这般看来,他对于师兄的实力,师弟还是顾忌的,抓着詹旭弘的事做文章,说到底,其实也还是为了挣一些面子,表示他虽然于大局上退让,但并非是怕了我们。”

    他踏前一步,正要说话,忽见山下有人急匆匆的奔来,叫唤道:“盟主、盟主!”

    尚尉宇心情本就不好,大声喝道:“叫去死啊?有什么事情,等一下再说!”

    宁江却是摇扇道:“看他如此急切,恐怕是有大事发生,尚盟主何不让他说完?对了,敝人有小道消息,就在前番,蝙蝠公子前往紫盖峰下,挑战贵派掌门梅剑先生,也许是令师兄亲手诛杀了蝙蝠公子,替圣上报仇,为万民除害了吧?”

    尚尉宇怔了一怔,其他人亦是彼此对望,面面相觑……弑君的蝙蝠公子,挑战华夏武林第一人梅剑先生?他怎有这般胆量?传闻那蝙蝠公子行事疯狂,莫非他真的疯了不曾?

    尚尉宇眼见来人并没有反对宁江的话语,显然是真有其事,不由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时间,全场安静下来,包括了刘玄游、萧章、傅定波、刘禾、广秀门门主郭敏路等等在内,每一个人都在看着那人。那人额头尽是冷汗,却也知道,这事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武林,想瞒也瞒不住,只得低声说道:“半个时辰前,蝙蝠公子至紫盖峰下,挑战梅剑先生,梅剑先生败……败了!”

    “你说什么?”兀自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尚尉宇大喝道,“谁败了?”

    “令师兄梅剑先生败……败了!”那人不得不当着众人的面,重复了一遍。

    全场哄然!

    当今华夏武林第一人,继蝴蝶大师之后,第一个拥有宗圣级实力的梅剑先生败了?败给了在前年大闹京城之前,谁也不曾听说过、也唯有在这次弑君之后,才开始名传天下的蝙蝠公子?

    这消息以极快的速度扩散开来,长河武林盟一方,尽皆面如死灰,来自五湖四海的各路江湖人,却也同样是有如做梦一般。这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怎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方自修成宗圣,踏足江湖,万众瞩目,威名赫赫,这才短短几月,号称华夏第一人的梅剑先生,竟然就败了?

    如此骇人听闻的消息,令得众人不知所措,尚尉宇更是整个人都懵在那里。

    宁江却是左手负后,啪的一声,再一次打开折扇,侃侃而谈:“这一次的武林大会,最重要的一件事,便在于蛮夷入侵我华夏,我华夏武林却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战,难以集合成真正用来与蛮夷作战的有生力量,为此,小生提议,选出武林盟主,乃是当前的当务之急。而武林盟主最有力的人选,莫过于梅剑先生。论起实力,梅剑先生为华夏武林第……呃,虽不能说是华夏武林第一人,但毕竟实力高强,又有为国为民之心,是以,本人率东南武林的众位好汉,一致认为,华夏武林盟主一职,非梅剑先生莫属……”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在呆呆的看着场中高声激昂的青年,从一开始的突然杀人、宁江盟主力挡六敌,到现在的梅剑先生战败、宁盟主公开推选梅剑先生为武林盟主,这一连串的变化,简直让人完全无法反应过来。即便连,原本就是为了让自家成为武林盟主而安排了这场英雄大会的尚尉宇,此刻也是面色难看,说不出话来。

    眼看着,宁盟主还在大声夸赞梅剑先生,有人喃喃的道:“为什么这场面……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身边一人低声道:“废话,那个时候,也是‘天密’刘玄游当众击败潭如海后,宁盟主再当着所有人的面,公开支持潭如海去当长河武林盟主的。”

    那人继续喃喃:“套路……全都是套路!”

    众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