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3章 只是聊天……

正文 第53章 只是聊天……

    以侵入巴蜀、并多次试图攻下西南诸州的苗军为目标的战争,在天下兵马大元帅宁江的推动下,高强度的运转着,对于宁江来说,这是一场明年三月之前,必须结束的战斗,任何试图阻挡这一进程的人,都会被毫不客气的扫平。火?然?文??  ???.?

    战争原本打的就是后勤,除了运往八方镇的各种火器,还有各种必须的军资和粮草,为了筹集这些,朝廷和官府的效率必不可少,也正因此,在新任左仆射和天下兵马大元帅的强势之下,每天都有人被轰出朝廷,甚至于……与左相发生争执,然后被直接找了个理由杀害的臣子也是有的。

    这样的事情,也引起了一些心向君权的忠臣的不满,这些忠臣,与南方的国子学府崇圣院为据点,每日里展开的,就是对左相的批判。

    “前些日子的誓师大会,陛下与宁江一同出城,犒赏三军,军民齐呼万岁,你们猜怎么的?你们猜怎么的?”一名老者手中拿着圣贤书,气得发抖,“宁江那厮,竟然先天子一步,策马而出,朝诸将士高举双手……目无君上,不知羞耻,不知羞耻!”

    这老者名为孔德,乃是文圣之后裔,此刻谈起这些日子以来,那宁江把持朝政、摄威擅势之举,脸色苍白,恨不得把手中的圣贤书化作利剑,朝那姓宁的小子狠狠的掷去,劈他一个血流满面。

    在他身边,其他人也尽皆摇头叹息,直叹礼乐崩坏,人心不古。

    却也有一人说道:“宁江终究是读过圣贤书,中过状元的,是我们儒家弟子,如果能够与他好好谈谈,也未必不能说服他,以他之能力,若他肯辅佐君上,振兴儒教,则是我儒门之幸。”

    孔德道:“萧老,你有所不知,这宁江,虽曾高中状元,但从一开始,就与那些江湖人为伍,名为儒生,实为儒门之败类。”

    那人却道:“还是要去跟他谈谈,好好跟他谈谈。”

    这个老者,唤作萧鹤,与宁江却算是有些渊源的。那个时候,宁江高中状元,进入皇城北面的天坛,有三位大儒手持天人三策,领他拜圣祭天,这位萧鹤萧老就是其中之一,如果以儒教的说法,他也可以算是宁江的师长之一。

    此时此刻,虽然孔德等人力言宁江之无耻,萧鹤却终究还是寄着一丝希望,不管怎么说,宁江也是儒教出身,如果能够说服宁江,重振儒道,则大周有救,社稷有救,苍生有救。

    宁江所在的左相府,位于临安城的南区。

    虽然是左相府,实际上,已经等同于独立于朝廷之外的小朝廷,府外车水马龙,来来往往的人员,几乎一日不曾断过。

    此时此刻,蔷薇湖一带,战事恐怕已经开始爆发,而对于战场上的具体细节,宁江并没有去管它。他所做的,就是集中起整个南方所能够集中的一切力量,让前线作战的红巾军和威远军等,不再有后顾之忧,至于具体的作战细节,交给远方的红娘子和百子晋去调度就好。

    通过这大半个月里,几乎没有停歇的努力,朝野上下,一切都在按着他所设定的轨迹进行运作。在这个过程中,他自然也是杀了一些人,得罪了更多人,同时也被许许多多的人在暗中咒骂,但他并不在乎这些,在他的强势之下,平苗灭蛮的战争,成为了此刻谁也挡不住的大势,就像是滚滚向前的车轮,从一开始的被他推着走,到现在如同下坡一般的不断滚动。

    整个南方,已经没有谁可以抵挡他所营造的大势。

    “你这般做法,也不怕哪一天会粉身碎骨?”这一日里,在外头昏天暗地的忙碌着,此刻终于得闲,回到临安的甘玉书向他问道。

    “无妨!”宁江摇扇道,“等这一切忙完,我拍拍屁股就走人了,留你们在这粉身碎骨。”

    “我靠……为什么我觉得你这话是认真的?”甘玉书没好气的翻个白眼,“还有,你不觉得这天气有点冷吗?你摇扇子做什么?”

    “很冷吗?”宁江放下折扇,“忙了这么多天,总感觉体内有一股火没有散掉。”

    “要不……一起到花船逛逛?”

    “我就不去了!”宁江揉了揉肩头,“我对花船那种地方一向没有太多兴趣,等一下到自家后院清清火就是了。”

    “我说,宋弘的女儿宝桐公主,是不是被你金屋藏娇,藏在了后头?你不会已经把她睡了吧?”

    “这个……真不是我的错,那个时候我一回屋,她就已经在我床上了。”

    “你这个人渣!”甘玉书起身道,“罢了,罢了,你去压你的海棠,我去逛我的花船,难得悠闲,难得悠闲啊。”

    “我说,你难道就没有想过,找个真正对你有情有义的姑娘家娶了?在那种风月场所,终究没有多少真情实意啊。”

    “免了!”甘玉书笑道,“情情爱爱,譬如朝露,缘来即止,缘去即散,如此才堪称快活……”

    说话之间,孙紫萝走了进来:“公子,国子学那一边,说明日有经筵举办,特来邀请公子前去赴会观礼。”

    宁江冷笑道:“国子学?我还以为那些老头子整日里,除了举着圣贤书批判我,已经没有其它事可做了,原来还有经筵啊?”耸了耸肩:“帮我推了吧……”

    “等等!”甘玉书看向他,道,“说起来,我最近研究儒学,思考圣贤经义,有了全新体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去国子学跟大家探讨一番。反正要事也处理得差不多了,你我明天何不一同到崇圣院那般走一遭?”

    “你?研究儒学?”宁江忍不住失笑道,“且不说这些日子,你忙里忙外,好不容易有点空闲,全都浪费在花船上了,哪来的时间研究儒学,就你的所做所为,也不像是有心思研究儒家经义的人,在这方面,哪怕是子晋都比你正经一些。”

    “喂喂,不要小看人好不好?如今多事之秋,百家争鸣,正是我辈青史留芳之际,连子晋都成了新崛起的兵家之代表,我又怎能落后?道家、墨家……这些我都是没什么兴趣的,倒不如继续捣鼓儒学,说不定将来还能混个圣贤当当,再说了,国子学里的那些老顽固,最近都在研究那什么慈学,误人子弟,国子学里的学生,好歹也是各州各府送上来的英才,这般下去,早晚被他们教废,对了,北方的善公主最近有一句名言,路线错误,知识越多越反动……我觉得有必要去国子学一趟,把我最近对儒家经义的研究成果拿出来,与国子学里那些可爱的师弟分享一下,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儒家大道。”甘玉书取出一张蜀笺,“对了,这是我这段时间的研究成功,你看看?”

    宁江接了过来,摊开一看:“我靠,你是认真的吗?你这是从哪家花船的姑娘身上想出来的?你就不怕那些大儒来揍你?”

    “我怕、我怕他们不来揍我!”甘玉书发狠道,“为了将来能够当圣贤……拼了!”

    “罢了,国子学的风气,也的确是需要改一改了。”宁江起身道,“明天我就跟你去走一遭吧。”

    两人相视而笑,拱手告辞,甘玉书出府而去,宁江也到后院去了。

    后院的一隅,此时的宝桐、红蝶、皇甫鹭三人正一同躲在被窝里,喁喁细语。

    初冬的天色暗得很快,此时不过就是晚饭过后没有多久,窗外就开始暗了,天气较冷,三个人也没有什么事做,干脆便一同躲在被窝里,说话聊天。这对她们三人来说,早就已经是习惯的事。偶尔在被中打闹,便是一通清脆的笑声。

    小春和小梦两个姐姐,都已经回到会稽山,重新闭关修炼去了,因为那处远比临安安全,红蝶的母亲也被送了过去。红蝶本来是想要跟去的,不过最终还是因为不放心宝桐一人,再加上暗地里,其实也很想留在那人身边,于是就与小鹭一同,跟着宝桐又回到了临安。

    宝桐也并不愿意再回到皇宫,再加上,已经跟那个人有了肌肤之亲,豆蔻年华的少女,心思不免都放在了情郎身上,于是便在这里住了下来。只是,虽然居住在这里,但是大部分时候,三人其实都没有什么事做,到了临安之后,那个人忙得一塌糊涂,简直就没有空闲。

    只是这一次,方自打闹了一阵,就听到门帘揭起的声音,三个少女不由得一同抓着被沿,抬头看去,紧接着便看到了手握折扇踏步而入的青年。

    踏步而入的青年也没有想到,红蝶和皇甫鹭也在宝桐的房间,而且这么早,三个人就已经开始睡去,也多少有些错愕。红蝶和皇甫鹭却是一下子红起了脸,她们根本没有想到他会进来,毕竟这些日子,她们连他的影子都难以看到。

    三个少女,一同睡在底层隔空的漂亮隔板上,底下垫着厚厚的垫被。外衣几乎是在边上乱扔着,半抬身子的时候,还能看到她们光滑的肩膀。

    青年摇着折扇,虽然已经开始入冬,但总感觉今天好像有一股难以消散的火热。他笑道:“你们在做什么?”

    “就是在聊天。”宝桐抓着被子,脸蛋也像身边的两个妹子一样红,天都已经黑了,他在这个时候来找她……

    宁江想了想,干脆走了过来:“我可以跟你们一起聊么?”就这般脱了外衣,也往被窝里钻,刚好钻在宝桐与红蝶之间,他道:“你们放心,我不会碰你们,反正没什么事做,就是聊聊天。”

    没有想到他这般大胆,红蝶的连更加的红,原本就只穿了一件肚兜,感受到男人那燥热的身体,对自己娇躯的摩擦,仿佛连被里的温度都升高了许多。

    鹭小姐儿听他这般说,于是放下心来,半趴在宝桐姐身上,天真的道:“聊天就聊天,不许碰我们,你自己说好的,不许耍赖!”

    宁江保证道:“放心,真的不会碰你们,就是聊聊天。”

    于是红蝶和鹭小姐儿就放心了……

    第二日早晨,宁江与甘玉书一同骑着马,走在前往崇圣院的路上。

    甘玉书扭头看向一直搓着太阳穴的宁江:“出了什么事?看你一副没睡好的样子,你不要告诉我,你昨晚消火消了一夜?”

    宁江长长的叹一口气:“我只是在反省,反省自己犯下的错误。”

    甘玉书笑道:“你居然也会承认自己犯错?哈,这真不像是我们的宁大才子,不如说来听听,到底是什么样的错误?”

    宁江左手策马,右手紧紧的一握折扇:“实在是……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算了……我还是不听你说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总感觉你现在的样子非常欠揍。”

    宁江抬起头来,看着两侧的屋檐上结起的冰柱,看来昨晚降过一场霜,不过昨晚被窝里实在太暖太热,感觉就像是春天到了一样,对于外头的天气,他也没怎么去注意。

    唉,这段时间,自控力实在是差了很多,看来以后应该要好好的约束一下自己了。另外,宝桐和红蝶还好,她们毕竟已经没了父亲,以后恐怕也只能跟他,倒是小鹭……以后得好好找个机会跟她父母解释一下。

    话又说回来,这好像也不能怪我,那种情况下……只要是男人都会犯这样的错吧?

    两人带了一些随从,一同穿街过巷,直至来到了崇圣院。

    作为南方国子学府的崇圣院,这一两年里,也在不断的扩建,此刻从外边看去,华美威严,蔚为壮观,院内书声琅琅,偶有喧哗。所谓经筵,原本是大儒又或翰林为帝王讲论经史的御前讲席,后来随着儒道大盛,渐渐的,发展成大儒于国子学开讲、天子或太子前来旁听的象征性礼仪,以示皇权对儒教的尊重。

    只是,随着儒道的崩溃和半壁江山的丧失,南方的国子学,虽然也举办过几次经筵,但都没有引起太多的重视。此时此刻,两人一同策马停在崇圣院前,抬头看着正门上方那金光闪闪的匾额。

    甘玉书欣慰的道:“等我这儒家新学一出,马上我就要做开宗立教的圣贤了。”

    宁江道:“我更确定的是,你马上就要挨揍了……哈,儒家新学!”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