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章 夺舍奇谭

正文 第2章 夺舍奇谭

    蜀城的王宫里,鹋哥的脸庞阴狠而又狰狞,对着前来开会……或者是前来听他喝骂的官员,散着腾腾的杀意。?

    这样的会议,近来就不曾断过,鹋哥其实也觉察到了自己的烦躁,然而这些无能的官员,每一次都让他火冒三丈。

    再一次的,狠狠的训斥着这些人,然后喝令他们出宫,鹋哥阴沉着脸。

    在他的身后,坐在席上的明巫祝师道:“王上,此时急也无用,王上若是不稳,底下的这些人愈乱,我们也就愈难以对付来犯的敌人。”

    “看看这些人做的好事!”鹋哥额头青筋跳动,鹰钩鼻在火光中,勾勒着一抹阴影,“让他们盘查每一个华夏人,防止有内奸内外串通,可他们是怎么做的?这些人,想钱都想疯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他们竟然还敢这般胡来?”

    明巫祝师无奈的道:“我军军纪不严,这也是谁都知道的事。让他们收手,他们就怠务,给他们权力,他们就乱来。让他们去盘查底下的华夏人,他们不借机压榨,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然则这个时候,正值用人之际,各山各洞的洞主,被给他们一些好处,也难以让他们尽心做事。”

    “我知道他们想的是什么,”鹋哥坐回席上,冷冷的道,“无非是觉得我们没什么希望了,不是现在被周军赶回西岭,就是将来被蛮军赶回去,所以人人都像捞最后一把。周朝占据了巴蜀近千年,对于西岭的三荒九岭二十七洞,最终也只能一边打压一边安抚,他们觉得,最多缩回西岭,还可以过以前的日子,最多就是把我这个王上交出去……这些人想的倒是很好,就不怕我拉着他们一起下油锅?”

    “今时早就不同往日,那些人看不清这一点,是他们的愚蠢。”明巫祝师缓缓说着,随着他的话语,周围的火光仿佛也在如同鬼魅般晃动,“不管将来是谁统治了天下,西岭都不可能再跟以前一样。更何况,以前的藏地鸟不拉屎,即便是连我们都不怎么看得上,华夏的天子看不上藏地,西岭在其眼中自然也犹如鸡肋,自从玄气大盛之后,也不知生了何事,风水急剧改变,处处春回大地,跟以前已经是完全不同。将来的华夏之主,占据了巴蜀之后,势必也要并吞藏地。”

    鹋哥紧紧的皱了一下眉头,对于藏地生的异象,他也试图调查清楚,但却始终一无所获。在最初知道藏地生的各种神迹般的异象之后,他甚至还觉得那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现在看来,竟是祸源居多。

    “巴蜀必须保住。”明巫祝师道,“只要能够守住巴蜀,连带着藏地,也成了我们的后花园,保不住巴蜀,纵然缩回西岭,整个西岭也将分裂成无数块。西岭这种地方,固然是穷山恶水,对于各岭的苗人,蛮军也好,华夏也好,都难以真正剿除干净,但反过来,也正因此,一旦再次分裂,各山各洞就难以再团结一心。”

    鹋哥恨恨的道:“早知如此,那个时候,宁江从巴蜀经过时,就应该把他杀了。”

    明巫祝师摇头道:“然后接下来,到了明年,还不是无法对抗蛮军?宁江的本事,的确是大出我们意料,想不到这种情况下,居然都会被他团结起整个南方。但是说到底,一切还是看实力说话。他来时,我们不跟他谈,无非是对南方的土地还有野心,我们往南方用兵,被他们打了回来,那么,只要能够将他们打回去,接下来,他们就不能不跟我们谈判。只要我们能够赢下这一波,挨过这个冬天,到时候就是我们与周廷一起抗蛮的三分之势了,如果做不到,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形势比人强,如此而已。”

    鹋哥心知,这个时候后悔没有杀宁江已经是迟了,只是心中终究还是不甘,心念一转,他冷然道:“上一次他来之时,巫鬼教的五毒花娘,竟然为了他,去跟危兀洞的人生冲突。现在想来,前两年,金嫫姥姥曾去过江南一趟,回来后,就基本上不再掺和我军之事,原本与吾子谈好的儿女姻亲之事也突然作罢,暗处有消息说,巫鬼教与宁江那厮早就有所勾结,莫非真有此事?”

    明巫祝师略一思索,沉声道:“金嫫姥姥去江南那一趟,虽然不知具体生了什么,但折翼而归却是肯定的。但要说她跟宁江勾结,可能性却是不大。宁江的主要后盾之一,便是以龙虎山为的南方道门,龙虎山与巫鬼教、西天师教之间的恩怨,想必不用老朽多说?巫鬼教与宁江之间暗中勾结之事,不过是青狮岭和危兀洞那一边,不愤于上次受辱之事,暗中散布对金蚕岭不利的流言罢了。”

    鹋哥冷冷的道:“但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金嫫姥姥控制着金蚕岭和巫鬼教,她的大徒弟蜀葵娘也掌握着近半个花豹岭,如果在周廷来犯之时,于我等背后串联弄鬼,甚至真的暗中投向宁江,那我们的处境,恐怕就真的不妙。为防万一,恐怕还是要及早拔除的好。”

    明巫祝师紧紧的皱着眉头:“老朽依旧觉得,金嫫姥姥直接投敌的可能并非太大,际此非常时期,对金蚕岭和巫鬼教那一边,还是要尽力安抚的好。”抬头看了看,间鹋哥脸色阴沉,于是转道:“若是王上确信她们暗中有所图谋,一意剔除隐忧,那先下手为强,亦无不可,只是,既然要下手,就必须要一棒子打死,巫鬼教在巴蜀根基颇深,金嫫姥姥自身也是有数的高手,如果不能斩草除根,则后患无穷。”

    ……

    ***

    “鹋哥此人,潜则礼贤下士,藏则机关算尽;达时多疑善妒,危时方寸易乱。”

    险恶的地形中,军帐连营,主帐中,“鬼军师”百子晋翻动着手中的册子,缓缓说道:“抛开苗军内部始终无法解决的派系斗争不谈,鹋哥本身,虽然武功了得,堪称西岭第一高手,但也没有到猛查刺那种力压群雄、无人能敌的程度,就如金嫫姥姥,虽然与他差了一线,却也绝不会相差太多,再加上这两年中,金嫫姥姥从剑州回到西岭后,便潜心修炼,不问外界之事,鹋哥则忙于军务,没有多少练武的时间,如今孰强孰弱,实际上已经不太好说。”

    帐边,红娘子身形高挑,一身艳红,笑道:“上一次,叔叔那一边说,已派人潜入巴蜀散步流言,莫不成就是冲着金嫫姥姥去的?”

    百子晋说道:“巫鬼教表面实力不强,实际上底子深厚,在西岭和巴蜀有近千年的传承,连血幽老祖都是巫鬼教的教主。就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鹋哥才想要让他的儿子,娶金嫫姥姥的徒弟、蜀葵娘的妹妹月丁香娘。就算抛开巫鬼教不谈,金嫫姥姥控制着金蚕岭,由于大徒弟蜀葵娘的关系,对花豹岭也有着不小的影响力。金嫫姥姥拒绝把月丁香娘嫁给鹋哥的儿子的举动,实际上已经在他们之间拉开了无法弥补的裂痕。唔,虽然不知道金嫫姥姥这么做的理由,但现在看来,这恐怕是宁兄早前就已经埋好的伏子。”

    摇了摇头:“不过以金嫫姥姥和她手下五毒花娘、以及巫鬼教的实力,要是对上鹋哥和明巫祝师,终究是没有胜算的。但以西岭的形势,实际上,只要制造出让双方翻脸的契机,然后将鹋哥想要动手的消息透露给金嫫姥姥,让她宁可与鹋哥闹翻,也绝不离开天蚕岭,鹋哥和明巫祝师就拿她没有什么办法……到那时,我们再暗中派人与她接触即可。”

    红娘子道:“就算不搞这些名堂,照目前的情况,巴蜀我们也攻得下来……”

    “时间。”百子晋道,“以巴蜀的地势来说,就算我们攻得下来,单是在行军的路上,也不免浪费许多时间,攻下巴蜀之后,就是与蛮军的战斗,虽然到时候,宁兄和甘兄会通过水师呼应,从其他地方北上,但以司壁洞及其周边为战略重点的争夺战,肯定是非常惨烈的,如果在此之前,没有能够消灭鹋哥,让他逃回西岭,在我们的后方弄鬼,总是麻烦得多。虽然在攻下巴蜀后,强迫鹋哥归伏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以鹋哥的为人,他敢降,我们恐怕都不敢收,还不如与金嫫姥姥达成一定的协议,无非就是继续让她保有金蚕岭和花豹岭,以及允许巫鬼教继续在巴蜀传教的事。”

    继续翻着小册子,眼前红影一闪,小册子已经被红娘子抢走。红娘子翻看道:“这册子倒是有趣,蛮族的、苗族的,许多人的性格和本事都已经写上去了。”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

    “唔……为什么这册子上,连猛查刺和神册宗倍过往经历都写了上去,唯独鹘后月理朵这几页,却是完全空着的?”

    “鹘后本姓宇文,全称应该叫作宇文月理朵,是蛮族家的养女……不过这中间恐怕有些什么问题。”说到这里,百子晋抬了抬头。

    “问题?”

    “实际上,我也弄不清楚。”百子晋苦笑道,“这是宁江兄说的,他说,凡是调查到的,与鹘后月理朵有关的一切,全都不要当真,更不能被她的表象所骗。”

    红娘子将册子放低,往他看来:“但是,就算鹘后的作风、性格等等,全是假象,但至少,她幼时的经历,出身背景,这些都是可以调查出来的,其他人的背景,你这小册子可也没有放过。”

    “我猜,宁江兄的意思是,现在的这个鹘后月理朵……很可能根本就不是当年被宇文家收养的那个月理朵。其实我也不太理解,月理朵能够成为淳欣部的女领,除了她自身强大的实力,和残忍到极致的手段之外,也跟她与宇文家的关系有关。虽然时间很短,但毕竟有那么一段时间,宇文家曾经做过北面万里银川的共主,如果真的有人敢冒充宇文家的女儿,单是淳欣部内部,恐怕都难以交代。但是宁江兄却说,月理朵就是月理朵,但也不是月理朵,或者说,她的身体是月理朵,但是里头很可能已经换人了。”

    红娘子不解的往他看来:“这是什么意思?”

    百子晋低声道:“宁兄用了两个字来解释……夺、舍!”

    夺舍?这样的字眼,让红娘子颇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百子晋也没有继续解释,毕竟对于这一点,实际上,宁江也只是猜想。他站了起来,来到帐门处,往外看去,冬季的风,刮卷着远处孔眼曲折的山峰,出呜呜的声音。在他们的周围,穿着棉衣的将士,依旧在忙碌着。

    身为大周丞相兼天下兵马大元帅的宁江,所采用的先军政策,虽然给后方带来的极大的困难,甚至引了民间各种敢怒不敢言的暗怨,却也让前线的物资应有尽有,让越寒冷的冬季里的用兵,也成为了可能。但是反过来,被这股狂潮推动着的他们,处于风头浪尖,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百子晋揉了揉眉尖,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这已经是一场无论如何不能败的战争,不但不能败,而且必须取胜。实际上,这个时候,鹘后之子李胡所率领的蛮军,已经在司壁洞的北面大规模的集结、练兵,等着冰雪消融之后的大战,而宁江那厮,也已经开始着手于来年春天与蛮军的恶战。

    明明连巴蜀都还没有拿下……

    无奈的摇了摇头,要是不能在来年的二三月之前,攻下巴蜀,那真是没脸回去了。

    北风呼啸,军队集结,城墙如垒,箭塔如山,推上前的火炮,随时待命的武将,随着势不可挡的碰撞,化作了轰鸣的战火、爆散的玄气,在这个群魔乱舞、同时也是英雄辈出的时代里,所有人都被历史的巨浪推向前方,在光明与黑暗的一线间,涌向未来……8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