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4章 天变地化

正文 第4章 天变地化

    看着窗外探来的红蝶,宁江微笑的摇了摇头。.更新最快

    “那两个家伙,跑哪去了?”红蝶嘀咕着,又往其它地方找去了。

    等她走后,青年扶着桌子,就这般一动不动。

    找不到人的红蝶,又到后园里转了一大圈,看到牵手出来的宝桐和皇甫鹭已经是半个时辰后的事了。

    “你们两个跑哪里去了?”她不满的叫道。两个姐妹却是一同红起了脸,那方自洗过的,吹弹得破的脸蛋在寒冷的天气里娇嫩欲滴,就好像春天已经到来了一般。

    如此悠闲……其实也很忙碌的日子,就这般一天一天的度过,其间,也不免发生了许多荒唐的事情。

    闲暇时,宁江也会开始指点三位公主武学,虽然都到了可以开始练武的年龄,不过拥有天人体质的红蝶,还是很轻松的就把宝桐和小鹭甩在了身后。好在宝桐与小鹭虽然比不上她,但在他的指点下,扎扎实实的练起,也开始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此外,与武学无关的姿势,在这些日子里,三个人也掌握了不少,而且许多时候也都是在一起学习的。

    就这般,在寒风由北而南,战火由南而北的季节里,基本上与世隔绝的三人,反而觉得春天仿佛从来没有结束过。不怀好意的青年,暖暖的被窝,打打闹闹的嬉戏,一同掀起的裙子……这就是她们对这一整个冬天的记忆了。

    到了十二月底,新年即将来到之际,前线不断传来的捷报,让整个朝野都沐浴在儒道崩溃后,少有的兴奋之中。

    神武左军和红巾军分作两路攻入巴蜀,苗夷名将木援连败中步步退却,引起鹋哥的不满,为此,鹋哥紧急换将,试图挽回颓势,其结果却是换下了木援,反而引发了伏蛇道那一面苗军的速败和崩溃。在木援连败时,后方的官员无不痛骂他的无能,等到换下木援后,才发现自己这一边,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比木援做得更好,反而让大势进一步崩溃。

    另一路的红巾军,因为入蜀的地形更为复杂,虽然也在不断的取得胜利,但推进的速度,并不及伏蛇道。但因为这条路直逼巴城,也为伏蛇道那一边牵制了更多的苗军,及至伏蛇道那一边苗军开始溃败,西岭一方因为金嫫姥姥和巫鬼教与鹋哥闹翻发生的内乱,使得阻截他们的苗军人心不稳。

    红巾军开始发力,几乎是一路平推到了巴城城下,与亲自坐镇巴蜀的明巫祝师形成对峙。

    巴城城高池深,易守难攻,想要攻下,原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另一条路的神武左军,也开始往这个方向会合而来。蜀郡方面,虽然再次启用木援,试图阻截神武左军,支援巴城,但是红巾军这一边,鬼军师派人在暗中往木援送了一封信,在帐中踱了一晚的木援,就这般直接向王克远和岳青所率的神武左军降了。

    木援投诚的军情千里赶来,宁江在接到军情的那一刻,也不在朝中做任何的商议,直接就代天子发了一道圣旨,封木援为郡国公。而这个时候,进攻巴城的战争已经打响,亲自为前线督粮入蜀的华夏武林盟主梅剑先生也参与了攻城战,在大量炮火的支援下身先士卒,杀入城中,无人能挡,最终亲手击溃了明巫祝师及其率领的众多弟子布下的巫阵,一剑击杀明巫祝师。

    际此,巴蜀已经有近半落在了华夏军的手中,尤其是巴城的沦陷,对于苗军一方,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南方朝野,尽皆振奋,相比起这一年多来蛮夷入侵后的大溃败,以及华夏土地的不断沦陷,巴城的收复,让人们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反攻蛮夷的希望。

    如果说,击败察割,只是在绝望之下,对家园的守护,那么对巴城的夺回,却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收复故土。在这种兴奋……甚至可以说是亢奋的情绪下,对于宁丞相在这些日子里所采取的一些极端手段,人们也就愿意给予更多的容忍,不管是自愿还是强迫,复我山河的荣誉感,随着巴蜀的一连串胜利,开始深深的植入每一个人心头。

    相比之下,宁丞相对那个不管怎么看都显得无能的天子的不敬,以及将三位公主金屋藏娇的传言,也就没有多少人放在心上。至于赏罚分明,只论功绩不论地位的用才方式,也让更多的底层愿意为他所用,这些人,在以前的儒家时代里,大多都没有出头之日,如今却纷纷赶至临安,希望能够于此非常之时,一展所长,进而名垂千古。

    “先军”政策带来了胜利,胜利又进一步推动了“先军”的政策,雪球进而越滚越大,在这种群体激昂的氛围之下,慈学被弃之如履,不要说其它各家,即便是在儒家内部,讲究大复仇的“武学”,也开始赢得了极大的市场,虽然没有多少人弄懂,孔老夫子怎么就变成武功高手了?

    但是没有关系,就像以前也没人能够弄懂天人感应说是怎么扯上不问鬼神的儒家一样,这种事情真的不重要……

    在这种氛围下,实际上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军国主义的苗头,然而文化上,各种学说百花齐放的大形势,也在一定程度上进行了制约,避免走向另一种极端。先军的政策是当前最有效的手段,但最终不能让它变成压在众人头顶的另一座大山,这就是宁江对此的态度。

    越来越多的报纸创刊,各种学说的出现,也引发了大讨论、大争议,禁锢了大家八百年的思想一旦放开,是每一天都在变化的浪潮,好在“天下无万世不易之法”、“格物致知、实事求是”的定调,避免了许多纯粹基于空谈的唇枪舌剑,与其说是先秦时百家争鸣的重现,其实更加类似于,另一个世界里西方压抑了人们一千多年的中世纪松动后,开始大幅推动社会发展的文艺复兴,而这恰恰是宁江所想要的。

    春节即将到来之际,宁江带着身边的人,离开了临安,前往会稽山,与笺丽和妹妹一起过春节。

    这个时候,阿彩也已经加入了神武左军,参与了对苗军的战斗,赵庭珍则在华夏武林盟的帮助下,联络到了“算空哀思”秋水荐,前去拜师学艺,小七也被安排着,入了武林中的一个名门大派。

    会稽山上的春节颇为热闹,这个时候,秦陌依旧在湟河以北忙碌着,秦泽则进入了中原,除了他们二人的缺席,最早加入天地会的雷鹤道人、赫连峰、罗胖子、岳柏、孙紫萝等,以及后来加入天地会的南宫嘉佑、秦红韵等人,基本上全都来到了会稽山,秦无颜、秦小丫儿等自不用说。

    会稽山上,除了笺丽、小梦、悔雪散人、小刀之外,还有秦泽的妻子萧晴,成亲之后大部分时间便也都住在这里。

    连夜饭中,一团热闹,其后的几天里,宁江也没有急于回到临安,便在这里住了几日。期间,皇甫鹭还很奇怪,为什么那一只叫作小刀的小黑猫不见了,却多了一个同样叫作小刀的、除了更小其它基本上就跟小梦姐姐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女孩。

    及至那一次,宝桐、红蝶、皇甫鹭亲眼看着小刀变成小黑猫跑来跳去,三个女孩都有些吓得呆了。原本只有在传奇志异中才会出现的“妖”,竟然就这般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

    ***

    同样的新年,北方的善公主,这个时候却过得颇为艰苦。

    蛮军对于墨门和各种反抗势力的扫荡,即便在这样的寒冬腊月里,也不曾停歇,此外,除了蛮军,墨门和拜火教之间的战斗,也每时每刻都在爆发。

    这里终究是华夏的地盘,反抗的趋势一旦成形,蛮军便很难一下子拔除,虽然如此,在这个过程中,墨门却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而同一时间,号称百万之众的黑山军,却被孟神君所率领的蛮军精锐一次一次的打散,死伤无数,然而溃散的乱兵,转化成了无处不在的流民、暴民,也让蛮军的高层颇为头痛。

    对于统治下的华夏子民,在邪相神册宗倍的倡议下,早就已经转向了抚剿并存,然而对这些反抗势力,投向了蛮军的、同为华夏人的天孝军,却是比蛮军更急于将他们消灭,这是一种难以理解的形势,最急于杀光华夏人的,反而是另外一批华夏人。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不断的反抗中,新墨学在北方,终于被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底层的狂热,一度让许多人都看到了未来的希望。然而随着南方华夏军对巴蜀的反攻,以及可以想见的、将会爆发的华蛮大战,蛮军对墨门的剿灭,已经到了最为残酷的时候,相比起黑山军等其它反蛮势力,拥有强大理念的新墨门,是蛮军无论如何都必须剿灭的对象,但凡与墨门有一点牵连的华夏人,都会被蛮军血腥的屠杀。

    终究还根基不稳的新墨门,在这样的绝境中,死去的人越来越多,处境也越来越艰难。

    而这个时候,远在西南的鸣山,因为红巾军主力的出征,此刻留在山中的,基本上都是一些老弱残兵。

    对于地盘越来越大的红巾军,此时的鸣山,就战略地位来说,其重要性已经剩下不了多少。

    鸣山的后山深处,那曾经在星盘上隐藏了千年左右的老人,独自过完了,他重新回到地面的第一个春节。

    虽然回到了地面,但此刻的老人,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已经是愈发的苍老。在这些日子里,他所做的,更多的,还是著书立言,让自己的一生所学不至于随着他的死去而消失。

    师父鬼谷子留下来的七术中,他所掌握的两术,基本上已经传给了他在这个世上的弟子,虽然如何运用,还是得靠其自身的进一步研究和领悟。

    忙于北复中原的弟子,并没有时间回到这里,与他一同过完这个、很可能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新年。老人坐在轮椅上,出了木屋,回顾着自己那已经遥远的过往,他来到了这个时代,但是这个时代造就已经不属于他。

    遥想着当初,与师弟庞涓一同拜师学艺的日子,或许,那是他生命中最轻松同时也是最快乐的时光,在那之后,他的人生就陷入了难以摆脱的涡流,如今想来……也已经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到底还留下了多少生命的意义。

    生生死死,与其说是看得淡了,还不如说是……真的倦了。

    同样的新年里,天南地北,不同的人,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在这一个所有的一切都在急剧变化着的时代里,或是朝气蓬勃,会是垂垂老矣,或是自得其乐,或是努力抗争。有的人开始了新生,有的人走上了歧途,未必能够看清的过去,和永远看不清的未来,在人们度过的每一时每一刻,交错成森罗万象的现在。

    旧的一年,就这般过去了,新的一年,继续翻动着未来的史书上,浪潮汹涌的这一页。

    在一整个正月里,巴蜀的交战,愈发的炽烈,同时也愈发的没有悬念。四处弥漫的战火,呈现的是一面倒的局势。蛮军的兵力,也已经开始往光州聚集、推进,在一年多前,司壁洞的突然地陷,紧随其后的是玄气的大盛,而如今,以司壁洞为中心,可以预期的恶战即将到来。

    而这个时候,一场谁也没有能够预料到的变化,陡然间发生,震动了天下,也让形势变得更加的诡异。

    泰山之巅,星盘之上,那已经残破的紫薇垣,卸去了所有文气的“文帝金身”,依旧孤独的悬挂在群星的正中央。这八百年来,接受了无数人的膜拜,造就了整个华夏的一时之盛,如今却在这短短的几年里,几乎就要被所有人忘却。

    然而,终究还是有人在记挂着它。

    正月十七日,陨石砸帝星……泰山崩!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