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章 乾坤浮沉

正文 第5章 乾坤浮沉

    泰山之巅天降陨石的消息传来时,宁江已经回到了临安,正在他的丞相府中,看着巴蜀方向传来的战报、以及湟河以北、由秦陌送来的消息。

    热热闹闹的元宵已经过完,巴蜀那一边不断的胜利,让去年察割入侵时,几乎处于绝望中的临安百姓,终于能够过上一个欢欢喜喜的新年,身为丞相和天下兵马大元帅,带来了这一切变化的宁江,声望也藉此水涨船高。而宁江也借着这个机会,进一步巩固他“先军”的策略,为前线战斗的兵将,提供所能够做到的,最有力的支持。

    只是北面传来的消息,却是不容乐观,黑山军已经被击溃,墨门能不能支持到冰雪消融,也很难说。虽然即便毁掉了墨门,如今的蛮军,也没有时间安定后方,但是对善公主的担心,却终究是让他无法安下心来。

    而这个时候,传来的陨石砸泰山的消息,更是让他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这一次的陨石天降,毫无疑问,也是跟前三次一般,都是拜火教圣凰弄出来的名堂,现在回头看看,前三次的陨石天降,实际上都是冲着他来的,岳湖、崆山、昊京……为防万一,其实他也做好了再次出现天灾的准备。

    只是,连他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泰山。

    而从星相来看,他其实更加确信,这一次的陨石天降,真正砸的其实不是泰山,而是“文帝金身”。

    虽然文帝金身已经毁坏,无法再起到转化文气的作用,但其残骸,依旧留在了残破的紫微星垣之中……还包括了星落老人所提到的“天相印”,以及在最后一次泰山封禅时,从北方极北之地飞越千里,一剑刺穿“文帝金身”的那柄黄金宝剑。

    当初元魔皇对文帝星的攻击,从他上一世的一些经历来看,他比较确信,这背后有着拜火教女尊萧菩萨哥的推动。不客气的说,只要“文帝星”还在,即便是以萧菩萨哥的实力,在华夏也难有作为。虽然“文帝星”的背后,涉及的其实是鬼谷七徒中,苏秦的另一场阴谋。

    星落老人的出现,让他弄清楚了,原本就有所怀疑的文帝金身和整个儒道的隐秘,然而最终杀掉了元魔皇、一剑毁掉文帝金身的那个黄金战将到底是谁?这个却是他始终没有能够弄清楚的。

    以他的眼力,他早已看出,那个黄金战将不过是宗圣级的实力,宗圣级……其实已经不算弱了,但终究不可能是元魔皇的对手。那黄金战将之所以能够杀死元魔皇,靠的就是那支黄金宝剑,当时,那支的黄金宝剑中,带着强大而又惊人的力量,连元魔皇也难以匹敌。

    而从小方后来透露出的情况来看,像元魔皇这种级别的高手,在修罗界中,至少还有几个,其中只怕还有一个比元魔皇更加厉害的修罗界之中……修罗帝。

    他有些怀疑,当时那支黄金宝剑里,蕴藏的就是修罗帝所赋予的力量,所以连元魔皇也难以抗拒。虽然那支剑在斩杀元魔皇、飞越千里,击穿文帝星后,它内中蕴藏的能量应该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但不管怎样,单是那支剑本身,恐怕就已经是这个世界所不曾出现过的神器。

    拜火教的圣凰,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去毁掉那其实已经全无作用了的“文帝金身”,如果这是拜火教女尊的算计,那她最大的目的,不是天相印,就是那口黄金宝剑……

    ***

    陨石砸帝星一事,同样也引起了北边的“新朝”的高层的注意。

    冰雪覆盖着大地,放眼过处,一片苍茫。“鹘后”月理朵带着大批的兵将赶到崩裂的泰山时,看到的却已是山崩地裂后的惨景,作为五岳之首的泰山,其崩塌后的场景是极其惊人的。

    虽然在此之前,也曾连着三次,出现陨石天降的祸事,但都无法比得此次。为了证明“新朝”建立的正义性,蛮军结果了天人感应说的旗帜,利用那三次天灾,来证明周朝理算当然的灭亡,宣传得久了,就连底层的蛮兵也开始信了。

    但是现在,华夏的大片土地已经落在蛮军的手中,新朝也已经创建,结果还是发生这样的事,让底层的蛮兵心中惊疑不定。

    泰山周边的村镇,基本上也都随之毁去。“鹘后”月理朵坐在她的豪华大轿上,仿佛从来不曾停歇般的,吃着她的果子,同时派出大量的蛮兵前去搜索。

    蛮兵如同潮水一般,往倒塌的泰山方向漫去,从高处看去,崩坍的泰山形成了犬牙交错的一座座乱峰,地面上的人群犹如成群涌去的蚂蚁。这样的搜索,持续了五天,其结果自然是什么也无法找到。

    军营的主帐中,听完汇报的鹘后,显得无动于衷。纵然在这样的天灾中,真的隐藏了什么,靠着这样的搜索,能够将其找出的可能性自然也是渺茫的。

    赶回昊京的鹘后,将结果汇报给了虎帝猛查刺,坐在大椅上的猛查刺,冷冷的看向了一旁的神册宗倍。

    神册宗倍踱着步子,发出嘿嘿的怪笑声:“有趣,有趣,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毫无疑问是拜火教的圣凰,除了拜火教所崇拜的那个神灵,想不出还有谁能够做到。从天相来看,这一次,显然是冲着文帝星来的,萧菩萨哥她们,到底想要什么?”

    鹘后的嘴角,流露着一丝冷淡的嘲弄:“根据我的调查,每一次陨石天降,背后都隐藏着拜火教的某个神秘仪式,主持那个神秘仪式的,都是萧菩萨哥本人,以及拜火教的精英。”

    “嗯,原本以为拜火教与我们之间的合作,主要还是为了取代华夏的儒教和道教,将他们的教义遍传天下,现在看来,宗教的传播,从一开始就不是他们的目的,不过是他们的手段罢了。”神册宗倍怪笑道,“老夫倒是很想知道,他们弄出这一连串的动作,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惹得我们不开心的话,杀光治下的所有拜火教徒,他们又能够怎么做?”

    猛查刺和鹘后对望一眼,捉摸不透的隐秘和暗地里的阴谋,对于他们来说,是必须提防的变数,对于神册宗倍来说,却是让他更加兴奋、甚至是诱发他的疯狂的挑战。如果有的选择,他们还真是不希望跟神册宗倍这种人成为战友。

    猛查刺站了起来,魁梧的身躯,往窗口踏了两步:“如果目的并不只在于传教,那萧菩萨哥与我们之间的合作,就是为了捣乱中原。利用我们击溃中原之后,他们才能够浑水摸鱼,那么接下来,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取代我们,一统天下?”

    “从目前的台面上,看不出她们有一统天下的兵力。”神册宗倍低声道,“我更愿意相信,萧菩萨哥的目的,是为了让她们说祭拜的神灵……降临在这个世界。”

    猛查刺与鹘后同时往他看去,都有一些动容。事到如今,即便连他们,也开始相信“圣凰”的的确确是真是的存在,它之所以没有出现,自然是有其它阻挡它降世的因素。

    神册宗倍嘿然说道:“王上,萧菩萨哥与察割暗地里的交易,你心中应当也已有数。但你可知道,拜火教一方,曾为察割牵线,与藏地的密宗勾结在一起,密宗的血渊里,培养了难以计数的鬼兵,就等着随时从司壁洞的鬼神窟杀出,与察割里应外合,只不过发生了一些意外,导致血渊崩溃,这也使得察割急于南下,想要独吞江南?”

    月理朵冷笑道:“那个时候,你以血菩提骗我儿从司壁洞进血渊,果然没安好心。”

    神册宗倍叹气:“彼此彼此……瞧你对你儿子做的那些烂事,我只不过是在废物利用,就这样还要被你逮着把柄,次次都要提起,好像你真的有多关心你儿子死活似的。最早发现妖血体质的存在的,不就是你?让那个妖道拿你这个不知从哪找来的,拥有妖血体质的儿子做实验,然后嫌麻烦,直接把这些烂事甩给我来做,你说你儿子要是知道把他害得那么惨的道士就是你派去的,他会怎么想?”

    月理朵阴阴冷冷的看着他。

    神册宗倍负手驼背:“罢了,罢了……完全不知道你这个女人在想什么。明明就是当成废物来培养的儿子,就这样还培养出母爱来了?毛病……”

    月理朵大怒,右手陡然一闪,神册宗倍整只手臂就这般砍了下来。

    猛查刺回过身来,道:“够了。”

    月理朵冷冷的瞪了神册宗倍一眼,神册宗倍嘀咕了一句,断去的手臂,竟然又自己往他身上爬了回去。

    猛查刺淡淡的问道:“巴蜀那一边,情况怎样?”

    “鹋哥已经不成了,那宁江比想象中还要了得,整个南方都被他拧成了一团,让我们无从下手。等鹋哥一灭,接下来,就是我们与华夏那一边的大战,除了巴蜀,周廷必定会利用他们已经无敌的水师,在长河北岸寻找突破口,与巴蜀那一边形成呼应,两线作战,目前还无法知晓他们会选在那个州,我们也难以提前防备。”神册宗倍长叹道,“那宁江不好对付……真的不好对付啊。”

    “还有蝙蝠公子和南海梅剑。”猛查刺缓缓道,“两位宗圣级的高手,在必要的时候,能够起到非同一般的作用。”

    往两名干将看来:“对妖血的研究成果,怎么样了?”

    神册宗倍道:“你问她。”

    月理朵没有说话,慢慢的抬起头来,她的双目一片殷红,散发着妖艳的气息。

    ……

    ***

    临安,丞相府中,青年在摆在凳子上的一张张蜀笺间走动,他的目光,不断的从这种蜀笺上的字迹间扫过。

    泰山的崩裂,文帝金身的彻底坠毁,带来了新的变数,让他不得不对其中的不少细节,重新研究,进而在脑海中继续推演,以弄清将来有可能发生的各种变化,从而做出应对。

    他的目光落在桌子上,猛查刺、神册宗倍、冥篁王、孟神君,以及蛮族需要注意的各个强敌的名字,全都贴在了上面,唯独写着“鹘后”月理朵的那种蜀笺,却始终没有能够成功的放下去。

    还没能够了解的敌人,是最大的变数,如果冒然推论,一旦做出错误的应对,后果将难以预料。

    “宁哥哥。”皇甫鹭的脑袋从窗口往里探,那娇小的身子,半压在窗台上,“甘公子到了。”

    宁江头也不回:“让他进来吧。”

    过了一会,甘玉书来到房门处,看着屋内这些乱七八糟、到处乱贴的蜀笺:“喂喂,这些是什么?”

    宁江淡淡的道:“脑图。”

    “唔,好像听子晋提过……就是这些东西?”甘玉书看了看屋子里,突然低下头来,紧紧皱眉的青年,“你在想什么?”

    宁江目光闪动:“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一直没有能够弄明白的问题。”

    甘玉书问:“什么问题?”

    宁江道:“萧菩萨哥……为什么不杀神册宗倍?”

    甘玉书道:“这算什么问题?”

    宁江耸了耸肩:“萧菩萨哥绝对是有宗圣级的实力的,如果说,她最初与蛮军合作,是要利用蛮军来击溃华夏的、以虎驱狼之计,那么,在儒道崩溃,华夏一方已经沦落到只剩长河以南这小半个江山时,既然有心让容易被她掌握的察割取代猛查刺,那么,如果我是她,就一定会设法杀掉神册宗倍。神册宗倍的能力,你也看到了,一个军功制,就解决了蛮军内部的各种矛盾,让入侵中原后、开始逐渐腐败的蛮军内部,生出新的变化,虽然这也是权宜之计,却也带给了我们很大的麻烦……

    “而猛查刺与神册宗倍之间的合作,与鹋哥、明巫祝师不同,鹋哥这人,生性多疑,猛查刺在战略与军制层面上,却对神册宗倍言听计从。虽然神册宗倍身边高手不少,但以萧菩萨哥的实力,在猛查刺实力突破之前,强行出手,要杀神册宗倍,还是能够做到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