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9章 你听我解释……

正文 第9章 你听我解释……

    朝廷之上一阵忙碌,丞相府这一边,其实也并没有比往常清静多少,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前来询问丞相的去向,有人疑惑,有人不安,也有人猜测着某人是否遭遇到什么意外,在暗中欣喜,想着是否属于他们的机会已经到来?

    前院的事,自然有雷鹤道长、孙紫萝等其他人去处理,后园中的三个女孩,大多数时候,则基本上都是清闲着的。

    她们的心中,同样也在担心,那一晚,他的离去实在是太过匆忙,在她们以往的印象里,几乎就没有什么事,是在他的意料之外的,全都是那般的有条不紊,仿佛全都是在他的计划之中。

    然而现在,他却连着消失了好几天,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直到那一天夜里,睡梦中,红蝶猛然惊醒过来。睁开眼睛,墙角烛火闪动,在她的身边,宝桐与小鹭还在睡梦中,并未醒来。

    藉着自身的体质,和那人的教导,在这个玄气大盛的年代里,也差不多有了以前的“准宗师”这一实力的红蝶,在感应上自然要比两个姐妹灵敏得多,听到了外头的动静,立时知道,必定是他回来了。

    这个地方,周围原本就有许多高手保护,除了孙紫萝,其他人也不会随随便便来到后园。她坐了起来,看向一旁,宽大的被子,依旧为某人留下的空位,窗外,有红光若隐若现的覆来,显然是有人挂起了灯笼。

    轻柔的批衣起身,又加了一件披风,她踏下木台,穿上了属于她的绣花鞋。宝剑挂在了门边的木壁上,不过她并没有去拿,就这般离开了屋子,来到外头。

    远处,一排排延伸的灯笼,在夜风中光晕交错,星月并没有太多的光芒。花园中,许多初春的花儿已经开始泌出香气。

    外头很冷,她紧了紧风衣,从人字形的屋檐下穿过,经过了一座八角的烘漆木亭,亭下溪水流淌,那冰冷的水气,在她的感知下,于水面升腾。又绕过了一处假山,她看到,抱着一个女孩的青年从院门的那一头走来。

    女孩在她的怀中昏睡着,灯笼的光影实在太淡,让红蝶无法看清她的模样。

    “宁哥哥……”她轻轻的道。

    青年向她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

    ***

    第二天一早,知道宁江回来的甘玉书赶到了他的府上。

    “发生了什么事?”在见到宁江的第一眼,他便直接开口问道,如果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宁江显然不会在这种时候突然离开。

    “没什么,一点小事。”宁江淡淡的道,“巴蜀那一边的情况怎么样?”

    甘玉书说道:“司壁洞落在了李胡和他的蛮军手中,这个时候,红巾军、威远军那一边恐怕已经跟蛮军开始了接触战,光州还被蛮军完全控制着,但是巴蜀北面的潞州那一边,各山的山寨已经在金嫫姥姥和木援的号召下,纷纷向我军投诚,那一带山高水险,并不是蛮军的进攻路线,藉着这一条线……”

    “我知道!”宁江点了点头,“长河这一边呢?”

    “你今天还真是没什么耐心啊!”甘玉书无奈的道,“长河下游北岸的丰乐,梅剑先生亲自领军,再配合大量武林人士,但是详攻为主,吞鹏军在张据池率领的水师帮助下,四天后在武州明岭出击,其他各路人马配合作战,目前的局势,总体上,还是在我们的计划之中。另外,北方有消息传来,黑山军的首领张雁,被孟神君生擒,已经在阵前斩杀,这虽然是蛮军刻意放出来的风声,但应该属实,失去了张雁,黑山军基本上就彻底毁了。好在宗沼那边,还在坚持着,子晋应该会设法利用潞州的那些险岭,为宗沼的宗家军提供帮助和资源,不过孟神君的下一步,也必然是宗家军。”

    宁江淡淡的道:“宗家军不会有那么容易被消灭……墨门那一边,有什么消息?”

    “从各种风声来看,形势恐怕是真的不妙。伏熊谷被破,古山岩和众多墨门精锐战死,善公主下落不明,有人说也已被杀,有人说是重伤逃了……”说到这里,甘玉书看了看宁江。

    “我这一趟,就是出海去接被秋水荐救下,往南方送来的善公主,她伤得很重……但幸而未死。”

    “这样啊!”甘玉书苦笑道,“墨门的中层,恐怕是已经被拜火教渗透,随着古山岩一死,善公主伤逃,各处隐藏的据地纷纷被拔起,元气大伤,基本上,已经很难再有所作为。除了善公主与古山岩,墨门的另外两名高层,有确切的消息,郁金斗被蛮军派出的杀手围上,虽然幸运的被拥有巅峰级宗师实力的‘甘霖剑’周公贵救下,但断了一只手,俞泽言还没有消息,目前生死未卜,必须要想办法尽快联络到他,他再一出事,北方的墨门就真的都毁了。”

    宁江点了点头:“这个我会让秦陌那一边去做,不过,要是墨门中层真的出了问题的话,俞泽言恐怕也不敢轻易露面。”

    “目前的这种情况下,北方残存的墨者,已经完全由明转暗,自保都成问题,也很难在华蛮的大战中帮上什么忙。”甘玉书说道,“倒是更北方的井州那一边,传来了对我们有利的消息,蛮族内乱,赫虎、鹿月两个部落的首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突然发动暴乱,杀死了虎帝任命的官员,占据了整个井州城,哈,方自击垮了黑山军,内部又出了问题,孟神君这一次真的是有得忙了。”

    宁江紧紧的皱了皱眉,过了一会,慢慢的道:“这不是蛮军内乱……这应该是拜火教发动了。”

    甘玉书不由得也跟着皱眉:“拜火教?”

    “嗯,拜火教。”宁江说道,“当初,拜火教既然能够在昊京布下众多棋子,连枢密院里都有她们的人,潜伏长达数十年,那蛮族里,除原本的察割之外,还有她们的其它伏子,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蛮族部落众多,原本也就比较容易被渗透。”

    甘玉书叹气:“看来,事情是越来越麻烦了。”

    又道:“对了,西岭的金嫫姥姥那一边,已经知道了你就是去年曾在北方一展惊人医术的小白道长,派了她的两个女徒弟蜀葵娘和月丁香娘姐妹,把她们的小师妹黑石榴,往临安这边送来,希望能够请你救治。这黑石榴,好像是曾被蝙蝠公子毁了本命蛊,对于那些苗女来说,这似乎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意味着她再也无法修炼任何的功法和巫术。当然,另外的一个目的,等于是变相的将她的三个女徒弟送过来当人质,以令我们安心。”

    宁江点了点头,金嫫姥姥的确是一个聪明人,这个时候,被黑石榴送到临安来,既让临安这一边对她真正放心,同时也让他不能不去尽心救治黑石榴。这样一来,金嫫姥姥等于是彻底站在了他们这一边,让他们免除了后顾之忧。

    ***

    后园的一隅,宝桐与红蝶、皇甫鹭依旧在守着还没有醒来的女孩。

    “宝桐姐、红蝶姐……她真的是小姨?”看着榻上这个,的确是跟鸾梅小姨长得很像、但年龄也实在是相差太多的女孩,皇甫鹭到现在也还是有些难以相信。

    红蝶也在盯着榻上的女孩看来看去:“真的是很像……感觉就像是鸾梅姑姑小的时候,如果非要说的话……有一点像是小刀和小梦姐姐的样子。”

    “可是,小刀是猫妖啊,宁哥哥说,小刀之所以会变成小梦姐姐的样子,是因为小刀喜欢小梦姐姐,”皇甫鹭用手指头点着嘴角,抬起头来,“说起来,你们有没有觉得……宁哥哥跟小刀的关系有点怪?”

    宝桐和红蝶一同往她看来……总感觉她发现了什么不太好的真相。

    昨晚宁江将这个女孩带回来的时候,看着这个、不但跟红蝶和小鹭有几分相像,而且总感觉非常熟悉的女孩,她们多少都有些疑惑。直到宁江告诉她们,她就是鸾梅长公主的时候,她们才真正的大吃一惊。

    以前在昊京皇城,三人组几乎就是跟着鸾梅一同长大的,对于她们来说,鸾梅既是她们的长辈,同时也更像是她们的大姐姐。也正因此,在那一场天灾中,传来鸾梅的死讯时,三人都是非常的难过。

    而现在,宁江却告诉她们,鸾梅长公主其实并没有死……只是变小了?

    刚听到这个消息时,三个豆蔻少女,都有一种风中凌乱的感觉。

    种圣血、浴火重生、原本是拜火教的善女神却因为仪式的失败以及其它原因反而变成了他们这一边的善公主……这些事情听起来,简直比家写出来的奇谈怪论还要荒唐,然而却活生生的出现在了她们面前。

    如今,看着躺在那儿昏睡未醒、劫后余生的女孩,一方面觉得怪异,另一方面也是多多少少的,有些欣喜,原来她们的姑姑(小姨)并没有死……不过就是变小了?

    傍晚的时候,处理完各种堆积在一起,需要他来解决的事务的宁江回到了后园,而这个时候,鸾梅也已经醒来,正在与宝桐、红蝶、小鹭交谈。但他走进屋中的时候,四个人全都一同往他看了过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家突然一下子就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宝桐等三人就先离开了,宁江独自来到榻边,在鸾梅身旁坐下。他问道:“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鸾梅轻声说道,又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为什么宝桐、红蝶、小鹭三人都在你这儿?刚才问她们,她们都支支吾吾的……”

    宁江道:“这个……”我应该怎么向她解释?

    看着他的样子,鸾梅大概也猜到了是怎么回事:“我知道,红蝶一直都是喜欢你的,皇兄死后,她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她原本也就差不多长大了,到了可以嫁人的年龄,跟着你的话,我也心安一些。”

    宁江松了一口气:“嗯,那我就放心了。”

    想了想,女孩又往他看来:“但是,宝桐不是应该在皇宫里的吗?如今的新天子是她的哥哥……”

    宁江说道:“事情有些复杂……”把那个时候,还是太子的宋俊哲向他的父皇进言,想要让宝桐跟自己死在一起的事情说出。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事,鸾梅也有些目瞪口呆,像这种情况,宝桐也的确是没有办法再回皇宫去,即便宋俊哲让她回去,他们恐怕也无法放心。

    宁江继续叹气:“而且……唔,宝桐和我……”

    “宝桐……和你?”鸾梅瞪大眼睛看他,“你……和宝桐?”

    “都是红蝶和鹭儿的错啊,不关我的事!”青年赶紧说道,“是她们把宝桐剥得光光的,送到我床上的。”

    赶紧把事情说出。

    鸾梅继续瞪他:“所以你就对她做了那样的事?”

    宁江无奈的道:“我能够怎么做?把宝桐赶出去?在当时那种情况下,那不是逼她去死吗?我怎么可能会那么残忍?”

    女孩瞪了他好一阵,腮帮子都有些鼓了起来,然则终究还是没有什么办法,事情发生都已经发生了。无奈之下,只能说道:“罢了,按你怎么说,宝桐原本也就没有地方可以去,和红蝶一起跟着你……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说起来,她们三人原本也就是一同长大,从小就是形影不离……”

    突然想起一事,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他:“说起来,我刚才问她们为什么会在这里的时候……为什么连小鹭都在一边傻笑一边脸红?”

    宁江握着折扇:“这个……你、你听我解释……”

    女孩抓起床边的烛台:“嗯……我听你解释。”

    宁江心虚的后退:“当时、当时我其实只是去找宝桐的,结果……她们刚好睡在一起……原本是不想碰她们的……只是没能忍住……”

    嘭的一声,屋子里传来一连串的震响。

    窗外,一同背靠着墙,在那偷听的三个少女彼此对望。耳听着屋子里呯呯嘭嘭的声音,皇甫鹭蹲在那里,扭头看向两个姐姐,小声问道:“我们不进去帮宁哥哥向小姨解释吗?”

    宝桐与红蝶一同对望……才不去呢!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