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8章 孰家天下:霸王一斩!

正文 第28章 孰家天下:霸王一斩!

    大宗邪陡然大喝,喝声响亮,黑火以他自身为中心嘭的一声卷荡开来,冲向披头散发的壮汉。戴霸大刀挥舞,被迫后退。

    大宗邪猛一转身,面对着挟着无量剑海杀来的南海梅剑,手中的长枪来不及开阖,左手一拳轰出。天摇地动的爆响中,他的拳头与雷霆般的剑势撞在了一起。随着怒不可遏的冷哼,大宗邪后退两步,左手的拳头流出鲜血,梅剑先生却在向外的甩飞中,呕出一口污血。

    天地却在这个时候,闪了一闪,戴霸整个人犹如行走在穿云而下的霹雳之间。就像是惹怒了神罚的巨人,与天为敌,与地为敌,刺透黑暗的闪光,不可一世的猖狂,厚背大刀刺向天空的那一瞬间,犹如逐日的夸父,更像是灭世的刑天,现实与虚空的位面交错,令得整个天地都为之惶惶,神话与传说之间的游走,时间与空间之间的穿梭,集满了众生的悲愤,凝成了天开地裂的一刀。

    轰!

    霸、王、一、斩!

    ……

    ***

    耳听着远处山林炮火的轰鸣,拜火教女尊萧菩萨哥怒容满面的看着宁江,那满是皱褶的皮肤,在这一刻也不由得绷起了青筋。

    即便是以她的老谋深算,在这一刻,也难以控制住自己。她深信自己已经算得够深,藏在暗处,谋定后动,结果却仍莫名其妙的出了不该有的差错。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青年,她桀然的嗓音,发出嘶哑的怒喝:“你到底是什么人?”

    青年淡淡的立在月下,月光均匀地洒在他的锦衣上,透着神秘的光泽:“这真的重要吗?”

    “那么,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拜火教女尊强压怒气:“不管是谁,做事总有一个目的,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成为帝王?成为圣贤?甚至是成为后世景仰的圣人,又或者是玩弄天下英雄的刺激?”

    青年负着手,慢慢的抬头看她:“为了整个华夏,为了这片土地,为了这一整个世界。”

    拜火教女尊冷笑道:“你在耍我?”

    青年叹气:“没错,我只是在说个笑话逗你玩……或许吧。”

    拜火教女尊琢磨不透地看着他,仿佛在猜忖着他的心思,他做下这么多事,不可能没有目的,驱使他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动机?什么样的野心?然而,不管她怎么猜,怎么想,用尽她所有的智慧,来分析他过往所有的举动,竟都无法得出结果。

    但是不管怎样,只有一点是能够确定的,那就是……不能继续让这人活着。

    两股能量瞬间碰撞,在拄杖老妇与负手青年的中间,于虚空绽出光华,光华呈环形四射。不知何时,于空中,竟多了一个孩子,与一个戴着玉冠的女人。孩子戾气冲霄,带着恶毒与充满怨恨的眼神,宛如无法控制自己的毒龙。玉冠的女人,却与定在她身后陡然不动的老夫模样仿佛,只是更加的年青和貌美。

    两人俱是以神魄凝气成形,形成身外化身,对撞中的气势上冲云霄,一道道闪光在空中迸射,因其不择手段的歹毒和必杀对方的狠辣,甚至比另一边的修罗魔将、两大宗圣之间的较量更加的凶险,无所不用其极。

    老妇手中的拄杖,杖头犹如活物一般喷着火光,将她自身护住,她整个人也如同石化,一动不动。同样不同的青年,脚下竟也多出了几张符纸,形成了围绕着他的神秘法阵。

    法阵的一旁,那驼背的老人长长的叹一口气,青年的神魄离体前,只说了一句:“交给你了!”

    “喂喂,昨天你我都还是敌人,现在就这么简单的,把你的性命交给我?”老人不满的唠叨着,“你知不知道老夫最痛恨的是什么人?就是你们这种看错人的人,尊上是这个样子,月理朵是这个样子,你他娘的也是这个样子。老夫是什么人?老夫可是老奸巨猾的老狐狸,用心险恶,居心不良,从来不是什么好人,你们居然就这样的放心交给我?你们到底有没有长眼睛?你们到底会不会看人?”

    絮絮叨叨的嘀咕中,老人抬了抬头,看了看另一边阴沉着脸的青年女子

    手持黄金宝剑的青年女子,想要劝说老人反水,老人愤愤不平的咒骂,却反而让她说不出话来。最终,她冷然道:“神册宗倍,你难道真的打算就这样投向华夏人?你可知道,现在,你只要杀了他,华夏一方马上就会内乱……”

    “然后被你们占了便宜?”神册宗倍没好气的道,“这家伙竟然会信任我这个没有信用的老头子,那是他蠢,你这话,却是把我当蠢货了……呵呵,老夫果然还是看你们更不顺眼。”

    青年女子宝剑高居,剑柄两端的宝珠,地火进一步往剑身窜动,她阴阴的道:“你真的以为,你能够挡得住此剑?”

    “挡不住!”老人摇头道,“听说就是这支剑,一剑重创了墨门的善公主,令得她到现在都还是生死未卜,老夫想来,自己最多也就是与善公主实力相当,同样不可能挡下。”

    萧古杀气凛然:“既然明知道挡不下,你还不滚?”

    老人笑道:“你明知道我挡不下,为何还不斩过来?”

    萧古脸色阴沉。

    老人叹气:“你的那点本事,老夫还不清楚?呵呵,同样的,老夫有些什么手段,想来你们拜火教也早就调查清楚。没错,我这老头子,可没有他们那种凝气化体、身外化身的手段,但你就真能肯定,站在你面前的我,就是真正的我?”

    萧古的脸色愈发的难看。

    “要不,我们来做个游戏吧!”老人嘿嘿的笑着。在他两侧的半丈之外,竟又同时从地底钻出了两个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影。三个人同时将手一翻,每人的手中,都端着一支玄武枪。

    三人怪笑:“老夫可以保证,三个我里,必定有一个是真身。你一剑下来,斩到了真身,老夫自然就一命呜呼,斩错了,那自然就是你完蛋,你准备先杀哪个?”

    ***

    与霹雳浑然一体的大汉,惊天动地的一刀。

    刀光犹如颠反了虚空与现实两个层面,化作实体,轰然间闪耀。从远处看去,仿佛整个天地都被这一刀劈成了两半。夜色被击碎了,光昼却也并没有因此而来临,不容于天地的一刀,强行降世在龙蛇起陆的乾坤,堪称此世史上曾出现的最强战技,终于再一次的、于人世露出狰狞的面容。

    左手溢血,单臂舞枪的大宗邪双目爆出火光,整个身体与黑色长枪练成了一体,人即是枪,枪即是人。诡异的魔气陡然下沉、上升,层层叠叠间卷成了龙卷风般的螺旋。大喝声中,一枪击出,枪身前刺,黑龙般探出,坚定的手臂与枪身形成了一条直线。

    大掌用力一握,瞬间抓住枪尾,烈焰狂涌而出。

    嘭,刀枪相撞,两股强大力量在现实与虚空那一线之间相撞,进而交错。大宗邪喷出鲜血,连退几步。戴霸却也在惨哼中向后抛飞,猛然间强迫自己落地,向后一踩,反退为进,在这个过程中,皮肤与肌肉一条条的开裂,疯狂的涌出鲜血。

    前方剑光与枪影已经再次撞在了一起,剑光后退的那一瞬间,浴血的壮汉快速欺近,刀光补上。

    咣咣当当的交错间,刀与剑的光芒前仆后继,完美地合作着,没有给与他们一样重伤的魔将予喘息的机会。三人之间的战斗,变得疯狂,地面摇动,不断的摇动,刀光、剑气、魔气对周围环境的干扰越来越严重,大地不断的裂开,裂出纵横交错的口子。

    血水,汗水,不停的挥洒。三人的身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伤口,随着气势的走弱,一击必杀的杀招再也无法用出,却是不停的以伤换伤,反而更加的凶险和疯狂。移动,走位,转眼间就战到了百丈开外,枪影就在这个时候陡然爆开,一条断臂飞起……

    这一边,宗圣级的交手已近决死的最后关头,远处的战场,却也同样炽热。

    地上到处都是尸体,修罗魔兵的、人类的。

    人血与魔血混杂在一起,雾气开始消散,远处山腰的老人喘着气,大规模的术法覆盖,消耗的体力实在太大,让他逐渐无法承受。血的味道却代替了雾气,弥漫得到处都是,残缺的尸体,粉碎的血肉,于逐渐清晰的大地间,勾勒着触目惊心的画面。

    被打乱的魔兵,依旧展示着强大而又惊人的战斗力,然而终究是无法挡住群雄并力。被玄武枪击毙的,被剑阵诛杀的,战马奔腾,嘶鸣。角落里,随着一声大吼,“涛山寇”莫大平又杀了一名魔兵,摇摇欲坠,满身是血的倒了下去。

    数千名魔兵,每一名都强得可怕,想当年,玄气大盛前,整个华夏也不过就是二十名左右的、同等实力的高手。

    此刻,纵然有玄武兵团和火炮对魔军数量的大规模削弱,有星落老人的暗中作法和战术指挥,有鸣山的剑阵,天下英雄的支援,却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随着雾气的消散,残存的魔兵开始集结。后方,大量的华夏兵在鬼军师的指挥下开始推进,以更大的牺牲,来扫荡着最后的战场。绝望的环境下,这些修罗魔兵却也爆发出更加惊人的战斗力。

    另一边远处的山林,火药的轰炸中,硝烟飞扬,众多的拜火教妖女死去。道门与墨门中的强手,开始了围杀。就在他们的左近,玄气爆发,身影飞舞,三名华夏知名高手,与三名拜火教“恶女神”之间的对决,同样是惨烈无匹。虽然凭借着各种诡异的神通术法,勉强挡住了华夏三位巅峰级宗师,其他的拜火教徒却纷纷被杀。

    三名恶女神怒不可遏,却已经徒然无力。算计与被算计,这就是江湖。

    当所有的拜火教妖女都被屠杀干净,道者、墨者往这一端涌来的时候,原本就已经开始逐渐失衡的天平,终于彻底地倾斜……

    ***

    元神凝气成体的女人,头戴玉冠,颇为高大,虽然并非实体,但清冷高傲的容颜,却也在展露着她曾经美丽的容颜。

    宽厚的胸骨和颇显纤细的腰身,整个人如同散出熊熊火光的金乌神女,夺目到刺眼,闪亮到绝美。

    与她交手的男孩,却是一身黑袍,散发着诡异的戾气,犹如不愿看到光明的暗夜杀神,浑身上下透着让人不舒服的阴冷。月亮仿佛是他的随从,黑夜成为了他的主战场,残忍是他唯一的手段,怨毒是他仅有的表情。

    拜火教女尊那高大的体型火焰般摇摆,能量不断的爆炸,蝙蝠公子冲杀,腾挪,用那小巧的身体,展示着最凌厉的杀招。光影交错间,两人就横拉到半里之外,速度快得惊人。

    没有任何的留手,没有任何的转圜。轰!光芒炸裂,黑暗涌动,噼噼啪啪,树木瞬间起火然后崩裂。一块块带火的碎木在空中乱舞,如影随形的黑影在火中穿梭。

    “这就是你的手段么?”

    男孩充满讽刺的冷笑声,在疯狂涌来的月色间传荡:“难怪一直只敢在暗处装神弄鬼,偷偷摸摸的做些小鸡肚肠的事,原来你的计谋不过如此,实力也不过如此。”

    陡然之间的跳跃,一连串毫无停歇的攻势,于汹涌的火光中箭一般的飞掠。

    “假借着神喻的名义自高自大,摆出一副光明神圣的样子,以恐吓和威胁的手段来控制信徒,实际上却只是一个整日里缩在暗处、狗苟蝇营的老太婆子,称霸有心,造反无胆,这就是你们拜火教的二元论?以前还觉得你是一个多么厉害的人物,现在真是见面不如闻名,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住口!”明知道这个家伙是在故意激怒自己,拜火教女尊却还是忍不住被他激怒。一支圣羽飞出,嘭的震响,十丈方圆内尽成焦土。

    冲高的黑影,如同蝙蝠一般展翅降落,黑色的衣袍猎猎作响,刀气就是在这个时候,轰然而现……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