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儒道之天下霸主 >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0章 孰家天下:断界之壁!

正文 第30章 孰家天下:断界之壁!

    大宗邪的目光,盯着这口在阳光下闪着宝光的黄金宝剑,终是长叹一声:“此剑乃是我修罗界至高无上的帝主赐下的至尊令剑之一,被帝主灌入了至尊魔气的令剑,不但如帝亲临,更能够使用帝主封入剑中的力量。八一中文 ≈≥≥.≈一般情况下,这种至尊令剑,都是由帝主身边的七常侍受命时带出,代替帝主巡视众域,或者执行特殊命令。这七常侍,每人都有帝主赐下的绝招,与剑中的至尊魔气配合时,几同于帝主亲至。耗空了至尊魔气的令剑,通常都会被带回,有时也会赐给底下的臣子又或者是一方域主。”

    宁江道:“你说的这帝主身边七常侍,实力比你如何?”

    大宗邪道:“或比我强,或比我弱,但总体相当,但若手持帝主亲赐的至尊令剑,只要剑中至尊魔气犹在,我主亦不敢惹。”

    宁江想了想,问:“像你这种实力的高手,在修罗界中,还有多少。”

    大宗邪淡淡的道:“至少也有百八十人,各方域主,犹在我等将领之上,帝主的实力,则远各方域主。我主本为四方域主之一,因帝主予他有夺妻之恨,方才愤而造反,大败亏输后,逃入此界。我等的家人、族人,也全都被打成阿修罗,为婢为奴。”

    在他们周围,其他人尽皆色变。这魔将的实力,在他们眼中已经是强得可怕,梅剑与霸刀两大宗圣联手,在整个华夏武林的历史上,乃是亘古未有的事,就算如此,也落得一个断臂,一个伤痕累累,方才艰难取胜,古之最强宗圣楚霸王,恐怕也不过如此。

    然而这种实力的魔将,在他们那个世界里,竟然有如此之多?更可怕的是,在他们这种级别的魔将之上,竟然还有实力更强的“域主”,以及凌驾于众域主之上的修罗帝主?

    即便连戴霸的脸色,在这种时候,都微微的变了一变,而其他人,更是头皮麻。

    这一刻,他们可以说是,集结起整个华夏的力量方才剿灭的这支魔军,在另外一个世界,不过是一支被迫逃亡的残兵败将,这样的认知,让每一个人都脸色凝重。

    “宁兄!”远处,百子晋策马奔来,下马之后,将马绳交给身边之人。

    宁江点了点头,继续看向大宗邪:“我再问你一件事,北方银川大地上,出现了犹如割断天地的黑色断层,这断层还在往南方推进,那是什么东西。”

    大宗邪抬起头来,环视着周围的所有人,目光中透着冷漠,透着怜悯:“那是断界壁,修罗界中的每一个‘域’,原本都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只是被帝主所征服,被征服的世界里,被屠杀过后的子民,都会作为阿修罗,在疆土扩大后的修罗界里成为奴仆。”

    宁江冷然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大宗邪缓缓的道:“断界壁的成长,一般要**年的时间,我已经去看过它,它在你们的世界里,已经出现了三年多。最多再过五六年的时间,它将会变成连通修罗界的域门……你们将无处可逃。”

    ……

    ***

    正午的太阳,洒下了毒辣的日光,大地犹如蒸笼,冒起一阵阵青烟,往远处看去,情景就像是在扭动。

    到处都在忙碌着,有伤兵被撤去救治,有后方补充的兵士在搬运着尸体。这样的温度下,尸体不尽快运去埋葬,将会很快臭,进而引各种疫病。

    阴冷的山林间,大批的兵将正在休整,蛮帝死了,蛮族的邪相投降了,这意味着华夏一方,已经取得了最终的胜利。虽然北方还有许多州府没有收复,但那已经是迟早的事。

    虽然昨晚的恶战让人心惊,大量“妖魔”的出现,引了许多联想,但是不管怎样,到了这一战结束,人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胜利的消息,也开始往各州各府传去。

    扎在山阴处的营帐里,天下兵马大元帅宁江,则与各军的领会聚一堂,红娘子、百子晋、赵横、赵斐然等全在这里。

    帐口处光影闪动,有人踏步而入,正是龙虎山的执法真人张据池,以及墨门如今的领袖俞泽言。昨晚,正是他们两人率领这道、墨两门的精英,动用火器成功围杀拜火教的妖女,然后急支援战场,奠定了最后的胜利。

    知了的叫声,在外头连绵不绝,此时此刻,许多将领身上,都还穿着满是尘土的血衣。大战之后的最终胜利,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太多的欣喜,此时此刻,众人的表情,依旧是那般的严肃。

    “关于北方断界壁,以及修罗界的事,想来大家都已经知晓,”青年负着手,缓缓说道,“实不相瞒,关于修罗界的事,我比大家知道得更早许多。最初的消息来源,是被拜火教追杀的一个、来自修罗界的孩子,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只告诉了甘玉书甘帅,和鸣山军师子晋二人,其他人都没有透露。”

    抬头看了看:“并非想要瞒着大家,只是因为,在当时,我们最要的敌人,依旧是蛮夷,在蛮夷未除的情况下,去考虑修罗界的事,实在是遥远了些。更何况,与修罗界有关的许多事情,我的了解其实也非常有限,我与那个孩子只有一面之缘,此刻,她也已经回到了修罗界。与‘断界壁’有关的事,我却也是跟大家一起,从大宗邪的口中知晓,在此之前,我也没有想到事情竟是如此的紧迫。”

    “最多五六年,断界壁就会打开,然后,我们这个世界就会跟修罗界相通……大宗邪应该没有骗我们。大宗邪和这支修罗魔兵的主上,唤作元魔将,与修罗界至高无上的帝主有夺妻之恨,这一点,大宗邪的口供,与那个叫小方的孩子说的话相同。大宗邪与我们,不过是敌我之间的矛盾,与修罗帝主则是主上被杀、举族为奴的深仇大恨,欺骗我们,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五六年的时间……好吧,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这表示,至少我们还有四五年的时间休整备战。至于断界壁打开之后,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不管是大宗邪,还是小方,透露出来的情况都差不多。等修罗魔军大量侵入,战败者,要么被屠杀干净,要么就是成为修罗帝主控制下的‘阿修罗’。所谓阿修罗,在修罗界中,就是‘不是修罗’的意思,其实就是……奴隶吧。”

    众人彼此对望,尽皆沉默。

    随便一个魔兵,差不多都有宗师级的实力,像大宗邪这种级别的魔将,在修罗界中,只能算是中层的将领,在他们这个世界,却堪比史上最强宗圣楚霸王,如果不是有两位宗圣同时以二敌一,整个华夏也无人是他敌手。

    在大宗邪这种级别的修罗魔将之上,还有所谓的“域主”、“帝主”。

    虽然如今,这个世界玄气大盛,但五六年的时间里,但大宗邪这种级别的高手,整个天下恐怕也出不了几位。

    即便连红娘子、百子晋、赵横等重要领,这一刻,心中亦是无比的沉重。

    “我知道大家心中在想什么!”青年却是笑了一笑,“大家觉得,我们根本就没有获胜的希望?但是我倒不这么觉得。昨晚这一战,大家也看到了,这些魔兵很强,非常的强,如果在以往,他们将战无不胜,但是现在,他们何尝不是我们的手下败将?呵呵,再怎么强,说到底,他们用的,也不过就是冷兵器罢了。”

    “冷兵器?”有人低声问道。

    “对啊,冷兵器……刀枪一类的东西。虽然他们的兵器,与我们这个世界不同,明显的更加强大,但是说到底,依旧是近身攻击的冷兵器,而我们之所以能够取胜,火炮、玄武枪……起到了真正重要的作用。只要大家众志成城,团结一心,并继续研究更新式的兵器,五六年后,我们未尝没有机会与修罗界一战。”青年耸了耸肩,“虽然,时间的确是紧了点,但……呃,大家要有信心。”

    众人彼此对望,刚刚提起的一点信心,被他最后画蛇添足的一句,一下子又浇灭了……感觉好没有信心。

    张据池、俞泽言两人也紧紧的皱着眉头,玄武枪、火炮虽然有效,但目前来看,对付普通的魔兵还行,对付大宗邪这种魔将,则完全无用。而像大宗邪这种高手,来上四五十个,恐怕就可以征服整个华夏,还不需要出动比他们更加强大的“域主”。

    更何况,即便是玄武枪,也不过就是四五千支,内中的精密零件需要用到天陨流光,而天陨流光已经完全消耗干净,一点不剩,就算以后能够解决掉这个问题,每一支玄武枪,都需要用到一颗玄武水晶,所有的玄武水晶,加起来也不过就是一万多枚。

    “好吧,看来大家真的没有什么信心,”青年负手摇头,“那就没有办法了,大家一起等死吧……散会!”

    众人面面相觑……就这样?

    百子晋捂着额头,头疼地道:“宁兄……”

    外头传来爽朗的笑声:“大元帅何必再捉弄大家?时局多桀,华夏正值多事之秋,蛮夷虽然猖狂,我等将之平了,魔军虽然强大,我等将之灭了。就在一两年前,华夏将倾,万马齐喑,人人难以自保,如今再看,岂非又是一个全新局面?只要大家万众一心,自强自立,继续展,焉知五六年后,修罗魔军大批杀来,到底是他们灭我们,还是我们灭他们?”

    说话间,只见梅剑先生与戴霸一同揭帐而入。

    宁江看去,见梅剑先生整支右臂都已经断去,包扎着断臂的绷带依旧渗着鲜血。

    众人纷纷起身,宁江道:“前辈伤势如何?”

    梅剑先生继续笑道:“还撑得住。”环顾一圈:“诸位,修罗魔界与断界壁的事,吾亦已听说,虽然修罗界强大至令人心惊,然我华夏,也同样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百废俱兴,玄学、武道、兵法、化学等等,诸学复兴,火炮,玄武枪,这些东西,一年前谁敢想象?只要继续保持这个势头,一年后,谁又敢肯定是一种什么样的局面?更弗论五六年后。时间虽紧,但我等原本就非坐以待毙之人,否则蛮夷入侵,大家直接投降了事,又怎会奋战至今?”

    众人纷纷道:“前辈所言正是。”“正是,今时不同往日,若是以前,谁能想到,我华夏竟也能够遍地宗师?谁又能够想到,我华夏能够在这短短的几年时间里,连着出现两位宗圣?”“怎会是两位?前辈,戴大侠,蝙蝠公子,这里就三位了好不?”“呃……我们不要在意这种细节问题。”“正是,文有宁公子,武有前辈和戴大侠,整个华夏团结起来,大家又有何可惧?”

    梅剑先生道:“吾于文韬兵法,并不如何擅长,唯略懂一些武道,如今亦已受宁大元帅之托,于武校担任教授,但凡有武学上的难题,众位只管询问,家中有天分不错的孩子,也可送入武校,吾必定倾囊相授,绝无藏私。至于文韬上的事,我相信宁大元帅也早就胸有成竹,我们何不听他一谈?”

    众人往宁江看去。

    宁江手握折扇,道:“敌人强并不可怕,怕的是我们自身内斗,内斗不止,则华夏不安,纵有再强大的力量,也难以聚力成拳。先前的朝廷就是如此,视武道如祸害,防武将如防贼,朝官自身无能,只敢压制底下能者,令其无出头之日,故而文官满口大仁大义却脱离实际,武将有力难施、立功反恐震主。这一次,中原尽入蛮夷之手,不是因为蛮胡强,而是因为朝廷暗弱,如在场诸位,于此番灭蛮,纷纷建有大功,但若在以往,有几人真能出头,而不遭朝廷忌惮?”

    “是以,为防内斗,当整合兵马,统归华夏,使将来修罗入侵,可以统一调度;为振华夏,当选能者持国,称作主相,第一任主相由上议会共同推选,上议会之成员,由此番平蛮灭魔者,以功绩进入,再加上儒、道、墨三家之代表。为防争议,主相之推选,以上议会众人一人一票,票多者担任,定下法度,不得枉法,不得作弊,未能选上者,亦当服从多数意见,共同振兴华夏,上议院中的任何一人,都有自荐又或是推选主相人选的权力。此外,为防主相权势过大,每四年一选,担任两届者便不得再选。主相拥有组建内阁,管理国事的权力,未来之君主为华夏之象征,但不得干预国事。日后再组建下议院,下议院的成员,由各州各地推选有德有能者,唤作代表……”




上一章 下一章 儒道之天下霸主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