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法家高徒 > 法家高徒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偷袭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偷袭

    “大人!”

    “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只等您一声令下!”

    听到段天涯的话,司徒刑不由轻轻点头,目光中更是流露出满意之色,他又看了一眼地图,这才说道:“如果本官所料不差!”

    “今天晚上,亥时就会起风!”

    “月黑风高!”

    “等到了丑时以后,会有大雾弥漫!”

    “那时候,我等以玄武攻入,直插敌军的景门,转杜门,后入惊门!”

    “对方必定摸不着头脑,不知我军虚实。”

    “另一队人马,在外,以铜锤敲鼓,制造声势。”

    “。。。”

    听着司徒刑的话,段天涯不由轻轻的点头,不过他心中还是有着几分担心,最后实在忍不住说道:“大人!”

    “您说的有道理!”

    “可是,敌人毕竟数倍于我军,若是被他们反应过来,形成合围之势,那我军可就危险了!”

    听到段天涯的担心,司徒刑也不感觉意外,他这个计划,本来就是兵行险着,一旦某个环节出现问题,大军断然没有回还的余地。

    不过,他还是重重的点头,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这海族大军来势汹汹!”

    “我等想要在现有情况下,固守三日,绝对是不可能的!”

    “想要庆丰不失,必须主动出击!”

    “你且放心!”

    “这次不论出击的方位,以及时间,都是本官用奇门遁甲算好的,我军临玄武,利于偷袭!”

    “而对方却是临腾蛇,乃是犹豫,迟疑,自乱阵脚之态!”

    随着司徒刑的分析,两道亮光,从彼此大营中心升起!

    一个巨大,背着厚厚盔甲好似山峦一般的玄武,一个身体粗壮,长满鳞片,不停吐着红信子的腾蛇出现在敌我双方的阵营之上。

    这个微妙的变化,非常隐秘!

    非擅长望气的人,根本不能发现!

    可是影响,却是真真实实的!

    受玄武,和腾蛇这两种神秘力量的影响。

    双方阵营都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这种变化很小,也很隐晦,让人难以察觉,但是却真真实实的改变了双方的一些想法。

    不提司徒刑和段天涯借助沙盘推演局势。

    单说敖庚以及海族大营。

    正如司徒刑所想的那般,海族之中,也有善于兵法,谋略之人。

    数个海族大将,团坐在沙盘周围。

    和司徒刑等人想的守卫不同,他们想的却是攻伐。就在众人沉默之时,一个长着犄角,全身发黑的海族大将站了起来,并且用粗壮好似老牛的声音说道:“殿下,庆丰镇只是一座孤城,而且无险可守!”

    “只要殿下给某家三万大军!”

    “某家明日寅时造饭,卯时开始攻击,午时之前,一定为殿下拿下庆丰!”

    听到那个海族大将的声音,旁边的人也是忍不住连连点头。正如那个大将所说,这个庆丰,不论是从地理位置,还是城墙高度,都不是太好。

    在数万海族的冲击下,能够坚持几个时辰也是不错。不过也有人满脸不屑的摇头道:“你这厮!”

    “就是一个无脑莽夫!

    “那庆丰虽然地势不高,但毕竟也有城墙连绵。按照你的方法,我军就算是攻下庆丰,也会付出数倍的代价!”

    “诸位可是不要忘记了!”

    “城内可还有一位司徒镇国呢!”

    听到那人的话,不少人也是忍不住连连点头,更有人满脸的认同。

    人族虽然单体孱弱,但是一旦被他们结成阵势,那也是非常难缠的。

    按照庆丰的格局,以及必死的心智,他们想要拿下庆丰,最少得付出数倍代价。

    如果能有别的办法,减少损失,那也是再好不过!

    见大家都对老者的计划感兴趣,刚才主张猛攻的大将,不由的感到一阵失落,同时心中也有着说不出的不服,到最后他实在是忍不住,大声问道:“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被海族大将质问,那个老者也没有生气,他先是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扭身对敖庚行礼后,这才笑着说道:“殿下!”

    “兵法有云,围三缺一!”

    “我等只要以重兵围拢,制造出重兵压境,庆丰势若危卵的模样。”

    “再故意,留一个缺口,让对方看到希望!”

    “到了那时,庆丰的人心必定动摇,只要有一人逃出,就会有无数人效仿,到了那时候,根本无需我等动手,庆丰就会陷落!”

    “这也是兵法中的最高层次,不战而屈人之兵!”

    说道最后,那个好似谋士的老者,更是忍不住轻轻捋动自己的胡须,满脸的得意。其他人也是忍不住暗暗点头,更有人满脸佩服的看着老者。

    “龟甲先生就是龟甲先生!”

    “不愧是我族群中的智者!”

    “这些谋略,就算是人族,也不能相比!”

    听着众人的吹捧,被称为龟甲的老者,脸上的得意也变得更加浓郁,到最后更是飘飘然起来。

    好似漫步云端!

    不过,还是有人不合时宜的泼了他一盆凉水。

    “龟甲大师所说么有错!”

    “但是!”

    “围三缺一,是需要时间的!”

    “根据情报显示,驻马周围的军营已经开拔!”

    “按照他们的速度,两日后就会抵达!”

    “到了那时,前后夹击,我等势必要处于被动!”

    “所以,老先生的计谋虽然好,但是却不实用,某家认为,还是按照虎布鲁大将所说,直接以重兵压上!”

    “虽然我族群会损失一些,但是,只要拿下庆丰,东海将会无险可守!”

    “到了那时,我大军就可以浩荡,直驱而入!”

    “所得,将会今日的数倍,数十倍!”

    听到那个海族的发言,龟甲不由的禁声,脸上更是流露出尴尬之色。

    有心反驳,但又不知说什么!

    看到他这副模样,大家那里不会明白。就在现场气氛多少有些尴尬之时,坐在上手的敖庚突然睁开双眼,并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好了!”

    “大家都是为了海族!“

    “都是为了这场战役!”

    “虎布鲁和龟甲说的都对,也都有道理!”

    “明日寅时,虎布鲁所部作为先锋,从正面攻打,一旦攻破城池,当记做首功!”

    “诺!”

    听敖庚钦点自己为先锋官,身体粗壮好似小山的虎布鲁不由的就是一阵大喜,到最后更是忍不住起身,重重抱拳,大声应诺的同时,并用挑衅的目光看了龟甲一眼。

    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是眼睛中的得意,挑衅,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住,只气得龟甲脸皮哆嗦,却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敖庚钦点虎布鲁,这也从侧面的否定了自己的建议。就在他窝火,生气,却没有办法诉说之时,敖庚突然扭头,对他先是展演轻笑,这才说道:“龟甲大师所言,也不无道理!”

    “在虎布鲁攻城的同时,龟甲大师所部,也可以佯攻东门,西门,独留北门,震慑敌胆,让他们不战而退!”

    听到敖庚的话语,龟甲本来有些抑郁的心情,瞬间变得开朗起来,本来有些萎靡的目光,更是变得锐利。

    “诺!”

    “还请殿下放下,老臣定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随着敖庚的安排,大营中本来有些沉闷的气氛,也变得轻松起来。

    可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刮起一阵怪风,不仅将大帐吹的啪啪作响,更将立于大帐外面的旗杆吹断。

    看着缓缓到底,好似死蛇一般缠绕的旗帜,众人的脸色不由的大变。

    坐在上手的敖庚更是豁然起身。

    这大战未起,就先折断旗杆,可不是太好的兆头,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心中多少有些担心,想到这里,他不由的看向龟甲。

    看到敖庚的目光,龟甲大师也是不由的皱眉,过了半晌,他这才满脸迟疑的说道:“启禀殿下!”

    “这狂风席卷,吹断旗杆之事,并非吉兆!”

    “根据兵书记载,诸葛武侯当年也曾遇到过此情形!”

    “武侯断定,当日晚间有人偷袭营盘,故而让人以稻草扎出假人,并且将山羊倒悬,不停的击鼓、1”

    “做出营地之中人声鼎沸之状!”

    “而大营内的人,则是埋伏在四周,静静的等待敌军偷营!”

    “事实上也正如武侯所料。当天夜里,敌军偷袭,全部落与埋伏之中!”

    “武侯大胜!”

    “而敌军则是大败!”

    “按照兵书所云,此间夜晚,恐怕会有人偷袭。殿下还是要早做准备才好!”

    “这!”

    听到龟甲大师所言,敖庚不由的就是一愣,心中更是有着说不出的迟疑。

    “偷袭?”

    “这可能么!”

    不仅敖庚感觉迟疑,其他人心中也是有着说不出的疑惑。

    “偷袭!”

    “这可能么?”

    “那司徒刑虽然有数万兵马,但是大多都非精锐!”

    “而且,这地形一望无垠,根本没有可以藏身之地,若是想要偷袭,定然会被发现!”

    “可是,若是不可能!”

    “这营帐外的旗杆为什么被狂风吹断?”

    “诸葛武侯,那可是兵家圣人,他的记载岂会有误?”

    仿佛看出了敖庚以及众人的迟疑,也是为了打击龟甲的声望,彰显自己的存在,虎布鲁不由的嗤笑两声。

    就在大家赶紧诧异之时,他这才笑着说道:“古人有赵括纸上谈兵!”

    “没有想到,我们德高望重的龟甲大师也有纸上谈兵的一日!”

    “你!”

    龟甲大师没有想到,虎布鲁竟然敢这么轻视自己,不由的就是大怒,脸色中也多了几分青紫。到最后更是忍不住起身,满脸恼怒的呵斥道:

    “虎布鲁,你给老夫说明白!”

    “否则,休要怪老夫和你不客气!”

    看到龟甲大师那恼怒的表情,虎布鲁也不害怕,反而伸出中指,轻轻的摇晃道:

    “说你纸上谈兵!”

    “你还不服气!”

    “这庆丰镇地处平原,千里土地一望无垠!”

    “在这里,别说藏数万兵卒,就算是几十个人也藏不住!”

    “而且我军,也修建了箭塔,瞭望台!”

    “只要对方稍有异动,就会被发现。。。”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偷袭?”

    “今日之情况,和武侯当年天差地别!”

    “一味照搬,食古不化,只会让人感觉可笑。。。”

    虎布鲁的言语非常的激烈,有的地方更是尖酸刻薄,只听得龟甲大师脸皮发僵,眼睛赤红,到最后,更是直接忍耐不住,直接起身,好似中风一般,全身哆嗦道。

    “你!”

    “你!”

    '你!

    “你!”

    众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虎布鲁说话竟然如此的尖酸,不由的就是发愣,不过他们的心中,或多或少已经偏向了虎布鲁。

    这里的地形,这里的地势都不适合偷袭。他们发自内心不愿意相信,敌军会再这个时候,进行奔袭。

    这个龟甲大师,的确是食古不化之辈。

    不过,他们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默不作声,好似壁上观。

    看到众人的反应,敖庚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不过,处于稳妥,他还是加派了巡逻的人手,并且,小心的嘱咐了几句。

    见敖庚满脸不以为然的样子,龟甲大师不由的嘴唇哆嗦,本想再说点什么,但是最后他还是闭嘴,不过到最后,他忍不住摇头,并且重重的叹息一声。。。

    “哎!”

    “敌军真的有可能偷袭。还请各位早做防范才是!”

    说完这句之后,龟甲大师竟然看也不看众人,直接起身向营帐外走去!

    只是!

    龟甲大师来的时候意气风发,走的时候却是满脸的惆怅,以及寂寞。

    看着他的背影,众人不由的一阵沉默!

    不过大家也没有追赶,更没有上前安慰。在他们看来,这个龟甲大师,除了年纪大一些,读书多一些,实在是没有什么了不起。

    与其依仗这种只会掉书袋的人,还不如依靠虎布鲁这种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军官。

    也正是因为这种想法作祟,大家对于龟甲大师警告,他们也都放在心上。。。

    巡逻的频率,力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很快就到了亥时。。


上一章 下一章 法家高徒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