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我的房分你一半 > 我的房分你一半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06章 我认床单

正文 第106章 我认床单

    秦孑:“我床单呢?”

    正盯着手机走神的陈恩赐,被突如其来的震动吓一跳。

    她定睛望去,看到秦孑发来的消息,顿时惊上加惊,一个手抖差点把手机直接给砸了出去。

    床单……她早上顺手牵羊走的床单……她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要不,她装傻到底?

    陈恩赐手忙脚乱的点出键盘,打了个问号,发了出去:“?”

    为了显得自己不心虚,陈恩赐又打了一行字。

    “什么床单?我不知道你在说……”

    手机又震了一下,屏幕里多了一条新消息。

    秦孑甩过来了一张照片,她早上离开时,铺的平平整整的被子被掀开,露出下面纯白色的床垫……

    秦孑:“今天阿姨没来。”

    言下之意,今天他家里只去过她一个人……

    陈恩赐手又一抖,差点点了发送。

    操啊!

    狗男人连个装傻的机会都不给她!

    陈恩赐心底顿时充满了一种做错事当场被抓包的羞愧感。不过即便如此,陈恩赐还是极尽可能的挽回了一下自己岌岌可危、不……是早已在秦孑面前崩没的面子。

    陈恩赐将刚刚打的那行字,飞速的删掉,然后重新输入了一句话。

    陈恩赐:“哦哦哦,你说的是这个床单啊!”

    陈恩赐:“我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陈恩赐:“我就觉得那个床单睡得挺舒服的,我想带回来研究下它是什么材质,好让我的经纪人帮我去找同款。”

    陈恩赐:“不好意思啊,早上是想告诉你来着,结果给忘记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她这个解释给震住了,过了两分钟后,秦孑才总算发来了一条消息。

    秦孑:“哦。”

    床单一事……算过了?

    正在陈恩赐犹豫不决时,秦孑又来了新的消息。

    秦孑:“那你什么时候还我。”

    ???

    陈恩赐不可思议的盯着屏幕眨了眨眼睛,然后又用力的搓了搓屏幕,确定秦孑真有发来的一条这样的消息后,她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背过去。

    靠,不是吧?一个床单而已!

    狗男人什么时候小气成这样了?

    陈恩赐一边狂在心底吐槽,一边回着假惺惺的消息。

    陈恩赐:“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还你一套全新四件套吧。”

    秦孑:“不用这么麻烦。”

    不想麻烦,就大度点,把床单送我啊!

    陈恩赐在心底呵呵了两声,敲着键盘回:“不麻烦,一点也不麻烦,现在网购很方便的,你只需要动动手指,甩我一个地址,剩下的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只需要等着收快递。”

    秦孑:“我认床单。”

    陈恩赐这就很生气了。

    陈恩赐:“你放屁!你认床单!你认个锤子!”

    陈恩赐:“当初一晚上换了三次床单,我也没见你认!”

    秦孑:“什么时候的事?”

    陈恩赐:“什么时候的事,你心底没点B数吗?”

    陈恩赐:“少在这里给我玩失忆,你还睡的是我的房间,你不但不认床单,你连床都不认!”

    陈恩赐:“你咋那么会睁着眼睛说瞎话.gif”

    陈恩赐:“你真是骚的辣眼睛.gif”

    陈恩赐:“我求求你当个人吧.gif”

    毫不留情的戳穿了秦孑说谎的陈恩赐,一连甩了好几张表情包后,总算气顺了。

    只是陈恩赐心情畅快了没几秒钟,秦孑消息又过来了。

    秦孑:“我想起来了。”

    秦孑:“你说的是我们第一次的事。”

    陈恩赐盯着“第一次”张了张口,将刚刚的聊天记录重新看了一遍,然后脸红了。

    秦孑:“那你就当我是从今天才开始认床单的吧。”

    看看这放的是什么屁!

    陈恩赐气笑了,她快速的动着手指,转了一笔账过去。

    陈恩赐:“要钱有,要床单没有!”

    陈恩赐:“别问我为什么,问就是,床单被我吃了!”

    秦孑:“好吃吗?”

    秦孑:“吃够了吗?”

    秦孑:“要不要被罩和枕套一起给你送过去?”

    陈恩赐不知第几次对秦孑为什么能安然无恙活到现在、而没有被人乱棍打死产生了好奇。

    她皮笑肉不笑的对着手机“呵呵”了两声,没再回秦孑消息,直接丢下手机去洗澡了。

    两个小时后,就着温水吞了几粒维生素的陈恩赐,关灯上床。

    很快,她就睡熟了。

    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她低谷了一天的心情,在收到秦孑的微信后,莫名其妙的转好了。

    …

    第二天一早,陈恩赐还没睡醒,就被陆星从床上拉起来了:“姑奶奶,你今天上午十点的飞机,你还在睡!”

    陆星前一秒撒手,后一秒没睁开眼的陈恩赐又重重的倒回在床上。

    陆星:“陈恩赐,我们最晚七点四十五就要出门,现在已经七点了,我告诉你,吃早餐加收拾,你只有四十分钟……四十分钟啊!”

    陈恩赐捂着耳朵,往被褥里钻了钻。

    陆星只好使出杀手锏:“陈恩赐,你睡吧,等到七点四十我再喊你,到时候你就只能蓬头垢面的出门了……”

    蒙着被子在赖床的陈恩赐,听到“蓬头垢面”这四个字,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陈爷是人美心善的陈爷,觉可以没睡够,但美丽不可丢。

    “算你狠!”她瞪着陆星,咬牙切齿的吐了三个字,就飞速的掀开被子,蹿进浴室。

    半个小时后,画了淡妆,涂着烂番茄色口红的陈恩赐,容光焕发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她在更衣室穿衣服时,没忘记指挥陆星:“我要背那个白色的包,你帮我把那个珍珠灰包里的东西,都换到那个包里……”

    “还有,那几件衣服放在脏衣篮里,等阿姨明天过来打扫卫生时,她会帮我送去干洗的。”

    陆星一一照办,只是在把衣服丢进脏衣篮时,看到了脏衣篮旁边的地上扔着一个揉一团莫名可怜的床单:“咦?床单怎么扔地上?”

    正对着镜子,戴耳坠的陈恩赐,扭头看了一眼:“哦,染上姨妈血了。”

    陆星没多想:“这样啊,那不要了吧?”

    陈恩赐顿了顿:“……还是要吧。”


上一章 下一章 我的房分你一半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