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我家长姐凶且媚 > 我家长姐凶且媚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贰肆章 萧滽查源知始末

正文 第贰肆章 萧滽查源知始末

    萧滽撩袍坐在枝桠间,鬓插红槐花,手拈忘忧草,口叼榆钱串,悠悠闲闲听另两人说话。

    那两人是富春镇地痞恶霸之辈,一名唤顺风耳李阳,一名唤千里眼万安,擅打探消息及偷鸡摸狗行径。

    前个被萧滽狠狠教训了两次,自后见他总怀惴敬畏之心。

    午后日阳透过叶片筛的萧滽一脸斑驳,他眯觑起眼,懒洋洋问:“可查出甚麽了?”

    李阳忙凑近作揖道:“萧爷警惕的没错,我那在扬州知府做差役的表哥传了些话来,确是认得韦先生。”

    “他怎当讲?”萧滽凝神细听,不经意觉有抹身影匆匆闪过,并不在意。

    李阳接着说:“扬州知府老爷吴玺,在京城有些根基,其女儿名唤吴金巧,已过及笄年纪,因做三年回京再婚配打算,就这般耽搁着,韦先生恰是她的西席,主教诗书识字,哪想一来二去,竟郎情妾意、勾搭成奸!吴老爷晓得震怒,一面命人急送吴小姐进京,一面把韦先生赶出官门,再不允进。”

    “可怜的韦先生。”萧滽咧嘴笑:“这不是棒打鸳鸯麽?”

    李阳却摇头:“无怪吴老爷绝情,是这韦先生同旁人酒后吐真言,看中吴小姐、倒不如说是看中吴老爷官位和京中势力,他哪安心教书来着,总是想混个一官半职、半生能飞黄腾达的。”

    “原来如此!他定是瞧出吾日后乃朝堂将相之才,才一心求娶吾那长姐。”萧滽看着一只黄蜂围着他打转,把折扇反手一拍,“嗡”一声没了影。

    李阳不禁打个哆嗦,果断从袖笼里掏出封信笺:“这是吴老爷的字迹。”

    萧滽接过瞟两眼收起,跳下树杈道:“我有一桩事麻烦你俩,不知可依否?”

    他二人忙说:“为萧爷做事,依也得依,不依也得依!”

    萧滽一拍他二人肩膀,笑嘻嘻道:“不白劳烦你俩,事成后有得银子好处。”

    遂低声细言把计策说了一遍,听得李阳他俩抓耳挠腮好一阵兴奋,又密谋了些话,方告辞散去。

    萧滽拍拍衣袍上的尘灰,拎起文物匣子,一人打马从面前过,宽肩窄背,很是魁伟轩昂,不似富春镇镇民。

    抬首盯望,那人恰也看过来,眸光十分幽沉锐利,不由怔了怔,未反应及,已踢踏走远。

    萧滽并不在意,上了状元桥,都赶庙会去了,街市路人寥寥,他慢腾腾地自在行走。

    碧柳间斜掠过几只乌燕,船家在烟篷里锅炖鲜鱼,香味儿弥散到岸上,吸了吸,心底说不出的惬意。

    忽然迎面有个龟公走来,半肩高坐小娇娃,颇有姿色,不过比起长姐还是差远。

    那小娇娃倒清脆脆地唤:“萧少爷,萧少爷?”

    萧滽抬眼打量她,瞧着眼生,佯装没听见,赶着回家,文物匣子拍着腿,噼噼啪啪地响。

    吴秀宝看他滑溜的比鲶鱼还快,咬起唇骂:“白眼狼,过河就拆桥,若不是老娘,你现还在寮子里受罪哩。”

    愈想愈气,拍龟公的头,让他调转方向,直朝富贵茶馆而去。

    沈岐山端坐马上,看着富贵茶馆的匾额,略有沉思。

    萧鸢牵着蓉姐儿走在阳光里,已能望见富贵茶馆歇山顶一角。


上一章 下一章 我家长姐凶且媚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