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落月西斜尽 > 落月西斜尽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闲时

正文 第五十六章 闲时

    白商陆知道是谁来了,坐在太师椅上姿势不变,有几丝疲惫:“可有知道白通去哪了?”

    “应该是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钻到旁边的箱子里,被当成货品搬走了,如今船已出海,要追回来吗?”

    “那是谁的船?”

    “只是平常商船,不过有人见到有两个长相非凡的人在上面,我多打听了几个人,不出意外该是李子令和苏小公子。”

    场面陷入沉默,白商陆敲了敲太师椅的把,从鼻子里发出轻叹,伸长了脖子靠在后面,浓浓的鼻音这也遮不住,半晌后只道:“也好,也好……”

    红色的斗篷未摘下,六月雪的脸隐匿在一片阴影中,她不放弃,问:“大人,真的收不回了吗?”

    “收回?”白商陆似是在嘲笑什么,明明才三十来岁四十不到,却仿佛早就历经了沧桑,“还记得那块血田吗?”

    “……记得,那血田上专修了一个祭台,不过已经荒废了多年,并无特别。”

    “……对旁人来说,确实没什么特别的。寄芦啊……有的事,做了,就不该后悔,我当初出卖了无辜人的鲜血,如今后悔了,我当初三次不认他,我也后悔了,如今我再不做点什么,这些悔恨,怕是要带到坟里面去,生生世世都祛除不掉。”

    “前些日子您去看望苏大人,他还是不愿见您吗?”

    白商陆没说话,盯着那一盏烛火入了神,六月雪知道他不愿再多说,便收了口,可到底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灯火跳动,忽明忽暗,让他的神色隐匿不清,本来白商陆长得很俊美,时间在他脸上沉淀,那种成熟的韵味越发拨动人心,可她知道,这样的人,心思早就不在红尘俗世上了。

    律宗台

    这几日日子过得闲适舒坦,苏合香明显有些飘了,完全忘记使君兄还在外面奔波跑腿,一心扑在和庭竹一起照料草药上,但可能是蒙着眼睛,看不清方向,总觉得哪里透风,大冬天的莫名觉得后背阴森森的。

    她试把绷带取下来,觉得现在已经无碍,但庭竹那她至今无法膜拜的师父不许,说要是不想以后天天顶着老花眼,现在最好多敷两天药,眼睛也最好闭着,免得累到。

    这日庭竹捉了一条鱼回来。

    苏合香不睁眼也能跟着打下手,适应能力堪比到哪都打不死的蟑螂,两人一个人刮土豆皮,一个人刮鱼鳞,给鱼开膛破肚,顺道拿在后山照料药材的师父当起饭后谈资。

    “我说庭竹,大师他是一直住深山里的吗?是不是有些怕生?为什么我这几天都和他说不起话?”

    “不是啊,我也是几年前才遇到师父的,当时师父还没有这么不爱说话,后来慢慢就这样了,再后来便是我负责说话热场子咯,其实吧,当初的师父还没有现在有魅力呢,现在的师父随处一站,那可是自成一道风景,去年我们去立国京师的时候,师父一掀开轿帘子,下面就各种尖叫,还有人居然胆大包天,出千两黄金想要买下师父呢!”

    “诶?我怎么不知道去年京师还有这样的事?后来呢?”

    “切……”庭竹两指夹起一片飞到衣袖上的土豆皮丢在潲水桶里,愤愤然道:“那个脑满肠肥的老小子,竟然敢肖想师父,还妄想用黄金这种俗物来侮辱我家师父,要不是我师父那天才去过常乐峰附近郊游玩了一圈心情好,他肯定死得渣渣都不剩!”

    “咦……居然是男人……我要是你师父,不管心情好不好,保证让那种人吃不了兜着走,不过你们去常乐峰郊游,你师父真是胆大,肯定备了不少毒药吧?是不是腰缠十个香袋袋,见一条毒蛇猛物就撒一把毒粉啊?”

    那日见他师父种个药都能出汗,庭竹看着也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样子,估计也不能打,说不定还就是那个样。

    庭竹就不干了,将土豆丢在盆钵里,反驳苏合香:“才不是,我师父可厉害了!腰缠十个香袋,怕只有你这种纤纤姑娘才会干,我师父……”

    庭竹忽然住了口,苏合香听得正起劲,一下子没听到声音,笑着问:“怎么了?”

    背后吹来一阵冷风,大概是门被外面的风吹开,现在厨房的温度忽地就冷下来,苏合香当是什么大事,但庭竹也没什么其他反应,她便自动忽略这点异样,故作嘘唏:“哎……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在想你师父腰缠香袋的样子?怎么忽然不说话了,话说你那师父,我那天看他的时候,就瞧着有些柔弱,就算再风华绝代,可一旦柔了起来,戴起香囊,虽不能完全说是女人样,但还是也看不出什么违和吧?啊……”真是想想都觉得是个美人……

    不过后面那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庭竹就低声叫了句师父。苏合香一句话卡住,嘴巴还张着,气温有点冷,好像连带着把她的脸都给冻僵了,一时不能做出适时的表情。

    汉宫秋在后面一直没出声,见庭竹已经把他暴露了,也不装自己不存在,顺着苏合香前面的话接:“我不随便戴香囊,阿秋既然能想象那十个香囊缠上的样子,不如给做一个,我戴上以后,你也好证实到底有没有违和……”

    “啊哈哈……”苏合香干笑两下,用手背推了推僵硬的下巴,刚才那种似要指点江山的气势瞬间萎靡,伏低做小地对汉宫秋说:“大师啊,阿秋的手只能拿剑,拿不了绣花针……”

    “哦……那可真是可惜了。”

    苏合香连忙应承:“是可惜,是可惜……”

    汉宫秋也不打算下了她的面子,便给台阶下,说起别的话:“今日是吃鱼吗?”

    “是的师父,吃烤鱼,听阿秋说,把鱼烤了,再弄上配菜,泼上辣油,味道是一绝!”

    汉宫秋点头,一脚踏出厨房,又回头叮嘱两人:“记得放蛋。”两只脚都已经踏出去了,他又往厨房里喊:“蘑菇也别忘了。还有阿秋,既然要泼辣油,你还是出来吧,免得烫到,恰好我也给你再看看眼睛,明天就可以把纱布摘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落月西斜尽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