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浴血归来:宅女为谋 > 浴血归来:宅女为谋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77章 响马子煞风景

正文 第77章 响马子煞风景

    两人就这么隔着幕离含情相对,良久,他才收起激动的泪花,低声道:“妙弋,你最近好吗?都是我无用,我就是个废物,看着你被欺负,我却什么也做不了。”话里带着激动的颤音,他甚至高兴得忘形去抓司马莞笙的玉手。

    凌妈妈忙咳嗽两声,终止了他这出格的动作。

    为了不让旁人生疑,刘璃越取了锦帕覆在她手腕上,假装号脉。

    “阿籍,你别这么说,男儿志在四方,闺闱之事,你就无须放在心上。我一切都很好,你且把心放回肚子。今天来,是向你道别的……”

    刘璃越激动得险些腾起身来,急问:“道别?你要走?走去哪里?”

    “阿籍,你别这么冲动,我是要去雍州一趟,不出意外,月余就会返回。”

    “好端端的,为何要去雍州?”

    “这事说来话长,容我以后再慢慢向你解释。”

    “行,你不愿说,我便不多问,路途遥远,我陪你去吧?”

    “不……不用,有舅舅和我同行,你无需挂心。马车还在门口候着,我就不多同你讲了。阿籍,这是我亲自绣的香囊,赠予你,你好好珍重,我走了。”她将香囊慌慌张张塞给刘璃越,急急转身往外走。双颊绯红,脸露羞色。

    “妙弋,妙弋……”刘璃越将香囊紧紧拽在手里,叫着追上去。

    “白大夫,还请自重。”为了不惹人生疑,凌妈妈负责断后。

    刘璃越不得不止步,目送司马莞笙主仆出门,才急步走到门前,眼睁睁看着马车渐行渐远。

    他终究还是没有忍住,折回偏殿,取了玉箫,“师傅,我有急事,出去一趟。”说罢,追出门去,一直追着马车疯跑。

    司马莞笙坐在马车里,手里拽着那只虞美人银簪,心中五味杂陈。

    不多时,马车就出了城门。

    刘璃越也追到城门口,使了些银子,让守城士兵放他上到城楼之上。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他拿起手里的玉箫,吹了一首送行之曲。

    忧伤的箫声,夹杂风声飘入司马莞笙耳中。她听出是刘璃越的箫声,掀开车帘,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望着城门上那渐渐模糊的身影,眼里闪烁着泪花。

    直到再也看不见雒阳城,再也听不见忧伤之音,她才落帘把头缩回马车里,一脸难过。

    刘璃越亦然,等再也见不到马车的影子,他才失落的收起玉箫。

    凌妈妈见司马莞笙难过,特意出言转移她注意力道:“二姑娘,快看。”

    “看什么?”

    “你掀开帘子看看,不就知道了。”凌妈妈神神秘秘堆笑道。

    司马莞笙掀开马车窗帘,不一样的雒阳山色映入眼底。

    初春,四处郁郁葱葱,百花争艳,满目春色,应接不暇。

    她一直趴在车窗上,像一个天真的孩子,目光停在这些美景之上不愿移开,欣喜之情代替了远行的惶恐和忧伤。

    马车渐行渐远,雒阳城被远远抛在后面。

    司马莞笙赏景的余光,瞄到一脸疲惫、不停拭汗的碧华,闻声叫停马车,探出头来冲着两个不请自来的仆人道:“碧华,你上车里来吧!正武,你去舅舅车上吧!”

    “二姑娘,奴婢不敢。”碧华慌忙推辞,正武也点头附和。

    “二姑娘让你们上来,你们就上来。这路途遥远,要是你们给累趴下了,谁来伺候二姑娘?”凌妈妈见两个仆人扭扭捏捏,也推开马车门探出头来厉声道。

    两个仆人面面相觑,迟疑片刻后,都各自朝马车行去,找了空着的辕座坐下。

    第一日,她欣赏到了陕州城的树丛花海,碧水蓝天。四面环山三面水,半城烟树平城田。

    第二日,她领略到了东府满目黄金香百里,一方春色醉千山的农园美景。炊烟袅袅,杨柳抽出条条新绿,百花争奇斗艳,一派生机盅然。她真想化身寻常百姓,置身这农园美景之中,平淡度日。

    第三日,她看到了长安的千里芦苇荡,万里麦浪。

    前几日,都相安无事,一路畅通无阻,风平浪静。

    这日,和往常一样,在客栈用完早膳,她们又踏上赶赴雍州凌府的路。途径一片柏树林时,马儿突然一声嘶叫停驻不前,马车狠狠颠簸了一下,司马莞笙的头险些磕到马车车身板上。

    凌妈妈慌忙上前将她扶稳,“二姑娘,没事吧?”

    “我没事。”

    “碧华,发生什么事了?”凌妈妈隔着马车门朝辕座上的碧华问道。

    “有有……有……”碧华已经被眼前的一幕,吓得瑟瑟发抖,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这丫头,说个话都不利索,也不知道夫人平日里怎么调.教的?”凌妈妈扶司马莞笙坐稳,推开马车门,映入眼底的一切,吓得她瞠目结舌。

    马车前面挡着一群凶神恶煞的响马子,个个肩上都扛着一把大刀。

    这时,为首的响马子喊道:“都给我滚下来,你们走运,是我们兄弟今日的第一笔生意,给你们个选择的机会,是要钱还是要命?”

    司马莞笙闻言,追问挡在马车门口,吓得瑟瑟发抖的凌妈妈道:“凌妈妈,发生什么事了?”

    “二姑娘……是……是响马子。”

    “什么?响马子?”

    人人皆言雍州是响马子的天下,是响马子的天堂。可是我们已经尽量挑官道大道而行了,这还能碰上?

    她有些不信,抓着放在身旁的弓箭和羽箭,淡定自若道:“凌妈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不是让我们下去吗?那我们就下去会会,我还是第一次见响马子,真是不枉此行,收获颇丰。”

    “二姑娘,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凌妈妈话音刚落,没有耐心的响马头头再次大声吼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他气冲冲朝马车冲来,挥起手中的大刀,一刀下去,马夫就惨叫着倒地。

    碧华吓得从辕座上摔下去,躲到马车后面,脸色煞白,抱着头恍恍惚惚自言自语嘀咕道:“别杀我,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凌妈妈吓得捂嘴尖叫,一下瘫坐在马车门口。

    响马头头把视线移到她身上,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把沾满鲜血的大刀架到她脖子上,厉吼:“不想死就滚下来。”

    凌妈妈配合的走下马车,嘴里求情道:“大侠,有话好好说,何必动刀动枪呢?”

    凌文城趁这个时候,偷偷溜出马车,跑到不远处的大石头后面躲藏起来,手里紧紧抱着那尊送子娘娘。他吓得双腿发软,小便失控弄濕了衣袍。

    凌妈妈下来后,司马莞笙戴着幕离,拿着弓箭和羽箭,主动从马车里走出来。

    “呦喂!兄弟们,有小娘子。”响马子头头看到身姿妙曼的司马莞笙,把刀从凌妈妈脖子上移开扛到肩上,色眯眯的盯着司马莞笙上下打量。

    其余响马子也附和着大声吆喝呐喊,笑得前俯后仰。

    响马子挥动着手中的大刀,对着司马莞笙头上的幕离用力一掀,司马莞笙头上的幕离被掀落在地,羞花之容展露无遗。

    司马莞笙条件性的踉跄往后倒退几步,将弓箭伸手挡在自己身前,做自我防身的动作。

    这时,后面马车的正武,才提着棍子前来扶主。他双手紧握棍子,挡在司马莞笙身前,还颇有胆量的吼道:“你们想干什么?不得伤害我家二姑娘。”

    这些护院,平日里也只拿着棍棒赶赶人,这样的场面怕也是第一次见。司马莞笙从他发抖的双腿可以瞧出,他恐怕也吓得不轻。

    “小子,忠仆啊!识相的就滚开,别挡着老子看小娘子。不然,明年今日就是你的祭日。”响马子头头恶狠狠的说道。

    司马莞笙也出言劝说道:“正武,你让开。”

    “我是不会让你伤害我家二姑娘的。”正武没有要走到意思。

    响马子头头不再多言,挥起大刀朝着正武的头劈过去,正武举起棍子挡住,棍子被劈成两半,他被弹飞出去,重重摔倒在地。

    司马莞笙的容颜,再次映入响马子头头眼里。

    “哇!好漂亮的小娘子,”响马子头头色眯眯盯着司马莞笙,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兄弟们,看样子今天我们是财色双收呀!”

    “大哥,如此美娇娘,你干脆带回寨里去当压寨夫人,这样我们也有嫂子了。”

    “是啊!”

    “对啊!带回去,带回去。”

    那些响马子个个都在旁边出馊主意,让响马子头头把司马莞笙掳回寨里。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皆是蛇鼠之辈。

    “大侠,我家姑娘年幼,还只是个孩子,你们放过她吧!我们把银两都给你们,你们放我们一条生路,求求你们了。”凌妈妈闻言,慌忙跪在响马子头头脚下,苦苦哀求。

    响马子头头脚一踢,将凌妈妈踢翻在地,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凌妈妈,你起来,到我身后来,响马子都是冷血的,你无需求他们。”司马莞笙毫无退缩之意,挺胸抬头,斩钉截铁铿锵有力的说道。

    凌妈妈从地上爬起,走到她身后,她将羽箭筒递给身后的凌妈妈。


上一章 下一章 浴血归来:宅女为谋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