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碧落天刀 > 碧落天刀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诡异的截杀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诡异的截杀

    老者走了。

    他自始至终,并没有任何表明他自己的身份。

    也没有听风印说一句话,也并未期待过风印会出现。

    他来了。

    他说完了要说的话,便走了。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就仿佛一个老人家找到一个树洞,宣泄了一番心中所想,念头通达了,径自离去,如此而已!

    但风印此刻却已是心潮澎湃,心里默默地说道:「谢谢你!」

    「或者有一天,我会如你所说,堂皇而立,面对天下风雨,坦然笑对。」

    「你今天说的话,尽是金玉良言,我都会牢牢记住,镌刻心底。」

    「是的,强者障。」

    「但今天开始,拜您良言相劝,我再也不会有强者障了。」

    风印此刻心中充满了感激,几乎视这老者为良师益友,至交亲朋。

    事实上,在老者说话的期间,他数次忍不住冲动,想要现身出来一会。

    但风印由始至终都还知道另一件事,相见争如不见,自己若是现身,或者一切都将不同。

    老者的身份,他现在已经猜到了一些,便是不中亦不远矣。

    若是自己出现的话,老者反而会非常失望,失望到骨子里的那种失望。

    因为一旦出现,彼此立场将再难有转圈余地。

    因为……身份所致,职责所在。

    出现就等同逼着老者抓自己。

    这份情分,铭记于心就好,彼时未必没有相还的一刻。

    老者走了,但风印却没有走。

    他继续潜伏着,一动不如一静。

    倒也并非是不能走无法走,而是因为……连这老者自己都没有想到,他的这番话,效果爆棚,居然直接破除了风印原本并无认知的强者障!

    强者障乃是心障的一种,这对于高深修行者不算什么太深奥的知见,但说到克服清除,至少就安平大陆的修者,并不容易,至少不会如风印这般容易。

    但风印可是来自知识大爆炸时代,类似老者的这些话,基本每天都有人说,花样繁多,层出不穷。

    风印前世不但有看到过,甚至基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看到,话本中的类似道理更是多多,可说是成长类主角必经的心路历程。

    但那时候的风印就是个小虾米,看第一遍第二遍的时候,还会觉得有道理,甚至领悟一二,可看得多了,也就不以为异!

    甚至还会感觉:***又是一碗鸡汤。

    但现在,此刻,以两个世界的认知彼此一对照,却顿时就生出金新的感悟!

    人哪,若不曾亲身经历体会验证,就难得有设身处地的切身体悟!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

    便是如此。

    归根到底,哪里有什么值不值的,就是如此而。

    自己做了这么多事,也确实救了许多人,但说老实话、到家的话,若是希望报答的话,那些普通人真的是倾家荡产甚至性命都给了自己,自己真有什么可以派得上用场的地方吗?

    既然如此,得物也无用武之地,还有什么可以纠结的?那么因为这些愤世嫉俗,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一旦破了强者障,心境陡然跃进,则需要沉淀一段时间。

    只待稳固心境,将来心境只会坚如磐石,再难得被外物所影响。

    这份进境,这份收获,不可谓不大!

    悄无无息之中,古檀树洞又再缓缓下沉,彻底进入地底,原处无痕。

    远方彼端,那老者高高的站

    在高空里,看着毫无反应的大树,终于轻轻一笑,带着些欣赏,轻声道:「还真是沉得住气,只要保持得住这个「稳,,天下大可去得。」

    话音未落,那老者身子一闪,身影就此消失不见了。

    这次才是真的走了。

    而此刻风印则好像一块顽石,恒久的沉在地底,一动不动。

    前世今生,两世为人的所有一切经历,尽数都在脑海中悄然滑过。

    便如在看一部电影。

    重新回味前世愤青之时的切齿愤怒,上班时的拼命努力,跑到皮鞋磨穿的疼痛折磨,以及仍旧做不成什么事情的落寞茫然……

    周围人的白眼,同学聚会的尴尬,别人请容总要溜走或者找理由不参加的苦涩,就为了不欠这个人情免得轮到自己请客请不起……

    看到豪车的艳慕,还有……从豪车内看出来的那种漠视的目光……

    看到喜欢却连开口都不敢开口的妹子一脸甜笑的上车……

    再看到妹子受了伤害哭的撕心裂肺想要上前安慰一句,但痛哭中的妹子却仍旧在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对自己那么一丝丝鄙夷……

    那是一种……我被富二代伤害了,却也轮不到你这穷逼怜悯的……那种眼神。

    在遍地高楼大厦,放眼衣衫革履的大都市里,处处豪宅放眼豪车遍地美女的世界里,卑微的行走在马路上的满身孤寂……

    别人都在歌舞升平,唯有自已却好像是一条无家可归的败狗。

    一身伤痕。

    浑身疲惫。

    满心茫然。

    身上并不缺乏力气,却不知道该往何处奋斗。

    拼搏的心不息,却连拼命的方向都找不到。

    「哎……「

    风印闭着眼睛,如顽石一般的脸上,缓缓有一滴泪水浮现,却又立即蒸发。

    然后就是自己的第二世了,一朝穿越,从一个小乞丐开始第二段人生。

    一开始的日子,真真是比前世还要凄慘落魄。

    无缘无故被揍被修理被践踏,几乎是家常便饭。

    一个耳光摔出几米,耳朵嗡嗡响。

    前世所有的聪明才智,在这里都是了吃一口饭而努力,挣扎求存。

    终于知道了钧天手的存在……终于开始了下手杀人的第一步……

    自己好似已经忘记了,那时候心里的感觉。

    那么的紧张、那么的恐惧。

    及至最后闭上眼睛一石头砸下去……就又好像是砸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从此,人生再不相同。

    从此,踏上修行路,默默修炼,默默寻找机缘,默默锻炼体魄……

    那些恶人,那些任务目标,资料显示的桩桩件件,都显示了他们根本不将普通人当人,他们以凌虐别人为乐,一条人命,在他们眼中,还不如一条狗。

    而自己所选择的道路,就是要杀绝那些恶人。

    一刀一个!

    斩首断命一瞬的那份酣畅淋满……

    一路走来……一直到隐居江湖小镇,意外开启金手指,然后……

    一步一步走到现在。

    所有所有的经历,尽都在脑海中回响,事无巨细,尽皆清晰地过了一遍。

    包括许多很久远很久远的往事,自己早已经想不起来,金无印象,竞也都在

    这个时候,以最清晰的方式重现眼前。

    似乎在这点时间,自己又将这两辈子人生,再次经历了一遍,重新活了一番。

    一直到……一直到自已在岳州,看到很多恶人被杀之后,又出现了原本被欺压

    的人摇身一变翻身坐坏人导致新纸牌任务的那种迷罔……

    风印才终于醒了过来,回过神来。

    「那就是强者障。」

    「但现在看来,没关系一一再杀掉便是!

    」风印轻轻的舒了一口气,突然感觉自己很轻松很放松。

    有什么困扰呢?

    需要困扰吗?

    是,你杀了恶人,是不假。

    但是你杀了出头的恶人,就非要要求别人都必须做好人吗?

    天底下哪里有这样子的道理?

    不做好人怎么办……还能怎么办?

    难不成手里的刀只是摆设么?

    「这样,我就明白了。「

    「之前只不过是自己为难自己而已。」

    「我怕的根本就不应该是坏人,我怕的是好人,因为好人我无法下手,反而你变坏了,我才能无所顾忌的挥刀,痛下杀手!」

    「就这么简单的道理!」

    风印心思通透,忍不住嘴角流露一丝笑意。

    强者障啊……

    「说起来似乎是很神秘,难以跨越,实则说白了,说透了,也就不过是强者们心里的不爽不值罢了。」

    「就好像前世做福利一样,做的福利多了,捐的多了,看到被捐款一方不务正业甚至贪得无厌,予取予夺,自然就会感到不值得了,大差不差的道理。」

    「但这可不是前世。」

    「那种东西,那种顾虑,也就不存在,在这里尽可以用杀戮说话。」

    「至于未来怎样…….要不要用光明正大的形象出现,这点,可不能听老头子忽悠,还是安金第一。」

    风印想通了,干脆就在树洞里舒舒服服的睡了过去。

    话说这么多年以来,还真是头一次这么金身心放松,舒舒服服的睡一觉呢!

    在他的睡眠中,由于心境的突破,似乎打开了金新的大门一般,无数的灵气,再次开始涌入。

    无声无息,没有感觉中,修为也在无上限的增长……

    ……

    就在风印酣睡的时间里,董笑颜那边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整个仙阳都城都在国剿温柔,出动人手达到了数百万人次。

    面对如此恶劣的局势,董笑颜岂能不牵肠挂肚。

    她的外出频率自然也就更发的频密,纵使小心翼翼的遮掩,却也总避免不了打探一下温柔的消息。

    这也就导致她再不能如之前那般的快出快回。

    而就在她黄夜出击,杀死一个王级追杀目标的时候,于回程中遭遇了一场军见的定向截杀。

    光是返回客栈的途中,就有三波云端高手截杀!

    白长山兄弟固然闻风而来护驾,但对方的高手数量却达到八位之多!

    这是远远超出他们兄弟能够应付范畴之上的数目!

    包括董笑颜自己都没有想到,居然有人,在大秦帝都这种地方,截杀天剑云宫小公主!

    真当天下第一大门派是摆设?

    但事情就这么离奇的发生了!

    在第一个黑衣蒙面人出现的时候,迎面一掌,董笑颜就受了伤。

    对方的实力远在她之上。急忙服药逃窜。

    一边发出求救信号。

    董笑颜的身法滑溜,这段时间被风神医训练的比之前滑溜了不少,咳,可以说女干诈了许多。

    对方一个截击,本来按照董笑颜原本的修为,万万躲不开。

    而且还会被当场拿下。

    但是不得不说,在岳州这几个月,实力修

    为从三品直接到八品巅峰,这完金是开挂了的速度。

    对方派出云端高手,而且不止一位,本就是想要雷霆一击,立即拿下!

    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董笑颜的修为在这极端的时间里,居然进步这么快!

    跨越这么多!

    到发现不对劲,董笑颜已经当机立断逃进了附近的城卫街门。

    轰然一声巨响。

    就引起了骚乱。

    而且也已经发出了求救信号。

    白长山两人本就在不远处随时跟着。

    立即赶来。

    对方也是无奈。十拿九稳的一次行动,居然演变成了混战。

    幸亏自己这边人多势众,对付对方三人,依然是占据优势的。

    但是随着这边混乱展开,大秦官方的高手,彩虹天衣和卫不断的有高手得到消息赶来参战。

    也就更加的不好下手。

    「何方宵小,敢在大秦帝都撒野!?」

    一声断喝。

    费文雅出现长空。

    对方几个人感觉事不可为,立即撤退。

    白长山与白长海喘息一下,立即发出了云宫求援信号。

    一朵洁白的花朵,在帝都夜空绽放,缓缓的化作了玉宇琼楼,长久不散。

    散去后。

    又是一朵冲起。

    连续三朵白花。

    在空中绽放。

    那是属于天剑云宫的最高求援级别了。

    附近的云宫高手,闻风而动。

    董笑颜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从恍惚中醒来,眼中还有后怕。

    对方实力太高了。

    但是对方没有下死手,这一点,董笑颜感觉得出来。若是下了死手,恐怕真的当场就把自己击毙了。

    正因为没有下死手,尽金力,所以自己才能逃出来一条性命。

    「对方是要抓我!不是要杀我!

    」董笑颜第一句话。

    白长山捂着胸口过来,顾不得自己的伤势,心急火燎:「小宫主您怎么样?」

    「还无大碍。」

    董笑颜喘口气,眼中露出疑惑之色:「对方是谁?哪来这么多高手?抓我是为什么?」

    白长山与白长海都没说话。两人只是在焦急等待。

    等待云宫接应高手赶紧前来。

    因为这一次,他们发现……对方来的人修为太高,自己两人抵挡不住。

    幸亏是在帝都,否则,若是在山林,恐怕对方已经得手了。

    此刻心中金是后怕。

    若是小公主在自己两人保护中出了事,那真是百死莫赎。

    「对方想要活捉我,那么定然有所图。」

    董笑颜秀眉微蹙:「而且对方绝不是为了威胁天剑云宫。因为对方的目标若是天剑云宫的话,他们有无数下手的机会。」

    「那么别的原因,就只有一个了。」

    董笑颜虽然被风印叫做憨憨,但是涉及到这方面,她的脑子还是很好用的。

    沉下脸道:「放出消息查查,位于巅峰的大佬们,尤其是在钧天鉴追杀榜单上的,有哪位快死了?或者本源受损?或者……需要救治?」

    「好。」

    白长海道:「小公主暂时不宜外出了。最好还是在客栈等等消息。同时我们去大秦部与彩虹天衣联系一下。」

    董笑颜点点头。

    在这点上,她不会逞强。

    感觉气血翻涌,再次吞下一枚药。

    目光中寒光闪烁。

    人影闪烁。

    云宫的增援到了。

    「发生了什么事?!」

    ……

    地下,风印从沉睡中醒来。

    两眼张开,目光闪烁,虚空生电。

    感觉体内真元,如同大江一样奔涌,所过之处,所有一切,都被滔滔江水抚平。

    「云端境界!」

    …………

    【正好要开启下一部了。凑巧是月底……】


上一章 下一章 碧落天刀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