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契约总裁:冤家甜妻宠上天 > 契约总裁:冤家甜妻宠上天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80章送她回去

正文 第80章送她回去

    难道人喝醉了就没有力气的时候体重会增加吗?

    鱼石溪居然在想这个非常高深的问题。但是对于美术系的鱼石溪来说,这些问题是确实有点难度。

    “鱼石溪,白子辰!我告诉你们两个,我可没有喝醉,我觉得我的酒量还是行的,今天只不过是状态不太好,今天遇到那个王八蛋,在吉星医院的时候,那个王八蛋,居然不领我的情,呕——”

    曲亦竹说到这里的时候,一下子又干呕了一下。

    鱼石溪和白子辰吓了一大跳。

    曲亦竹才不觉得怎么的,接着侃侃而谈。

    “我本来好心好意去看那个王八蛋的,但是没有想到那个王八蛋看见我,总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脸不是脸,腿不是腿,瘦不是瘦……我都不知道那个王八蛋想怎么样!呕——”

    曲亦竹又一次呕吐。

    完了之后,继续发酒疯。

    “不就是一不小心戳到了那个王八蛋的腹部吗?不就是用美工刀拉了一个口子吗?又没有死,呕——”

    曲亦竹再一次呕吐。

    鱼石溪看了看,摇摇头,无语。

    靠!

    不就是美工刀插了一个口子?

    白子辰听着曲亦竹发酒疯,白子辰反复地想着这句话,不就是美工刀弄了一个口子吗?

    不就是腹部被美工刀一不小心查了一个口子吗?

    想想腹部被弄了一个口子,然后白子辰居然觉得有些恐怖,于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曲亦竹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自己弄一口子试试?

    白子辰摸摸自己的脸,一下子“啊”的一声叫了起来,居然还是那么的疼痛。

    也不知道被这些王八蛋用什么东西抓到了脸上。

    反正当集体围攻他的时候,他害怕得不得了,只是使劲地抱着脸,但是越是抱着脸,别人越是往他的脸上查口子,想到这个查口子,白子辰居然吓得浑身颤抖。

    “曲亦竹!你说得倒是轻松,一个人的肚子上被你插了一个口子,你跑到医院去,跑到人家病房里,而且还是那么凶神恶煞的,一点道歉的诚意都没有,别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原谅你?”

    白子辰显得异常冷静,理智分析。

    曲亦竹摇摇晃晃,像是在听,也像是没有在听。

    不过,鱼石溪不停地点头。

    只要有鱼石溪这个听众,足矣!

    白子辰继续说道:“你要知道基本上这个时候你去道歉的话,基本上别人看着你就害怕,被你查了一个口子,我觉得应该是一朝被蛇咬十年年怕井神,应该是别人害怕你,而不是嫌弃你。”

    白子辰连自己都感觉到了自己贴心。

    曲亦竹依然摇摇晃晃。

    鱼石溪却保持了安静。

    “我觉得像道歉这种事情吧,如果说对方不接受的话那就算了,毕竟人家到现在也没有起诉你,没有找你麻烦,没有找你赔偿怎么样,你放心好了,这些,医院里以及我们学校都会赔偿的,要知道学生在这儿有医保。”

    “谁稀罕他不投诉!池旭彬,那怂包,不投诉就是孙子!哇……”

    曲亦竹就这么使劲地叫了一句之后,一下子又呕吐了起来。

    曲亦竹吐了一地,那些脏的恶脏水的物品,居然飞溅到了鱼石溪和白子辰的鞋子上。

    鱼石溪立马就赶紧松开了曲亦竹,然而白子辰也吓得赶紧往后退。

    于是,曲亦竹一下子就往后面倒了下来。

    白在辰立马一个箭步,扶住了曲亦竹,鱼石溪也冲了上去。

    两个人一起将曲亦竹拖住了,曲亦竹又完了完了地呕吐起来,哎!

    鱼石溪无语,真是不停地摇头,喝那么多酒干嘛?

    死丫头,自虐呀!

    鱼石溪和白子辰待曲亦竹吐完之后,两个人又一起抬着曲亦竹,往女生第六宿舍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曲亦竹总是骂骂咧咧的。

    曲亦竹向来就是直肠子,心里想什么话就说什么话。

    好像从来不要经过脑子过滤,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一路上骂骂咧咧地骂池旭彬,骂池旭彬不得好死, 骂池旭彬小气巴拉,骂池旭彬一点都不能原谅她曲亦竹。

    曲亦竹被鱼石溪和白子辰两个人,驾着左右臂,往女生第六宿舍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曲亦竹又是呕吐,又是发牢骚。

    嘴里一个劲地骂着那些男生,一个劲地骂着池旭彬,归根结底还是说池旭彬不能够原谅她曲亦竹的所作所为。

    曲亦竹认为,只不过是一不小心自己的美工刀刺进到别人的腹部里面,曲亦竹觉得并不是她自己的错,而是不小心而已。

    这只是一个巧合而已,只是一个意外而已。曲亦竹说着说着,一下子又哭起来。

    发酒疯的人也许就是这样的,一下子哭,一下子笑。

    当三个人,好不容易来到了宿舍门口的时候——

    宿管挡住了三个人的去路。

    宿管用一双非常厌恶的眼神,看着这三个人,宿管的眼神里面除了验货一样的红外线,还夹杂着些许的疑惑,疑惑当中又有些许的不情不愿。

    然而,宿管看了看鱼石溪,看着鱼石溪那一副疲惫的样子,摇摇头,之后又看着曲亦竹,在曲亦竹的浑身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又摇摇头。

    看着曲亦竹那醉醺醺的样子,宿管几乎是无话可说。

    一个女孩子喝得醉醺醺的,无语,只是无语!

    之后,宿管又看向了白子辰。

    宿管盯着白字辰这一张脸,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似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然后非常不可置信地说道:“你就是上次那一个跟着鱼石溪回来的那个吗?不不不!你就是上次那个拿着鱼石溪那一堆湿答答的衣服放在我这儿,然后让我通知鱼石溪拿衣服那个男生,是吗?”

    是!

    白子辰和鱼石溪确定,宿管还没有得老年痴呆。

    “怎么?这一次,你又想混进女生宿舍呀?上次你本来就想进女生宿舍找鱼石溪,是吧?这次,你又想光明正大地从我眼皮子底下进去吗?”

    宿管怎么看出来的?

    白子辰嘴角歪了一下,哼!要是你知道小爷我是居校长的儿子,你一定会“扑通”一声跪下……

    呵呵呵……

    白子辰幻想着——

    好解气!

    宿管却还在继续冷嘲热讽。

    “我觉得你们这些男生也太无聊了,难怪男生第一宿舍要把你们这些学生全部赶出来。那个宿管可不像我,我可是猎言好人!我还让这些女孩子住在里面。”

    什么玩意儿?

    猎言好人?

    我去!

    要不要发一张好人证?

    白子辰就那么呆呆地看着宿管,听得宿管说这些话,怎么地?

    难道让鱼石溪和曲亦竹继续住在女生宿舍,难不成还要感谢一下这个宿管?

    还要歌颂一下这个宿管比男生的宿舍那个宿管善良吧?

    男生第一宿舍的宿管,把所有的男生都干了出来?

    然后这儿这个宿管居然那么心善,好人!

    白字辰觉得,有的时候有些事情似乎变得奇特。

    白子辰看着这个宿管良久不说话,只是那么看着,觉得无话可说。

    但是宿管继续说道:“鱼石溪,你自己看着点,搞得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跑到这儿来,你要知道,女生宿舍要注意安全。”

    什么叫乱七八糟的人?

    白子辰听到这话的时候,非常的不愉快。什么叫乱七八糟的人?

    小爷我是这个猎言大学里面的公子,整个大学都是我妈的!

    一个宿管拿着我妈的工资,还在跟我说,我是乱七八糟的人?

    早知道会如此,一定会在猎言大学公开自己的身份,也不知道老妈怎么想的,只是不愿意公开身份,不愿意把这种关系在大学里面说。

    也不知道老妈出于什么原因。

    白子辰想到这里的时候,佛怒的一张脸抬了起来,然后狠狠地看着宿管,抡起了拳头。鱼石溪一看,不对劲,立马就抓住了白子辰的手——

    鱼石溪生怕白子辰闹事,这学校可经不起再多得风雨。

    一次的风波,算是无伤大雅,再次搞得所有女生都没有地方睡觉了,完蛋了!

    鱼石溪立马将去意竹放在一旁,让曲亦竹坐在宿管的椅子上。

    最后双手都握着白子辰的手,然后凑近白子辰的耳朵,对白子成说一些话。

    也许是在安慰白子辰,或许是在对白子辰说,如果再闹的话,那么曲亦竹和她鱼石溪接下来这段时间都不知道应该住哪里。

    小人当道!

    恶霸横行!

    比恶霸更恶劣的是奴才!

    出来混,小心为上策。

    所以还是不要得罪了这个宿管的,比较好。

    白子辰似乎也同意,于是点点头,不过满脸的愤怒,一点都不愉快。

    但是看着鱼石溪的份上,白子辰还是忍下来了。两个人凑在一起说了很多话,直到曲亦竹在那里大喊大叫起来。

    “鱼石溪!我要睡觉!”

    鱼石溪听见闺蜜曲亦竹大声地喊叫,鱼石溪猛地松开了白子辰的手,扭头一看——

    这一扭头之间,鱼石溪居然发现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经过女生第六宿舍的门口,在宿舍门口的柏油路缓缓地往上面走去,这个人并不是别人,这个人就是蓝泽雨!


上一章 下一章 契约总裁:冤家甜妻宠上天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