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佬她马甲又被人扒了 > 大佬她马甲又被人扒了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番外

正文 番外

    话说叶湘和帝聿公开以后,许许多多的朋友都送来了祝福。

    李辞也很高兴。

    毕竟之前是他因为一己私欲拆散了他们两个,眼下他们重新在一起了,登对的很,他也就没那么愧疚了。

    但他与叶湘相处还是很小心翼翼的。

    此刻的帝先生和他的帝夫人正在整理房子,帝先生在京城找了一块更不错的地皮当做婚房,二人正在拣没啥用的东西。

    “扣扣,扣扣……”有人在敲门。

    “我去开门。”帝夫人一脸笑容地走过去开了门,待看清来人是谁,神情有些不悦,但很快被她掩饰下去了。

    来人正是李辞。

    李辞一开始看叶湘的表情很不错,还暗自窃喜,可没窃喜多久,叶湘的神情又一下转成了不悦,随即变得淡淡。

    “你来干什么?”叶湘吐出五个字。

    “没什么……就想问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李辞说得小心翼翼。

    叶湘嗤笑一声:“是我们结婚,好像用不着您管吧?”

    李辞的脸色唰一下惨白:“现在还不能原谅我吗?”

    叶湘摇头:“我不恨你,主要是因为我妈的态度。”

    李辞见到李凤英时,李凤英整个人都是傻的,然后那神情冷得可以和冰块相比,问他有事吗,没事不要来烦她。

    叶湘说得对,他最对不起的人是李凤英。

    李辞苦笑:“只要我能求到你妈的原谅,你就可以原谅我对吧?”

    叶湘点头:“当然。”

    李辞:“好。”

    李辞走后,叶湘吹了声口哨,轻笑:“出来吧,躲那干什么。”

    李凤英面无表情地出来了。

    没错,在知道门外是李辞的时候,李凤英就在那里躲着了。

    她清楚地看到李辞当时脸上的表情,说没有感触是假的。

    叶湘有些许无奈道:“妈,您这又是何苦呢?”

    李凤英紧抿着嘴唇,不说话。

    叶湘:“您要是还喜欢李辞就去上啊,他现在已经悔过了。”

    李凤英坚定地摇摇头:“他让我们过了这么多年的苦日子,抛妻弃子的人,不值得被原谅。”

    叶湘:“唉,又是何必呢。”她妈现在已经四十了,是要有个依靠,既然李辞悔过了,为何不肯给他一个机会呢?

    李凤英摆摆手:“我现在就希望你和小帝两个人能好,我也不奢求其它的了,希望你们两个可以生个孙子给我玩。”

    叶湘挑眉:“孙女不行?”

    李凤英嘿嘿笑:“其实我更喜欢孙女,孙子太皮管不住,孙女就是个贴心的小棉袄。”

    叶湘也笑笑,仿佛看到了以后有女儿的日子和有儿子鸡飞狗跳的日子。

    ………………

    时间很快来到距离婚礼只剩下2天。

    帝聿和叶湘很低调,只请了十几桌。用叶湘的原话来讲,那就是太高调不好,惹人耳目。

    帝聿自然依她。

    帝聿突然想到什么,问:“婚礼当天,新娘不是要有父亲挽着吗?”

    叶湘沉默片刻,良久开口:“让李辞来吧。”

    帝聿:“好。”

    婚礼当天,李辞挽着叶湘的手,缓缓地走着。

    将她的手放在帝聿的手上,郑重无比地道:“你要好好待她,她前面二十年里很苦,也是我让她这么苦的,所以,在这余生,你要让她幸福起来。”

    帝聿点头:“我会。”

    李辞恋恋不舍地放开,眼眶有点湿润。

    在之前他看见有人说父亲把女儿送到新郎手里的那一刻会流泪,他还不信,现在,脸真疼。

    帝聿牵着叶湘的手,司仪开始说了。

    “请问叶湘女士,无论贫穷与富贵,健康与疾病,你都愿意一生一世,和帝聿先生在一起吗?”

    全场安静下来,叶湘用她清润温柔的嗓音道:“我愿意。”

    司仪又问帝聿:“请问帝聿先生,无论贫穷与富贵,健康与疾病,你都愿意一生一世,和叶湘女生在一起吗?”

    帝聿眨眨眼睛:“我愿意。”

    “好,那现在新郎可以亲吻他的新娘了。”

    帝聿低下头,轻声说:“阿叶,我来吻你了。”

    然后,低头噙住她的唇,细细吮吸着。

    良久后他离开,忍不住用手在叶湘的脸颊上捏了捏。

    司仪笑着调侃:“我们的新郎新娘可真是恩爱啊。”

    帝聿笑:“那是自然。”

    ……………………

    剩下的流程,该走走该干啥干啥,帝聿期待的,是接下来的洞房。

    他和叶湘的脚步声,一个皮鞋,一个高跟鞋,在静谧的空间尤为清晰。

    “嗒嗒嗒……”

    叶湘有些微微紧张:“真的要洞房么……”

    帝聿轻笑:“阿叶,你怂了?”

    叶湘嘴硬道:“我没怂,是你怂了吧!”

    帝聿笑:“我也没怂。”

    叶湘不理他,直直地往前走。

    帝聿讪笑,摸了摸鼻子,跟在她的后面。

    叶湘只觉得到房间的路程十分慢,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到了,把房门打开,啪嗒一声,锁上,帝聿把她压在门板:“没人来打扰我们了……”

    叶湘努努嘴:“去洗澡。”

    帝聿:“……”

    他无奈道:“行。”

    帝聿先去洗澡了。

    叶湘觉得帝聿这个人原则很强,从初识到今天之前都没有表现出很强烈的欲望,难道……

    她之前在网上看过,说什么,男人对你如果没什么欲望,那一定就是不喜欢……

    她越想越乱,烦躁地抓了抓脑袋。

    其实帝聿不是对她没欲望,而是本着负责的态度,婚后才会碰。

    帝聿只花了十分钟就洗完了,走出来,看着正在抓自己头的叶湘,忍不住笑道:“你这是怎么了?”

    刚说完,就看见叶湘一脸阴沉地看着自己。

    帝聿:“???”

    叶湘想也不想直接开口:“你是不是对我没有什么欲望?还是你不,行?”

    帝聿:“……”

    叶湘:“……”

    帝聿玩味地笑:“有欲望,婚后才会碰,这是原则。至于我行不行——”他顿了顿,有些咬牙切齿道:“待会儿你不就知道了么?嗯?”

    叶湘还没进卫生间就被帝聿拉了过来直接摁在床上。

    (生命的大和谐)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叶湘发现她连床都下不了了。

    她错了她不应该说他不行的。

    ………………

    帝聿和叶湘结婚后,小日子过得倒滋润得很。

    叶湘学了一点做饭,偶尔也会亲自下点厨。

    这不,帝聿刚回到家,叶湘在厨房炒菜。

    帝聿笑着把包放在沙发上,走进厨房,从后面环抱住叶湘,把头埋在她的颈窝里,闷声说道:“阿叶,陪我一辈子。”

    叶湘握着铲子的手微微收紧了点,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她装愣道:“什么?赔你一辈子?我干什么了要赔给你一辈子?”

    帝聿:“……”

    黑着脸走出厨房。

    叶湘把火一关:“诶诶诶,小帝帝?小聿聿?阿聿,诶,老公!”

    帝聿听见第一个小帝帝脸都是黑的,但听到最后一个老公……

    他转过身,揽住叶湘,径直吻了上去。

    叶湘:“唔唔唔唔!”(厨房炒着菜)

    帝聿懂:“别管,这是惩罚。”

    他一把把叶湘横抱住,叶湘反射性地搂住他的脖子,他放肆地笑了笑。

    叶湘恼羞成怒地捶了捶他的肩膀:“喂!”

    “嘶。”帝聿装作吃痛,换叶湘心疼了。她知道她下手一般没轻没重的,心疼地把人拉过来,仔细检查自己锤过的地方:“怎么样,疼不疼?”

    帝聿笑:“你亲亲就不疼了。”

    叶湘知道他在调戏自己,扭过头不理他了。

    帝聿把叶湘轻轻地放在床上,欺身而上。

    他一双弹破琵琶的手,轻拢慢捻抹复挑,两片唇紧紧相贴,滑若霓裳后六幺。

    他兀自偏头做驾鹤游黄粱状,手指和脚趾却都已扣紧。

    屋内很暗很暗。

    不时有一两个星刺入银河,或划进黑暗中,深不可测。带着发红或发白的光尾,轻飘的或硬挺的,直坠或横扫着。点动着,颤抖着。

    光尾极长,有时带点红又带点白,在周围显着。

    周围也有大大小小,红的或白的星团,犹如夜空中最亮的星,在黑暗里闪闪发亮。

    最后的挺进,突然狂悦似的把天角照白了一条,刺开了万重的黑暗,逗留了一丝乳白的光。余光散尽,黑暗似晃动了几下,又包和起来。零零碎碎的群星复原,微笑。

    他们早已大汗干淋,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痕迹。

    他对她做了,春天在樱花树上做过的事情。

    他贴近她的耳边,缓缓笑道:“阿叶,你怎么这么容易害羞?都老夫老妻了。”

    叶湘:“……”可去你的吧,说的他俩结婚多久似的。

    帝聿想了想:“咱结婚多久了?”

    “应该三年了吧。”叶湘眯着眼睛。

    “三年了……”帝聿在她耳边轻声道,诱惑性极重:“阿叶,想过要孩子吗?”

    “你想要吗?”

    帝聿被问住了,他其实无所谓,虽然今年二十八,但刚刚只是一时兴起罢了。

    “你想要,就要。”帝聿说得很坚定。

    叶湘笑:“其实有的时候我觉得,我们这样就挺好的。”

    “嗯,那就不要。”

    “要吧,家里有孩子,热热闹闹的。”

    “你愿意为我生?”

    “怎么?不愿意为你为谁?”叶湘笑。

    “谢谢。”帝聿搂住她,轻声在她耳畔边说道。

    “嗯,不用谢。”

    ………………

    叶湘怀孕了。

    话说发现怀孕的时候,还是挺搞笑的。

    帝先生新学了道菜,专门做给帝夫人吃。帝夫人平时特别喜欢吃,原本是应该吃得津津有味,接过刚吃一口,帝夫人就觉得一阵恶心,跑去卫生间。

    帝先生人都傻了,虽然他做饭一般,但也没到能把人吃吐的境界啊!然后帝先生就跑去查看,紧张兮兮让帝夫人去医院看看。

    一到医院他俩都是傻的,原来帝夫人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帝夫人向来经期不准,推迟两个月也没发现,没想到是怀孕了。

    帝先生高兴坏了,立马就把好消息告诉了帝奶奶。

    帝奶奶年事已高,听说孙子快有孩子了,也高兴坏了。老人家面上天天都是红润的,高兴得不知道有多高兴。

    帝夫人被全方面伺候,帝先生连公司也不去了,拿着电脑在家办公,隔一段时间就去看看,然后给帝夫人弄点好吃的小甜点。除非特别特别紧急的事情要帝先生处理,他才会亲亲帝夫人的额头,然后把车开到180迈去处理,尽量在一个小时内回家看帝夫人。

    沈川心里哭唧唧,自从主子当了甩手掌柜,他现在更忙了,连人都追不到了。

    没错,沈川和林离约好了,这周末一起去游乐园玩儿。

    帝夫人怀的不知道是男是女,她曾问帝先生喜欢男孩儿还是喜欢女孩儿,帝先生只是沉默片刻,说男女都喜欢,如果是女孩儿就有了一个贴心小棉袄,是男孩儿就能和他一起保护妈妈了。

    帝夫人只是笑,不说话。

    帝夫人的母亲知道帝夫人怀孕了,连假也不度了,买了最快的航班就飞过来看她的小孙儿,天天笑嘻嘻的盯着帝夫人的肚子生怕里面的孩子会跑出来一样。

    就这样的日子持续到了临盆那天。

    帝先生在帝夫人旁边睡着,帝夫人突然很疼很疼,发出一声呻吟,帝先生听到了,吓个半死,立马穿好衣服带着帝夫人飞奔去了医院。

    医院立马安排帝夫人去手术,帝先生在外面急得团团转,天知道他有多想让自己替帝夫人承受这样的痛苦!

    医生沉吟一会儿:“帝先生不用着急,帝夫人会没事儿的。”

    帝先生暂时被这句话哄住了,坐立不安地在手术室的门外走来走去,头发都乱糟糟的,但他没心思管那么多啦。

    一个小时过去,帝先生觉得想过了一个世纪,他揪住医生的领子,双目赤红:“她还没好?!”

    医生也吓一跳,他结结巴巴说:“这才过了一个小时,一般孕妇生产要三到四个小时。”

    帝先生只觉得手脚冰凉,要三到四个小时?!彼时帝夫人突然发出一声听起来就十分十分痛苦的吟叫,帝先生听到了,只觉得痛。

    他在外面不安地走来走去,终于听到了一声婴儿的啼哭。

    护士高兴地抱出来:“帝先生,是个……”她话还没说完,帝先生就朝她吼:“帝夫人在哪?”

    护士整个人都傻了,愣愣道:“帝夫人,还在产房里面。”

    帝先生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冲进去,看着产房里面色苍白的帝夫人,心疼地握住她的手,放在脸上,哽咽道:“我再也不会让你受这样的苦了,再也不会。”

    帝夫人轻抚帝先生的头:“小孩子吗?生子本就是如此,去看看你的孩子。”

    帝先生眼眶红了,他轻柔地吻了吻帝夫人的嘴角,守在床边。

    李凤英,李辞,余湛,帝奶奶都来了,看着帝先生在帝夫人身边不走,都露出了笑容。

    他们别过头看孩子,是个男孩儿,长得俊俏,有帝先生的英俊,也有帝夫人的清冷,长大以后绝对是要去祸害女孩子的那种。

    帝先生在帝夫人床前守到帝夫人醒来,帝夫人看见帝先生眼底的青黑,知道帝先生首了她很久,轻哄帝先生睡觉。

    帝先生抱着帝夫人,就像抱住全世界。

    ………………

    帝先生看到儿子,长得还可以,不算特别好看。

    要办出生证明,需要给他取名,帝先生和帝夫人商量名字。

    帝先生说:“要不姓叶吧,帝这个姓不好听。”

    帝夫人说:“姓帝吧,这个姓稀有。”

    二人大眼瞪小眼,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后来帝先生突然灵光一现说:“要不孩子就叫帝叶安吧。”

    帝夫人有些欲哭无泪:“你不觉得这个名字不怎么好听吗?”

    帝先生嘿嘿笑:“没关系,就叫帝叶安了,小名安安。”

    帝夫人点头:“好。”

    于是乎,帝叶安小朋友莫名其妙地成为了爸爸保佑他们婚姻的灵兽。

    ………………

    后来的故事,就由我来阐述吧。

    帝叶安小朋友长大以后,长得竟然比自己的父亲还更胜一筹。

    十六岁读高一,在全校已经算是风云人物。

    好家伙,长的好看,家里还你们有钱,成绩还那么好,还那么多才多艺,谁不喜欢眼瞎!

    帝叶安从小被帝聿管着,导致现在看到帝聿就怕,每次犯错都扑到妈妈怀里,然后爸爸就会直接把他拎起来。

    帝叶安委屈死了,到叛逆期时,第一次尝试抽烟喝酒被老师抓住,是他爸妈一起来的,他妈见到他死不承认错误的样子,回到家就不说一句话躲进房间说是自己错了,帝聿心疼得要命,当即打了帝叶安。后来帝叶安也认识到自己态度确实有问题,道了歉改邪归正。

    帝叶安是25岁结了婚,对象是个很娇小玲珑,可可爱爱的女孩子,帝夫妇见帝叶安娶了老婆,就当了甩手掌柜,一起去环游全世界了。

    帝叶安一个人撑起了一个企业集团,甚至青出于蓝胜于蓝。

    他也有了孩子,当了父亲。

    他突然明白了当父亲的难度,更加老成了。

    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去呢……

    大佬她马甲又被人扒了  /book/76094/




上一章 下一章 大佬她马甲又被人扒了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