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千机殿 > 千机殿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凝心小筑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凝心小筑

    这一天,黑白神宫发生的惨剧震动门派。

    厉百刀惨死,监察堂遇伏受创,震动全派,当晚更是传来噩耗——监察堂执事骆求真遇伏,不治身亡。

    相比这一连串的消息,宁夜在集市上的遭遇,就只是一个小小插曲,不值一提。

    得到骆求真死亡的消息,宁夜也是彻底松了口气。

    没了这个对手,盗取千机殿碎片的计划就可以进行了。

    次日一早,宁夜早早去见许彦文,与他一起前往天秀峰上那片宫殿群。

    许彦文兴冲冲要见池晚凝,就连宁夜有伤都没察觉,直让宁夜感慨自己昨天的布置有些白费。然而事情就是如此,不是你做的每件事都一定会发挥作用。从安全角度考虑,事实上不发现比发现更好。

    凝心小筑就在青木殿,递过通行牌后,这刻进入青木殿,刚踏入殿门,宁夜就察觉体内有动静。

    果然!

    宁夜大喜。

    千机殿碎片就在附近。

    虽然距离尚远,感觉有些模糊,但宁夜还是知道了大致地点,只得跟着侍女行去,随着一路行进,这感觉却是越来越弱。

    宁夜知道,千机殿碎片定是在另一边了。

    宁夜面上不动声色,看似随意行走,一边还在东摸摸西摸摸。

    前面的侍女回头:“请客人莫要乱摸,有些地方设有机关阵法,若是误触发便不好了。”

    “是我鲁莽了。”宁夜收回手,带着歉意笑道。

    他当然知道这里到处都布有阵法,他看似随意的行为,也恰是在寻找可趁之机。

    再好的法阵,也总难免内部攻破,而且青木殿乃修士生活居所,易触发的机关必然不会放置在人来人往之处。

    这刻一边抱歉,一边前行,袖管中悄然滑出一块石子,滴溜溜滚落旁边地里,消失不见。

    凝心小筑位于青木殿东侧,穿过九曲回廊,绕过清池小溪,来到一片鸟语花香之处,进了一间红砖碧瓦的三进小院,院中栽了一棵杏花树。

    池晚凝此刻便在树下。

    在她身边竟然还有几人,其中一人身着紫衣,头顶高冠,两条束带从两侧落下,生的俊秀清朗,这刻正手抚焦尾夜光琴,指挥琴弦,耳奏仙乐,头顶杏花飘落,花随曲声,便在空中翩舞,却不落下。

    周围之人纷纷摇头晃耳,似是为琴音所迷,只是怎么看,都感觉更像是在装腔作势。

    黑白神宫昨日刚发生大事,不过对于这些树下之人而言,却是全无挂碍。修行之人,多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能得袅花仙子宴请的,更是身份特殊,压根就不把昨日之事当回事。

    至于那抚琴之人,不问可知,应当就是琴书生杨子秋了。

    许彦文见杨子秋也在,明显怔了一下,随后大笑着过来:“原来杨师兄也在,好久不见啊。”

    杨子秋抚弦不停,口中微道:“晚凝今日设宴,遍邀好友,我却是知道许兄今日是会来的。”

    琴音绵绵,却掩不住他的说话,口气温婉,却盖不住内中的咄咄逼人。

    这意思分明就是在说,你不知道的事,我知道,晚凝与我,终究是比你更近一些。

    许彦文心中恼怒,正要说什么,池晚凝已道:“好了,今日宴请,也只若平常,闲来无事,做三五之聚,高谈阔论亦可,谈古论今亦行,问仙论道亦是上佳。”

    说着已请二人坐下,这时一曲终了,大家才注意到宁夜,一时均是愕然,想不通池晚凝为何请如此相貌丑陋之人赴宴。

    宁夜是知道仙人的一些习惯的。

    修仙之人,每日除了打坐修行,勤修战法,空余时无事,又不事生产,所以闲时便常有宴聚。

    只不过下层弟子多以苦修为主,相聚不多,真正能闲来喝茶的,多是修仙有一定成果的。

    池晚凝杨子秋之流,都是天之娇子,学什么都快,连上层装逼的套路,也是学了个十成十,这每过段时间聚会便是常有之事。

    今日是袅花仙子宴,明日或许就是断肠夫人宴,再后日便是某书生某公子某天才之宴……

    这刻落了座,池晚凝已道:“还没为大家解释,这位是七杀天刀最新的入门弟子,宁夜。”

    听到是七杀天刀的弟子,杨子秋和另一名隆目高鼻冷面男子没说什么,到是还有三人纷纷向宁夜点了下首。

    只看这表现,宁夜就已知各人地位。

    果然池晚凝已对宁夜介绍:“冰魄阳极手钟日寒,琴书生杨子秋,无常子叶天殇,无定轮司月棠,无子不落容成。”

    原来是他们。

    果然能参加池晚凝的宴请的都不是一般人。

    冰魄阳极手钟日寒可是黑白神宫大元老的弟子,黑白神宫三大元老都是神宫前辈,地位比掌教还高,早已数百年不收弟子,钟日寒能蒙破例,本身就说明了他绝顶天才的身份,难怪池晚凝要第一个介绍他。

    可以说在黑白神宫弟子群中,钟日寒就是第一天才,只可惜卖相不好,宁夜只是毁容,仔细看的话,其实五官还是端正的,钟日寒却真的就是先天丑了,就算漂白十八层都没用。

    杨子秋是千手老祖的弟子,地位与许彦文相仿,最关键入门还比许彦文早,实力也比他强些。

    至于剩下三个也是鼎鼎大名。

    无常子叶天殇是鬼火神君弟子,鬼火神君修行鬼道,修的自己也人不人鬼不鬼的,这叶天殇也差不多,一副青面,只差獠牙;无定轮司月棠是转轮真君弟子,修无定轮法,能以无定轮为号,可见极受转轮真君喜爱;无子不落容成的来头就高了,是四方棋使的东棋使弟子,照理地位比杨子秋还高。奈何此人曾犯下大错,被东棋使逐出门墙,不再是他的徒弟,却又奇怪的还能留在黑白神宫,导致师出名门,却至今只是个外门弟子,也是一桩奇事,但他这个外门弟子,却是比许多内门甚至亲传都强大得多,也难怪有资格坐在这里。

    这三人因为外号都有个无字,所以被称为神宫三无,也因此名号,三人渐成好友。

    相比之下,宁夜这个七杀天刀的弟子,连考察期都还未过,地位就低得有些可怜了。

    果然钟日寒已道:“此子有何特殊?竟可入池仙子法眼?”

    他到未必是要欺压谁,以他的身份,一个眼神就有无数人为他使唤,没必要特别欺负谁,但也正因此,想什么就说什么,亦无遮掩含蓄的必要。

    一个七杀天刀的弟子,还未必够资格坐在这里。

    池晚凝未语先笑,目光轻柔,一颦一笑皆动人心,先“魅惑”了大家一番,这才轻声漫语道:“上次与宁师弟相见,与其畅谈仙门大势,只觉宁师弟颇有见地,胸有丘壑,引为知己,是以特此相邀。”

    说着已将宁夜上次言论道出。

    听过池晚凝的说话,钟日寒低思不语,杨子秋却冷笑一声:“满口空谈,却无实物,纯属哗众取宠耳。”

    宁夜是许彦文带来的,他本能的将其列为敌人。

    许彦文眉头挑起:“喂,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在说,连晚凝都欣赏的说法,却只是空谈了?”

    杨子秋没想到许彦文把战火烧到了池晚凝头上,立时大急:“你不要胡说!只是此人面目狰狞,入门不到一年,能懂得什么仙门大势了。”

    池晚凝轻咳一声:“子秋,莫要以貌取人。”

    杨子秋一怔,偷看了钟日寒一眼。

    钟日寒便哼了一声。

    杨子秋知道这一眼惹了钟日寒的怒,他人是丑,可不代表就愿意承认自己丑,最关键实力强,地位高,自己不是对手,只能悻悻低头。

    这边其他几人已与池晚凝畅谈起来,却无非是聊的一些风花雪月。

    宁夜心思不在这里,已再度飘向西侧。

    西侧,轩宇阁。

    拱顶飞檐上,一只小小的兽头突然睁开了眼睛。


上一章 下一章 千机殿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