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剑道第一仙 > 剑道第一仙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王夜转世之秘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王夜转世之秘

    神殿轰鸣震颤。

    旋即,一道猩红的妖光冲霄而起。

    轰隆!

    天穹剧颤,整座覆盖大地三千里范围的莽古魔山,都在此刻剧烈摇晃起来。

    而在那夜空中,猩红的妖光交织,勾勒出一对遮天蔽日的血色双翼!

    那双翼太庞大了,直似垂天之云,覆盖莽古魔山上空,其上弥漫出无数猩红如血的法则道纹。

    与此同时,一股古老、苍茫、厚重的恐怖威压,随之席卷这片天地。

    “老天!”

    一阵惊呼声响起。

    之前那些从道场中撤离的强者,并未真正离去,当看到这一幕时,都惊得毛骨悚然,如坠冰窟。

    “这是……”

    紫衣女子眼眸发直,脑海中忽地想起一个传闻。

    很久以前,曾有一个古老缥缈的神话传说。

    据说万域魔庭的开派祖师,乃是一头诞生于混沌血海中的三足魔乌,乃是真正的先天异种,凶狂绝世,号称可生吞星辰,撕裂天幕!

    现在,当看到那遮蔽天穹的一对血色羽翼,紫衣女子不禁惊骇,难道……那恐怖气息来自万域魔庭的开派祖师?!

    噗通!噗通!

    那蟒袍男子和许多修士瘫痪坐地,心神彻底被震慑,陷入恐惧之中。

    神殿大门前,苏奕负手于背,望着天穹上那一对虚幻的血色双翼,神色自若。

    而此时,神殿内则有一道血光挪移而出,瞬息来到大门前,化作一个身着灰色长袍,须发如戟,面容冷峻的老者。

    随着他出现,天穹上覆盖的血色双翼悄然消失,剧烈摇晃的天地和山河,皆缓缓归于寂静。

    那一股恐怖的威势,也随之如潮水般褪去。

    “您……您是……”

    长袍老者盯着苏奕,似很惊疑。

    苏奕打量着长袍老者,慨然道:“我也没想到,时隔那么多年,你竟还在此地。”

    长袍老者浑身一颤,冷峻的面容涌起激动、恍惚、狂喜之色。

    而后,在无数惊诧震撼的目光注视下,长袍老者蓦地叩首于地,沉声道:“属下乌蒙,恭迎尊上归来!”

    一字字,若神雷激荡,轰然响彻天地。

    乌蒙!

    远处,紫衣女子如遭雷击,彻底傻眼。

    这是万域魔庭开派祖师的名讳,曾响彻天恒界,像一个不朽的传奇,震古烁今!

    乌蒙!

    远处那些修士心中也狠狠一震。

    他们此次前来探寻万域神殿的机缘,自然早已打探过和万域魔庭有关的事迹,哪会不清楚,乌蒙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

    只是,万域魔庭早已从世间消失不知多少岁月,谁也没想到,其开派祖师,竟然还活着!!

    并且……

    这位消失无数年的魔道传奇,此刻却跪在了那,向一个年轻人俯首,口称“尊上”!!

    这一幕画面,让所有人脑海空白,几乎怀疑是掉入幻境中,眼前所见都那般不真实。

    “尊上……”

    苏奕自语了一声,笑了笑,道,“快起来吧,带我去这座神殿看一看。”

    “喏!”

    灰袍老者乌蒙长身而起。

    “对了,你先送那些人离开此地。”

    苏奕吩咐道。

    此话刚出——

    远处瘫坐在地的蟒袍男子猛地跪在那,惊恐大叫道:“前辈,之前是小的有眼无珠,还请您饶恕小的一命!”

    说着,以头抢地,不断磕头。

    苏奕:“……”

    这家伙,难道以为自己要灭口?

    而乌蒙那血色眼眸,倏尔看了过去,眸子中有恐怖的杀机在涌动,这小东西,难道曾冒犯尊上?

    见此,紫衣女子心中发紧,焦急道:“前辈,我们之前……”

    不等她解释,苏奕摆手道:“我没兴趣要你们的命,乌蒙,送他们离开吧。”

    “喏!”

    乌蒙肃然领命。

    他迈步上前,血色的瞳孔一扫远处众人,而后袖袍鼓荡。

    轰!

    无尽血光涌现,化作遮天蔽日的风暴席卷而去。

    在场所有人如若草芥般,被风暴裹挟着,倏尔消失在原地。

    ……

    莽古魔山外。

    像下饺子似的,那些修士噗通噗通跌落一地,一个个摔得头昏脑涨。

    可发现自己没死,他们一个个欣喜若狂,大有劫后余生的庆幸。

    “我们……刚才经历了什么?”

    有人皱眉,惘然出声。

    此话一出,其他人皆愣住,努力回忆,却都想不起之前进入莽古魔山的任何事情。

    “我们进入莽古魔山的记忆被抹除了!”

    有人惊骇道。

    一时间,众人无不色变。

    再看向远处的莽古魔山时,这些修士皆露出深深的惊惧。

    此地,太过诡异!

    ……

    神殿前。

    灰袍老者乌蒙低声道:“尊上,属下已抹除他们进入莽古魔山的记忆。”

    苏奕一怔,道:“多此一举。”

    乌蒙顿时低下头,忐忑道:“尊上息怒!”

    这位万域魔庭的开派祖师,一位早在很久以前就踏足仙道,威压天恒界的恐怖存在,此刻却像犯错的仆从般,有些手无足措。

    苏奕不禁笑叹:“说你是榆木疙瘩,到现在也还是这样,行了,不谈这些。”

    乌蒙挠了挠头,咧嘴笑道:“属下也只有在尊上面前,脑袋……就变得不好使了。”

    “走吧。”

    苏奕径自迈步朝神殿行去。

    乌蒙连忙上前引路,像一个忠诚的仆从般,微微弯着腰,毕恭毕敬。

    ……

    神殿内,长明灯高悬,

    地面铺砌着云纹仙石,一座座石柱雕龙画凤。

    恢弘大气。

    位于大殿尽头的地方,则陈列着一排排书架,书架上摆放的有玉简、兽皮卷、密函、书简等等,密密麻麻,琳琅满目。

    书架前边,是一张巨大的书桌和一把椅子。

    书桌上,兀自摆着笔墨纸砚,和一卷翻开的古籍。

    除此,整座大殿再没有其他摆设。

    苏奕径自来到那一张书桌前,一股熟悉到融入骨子里的记忆画面随之涌上心头。

    他缓缓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中,目光挪移,落在那翻开的一卷古籍上,眼神微妙。

    根本不用看,他就知道,这一卷古籍名唤“魔脉玄胎手札”!

    这一部古籍,也是王夜当年离开此地时,所研读的最后一卷古籍。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从当初到现在,这里的摆设可一点都没变。”

    苏奕轻语。

    一侧,乌蒙露出感慨之色,道:“尊上当初离开时,曾说以后还会归来,属下便一直留着这一处地方,悉心照看。”

    苏奕拿出一壶酒,轻饮了一口,和乌蒙交谈起来。

    “由你亲手创建的万域魔庭为何消失了?”

    “回禀尊上,是属下亲手将万域魔庭解散!”

    乌蒙低声道,“当初,大概是在您离开之后的三千年之后,有一批仙界的恐怖人物进入魔之纪元,在全天下找寻和您有关的线索!”

    “仙界来人?”

    苏奕眉头微蹙,“你可知道他们的身份?”

    乌蒙道:“那些仙道人物的实力一个比一个恐怖,根本不是寻常的仙人可比。属下只记得,其中一人被称作‘血霄帝君’。”

    血霄子!

    苏奕眸子微眯,变得淡漠而冷酷。

    这是王夜生前的一位绝世大敌!

    当初在仙界,已伫足巅峰之列的王夜,并非是因为找寻不到更高的道途转世重修。

    而是在他闭关静修时,遭受到一场绝杀之局,被一众同样踏足仙道之巅的恐怖大能联手突袭!

    由于事发突然,王夜又正值闭关修炼的紧要关头,直接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

    最终,王夜虽镇杀数位大敌,杀出一条血路,可也因为负伤太过惨重,一身仙道根基也遭受到无法修复的重创,无奈之下,只能借由九狱剑的力量选择转世重修。

    血霄子,便是当初偷袭他的绝世大能之一!

    而在仙界,血霄子又被尊称“血霄帝君”!

    这是一个道门的老怪物,早在王夜踏足仙道之前,血霄子就已是伫足在仙道之巅的一小撮绝世大能之一。

    当然,搁在当初,以王夜那伫足仙道之巅的道行,一对一的情况下,足可轻易弄死血霄子。

    “王夜离开魔之纪元后,又在其他纪元世界游历了将近千年之久,而后才重返仙界,之后不到三百年,便遭遇那一场杀局,不得不转世重修……”

    苏奕心中暗道,“而按照乌蒙所言,血霄子抵达魔之纪元的时间,则是在王夜转世之后的一千七百年之后。”

    “这就奇怪了,难道说……血霄子和当初那些绝世大敌,都已经清楚王夜并未真正死去?”

    “否则,何须在王夜转世重修的一千多年之后,还要前来这魔之纪元探寻和王夜有关的线索?”

    “难道说,他们打探到,王夜转世到了这魔之纪元?”

    苏奕想到这,眼皮一跳。

    王夜的转世之身,便是沈牧。

    而沈牧就出生在这魔之纪元!

    “你可知道,血霄子他们为何要来这魔之纪元找我?”

    苏奕问道。

    乌蒙摇头道:“属下不清楚。”

    苏奕揉了揉眉宇,吩咐道:“你继续说。”

    乌蒙道:“当初,这件事让属下察觉到危机,担心波及到万域魔庭的门人,便第一时间将宗门解散。”

    “而后,属下便也蛰伏了起来,打算在暗中搜集消息,试图摸清楚那些仙道人物的真正目的。”

    “遗憾的是,终究未能如愿以偿。”

    “那些仙道大人物行踪缥缈,根本无法靠近,这世间也从没有谁能接近他们。”

    “不过,属下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最终也没能找到和尊上有关的线索。”

    说到这,乌蒙眸子中泛起一抹异色。

    当年的尊上,超然于世间,除了他们这些属下,这世上几乎无人知道尊上的存在。

    除此,尊上当初潜心钻研各种典籍,也从不曾掺合世间的事情!

    “直至数百年后,那些仙道大人物便离开魔之纪元。”

    乌蒙道,“那时候,属下也没有了再重建宗门的心思,便一直蛰伏在此地,直至如今。”

    苏奕饮了一口酒,道:“其他人呢?”

    当初,王夜为了搜集魔之纪的修行古籍,曾招纳十多个属下为他效命。

    乌蒙便是其中之一。

    “属下也已很久没和他们联系,不过……”

    乌蒙露出期待之色,道,“属下相信,只要他们得知尊上归来的消息,必会第一时间来见!”

    苏奕想了想,道:“我此次前来,要解决一些事情,倒的确需要你们帮我搜集一些线索。”

    乌蒙肃然见礼道:“还请尊上吩咐!”

    苏奕眸光深沉,道:“查一查六欲魔宗这个势力。”

    他把此来的目的,简单扼要说出。

    而后,他从袖袍中取出那一枚万魔符诏,递给乌蒙,“你拿着此物,召集其他人。”

    “喏!”

    乌蒙双手接过万魔符诏,心绪澎湃,多少年过去,而今,终于又能为尊上做事了!

    六欲魔宗?

    呵!

    敢惹尊上,定当从世间抹除!

    ……

    当晚。

    乌蒙盘膝而坐,催动万魔符诏。

    嗡!

    万魔符诏弥漫奇异晦涩的光影,让虚空都泛起一圈圈涟漪。

    “尊上归来,速速前来与我一见!”

    乌蒙将一缕意念,烙印在万魔符诏内。

    而后,这一道符诏忽地燃烧起来,化作一道虚幻般的光,穿梭虚空而去。

    ……

    一座繁华的城池中。

    深夜。

    一群凶神恶煞般的劫匪,闯入一座赌场中打劫。

    面临死亡威胁,一众赌徒皆很老实地交出了身上的钱财。

    “该你了。”

    一柄明晃晃的长刀,抵在一个老人眼前。

    老人衣着寒酸,须发潦草,满脸的皱纹,眼眸浑浊不堪。

    赌场的人都知道,这老家伙是个老赌鬼,只要有钱,就会第一时间跑来赌场,每次都输得清洁溜溜。

    老者畏缩似的低下头,嗫喏道:“我……我已经输光了。”

    砰!

    劫匪一脚把老者踹翻了出去,正要搜身,就被另一个劫匪拦住,“看他那穷酸样,哪可能有钱?早被这赌场榨干了!”

    很快,这群劫匪搜刮完钱财,打算扯呼。

    可还不等离开,一道身影忽地挡在了赌场大门前。

    赫然是那个须发潦草的老者。

    “老东西,你想死不成?滚开!”

    劫匪恶狠狠骂道。

    老者露出羞愧之色,低着头,将一个钱袋拿出,双手呈上:

    “对不起各位爷,我不该撒谎,我身上其实还有一些铜板,还请各位爷收下。”

    一众劫匪皆愣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住,面面相觑。

    “你这老东西,倒是挺诚实嘛!”

    一个劫匪上前,劈手夺过那个钱袋。

    老者却愈发羞愧了,面红耳赤道:“各位爷,我还要道歉,其实……我不是凡俗之人。”

    一众劫匪又是一愣。

    一个劫匪笑骂道:“你他娘不是凡人,难道还能是仙人?赶紧滚一边去!”

    说着,他抬手狠狠朝老者推搡过去。

    砰!

    劫匪整个人化作血雾炸开。

    那血腥的一幕,刺激得其他劫匪都傻眼了,额头上直冒冷汗。

    老者兀自一脸惭愧的模样,说道:“实在抱歉,我……的确是仙人。”

    声音还在回荡,那些劫匪尽数化作血雾死去。

    嗡!

    这时候,一缕空间波动泛起。

    老者一怔,抬手掐诀,当空一点。

    顿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尊上归来,速速前来与我一见!”

    老者一下子激动起来,高兴得一拍大腿,哈哈大笑:“尊上终于回来了,回来了!!”

    他扭头狂奔而去,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深夜,老树枯藤,乌鸦嘶叫。

    一座荒无人烟的乱坟岗中。

    一群盗墓贼正在挖掘一座坟冢。

    “出来了!好大一口金棺!”

    当看到坟冢内那一口露出来的金色棺材,那些盗墓贼都不禁呆住,似没想到,竟挖出这么大一个宝贝来。

    “兄弟们,咱们发……发财了!!”

    一个盗墓贼激动得声音都在颤抖,呼吸急促。

    “开棺!那棺内必然有更了不得的宝物!”

    有人低声喝道。

    可就在此时,那金色棺材内却忽地响起一道透着惊喜的声音:

    “尊上回来了?”

    一众盗墓贼浑身一哆嗦,吓得差点尿出来。

    下一刻,那一口金色棺材直接飞了起来,化作一道光,冲向夜空深处。

    原地,只留下一群彻底吓尿的盗墓贼,一个个在风中凌乱。

    ……

    一座汪洋最深处,一座大山忽地摇晃起来,让万里范围的海域都随之剧烈动荡起来。

    而后,那座大山底部,走出一个楚楚动人的少女,一头雪白的长发在海水中泛起如梦似幻的银光。

    “尊上……奴已等待这一天……好久了呢……”

    少女纤腰秀项,乖巧可爱,可那一对眼眸深处,却有妖异恐怖的银色雷霆在汹涌。

    类似的一幕幕,在这个夜色中陆续上演。

    有身材魁梧的巨汉,肩抗战矛,从一片古战场中大步而出。

    有盘膝坐在星空中一颗星辰上的白袍男子,撕裂长空而去。

    全都朝一个方向赶去。

    莽古魔山!

    ……

    “乌蒙,尊上呢?”

    一群气息恐怖的身影,立在万域神殿,目光齐齐看向乌蒙。

    这些身影有衣着寒酸的赌徒老人、有背负一口三尺金棺的黑袍中年、有手握一柄玉扇的白袍男子、有秀发如雪楚楚动人的少女、有肩抗一柄血色战矛、魁梧如小山般的巨汉……

    加上乌蒙,共有七人。

    “当年,我们十八个老家伙一起效命在尊上麾下,而今能相聚在一起的,却已只剩下我们了。”

    乌蒙一声轻叹。

    其他人去了哪里?

    根本不用想,要么已经逝去。

    要么已经不在这天恒界。

    否则,只要接到万魔符诏的召唤,必然会第一时间抵达!

    众人皆一阵沉默,心生感慨。

    “这次召集各位前来,是要帮尊上做一件事。”

    乌蒙沉声道,“接下来,我会为各位分别安排具体的任务,我只有一个要求,一定要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

    那银发少女问道:“尊上呢?”

    “尊上已经提前一步行动。”

    乌蒙瞥了银发少女一眼,“想见尊上,就先把事情做好。”

    银发少女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道:“放心,只要是为尊上做事,我会比你们这些老家伙更用心!”

    乌蒙抬手一抛,分别扔给众人一枚玉简,“具体任务,就在其中,你们可以行动了。”

    ……

    六欲魔宗。

    一座阴暗的牢狱中。

    “沐子衿,你相不相信,若是沈牧还活着,哪怕见到你这般凄惨的模样,也不忍心苛责我。”

    雪琉立在高高的石阶上,眼神清冷中带着一丝怜悯。

    囚牢潮湿腥臭,弥漫着腐烂的尸体味道。

    沐子衿衣衫褴褛,蜷缩在墙角处。

    她披头散发,浑身血腥和泥泞,原本晶莹雪白的肌肤,尽是血淋淋的伤痕。

    那绝美的玉容惨白透明。

    一条黑色锁链凿穿其肩膀,缠绕在其身上,锁链早已被鲜血染成红色。

    牢狱中尽是污浊的水渍,腐臭的水雾,也让她身上臭烘烘的,比街边乞丐都要凄惨三分。

    雪琉的声音在这牢狱中回荡,沐子衿似浑然不觉,她双眸空洞,神色木然,似失去了神魂。

    她是玄恒界剑道巨擘沐剑池的女儿,是沈牧的师妹,也是世人眼中只能仰望的一位天骄之女。

    可如今,则是一个任凭宰割践踏的……阶下囚。

    “你别伤心,我可不是故意来羞辱你的,事实上,你这样的可怜虫,已经不够资格让我再踩上一脚。”

    雪琉眸子中泛起恨意,“我此来,只是想告诉你,沈牧虽然死了,可却没有彻底死透,而这一次,我会让他彻彻底底的死掉,连一点骨灰都不留!”

    说罢,她转身要离开。

    忽地,背后传来沐子衿那沙哑虚弱的声音:“能否……让我去亲眼看看?”

    雪琉转过身,俯视着牢狱角落处的沐子衿,道:“想看一看沈牧的转世之身是如何死的?”

    沐子衿低着头,道:“万一……最终是你死了呢?”

    雪琉一怔,忍不住笑起来,道:“行啊,等他来的时候,我就让你看着,你最心仪的沈牧师兄,是如何像一条狗一样,被我彻底抹杀于世!”

    说罢,她转身而去。

    牢狱角落处,披头散发浑身血腥的沐子衿沉默许久,轻声喃喃道:“我最心仪的沈牧师兄,早已经不在了……”

    “如今的他,是苏玄钧,一个……不会为情所困的剑修!”

    说到最后,她那空洞的眸子深处,似有一抹光一闪而逝。

    ——

    ps:两章合一起更啦~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 剑道第一仙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