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九八一年 > 一九八一年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九十八章: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

正文 第九十八章: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

    黄道舟这段时间脑子特别好使,他知道秦局长抽烟,但是老婆管得严,一天只肯他抽三支。

    因此不少物资系统的老职工背地里喊秦局长“秦三支”。

    秦局长有不少战友的职务很高,给他带些好烟在情理之中。

    黄道舟能够断定秦局长准备送给自己的两条“牡丹牌香烟”肯定用不着花钱买。

    他坚决不肯接受二十块钱,信誓旦旦这两条好烟要特别计划劵呢,足够四个“双肩包”的价值。

    见黄道舟如此坚决,话还说得中听,秦局长只得不再坚持给二十块钱,一直把黄道舟送到巷子口握手道别。

    这个时代特色,基本上没有人白收别人的礼物,一般情况下都是礼尚往来,至于谁的礼重?心照不宣尔!

    黄道舟送出去了“双肩包”,无一例外都得到了回礼。

    大部分是粮票、豆油票、豆腐票,也有人家知道黄道舟平时爱喝点小酒,给了几瓶三水粮食酒或者两瓶洋河大曲。

    以前家里的粮票总是这个月接不上下个月,这段时间由于卖茶叶蛋也收粮票,一斤粮票给人家两个茶叶蛋,相当于算作一毛钱。

    又由于送粮票给黄道舟的人家不少,家里居然结余了七百多斤粮票。

    这个时代的人饭量大,黄道舟的口粮是每个月二十八斤,花一毛二分钱外加一斤粮票能够买一斤白米,一年可以买到手三百三十六斤平价白米。

    如果放在后世一家子五口只有两个成年人,吃一斤多白米也就差不多了。

    但是这个年月绝对不够,黄瀚家一天要消耗白米二斤半左右。

    家中有粮心中不慌,不计算能够在乡下生产队买到的稻子、麦子,仅仅手中的粮票和黄道舟该得的定量就足以维持一大家子吃白米饭一年半。

    以后肯定再也用不着吃杂粮饭喽!

    从秦局长家回来后黄道舟心情更加好了,因为人家主动告诉他,局里明天就派人去他曾经工作过的皖省两淮煤矿实地调查。

    相信应该能够找到五零年跟黄道舟一起工作过的同事,这一次调查代表组织,很严肃。

    去调查的两位局里人事科的同志只要找到不低于两个证明人,黄道舟的工龄问题就能顺利解决。

    去办事的俩人早就内定,黄道舟已经拜访过,只不过没想到这次根本没有拖拖拉拉,由此可见得到领导重视无难事。

    黄道舟信心满满,因为他确确实实是五零年春天就和一百多三水县民工参与建设两淮煤矿。

    由于他有知识写得一手好字,算盘打得好,在当时属于人才范畴,被矿上招工做了会计。

    黄道舟在煤矿上工作了五六年,后来因为隐瞒了解放前的一些经历被调查后打回原籍,后来属于在煤球厂监督劳动,一个月拿二十块钱生活费。

    当时煤矿上认识黄道舟的人多着呢,不可能所有的老同事都离开了那里,找到几个证明人应该不成问题。

    毕竟时隔三十年,黄道舟只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局里派人细致调查需要不少成本呢!

    以前黄道舟反应情况都是采取敷衍了事的做法,这次截然不同,从煤球厂祝厂长开始到燃料公司刘经理都很重视黄道舟的历史问题,都愿意成人之美。

    现在又有负责人事的秦副局长的指示,强调我党的一贯作风就是实事求是,不放过一个坏人,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要把调查黄道舟的历史问题作为一个契机,让广大职工深刻体会到来自组织的关怀!

    简直是“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

    回到家的黄道舟只觉得天大地大,心更是无穷大。

    他坐下来看了看两条“牡丹牌”香烟,摇头连呼可惜。

    黄道舟知道这是难得的好烟,只可惜他不好这一口。

    黄瀚拿起一条闻了闻,“娘的!这是怎么了?我为什么有拆开点燃一根烟的冲动?我才是个三年级小学生啊!”

    他放下这条又拿起另外一条闻了又闻,“娘的!真香啊!我为什么会觉得要流口水了?难道烟瘾不是身体的本能,而是深深埋在记忆深处了?”

    黄瀚当然不敢点燃一根烟抽,这样做了会把姐姐妹妹吓死,会把张芳芬气晕了,黄道舟的武力镇压肯定会如同狂风暴雨。

    即便如此,黄瀚闻香烟时脸上那陶醉的神色还是被黄道舟瞧在眼里。

    黄道舟想破脑壳也不可能想到这是黄瀚被勾起了烟瘾渴望抽一支的表现,只觉得儿子太反常。

    他笑道:“黄瀚,你这个样子闻来闻去太奇怪了,怎么像条狗?”

    “咳咳……爸爸,不带这样骂人啊!”

    张芳芬笑了起来,道:“这回你爸爸没说错,我瞧你的样子也像闻到了臭味的狗。”

    “哈哈哈……”黄馨和小丫头都笑弯了腰。

    “额!”形象俱毁啊!黄瀚自我解嘲道:“我是担心这香烟放得太久霉了,特意好好闻了闻。”

    黄道舟恍然大悟,道:“是这样啊!你有没有闻出来?”

    “闻出来了烟草特有的香味,足以证明这香烟出厂的时间不太长。爸爸,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两条香烟?”

    “要不,送一条给小明爸爸?”

    “完全正确,小明爸爸爱抽烟,平时都是抽‘沪城大前门’,‘牡丹牌’也就是过年的时候才舍得弄几包。

    你今天直接送一条,他应该高兴得很。”

    不知怎的,得到了黄瀚的肯定,黄道舟蛮高兴,他又道:

    “还有一条放在家里也没啥用,干脆让成文阁带给他爸爸,人家帮着捎缝纫机还垫钱买礼物,这人情还没还上呢!”

    黄瀚立刻大拍马屁道:“爸爸伟大、英明、正确,你的安排合情合理无懈可击啊!”

    黄道舟果然受用,乐呵呵道:“我走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当然知道怎么跟人家好好交往。”

    黄道舟是个急性子,立刻夹了一条“牡丹香烟”去了刘小明家。

    ……

    ……

    ……

    ……

    期待三江推荐被告知不可能,心里空落落。

    编辑维妮安排这周星期五中午十二点左右上架,除了表示感谢,当然是服从安排,只是不知道首定能够有多少,很忐忑。

    我已经完稿了两本书,一直没写过上架感言。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写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一九八一年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