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九八一年 > 一九八一年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看报惹风波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看报惹风波

    小学的课程何其简单,只要智力值在线的孩子都不应该太差,成绩差的孩子最大原因就是上课不听讲。

        一个班六十几个同学,老师根本管不过来,黄瀚看牢四个同学,能够确保他们上课听讲时间超过半个小时,长期以往肯定能够使得他们的成绩提高。

        把自己的时间排得满满的,黄瀚倒不觉得度日如年,倒是有种享受童年生活的小感觉。

        家里不再穷了,而且已经统一了思想,接下来就会买房子开店做个体户。

        虽然黄瀚知道八一年国家已经允许个人经营,但是不能确定下面的县城是否能够顺利发放营业执照。

        找关系办营业执照那是必须的,防止办事的人怕担责任,还得拿出上面支持发展个体经济的政策法规。

        黄瀚没有牛逼到能够查看内部文件,这个时期用黄家驹《长城》里的一句歌词“神秘的中央”来比喻上面恰如其分。

        上面传达文件都是有等级的,比如下发到县处级,科级就不可以看,老百姓要看到红头文件,基本上没这个机会。

        黄瀚只能选择从报纸上找些政策法规和有关于支持个体经济发展的文章。

        星期三早上下了第一节课,黄瀚来到校长室轻轻敲了一下开着的门。

        “请进!”朱校长一抬头,瞧见了黄瀚,笑了,问道“呵呵,是黄瀚同学呀!你有事找我?”

        黄瀚鞠躬行礼道:“朱校长您好,我想借几张报纸看看?”

        其实今天的黄瀚应该敬礼,但是他没有记起自己已经是个全新的接班人。

        朱校长貌似习惯了黄瀚这样行礼,也没有发现,惊讶道:“啊?看报纸?你看得懂?看得下去吗?”

        “报告校长,我看得懂,也能看得下去。”

        朱校长盯着黄瀚看了看,见这孩子一脸认真,有些哭笑不得。

        学校订了四五份报纸,连他这个校长也只不过随便翻翻,基本上不看,一个小孩子,能看下去才怪。

        他心想:这孩子该不会是找些报纸糊墙吧!

        他试探道:“我这里的报纸都很新,你看完了要还回来,而且一张也不能少了,你能做到吗?”

        “能!校长,如果我在一张报纸上看到有用的文章,您能不能把那一张报纸送给我!”

        “完全可以,但是数量不能太多。”

        “谢谢,我今天借五份报纸,明天这个时候还回来好吗?”

        “行啊!万一我不在,你自己夹入报纸夹,放到报架上。”

        三四班里又有怪事了,一个小屁孩居然连续几天都在看新华日报、人民日报、参考消息,而且看得津津有味。

        这绝对不是黄瀚装样子,而是后世的黄瀚许久不看报纸了,现在读上报纸的文章觉得滑稽、有趣。

        有许多后世显然易见的认知,此时还有不同论调的文章在撕逼,有关于走资派的论调居然还有。

        这不是扯淡,有时拿到一张十几二十年前的报纸看一看,真觉得无比滑稽。

        黄瀚就记得一份主流报纸上的文章,那应该是宣传卡扎菲跟老美撕逼的相关报道,题目是“高昂的头颅”绝对的正面形象……

        星期五早上最后一堂课前的课间休息时间。

        张春梅、萧蔷、卫红星等等和特意来看看的沈晓蓉见黄瀚又在一本正经看报纸,都无比好奇,忍不住也拿起报纸看。

        可是他们根本看不下去,以为黄瀚正在看的报纸不一样,凑过来一看,发现跟他们看到的报纸差不多。

        沈晓蓉问道:“黄瀚,你真的在看报纸上写的文章吗?”

        “当然是真看,这又不需要装样子给老师看。”

        “你看得明白!”

        “哈哈,当然看得明白,甚至于比你爸爸还要明白!”

        在沈晓蓉心中,爸爸是神圣的,是不可以被谁调侃的。

        她的脸顿时沉了下来,质问道:“黄瀚,你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你爸爸是不是在县政府工作?”

        “是又怎样?”

        “那么我说你爸爸看不明白报纸就没说错。”

        “啊?”萧蔷、张春梅几个发出惊呼,她们没想到黄瀚居然跟沈晓蓉杠上了,还拿人家爸爸说事儿。

        沈晓蓉怒了,真的愤怒,她的爸爸岂是你一个小孩子能够污蔑?

        “黄瀚,你凭什么说我爸爸看不明白报纸,你把话说清楚,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嘿嘿!你爸爸是当官的,而且是县里的大官对不对!”

        “你怎么说话呢?我爸爸是干部,记住了是干部。”

        “干部就是官员,别以为干部就是个好词儿,最初是来自于日语,一样是官员的意思。”

        沈晓蓉一副翻脸的架势,道:“我不和你扯这个,你说清楚了,凭什么污蔑我爸爸看不懂报纸?”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句话你听说过没有?”

        “听过,你别混淆视听,回答我的问题。”

        “你爸爸是县里的大官,就应该为民做主,报纸上已经在大力推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什么我们三水县还在墨守成规?

        究竟是你爸爸包括县里的所有高官都看不懂报纸上写了什么?还是他们视而不见?你知道吗?就是他们的不作为,才使得农村人穷得连白米饭都吃不上!”

        沈晓蓉原本涨得通红的俏脸这一刻白了,黄瀚放的连珠炮比较长,她听得似懂非懂。

        “你说什么?我没听懂,你再说一遍,慢慢说!”

        “我的意思是国家已经在大搞分田到户,搞联产承包责任制,你听得懂吗?”

        “听懂了!”

        “你爸爸包括三水县其它当官的,尸位素餐……”

        “等等,尸位素餐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就是白拿高工资不干活儿的意思!”

        “你,你胡说八道,我爸爸天天起早带晚去上班,连星期天都不休息。

        他还经常三更半夜被电话吵醒,然后就急急忙忙往县里赶!这些你又看不到,你凭什么说我爸爸尸位素餐?”

        黄瀚手里的报纸上正好有一篇关于提高工作效率的文章,他指着,道:

        “没有工作效率,吃苦受累都是白辛苦,农民还是穷困潦倒,你爸爸为什么不紧跟中央精神,早早的执行大包干?”

        “县政府又不是只有我爸爸一个干部,他说了又不算!”

        “问题是他是不是说了坚决支持大包干?有没有力排众议?有没有据理力争?有没有在得不到其他官僚支持的情况下坚持真理,越级反应,甚至于写材料送去中央!”

        “我,我,我不知道!”

        “如果你爸爸没有这样做,那么我说他看报纸还没有我看得明白有错吗?”

        “你、你……哇……”无言以对的沈晓蓉哇哇大哭。

        ……

        ……

        ……

        ……

        ……

        ……

        ……

        第四更,过往的君子请留下推荐票,月票,谢谢大家!

    ()




上一章 下一章 一九八一年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