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大唐孽子 > 大唐孽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557章 小零件意义不小

正文 第1557章 小零件意义不小

    尉迟程橡胶作坊里头,尉迟辉和程处才拿着从观狮山书院煤油发动机研究所,不,现在应该叫做观狮山书院发动机研究所了。

    因为听了李宽的分析之后,他们也觉得煤油可能不是最适合发动机使用的燃料。

    所以对研究所的名字也进行了修改。

    之后,他们就把整理出来的各个零件的技术要求和尺寸信息准备好了。

    通过自己对各个作坊的了解,将一部分的零件的研究生产工作,给到了相应作坊进行检讨。

    很显然,尉迟程橡胶作坊拿到的就是其中的这么一个委托。

    “程兄,你觉得这个皮带我们能够生产出来吗?”

    尉迟辉是负责管理的,在技术上面,他显然没有程处才那么专业。

    “这个皮带,看起来非常的简单,但是从这里面的技术参数要求来看,其实没有那么容易制作出来的。

    因为这个皮带是用来驱动发动机上相关的一些零件的,对于耐磨性方面有着非常高的要求。

    并且在发动机快速运转的情况下,对皮带的强度要求也是非常高的。”

    程处才没有那么直接的给出行还是不行的答案。

    作为搞技术的人员,他做事还是比较严谨的。

    “那我们要不要接下这个合作项目呢?”

    “接肯定是要接的。橡胶制品这一块,现在就我们的作坊跟米其林橡胶作坊做的比较好。

    但是大家各自的侧重点还是有点不同。

    如果在发动机皮带这个零件上面,他们能顺利的研制出来。

    但是我们却是拒绝了这个项目的话,那么可能就会给人一种我们尉迟程橡胶作坊的技术不如米其林橡胶作坊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平常时候肯能也没有那么大的影响。

    但是在关键时刻,很可能就会让我们丢失非常重要的订单的。

    再说了,这个项目是观狮山书院发动机研究所发出来的。

    这个研究所的负责人之一就是卢照邻,他可是太子殿下的弟子呢。

    我们哪怕是投入再多的人力物力,肯定也是要配合着把这个项目搞起来的。”

    虽然程处才是搞技术的,但是他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

    这个发动机皮带的项目,显然是不能简单的当做是一个项目来看待的。

    “嗯,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要开始想办法怎么才能达到这个要求了。

    单纯的使用橡胶的话,估计在强度上是很难达到要求的。

    我听说米其林橡胶作坊在制作充气轮胎的时候,在轮胎里面是添加了钢丝的吧?”

    尉迟辉虽然是负责管理,但是对于行业内其他作坊的产品,显然也是有比较深的了解的。

    作为自己作坊最大的竞争对手,他们肯定是有好好的研究一下米其林橡胶作坊的产品的。

    “是的,他们的充气轮胎是以钢丝线作为骨架来支撑整个轮胎的,要不然强度也是达不到要求。

    我们的这种发动机皮带,也可以考虑在中间使用钢丝线作为支撑,然后跟橡胶一起成型成为需要的形状。

    但是这最多只能解决强度的问题,耐磨性上面也还是需要再考虑。”

    程处才跟尉迟辉一起开始讨论起研究的方向。

    这个时代,绝大部分的产品,都没有一个成熟的东西供你借鉴的,只能是自己摸着石头过河。

    当然了,经历了这样的过程,以后大家的研发水平肯定会有大幅度的提高。

    “提高橡胶的耐磨性,这个我们是不是可以跟观狮山书院橡胶研究所进行合作呢?

    当初米其林橡胶作坊的好多产品,据说就是跟他们合作之后才顺利的研究出来的。”

    尉迟辉在技术上门虽然不一定能够提供非常好的建议,但是他指明的一些方向,还是很有意义的。

    “嗯,这个主意不错。

    论起对橡胶性能的研究,观狮山书院橡胶研究所绝对是整个大唐最厉害的。

    要想提高橡胶的耐磨性,无非就是在添加剂和硫化过程之中进行一些特殊的控制。

    这方面的成果,往往都是需要无数的实验才能完成的。

    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跟他们合作显然是最好的方法了。”

    虽然自己是搞技术的,但是技不如人,程处才倒也不会觉得跟其他人合作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

    ……

    “盼盼,这一次观狮山书院发动机研究所发布的零部件项目合作书,我觉得就是最好的一个机会啊。

    你之前不是安排人去开始研究水泵和水管了吗?

    现在直接跟发动机研究所具体合作,把你们的产品拿出来装到发动机上进行验证。

    一旦确定可以使用,将来你的作坊就可以将水泵和油泵,还有那些管件作为主要的生产产品了。”

    武郭今天跟顾盼盼一起约了去面包新语巡逻,然后在其中一家分店里头坐在品尝最新出品的面包。

    这两天,观狮山书院发动机研究所对外发布的各种零件的合作项目书,算是许多作坊热烈讨论的一个事情。

    一方面,这些合作项目涉及的零件种类比较多,至少可以给十几家作坊提供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机会。

    另外一方面,大家也看到了观狮山书院发动机研究所对于发动机这种新鲜事物的信心。

    那种志在必得的念头,有时候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这让之前已经开始研究发动机相关零件的作坊掌柜,心中有了更加坚定的想法。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我看过他们的这个要求,要制作出符合他们需求的水泵和油泵,难度还是非常大的。

    这段时间,我们的匠人已经根据之前发动机的原理图设计了几款水泵和油泵。

    但是现在肯定要在尺寸和性能方面做很多调整了。

    特别是这些水泵的转速都是非常快的,这个时候里面的零件的精度和强度要求都非常高。

    在高转速的情况下,零件的腐蚀性能也必须提高。

    只是简单的镀锌的话,可能还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观狮山书院不是有一个表面处理技术研究所吗?

    我准备安排人过去跟他们好好的交流一下,看看能不能引进什么有用的技术到作坊之中。”

    在武郭面前,顾盼盼倒是没有隐藏自己的想法。

    本来她都是想要邀请武郭跟自己一起合作的呢。

    “对方这一次给出的时间非常的短,在一个月内就需要制作出首个样品出来,然后在三个月内就要制作出能够达到量产条件的样品出来。

    这样的要求还真是没有那么容易满足。

    这个时候,必须要跟其他作坊或者研究所合作才行,要不然依靠单打独斗,在日程上就没有办法满足。”

    武郭显然也是有好好的研究一下观狮山书院发动机研究所发布的东西的。

    作为长安城商圈的一件热门大事,武郭想要不理会都难。

    “是啊,我听说整个长安城,应该至少有三五家作坊或者研究所直接在研究发动机。

    观狮山书院发动机研究所应该也是不想落后于人吧。

    毕竟煤油发动机这个项目,本身就是他们首先提出来的。

    如果最终被人抢了先,那就毕竟尴尬了。”

    武郭可是知道观狮山书院发动机研究所是卢照邻在负责。

    如果他不想在李宽面前丢人,那肯定就要在其他作坊之前拿出成熟的发动机产品出来。

    要不然以后他在李宽面前都会抬不起头来做人的。

    “是啊,不过动作快一点也有快一点的好处。

    如果这个项目真的能够成功,那就意味着我们的作坊很快就可以进入到大规模量产的阶段。

    到时候,我们顾家就算是彻底的在新兴行业内站稳脚跟了。”

    一直想要推动顾家产业转型的顾盼盼,显然还是非常在乎这个项目的。

    在《大唐日报》等报纸上面,经常有各种各样的报道在吹嘘发动机的应用前景。

    如果这些推测都能变成事实的话,那么将来发动机的产销量肯定是非常惊人的。

    这也是顾盼盼为什么那么看重这个项目的原因之一。

    “据我所知,水泵和油泵这一块,应该还没有哪个作坊在大规模的研究。

    只要你们不自己掉链子,应该是没有人能够抢过你们的。

    实在不行的话,到时候你去求一求我姐夫,让他给你指点迷津咯。”

    武郭显然对李宽有着迷之自信。

    不管是碰到什么问题,在李宽那里似乎总是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

    “这个以后再说吧,现在关键就是先召集匠人把这个项目拿下再说。”

    ……

    “哈哈,这观狮山书院发动机研究所还真是好人啊。

    之前我们只考虑涉及几个发动机相关的零件研究,不敢大手笔的往发动机整机上面进行投资。

    现在人家不仅公布了主要的原理图,还把各个零件的技术要求给对外发布了。

    我们只要搜集这些零件的技术要求,再结合之前的原理图,很快就可以拿出属于我们自己的发动机方案了。”

    城南马车行里头,韦思仁的心情非常愉悦。

    这段时间,伴随着各种各样的报道,发动机的前景被许多人看好。

    韦思仁心中正有点后悔自己当初没有组织匠人对发动机技术进行攻关,现在瞌睡就有枕头送上来了。

    “郎君,有了这些东西,确实是可以节约我们不少的时间,也能让我们通过许多途径来了解观狮山书院发动机研究所的进度。

    不过我们如果真的要进入到发动机制作这个领域的话,肯定也会面临许多新的困难的。”

    韦宝没有把话说的那么死。

    到时候直接负责事情的是自己。

    要是真的认为发动机是那么好制作的,到时候有制作不出来,那就麻烦了。

    “困难自然是有的,毕竟人家观狮山书院当初研究蒸汽机可是花了好几年的时间。

    如今这个发动机,在报纸上可是被人吹嘘成比蒸汽机的意义更加重大的一款产品。

    要是什么都不做就能生产出来,那么整个长安城,肯定会有大量的作坊去生产制作的。

    到时候的竞争肯定会非常的激烈。

    我听说观狮山书院发动机研究所这段时间在不断的招募人手。

    很显然他们是真的打算好好的搞这个项目,应该是非常看好发动机的前途了。

    从明天开始,我们也去各个书院招募格物学院的教谕或者学员,正式的组建属于我们的发动机研制团队。

    虽然不大可能比观狮山书院更早的制作出发动机出来,但是我们也要确保项目的进度不能落后太多。

    到时候我们的马车也能顺利的安装上发动机的话,就有了超越奔驰四轮马车作坊的机会了。”

    韦思仁现在对发动机寄托了非常大的希望。

    不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这一次还正是押对宝了。

    ……

    苏大同是阿牛特殊钢作坊的八级工。

    作为作坊里头为数不多的几个八级工,苏大同这几年也算是挣了不少钱。

    曾经的他,是长安城外的一个流民。

    借着李宽修建的蜂窝煤作坊的机会,他有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解决了自己的温饱问题。

    之后由于他自己非常的积极上进,在蜂窝煤作坊开设了夜校之后,短短的半年时间内就完成了识文断字的过程。

    不得不说,有些人的学习天赋,真的是很高。

    从一个文盲变成能够识文断字的人,苏大同非常珍惜这个机会。

    他利用各种各样的机会去学习各种书籍。

    买不起书,他就去新华书店和三味书屋蹭书看。

    偶尔放假一天,他基本上都是在书店里面渡过的。

    就这样过了三年之后,他顺利的成为了蜂窝煤作坊的四级工。

    之后更是考进了观狮山书院格物学员,在里面学习了三年。

    有工作经验,又有好的文凭。

    当苏大同再次去找工作的时候,立马就在阿牛特殊钢作坊里头谋了一个好差事。

    他也没有辜负阿牛特殊钢作坊给他开得工钱,很是为作坊立下了汗马功劳。

    阿牛特殊钢作坊能够有今天这个成绩,苏大同功不可没。

    不过,苏大同跟一般的匠人不同。

    他不是那种甘心在一个岗位上做一辈子的人。

    这几年,作坊城里头百业待兴,很多机会都冒了出来。

    作为阿牛特殊钢作坊的八级工,苏大同自然对大唐最新的工业发展情况有几分了解。

    所以在权衡利弊之后,他在去年的时候就从阿牛特殊钢作坊辞职了。

    苏大同选择了自己去创业。

    带着自己这些年积累下来的钱财,他在作坊城租赁了一块地,开设了一个小作坊,专门生产各种各样的垫片。

    这些垫片,普遍都是使用了特殊钢进行制作。

    虽然他从阿牛特殊钢作坊离职了,但是双方的关系并没有弄僵硬。

    所以苏大同还能从阿牛特殊钢以一个比较优惠的价格购买特殊钢。

    有着材料成本的优势,再加上苏大同买回特殊钢回来之后,有时候还会再进一步的进行处理,让自己的垫片的性能很不一样。

    所以最近一年,苏大同的生意虽然不能说很火爆,但是却也算是红红火火了。

    现在的作坊城,只要你能生产出零件出来,基本上就不会没有生意的。

    那么多作坊,你总能找到一家需要你配套的。

    这几天,观狮山书院发动机研究所发布的零件技术要求,苏大同自然也看到了。

    跟其他人选择一眼看上去就价值比较高的零件不同。

    苏大同没有指望自己去制作什么曲轴、连杆,或者是发电机、链条之类的零件。

    相反的,他选择了缸体和缸盖之间的密封圈,还有曲轴和连杆之间的轴瓦作为自己的主要研究方向。

    这些东西的价值都不是很大,但是技术门槛其实比较高。

    特别相似轴瓦,因为理论上它需要一直承受着冲击,对于耐磨性要求不是一般的高。

    但是那么一小个零件,你不可能把售价搞得很高的。

    真要是让人家觉得不爽了,发动机研究所完全有实力去研究这个零件的。

    “大哥,我听说阿牛特殊钢作坊跟金太打铁作坊一起在合作研究发动机上使用的曲轴和凸轮轴,这些可是发动机里头最有价值的一批零件了。

    虽然我们的规模没有办法跟他们比较,但是如果去制作一些连杆什么的,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吧?”

    苏大丰对于自己大哥的选择有点不理解。

    就大同制作所的技术实力,完全可以挑战更难的东西。

    这年头,只要有个技术带头人,研发水平就能超越平均水平了。

    很显然,有着苏大同这个八级工作为技术带头人,哪怕是大同制作所的规模不大,所有人加起来才几十号人,但是那也算是有技术竞争力的。

    “为了让发动机的动力能够更加平稳的输出去,一个发动机至少是需要两个缸体的。

    如果为了让输出的动力更加充沛的话,最好就有四个缸体。

    这么一来,每个缸体里面的活塞轮流推动曲轴运转,就可以实现打洞机输出功率的最大化。

    但是使用的汽缸数量多了,就意味着连杆以及连杆和曲轴连接的部位多了。

    每个连杆和每个轴瓦上面,都有使用连杆瓦和轴瓦的需求。

    只要我们能够顺利的完成相关产品的研发,那么一台发动机需要使用的连杆瓦和轴瓦的数量,其实并不少。

    哪怕是每块连杆瓦和轴瓦的售价比较低,但是我们的产量上去之后,每年还是可以挣到不少钱的。

    我们专注于密封件和轴瓦,把这个产品做成大唐最好。

    到时候不管是观狮山书院发动机研究所,还是其他作坊,都有可能使用我们的产品。”

    苏大同虽然不是一个能够稳下来在一个地方干一辈子的人。

    但是他对于技术的了解却是非常充分的。

    这个时候,他自然知道哪个生意有没有前途。

    很显然,如果大同制作所的轴瓦和密封垫产品真的性能很好,价格又合适的话。

    那么到时候各个发动机作坊都选择跟大同制作所合作的可能性,其实也是挺高的。

    “话是没有错,但是轴瓦和密封垫的结构都很简单,他们不可能接受高价购买这样的零件的。

    像是这么一个轴瓦的话,能够卖到两文钱一个就不错了。

    但是两文钱一个,我们能够挣什么钱呢?

    倒不如去制作其他的零件,哪怕是轴承或者齿轮,也比这个要更有前途呢。”

    在苏大丰看来,掌握了特殊钢的制作工艺以及表面处理技术的苏大同,完全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他没有必要去选轴瓦这么一个看起来那么不起眼,但是制作难度却是似乎非常高的零件。

    “二弟,其实你一直都比大哥聪明,当初一起在蜂窝煤作坊学习识字的时候,你每次都是比我记得更快的。

    但是你的性格有点飘,有了一点成绩之后,就不愿意再去吃苦,总想着能不能一步登天。

    我们在长安城无依无靠,建设这么一个作坊,要想在这里站稳脚跟,那么就一定要要属于自己的技术。

    并且我们选择的零件还得是那种大家不是特别关注的,否者面对各种不正当竞争,我们不见得顶得住。

    可以预见,轴瓦和密封垫这个东西,虽然不至于没有人选择,但是选择的作坊应该是比较少的。

    在这个情况下,如果我们能好好的在阿牛特殊钢作坊的产品基础上,研究出属于我们的轴瓦材料,那么将来就有望成为轴瓦这个细分领域的领头羊。

    哪怕是我们的规模可能不是很大,但是却是可以凭借着高超的性价比,赢得许多作坊的大单。

    做轴瓦这个生意,我就没有想着一开始就要挣大钱。

    甚至我还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以后我们的任何产品,批量出手的售价,利润率都不能超过百分之十五。

    只有凭借着高超的成本和技术优势,我们的大同制作所才能彻底的站稳脚跟。

    等到有一天,所有需要使用轴瓦这个零件的作坊都成为了我们的客户时候,你再回过头来看,就会发现轴瓦这个小零件,前途其实也是不小的。”

    这个作坊虽然是以苏大同为主,但是苏大丰也是有一些股份的。

    再加上俩人是亲兄弟,所以自然是要好好沟通的。

    “我看了这个轴瓦的技术要求,真的非常难呢。

    必须要在连杆运转几万次之后,还能保持几乎没有磨损的状态,这基本是不可能实现的。

    哪怕是使用精钢来制作轴瓦,时间久了也是会有磨损,甚至是开裂的。

    毕竟轴瓦是需要承受连杆旋转运动产生的大量的冲击力的。

    阿牛特殊钢的产品虽然很好,但是直接使用特殊钢作为材料来加工的话,估计达不到要求,并且也显示不出任何的门槛出来。

    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苏大丰没有一味的在那里跟自己的大哥争执,而是选择了摆困难,想要通过这些困难来说服自己大哥改变主意。

    “你这几天都在外面跑客户,可能还不知道我们作坊的最新情况。

    这个轴瓦的要求虽然非常的苛刻,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可能反倒是一件好事。

    因为我最新研究出的一种在铁的基础上添加铜、锡、铅等混合物进行处理之后的材料,似乎非常适合用来制作成轴瓦。

    因为通过目前的实验情况来看,这种材料的耐磨损性能非常的好。

    并且由于使用的是铁,表面又有相对比较软的铜和锡等金属,所以这种东西作为轴瓦的时候,承受冲击力的时候不至于那么生硬。

    我有信心让我们的轴瓦成为大唐最好的轴瓦。”

    苏大同将自己的一张底牌给苏大丰亮了出来。

    很显然,他选择了这个方向,其实还是基于现在的事实而考虑的。

    “真的吗?可是我们之前不是主要都是购买阿牛特殊钢做饭的材料来进行加工的吗?”

    “制作一些零件的时候,直接使用阿牛特殊钢作坊的材料是可以的。

    但是有些零件的要求是不同的,特别是在成本方面。

    普通铁板的售价跟特殊钢的售价,差距是非常大的。

    我们使用铁加一起其他金属来制作成特殊的轴瓦材料或者密封件的材料,这算是我们作坊目前最大的一个秘密武器了。

    其他人哪怕是拿到了我们的产品,也没有办法模仿出来。

    这个材料的配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虽然现在有大唐皇家专利署,但是很多人还是没有养成去申请专利的习惯。

    在加上申请专利的时候,本身就需要泄露一些东西出来。

    有些作坊不愿意的话,也会选择不申请。

    很显然,苏大同就是这么选的。

    “既然大哥你都已经想好了,那我也不多说了。

    这几天先制作出一批样品出来,然后我去跟个作坊推销我们的产品吧。”

    苏大丰作为销售的负责人,自家作坊有了新产品,他自然要想办法去推广了。

    “嗯,去吧,我觉得蒸汽机研究所那边也好,马车作坊那边也好,都可以去尝试的推销一下。

    反正我们的这个材料,也不一定就是只能用来制作轴瓦的。

    类似的一些垫片,都是可以使用的。”

    技术方面,苏大同对自己很有信心。

    而在销售方面,他对自己的弟弟很有信心。

    虽然大同制作所现在也就是几十人的规模,但是苏大同却是觉得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

    陈雷是观狮山书院表面技术研究所的一名教谕。

    虽然他在观狮山书院没有什么名气,但是像他这样的教谕,其实才是最普遍的存在。

    那种随便说一个名字,很多人都认识的教谕,毕竟还是少数。

    名气不大,并不意味着他的技术就很差。

    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研究镀锡板的新式用途。

    作为大唐用量毕竟大的镀层板,镀锡板和镀锌板都算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材料了。

    不过相对镀锌管更加丰富的用途,镀锡版现在基本上就只是用来制作罐头。

    把研究所当成自己的家的陈雷,直接就在实验室里头放了一个蜂窝煤炉子,上面时不时的会烤一些东西来吃。

    当然了,为了避免炉子里的热量对旁边的一些东西造成影响,生火之后都会在炉子旁边放上一块铁板挡住。

    今天陈雷让自己的学生汤隆把炉子点着了之后,随手把一块被压了各种细孔的废弃镀锡版用来隔热。

    然后自己就开始做实验了。

    等到蜂窝煤炉子里头飘出了烤土豆的香味的时候,他才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随手拿开隔热的镀锡版,陈雷拉了一张凳子坐下。

    不过,刚刚坐下的他,却是皱着眉头又站了起来。

    “汤隆,这个隔热板,你刚刚动过了吗?”

    “没有啊,自始至终我都没有碰过呢。

    陈教谕,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汤隆很是好奇的看着陈雷,有点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奇怪了,今天的这个隔热板,几乎都还是冷冰冰的状态。

    往日里头,放一块铁板在这里挡住蜂窝煤炉子的话,铁板往往都有一点烫手的呢。”

    作为表面处理研究所的教谕,除了各种防腐蚀、耐磨损的表面处理技术研究之外,隔热显然也是一个比较新的方向。

    只不过在这方面,进展不算特别顺利。

    但是刚刚不热的镀锡版,却是让陈雷找到了一丝灵感。

    “等会再搬几个蜂窝煤炉子进来,我们做一组对比实验,看看到底是我的感觉出问题了。

    还是真的这块镀锡板的隔热效果不同。”

    很快的,陈雷的职业病就犯了。

    好在蜂窝煤炉子不是什么稀罕物件,只不过花费了十来分钟,汤隆就把陈雷需要的东西准备好了。

    全部的蜂窝煤炉子都点上之后,陈雷亲自把一块块这段时间自己使用过的隔热板放在了炉子旁边。

    十分钟之后,当陈雷再次试一试各个隔热板的时候,果然情况又很是奇怪了。

    “为何这块镀锌板的问题明显比其他的要低呢?”

    “陈教谕,是不是因为镀锡版本身的隔热性能比较好?

    这块镀锡版的温度,明显要低于铁板。”

    汤隆也跟着一块块感受了一下,然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不,应该不只是这个原因。镀锌板的隔热效果比普通铁板要好,这个我能理解。

    但是这两块都是隔热板,为何温度差异也这么明显呢?

    不管是放置的距离,还是隔热板的厚度,都是一样的啊,哪怕是镀锡板有特殊的隔热性能。

    它们之间的温度也不应该有差异啊。”

    陈雷很是不解的盯着眼前的两块板材。

    “陈教谕,这两块板材的唯一差异就是一个被冲了很多的孔,另外一个没有。

    会不会是这些孔的问题呢?”

    汤隆的这个提示,让陈雷心中一动。

    很快的,第二组实验就开始了。

    十分钟之后,不同的镀锡版,温度再次的出现了不一样的情况。

    “汤隆,果然是这些孔的问题。

    明明都是镀锡板,但是上面的孔不同的情况下,隔热效果明显不同。

    没想到冲孔居然也能起到隔热作用。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我们就好好的研究一下,看看到底怎么样的冲孔才能起到最好的隔热效果。

    书院这段时间都鼓励各个研究所成立属于自己的作坊。

    如果这个隔热板研究出来了,那么我就准备在作坊城开设一家作坊,名字就叫做雷隆科技有限公司。”

    陈雷显然没有打算吃独食。

    虽然汤隆只是一个学员,但是冲孔镀锡版的隔热效果的发现,显然是有他功劳的。

    “我记得发动机研究所发布的零件任务书里头,就有一个隔热件的要求。

    根据推测,发动机正常运转的时候,从里面排出来的废气肯定是温度很高的。

    这个时候,在出口处需要有隔热板来将热量从排管上阻挡开来。

    要不然安装在附近的东西,肯定会受到损害,甚至发生火灾也说不定。

    我觉得这个冲孔镀锌板完全可以作为这个发动机的隔热板使用呢。”

    汤隆虽然也跟陈雷差不多,大部分时间都在表面技术研究所里头渡过。

    但是对于观狮山书院内部各个研究所的动静,他还是非常关注的。

    “嗯,你说的没有错,等会我就拿着这个冲孔镀锡版直接去到发动机研究所,拿下这个隔热板的订单。”

    肥水不流外人田。

    表面处理技术研究所能够搞定隔热板,卢照邻自然没有理由把这个零件交给其他作坊来制作。

    这一点,陈雷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

    卢照邻最近的心情非常的不错。

    虽然发动机的很多关键零件还没有完全制作出来,但是从这几天签订的合作协议来看,不少零件都已经有了眉目。

    有些之前他毕竟担忧的,但是看起来又不是那么重要的零件,如今似乎都有了解决的方向。

    这让他越来越感受到发动机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大师兄,你这凸轮轴的设计怎么样了,可以定稿了吗?”

    作为发动机中最难的几个零件,卢照邻是请了自己的师兄刘元来专门负责凸轮轴的设计。

    因为这个凸轮轴的结构,需要跟进排气和曲柄连杆机构的旋转全部都关联起来。

    期间还跟供油系统有着密切的联系。

    这就导致了这个凸轮轴看起来有点难制作,实际操作起来更是难以设计。

    随便制作一个东西出来,显然是没有办法使用的。

    这也是卢照邻为何把刘元请过来的原因。

    作为自己的大师兄,刘元的算学水平绝对是非常高超的。

    在整个观狮山书院里头,都是能够排的上号的。

    偏偏在没有计算机辅助的情况下,凸轮轴的设计需要非常高超的算学水平。

    “差不多可以定型来了,接下来就按照在这个规格制作出几个样件出来。

    然后结合实际装机的情况来进行细节上的修改了。”

    刘元放下手中的铅笔,跟卢照邻交谈了起来。

    “凸轮轴定下来了,连杆和曲轴也就差不多可以定下来了。

    缸体缸盖的结构也已经设计的差不多,结合凸轮轴的安装再做一些调整就可以了。

    我们找蒸汽机研究所专门定制的机械加工设备也已经安装的差不多了。

    接下来立马就可以开始制作一些主要的零件,然后对一些相配合的零件进行初步的确认。

    按照这个节奏,我原本设定的那个计划,还是很有可能完成的呢。”

    卢照邻是非常希望今年就能顺利的开发出可以量产的发动机。

    哪怕是功率差一点也没有关系。

    自己可以慢慢的改进。

    但是一直没有产品拿出来,投入又是那么大的话,他的压力其实也是很大的。

    “嗯,你那个把零件的技术要求对外发布,征集合作的作坊的作坊,还真的算是走对了。

    这么一来,一下子就调动了作坊城数十家作坊进入到相关的领域,让我们的研究速度大大的加快了。”

    刘元虽然平时不太爱说话,存在感也不是很强。

    但是对于作坊城的情况,他其实还是比较了解的。

    作为李宽的大弟子,刘元跟狄仁杰、卢照邻他们都没有办法比,但是能够让李宽收他为弟子,刘元自然也是有自己的过人之处的。

    “速度是加快了,不过对于渭水书院、曲江书院以及其他正在研究发动机的作坊来说。

    他们的研究速度也一下子就加快了很多,他们很多都可以借鉴我们的设计思路去完成他们自己的图纸。

    到时候我们的发动机生产出来之后,估计不需要很长时间,就会有竞争对手出来了。”

    凡事有利必有弊。

    这个情况,卢照邻事先也是有考虑过的。

    不过当务之急是先把发动机搞出来,要不然大家没有办法一直不计产出的往里头砸钱的。

    毕竟,发动机的研究,砸钱速度比蒸汽机要快了不少。

    “我们观狮山书院各个研究所的技术是大唐最好的,不管是任何时候,我都对此坚信不疑。

    其他作坊哪怕是能够跟着生产发动机,相应的性能也肯定是不如我们的。”

    刘元对于观狮山书院的信心,绝对是非常充足的。

    当然,他的这个信心是基于对自己师父绝对的信任的基础上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大唐孽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