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容爷家的小甜甜 > 容爷家的小甜甜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18章 徐怀深你混蛋

正文 第218章 徐怀深你混蛋

    “嗯。”阮稚眼神坚定的看着他,“我已经跟你解释了,现在轮到你跟我解释,你跟白薇的事情了。”

    错的不是她一个,凭什么只让她道歉?

    徐怀深脸色难得的阴骘,他忽然抬脚靠近,阮稚没反应过来,他就逼近了。

    下一秒,她的下巴落在了他的手指间。

    她也不知道,他的力量为什么那么大,捏的她的下颌都像是要碎掉一样。

    面对这样的徐怀深,阮稚只剩下满心的委屈。

    那些解释什么的,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对自己的态度。

    阮稚觉得,一定是太疼,所以她才想哭。

    耳边,就传来徐怀深没什么情绪的声音,“我跟白薇没什么。这就是你要的解释吗?”

    阮稚:“……你什么意思?”

    “阮稚,你今天一天都去哪儿了?”

    “我……”阮稚眨了下眼睛,眼泪就猝不及防的滚落下来,直接烫到了徐怀深的手背。

    徐怀深蹙眉,语气有些烦躁,“哭什么?”

    “徐怀深,你混蛋!”阮稚骂了这么一句,就转身进了房间。

    徐怀深愣了一下,听见女孩的哭声,心一软,就要跟进去。

    可他才刚抬脚,那扇门就贴着他的鼻子,砰的一声重重关上了。

    徐怀深:“……”

    阮稚趴在床上,哭湿了半个枕头。

    这还是自从奶奶去世之后,她第一次哭的这么歇斯底里。

    “徐怀深,你个混蛋!混蛋!”

    阮稚骂来骂去,也就这么一句。

    手指使劲的捶着被子,心像是被谁撕裂了一般的疼。

    而她不知道的是,徐怀深在门口站了好一会。

    隔着门都能听见她的哭声,眉心紧紧的皱在一块。

    在哄女孩这方面,他的确是没有经验。

    电梯响了,白薇走出来,看见站在门口的徐怀深,愣了一下,问:“怀深?你站在这做什么呢?”

    而后,才隐约听见里面传来的哭声。

    白薇了然,眼底却闪过一抹幸灾乐祸,面上还是关心的问:“你跟阮稚吵架了?”

    “算是吧。”徐怀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只是对白薇说:“我进去看看她。”

    白薇拿着房卡的手指一顿,道:“我觉得这个时候,你还是不要进去了。”

    徐怀深看着她,眼里有很明显的怀疑。

    白薇说:“你相信我吧,女孩子最了解女孩子了。她这个时候这么生气,你说什么她都不会挺的。等会她情绪好一点了,我再跟她说吧?”

    徐怀深皱着眉顿了顿,道:“过十分钟我再过来。”

    “好。”白薇点头。

    等徐怀深进了隔壁,她才开门进来。

    一走进来,就看见正在捶床的阮稚。

    白薇将门关上,将包包往床上一扔,就在阮稚的身边坐了下来,“阮稚,你是不是跟怀深吵架了?”

    “……”阮稚没搭理她,依旧是自己哭自己的。

    白薇又说:“你不会是觉得自己还很有理吧?我们早上可是亲眼看着你上了那个男人的车,你们是不是在一起呆了一整天?”

    “阮稚,你觉得你这么做,是在跟怀深炫耀,你多有魅力,很多男人围着你转吗?”

    “阮稚,你错了。其实只要你有一点的自知之明,你就应该能明白,你是配不上怀深的。而且,如果你非要用别的男人来证明你自己,那么我只能告诉你,想嫁给怀深的女人,从这里排队,排到了国外。你不高兴,多的是人高兴……”

    白薇正说着,阮稚忽然从床上站了起来。

    她就这么站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瞪着白薇,“你说够了没有?”

    白薇:“我这是在劝你……”

    阮稚直接气笑了,拿起一个枕头就砸了过去,正好砸中了白薇的脸,“你叫什么白薇?直接叫白莲花算了!”

    白薇:“!!!”

    她还没能从这一枕头里反应过来,阮稚就已经进卫浴间里了。

    白薇很生气。

    阮稚竟然用枕头砸她,还叫她白莲花!

    白薇追到洗浴间门口,隔着玻璃门说:“阮稚,你没资格这么说我。陪在怀深身边的人是我,你才跟他认识多久?是,我付出了十年的青春和时间,我的这个做法确实很固执,也很可笑。但那是因为我爱怀深,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只爱他。而不像你,为了气他,可以跟别的男人谈笑风生,可以跟别的男人出去玩。”

    卫浴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白薇轻笑一声,道:“你慢慢反省吧,怀深约了我吃宵夜,我走了。”

    阮稚坐在马桶上,一双眼哭的又红又肿。

    纵然已经把水开的最大,把两只耳朵都捂起来,可她还是听见了白薇说的那些话。

    之后,外面便陷入了安静。

    阮稚把水关掉,听见外面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

    阮稚盯着镜子里双眼红肿的自己,忽而自嘲的笑起来。

    是啊,她算个什么?

    她就是个p!

    她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是个错误。

    她就适合一辈子一个人过,谈什么恋爱?

    她不配!

    阮稚用冷水洗了把脸,出了卫浴间,衣服都没换,钻进被子就睡着了。

    白薇出了门,等了一会,确定阮稚没跟过来,才去敲徐怀深的门。

    “怎么样?”徐怀深问,“她好些了吗?”

    他刚才反省了,觉得自己因为嫉妒和着急,而对阮稚那个态度,确实不合适。

    等她气消一些,他再过去好好的说。

    白薇却是摇头,“阮稚她现在情绪挺抵抗的,我觉得你现在去说什么,她都不会听的。”

    徐怀深没说话,可一张脸上的表情,却心疼到了极致。

    白薇道:“要不还是再等等吧?我刚才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在洗浴了,说不定泡个澡,舒舒服服的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考虑到阮稚的情绪,徐怀深没再说什么。

    ……

    阮稚睡到半夜,被肚子里的坠痛感闹醒。

    她翻了个身,发现被子底下一片潮湿。

    伸手一摸,一片濡湿。

    这回算是彻底清醒了。

    她大姨妈来了!

    本来是记着日子的,来的时候也备了姨妈巾,就是因为这两天跟徐怀深闹别扭,才被她抛去脑后,忘记的一干二净了。

    徐怀深!

    又是徐怀深!

    现在一想到这个名字,阮稚就难受,就觉得头疼的厉害。

    她从床上起来,去卫浴间垫了张卫生棉,才折返回来。

    白薇睡在床的另一侧。

    阮稚这边弄脏了,是没办法再睡了。

    阮稚拿起手机,从柜子里抽出一条毯子,去沙发上靠着。

    现在是半夜十一点。

    肚子里的坠痛感折腾的她毫无睡意。

    打开手机,发现之前被屏蔽的群里面,发了好多条消息。

    点进去一看,是林沫简甜他们在闲聊。

    阮稚往下翻了翻信息,最后一条信息是一分钟前发的,简甜问:“下周就是阮稚生日了吧?等她从H市回来,我们一起聚聚吧?”

    林沫回了条:“好啊,我来安排。我现在正好闲着没事。”

    阮稚咬咬唇,眼角湿润了些。

    她拿着手机敲字:“你们怎么还没睡?”

    林沫:准备要睡了,在等我家老公。【娇羞】

    简甜:沫沫又要撒狗粮了,大家快撤!

    阮稚勾唇笑起来,敲字回复:早点睡,晚安。

    手机屏幕上,又接连跳出几条消息。

    林沫:晚安阮稚。

    简甜:晚安。

    看见最后面一条时,阮稚呼吸一滞。

    徐怀深:还不睡?

    阮稚看着那条消息,和徐怀深的头像,眼睛都开始发胀。

    正要把手机放下来,就看见他又发了一条:@阮稚

    刚要去睡觉的林沫众人,又被徐怀深这两条消息炸出来,聊了好一会。

    只是后面,阮稚再也没出过声。

    时间就这么一晃,到了第二天一早。

    阮稚后半夜被姨妈折腾的没怎么睡,沙发虽然也挺软和的,但毕竟没有床躺着舒服。

    她早早的就起来洗漱了。

    不一会,听见门铃声响。

    阮稚愣了愣,继续刷牙,没有去开门。

    过了会,白薇去开门。

    门口,一大束的鲜花递过来,并响起一个挺陌生的声音道:“这是送给阮小姐的花。”

    白薇便回头,冲阮稚喊了一声,“阮稚,你的花。”

    阮稚正好洗漱完毕走出来,看见那一束花,第一反应想到的就是徐怀深。

    可门口那人却道:“这是沈先生送给您的花,请您签收。”

    一张卡片递过来。

    阮稚刚想说话,就瞥见门口闪过一道身影。

    是徐怀深。

    他刚才也在隔壁的门口。

    现在,已经关上门,进去了。

    白薇一脸的艳羡,“我还从来没收过花呢,还是玫瑰花。好漂亮。”

    阮稚面无表情的转身,“你喜欢,送你了。”

    “这是别人送给你的,我怎么能要呢?”白薇接过那束花,直接就给搬了进来,放在了阮稚那边。

    红色的玫瑰花,格外的扎眼。

    白薇还在那说:“你知道红玫瑰代表什么吗?阮稚,你还敢说你跟那个男人没什么吗?”

    “如果你不那么喜欢怀深,能不能早一点跟他结束?他那么优秀,没必要把时间和感情都浪费在你的身上,他值得更好的。”

    阮稚压根没理她,抹完脸,抱着那束花就走了出去。

    她记得,沈想住在三十二层。

    虽然不知道具体住在哪一间。

    阮稚上去了,就一扇门一扇门的敲开问。

    敲了几扇门之后,来开门的就是沈想。

    他显然也是刚收拾好打算出门,门一开,看见阮稚抱着一大束红玫瑰站在门口,沈想嘴角一抽,道:“这么一大早的送我玫瑰花,阮稚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阮稚愣了一下,“这花不是你送的吗?”

    沈想表情认真的反问:“我送你花了吗?”

    而后看了一眼那束红玫瑰,道:“还是很漂亮的品种呢。”

    阮稚原地站了会,似乎是想通了什么,转身就走。

    沈想背着包,戴着鸭舌帽,跟过来。

    跟着她一块进了电梯。

    两人并排站着,沈想按了去一楼的按键,后转头看着阮稚,“你这是怎么了?一大早的这个表情?”

    阮稚目视前方,“跟我对象闹别扭了。”

    沈想:“……”

    就挺突然的。

    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他笑了下,“你有对象了?”

    “嗯。”

    “新闻上说的那个‘牛郎’吗?”

    阮稚这才扭过头来看向他,表情很认真的说道:“他不是牛郎,他是一名医生。”

    那架势好像是在说:我对象是正经人,谁说他是牛郎,我就跟谁急。

    沈想挺无奈的笑了笑,“挺可惜的。”

    阮稚:“什么?”

    沈想看着她,“本来我还想追你的来着,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

    阮稚:“……”

    就在这时,电梯停下。

    叮的一声响,电梯门缓缓打开。

    沈想知道她要走了,没忍住伸手摸了摸阮稚的脑袋,像是大哥哥跟小妹妹说话似的叮嘱:“要幸福哦。”

    与此同时,电梯门外,两道视线笔直的射了过来。

    阮稚觉得后脊背一阵发冷,她僵硬的扭头,就看见白薇和徐怀深站在外面。

    显然,他们是要出门的。

    可好死不死的,就这么跟她和沈想碰上了。

    并且,还是这样的一副画面:阮稚手里捧着一大束红玫瑰,而沈想站在她身侧,一只手还放在她脑袋上。

    阮稚一瞬间觉得,那个雪团瞬间炸开了。

    炸的她脑瓜子嗡嗡的。

    就这么僵持了几分钟。

    沈想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将手收了回去,道:“阮稚?你不下去吗?”

    阮稚回神,收回视线,盯着地面,有些失魂落魄的点点头,“下。”

    然后,抬脚走出了电梯。

    她抱着那束玫瑰花,慢慢的走向房间。

    身后,传来白薇温柔的声音,“怀深?走吧。”

    脚步声远去,阮稚下意识的停下来,回头的时候,电梯门已经合上了。

    她张了张嘴,嗓音干涩的喊出:“徐怀深……”

    电梯缓缓向下运行。

    白薇和徐怀深进来之后,就没去看旁边站着的沈想。

    但沈想,却一直在看他们。

    过了好一会,沈想忽然开口:“你就是阮稚对象?”

    徐怀深慢慢的回过头来,冷傲的视线落在沈想的脸上,看上去,是那么的不友好和冷漠。

    “是阮稚跟我说的,她说她跟她对象闹矛盾了,我方才看见阮稚见到你,眼睛都直了,表情也那么难过。”

    表情难过。

    徐怀深听见这几个字,眼前仿佛闪过阮稚刚才的样子。

    他刚刚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沈想的身上,几乎没去看阮稚。他只看见阮稚低着头,一言不发的走出去的样子,并未看见她当时是什么表情,何种情绪。

    此刻听沈想这么一说,心里顿时一疼。

    徐怀深没说话,白薇说话了。

    “您就是那位沈先生?”

    “嗯?”

    “那位约阮稚出去玩,送玫瑰花给阮稚的沈先生?”她特意加重了玫瑰花这三个字的音量,仿佛是在给面前的沈想,和刚刚离开的阮稚,定下什么罪名。

    而徐怀深在听见这话的时候,表情明显冷硬了几分。

    沈想看在眼里,叹了口气道:“你说昨天吗?那可不是我约的,是偶然遇上而已,我们也没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是去见了一位知名导演。”

    “那前天晚上,也是偶遇了?”白薇寸步不让。

    几乎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将误会闹大的机会。

    沈想看的透彻,打量了白薇一遍,问:“你哪位?”

    “我是怀深的朋友。”白薇说这话的时候,往徐怀深那边靠近了一些。

    沈想挑眉,“朋友?我还以为是助理呢。这位先生,你觉得你跟你异性朋友走的这么近,你对象就不会生气吗?”

    “我跟怀深是从小长大的朋友……”

    “原来是青梅竹马?”

    “……”白薇说不过他。

    论曲解本意,她还真比不过沈想。

    三两句话,就败下阵来。

    输给他并不可怕,可白薇担心的是,徐怀深会听进去他说的那些话。

    那么,她之前所做的就都白费了。

    白薇紧张的捏着手里的包,眼神却始终都在小心翼翼的往徐怀深那边瞧。

    生怕他此刻会忽然开口问什么,又或者是忽然开口说点什么。

    庆幸的是,徐怀深一句话都没问,什么都没说。

    电梯抵达一层,看着电梯门在面前打开,白薇悄悄松了一口气。

    “怀深,我们走吧。”她微仰起头,对徐怀深道。

    徐怀深没做声,抬脚先走了出去。

    白薇得意的冲沈想扬了扬下巴,像是在宣告她的胜利,然后跟着走出去。

    沈想最后一个出来,他始终不紧不慢的。

    出来后,对着徐怀深的背影说了句:“还有一件事,那束玫瑰花不是我送的。至于是谁打着我的名号送的,我想徐先生肯查,一定能查清楚。”

    徐怀深步子一顿,回头看向沈想。

    后者朝他笑笑,英俊好看的眉眼之间,全是坦荡和明白。

    白薇心里一跳,赶紧催促,“走吧怀深,别跟他浪费时间了。”

    徐怀深收回视线,转身走出酒店。

    车已经在外面候着了,徐怀深和白薇先后上了车。

    等汽车缓缓启动,白薇才算是彻底放下心来,嘴角的笑容变得轻松起来。

    而车刚启动没几步,徐怀深忽然开口:“停车。”




上一章 下一章 容爷家的小甜甜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