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封印祖师爷 > 封印祖师爷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五十六章:长青宗的疯子

正文 第五十六章:长青宗的疯子

    当晨辉驱散了黑夜,吴伊家外的小道上来了一个帅气的身影,衣着整洁,宛如一种条约般写在了对方的生活中。对方手上拎着一根绳子,绳子另一头绑着一个叶子包裹的东西,香味,热气不断从其中散发出来,勾人食欲。

    “伊伊!今天我也来了,我和你说,这次你有口福了!我特地早起给你做了一个叶包肉!”郎朗的声音在小道中回荡惊醒了不少人。

    “啊咧?奇怪,今天伊伊怎么没跑出来迎接我呀?”这算是一个不成文的约定,每次伊给他些什么,第二日早上,他就会给对方做个好吃的送来一起吃,当然伊伊也是欣然接受的。

    不过今天伊伊好像睡懒觉呢!啊哈!今天可以看到伊伊熟睡的样子了!我得亲自叫醒她,不知道会不会给她一些惊喜呢?

    想着想着,慕容云就是心情激动,原本的两步化作一步直冲伊伊家。但是当他走了一段路的时候,脸色一变,他问道了鲜血的味道!

    他来到伊伊家门口,他手中的早餐掉落在地,他看到不远处已经发黑的的血迹,原本还有破旧木板当着的屋子,如今没了“门”,里面也是一片狼藉,伊伊和她母亲也是不见踪影。

    慕容云原本乌黑的瞳孔忽然变成湛蓝色,他面容平静,低声呢喃了一声:“魔将军。”

    “末将在。”一个身影浮现在慕容云身后,不过有些虚无。

    “我是叫你亲自过来!听不懂?”青年后仰斜视对方,湛蓝色瞳孔注视下,那道身影直接崩碎。

    忽然小道内,刮起狂风,黑暗笼罩了这片贫民区,与刚刚身影一模一样的紫发妖艳的男子,宛若黑暗的化身,从黑暗中踏出,跪拜在慕容云的脚下。

    “人呢?”

    “属下不知。”一滴冷汗划过他惨白的脸颊。

    “我不是让你帮我看护好他们的么?”慕容云眼中幽光一闪。

    魔将军连忙将身子趴得更低了,连忙叩首:“属下,去探查那个少年的身份了!是属下失职!请殿下责罚!”

    慕容云冷漠地看了眼对方:“自斩道身,以此为戒。”说着散发着湛蓝色的液体蔓延,在两旁的住户惊恐的神色下,朝着他们袭去。

    虚空冲传来“咕咕”的声响,一道声波传来,好像在抱怨着什么,大概是没有吃饱。

    慕容云笑了笑:“帮我查探一下昨晚发生了什么。”

    “咕咕”的声音再次传来,又是一阵抱怨。

    这时慕容云没了笑容,一双湛蓝的瞳孔朝着虚空望去,虚空中藏匿的小兽一惊朝着角落缩去,发出“呜咽”的讨好叫声。

    随着信息传来,慕容云冷哼一声,这东西最近没有责罚过,开始有些上天了。

    许久之后,待魔将军道身自斩,慕容云问道:“那少年是什么身份,查出来了?”

    自斩道身的魔将军,此时境界有跌落的迹象,笼罩这片地区的黑夜,都有了崩溃的迹象,但是他不敢埋怨对方,连忙将打探到的信息和他的推测,全盘托出。

    待魔将军离去,慕容云思索片刻,离开了小道,今天敲打魔将军的事情已经完成了,之后的事就交给那个少年吧。

    不知道传闻可不可信,他倒是有些期待了。不过,那个猎户到底是谁?他其实前些年有让人查探过的,但是得出的结果就是这边待了十几年的猎户,如今看来当时查探到是假情报,不管了,应当没事,毕竟这边不是自己的管辖范围,做得太多可能会暴露自己。

    与此同时,荣青白来在客栈门口已经等了有一段时间了,终于一个身影出现在少年身前,对方那标志性的黑熊头骨面具,正“看”着他,少年也看向对方,他认出对方是昨天他在夜市等了两个时辰都没等来的猎户!

    “你就是伊伊说的雇主?”对方充满磁性声音,此时有些沙哑。

    “嗯,你就是伊伊推荐的猎户?”荣青白心中有些满意的。

    但是回答他的却是对方虎虎生风的重拳。

    面对突然的袭击,荣青白抽身后退,但是猎户没想让少年轻易逃脱,重拳化掌,直接抓住少年的手臂,将对方拽了回来。

    该死!暗骂一声,面对对方另一只手袭来的重拳,荣青白终于是下定决心,不再逃避,被抓住的手臂,翻掌反抓猎户的手臂,将自己扯了过去,朝着对方的面具,右手一拳轰出,竟然还比对方快上些许。

    这时猎户面具下的神色也是一变,也是赞叹一声,这是打算吃下自己的一拳,好家伙,真够狠的。

    “够了!你们在做什么?”原本躲在远处的伊伊,看到两人直接打起来了,也不管伤势,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这让两人都是一愣,荣青白收势不及,只能强行扭转右臂,朝天打去。

    猎户却是很快抽身离开。

    高下立判!

    看着气息有些不稳的少年,猎户没有嘲笑,只是有些感叹,炼体期少年,竟然有如此实力魄力。

    而少年则是没有理会对方,他看着周身被白巾包裹的伊伊,之前听到对方的声音,就发现好像哪里不对,对方的声带可能有些破损了,虽然他不是医师,但是作为炼丹师他了解的还是不少的,果然如今一看,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怎么回事?”荣青白蹙眉看着对方。

    “这件事和你没关系,没事的。”女孩低着头,闷声说道,话语间有疏远之意。

    自己果然很多事情做的不够周到啊,荣青白从百宝袋中取出一粒血精,小心敲下一小块,趁着对方没注意,塞到了对方嘴中。

    感受到肩膀的“重拳出击”,少年只好安抚一下,以后给小血灵补偿一下就好,再说的就那么小小一粒!真扣!

    肩上的血灵还在持续“重拳出击”,周芸芸其实不是不让荣青白给对方治疗,但是那是她的东西!是她的口粮!是皓月留给她的!再怎么说也要和她说下啊!

    周芸芸直接忘记昨天荣青白请吃的血肉,满满都是委屈了。

    享受着肩膀上小家伙的“按摩”,伊伊的伤势是在几个呼吸间恢复了,伤口愈合,乌青消失,声带也是恢复了。

    “嗯?”猎户看着少年,面具下露出一丝笑容,有趣!

    “我好像…”发现身体不再疼痛,喉咙也不再刺疼干涸,体内涌出源源不断的力量游走身体,让她低落的心情都变得明亮些许。

    “莫叔!你看!”将周身的束缚扯下,小女孩跳到了猎户身前,用手左捏了捏,右捏了捏,还轻轻抚摸了一下喉咙,没事!

    “还不快谢谢人家!你这是欠了人家天大的情了。”猎户摸了摸对方的脑袋,叹息道。

    “嗯?叔?什么意思。”少女好奇地看了看不远处的少年。

    “你以后就知道了。算了,我陪你一同去道谢吧。”猎户领着女孩来到荣青白身前,躬身一拜。

    “不必如此,不出意外这次大概是我导致的,还有其他人受伤么?我或许可以一并治疗。”

    看到伊伊抿着的嘴唇,有些犹豫地看着他,少年笑了笑,他懂了。

    来到镇口客栈的客房中,荣青白看到躺在两张床上的人,不禁倒吸一口气。

    压下情绪,荣青白认真地检查了一下对方的情况,许久之后松了一口气,还好丹药血精都是有用的,并不需要打碎骨骼。

    床上的两人气息微弱,说不定打碎了骨骼,会承受不住。

    荣青白此时有些犹豫,其实男孩吃点固本培元的丹药就好了,看似虚弱其实内脏器官都还算是完好,看来出手的人还是有些顾忌。

    大概是顾忌来凤镇的规矩,不得对十四岁以下的孩子出手,若是出了什么问题,由天都府的官府进行审判,这个官府和城主府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它是直接对天都府负责的。

    所以来凤镇的税收都是属于天都府的,也没有所谓的世家一说。这边敢于没有宵禁,不仅仅因为他是贸易点,更因为那被权威笼罩的安全感。

    在这里世家弟子,和平民百姓是相同的地位,没有阶级化的区分。

    少年看向另一张床上的女子,对方和伊伊有着三分的相似,大概是伊伊的母亲,女子的脊椎都有些地方损坏,大概是被打变形了,有些地方甚至直接插入了内脏中,只不过如今被修复了些。看来动手的人是下了死手的。

    思考了一下,女子还是用血精吧,炼体膏药可能直接让对方疼死过去,对方的血气亏损太厉害了,经不起折腾。

    处理好两人,写了一个药方递给了伊伊:“这是简单的固本培元的药方,这几天就煎药给他们喝就行。若是可以,给这个孩子弄点丹药也是可以的。”

    “谢谢。”伊伊突然鼻子有些发酸,这让荣青白有些不知所措,这怎么又哭了?

    一旁的猎户看着荣青白所做的一切,有些感慨。非己之罪过,只为心中舒坦,便施加援手,大概也就那些恪守祖训的傻子才会这么做吧~

    轻轻将门合上,看到伊伊跑去抓药,猎户看向少年指了指楼下:“”下去聊聊?”

    少年点了点头,两人走下楼,找了一个角落,对立而坐。

    “谢谢!”

    “谢什么?”

    “你救了她母亲,也支开了伊伊,很感谢。”

    “不用,这件事大概是因为而起,这是我应该做的。话说到底发生了什么?”荣青白最终还是问出自己最为在意的问题。

    猎户没有说话,好像在整理思绪,显得非常的冷静,若不是之前对方向他出手,荣青白可能还以为眼前的猎户与伊伊就是简单地介绍人的关系呢。

    “这件事其实并不怪你,即使没有你,这一天终归是会到来的,只不是什么时候罢了。”

    “向导?”

    “不错。这个片地区的向导都是被几个人给垄断的,没有你,像伊伊这种孩子不是被排挤,就是最终加入对方了,大多数的孩子都是会加入的,但是伊伊结局最终就是被排挤。因为她的聪慧。”

    想到伊伊那个书册,荣青白大概也明白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伊伊不仅会被其他孩子排挤,还会不容于那些管理者了。

    只不过对方竟然真的敢在来凤镇出手,大概也是受到自己给的灵石的刺激。想到这荣青白已经有了决断:“对方的名字,势力所在知道么?”

    “你们这类修仙者,就是麻烦。若是自己解决不了,心魔滋生没问题么?”

    听着对方的语气,荣青白怎么觉得对方好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不过他还是笑了笑回答道:“大概是不用担心我这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猎户信了,嗯,没有原因。

    “对方叫赵垢,背后没有太大的势力,就是有点小眼光收拢了镇东的“向导”,如今躲在青烟居中。那边可是好地方哦。嘿嘿。”面具下传出有些许猥琐的小声。

    感受到自己血气翻滚,鼻尖一冲,荣青白摇了摇头,自己还是太年轻了,连忙闭眼静下心来,再睁开,眼中一片清明。

    “青烟居是官府开的。里面有强者坐镇,实力高强。那个赵垢其实就勉强炼体期,是多年前外来逃难的流民。”

    猎户还交代了许多细节,比如怎么逃跑,哪里不能去,以及青烟居的规矩之类的,详细到可以认为青烟居是他开的那种。

    荣青白越听,看向对方的眼神越是变得微妙。

    “咳咳,要说的就是这些了。这件事那就交给你了?小朋友?”

    没有理会对方的调侃,荣青白起身直接离开了。

    这个反应倒是让猎户一愣,他摊了摊手。唉,说白了自己说了一大堆,对方还是选择“硬刚”?

    “这位客官。”一个有些发颤的声音传来。

    “嗯?有什么事么?”猎户朝着一旁看去,小二都快哭出来了。

    “那个,客官您能否把面具摘下,这有些影响店内生意了。”小二保持着随时逃跑的姿势,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猎户看了看门外逃离的行人,又瞥了一眼躲在柜台后的掌柜,腾地站起来!

    这把店小二直接吓跑了。

    我觉得还是去看看那个少年吧,他有些不放心了。这也是他考虑不周,毕竟平常这个时候他不是在自己屋中就是在霍乱沼泽里和妖兽厮杀。

    看着大步离去的黑熊头骨面具男子,掌柜和店小二都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荣青白也是来到了青烟居门口,这边已经有衣着裸露的女子朝着街道上“花枝招展”了。

    “快看快看!你看那个少年朝着这边走来了哎~”一个女子有些兴奋地看着走来的荣青白,眼中温柔都快溢出来了。

    “啧啧,小妹啊,第一次发现你竟然喜欢这口,不过这孩子长得的眉清目秀的,比那群大老粗好多了,还是满养眼的。”另一个女字掩面和身边的女子调笑道。

    不远处的荣青白驻足,有些犹豫了,没错,对方竟然想对他这个“十二岁”的孩子动手!

    没来得及逃离,对方好像知道少年在犹豫,那个姣小的身影,饿虎扑食一般冲向他,半迁半就的,少年被对方拉了进去。

    青烟居内,少年有些尴尬,因为几乎半个身体都扒在他身上的女子,在他耳边吹着气。女子好奇地问道:“公子是第一次来么?”

    少年有些脸红地点了点头,这让女子眼前一亮,这孩子可能未经人事!赚到!她的眼神越发迷离了:“那需不需要奴家亲自给公子介绍介绍呀?”

    耳边的声音软软的,很好听,听了有一种放下负担好好休息的冲动。不愧是青烟居,倒是有点意思,有点邪宗魅术的味道。

    定了定心神,少年有些闪烁地朝着四周看去,然后将头低了低小声地说道:“那个,那个,这边有没有什么大人物或者比较安全清静的地方?”

    看到对方青涩的神情,女子嫣然一笑,心中却是小鹿乱撞:“有,有的,公子请随我来!奴家带公子去。”这个将荣青白朝着三楼拖的女子,心中已经做好对方“霸王餐”的准备了,想到这竟然还有些娇羞。

    ……

    青烟居三层角落的一间房间门打开了些,一个少年闪了出来,轻轻将房门带上。荣青白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呼,还好。差点着了道,清誉不保。”

    “完蛋!话说赵垢长啥样来着?”此时他发现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他好像就知道对方的名字,其余完全不知道啊。

    这查探好像查探不了了,总不能大吼对方的名字吧?回屋那也是不可能的,要不跑了吧?话说没吃没喝没碰对方该不会也要收钱吧,应该不会吧!

    “这位公子?想要去哪呀?”令人听了就有些气血翻滚的声音传来。

    萌生逃跑意愿少年听到声音,身体僵直,有些木讷的转过身。荣青白看到对方的一瞬间,鼻尖竟有些热流想要喷涌而出。

    松散的粉色绸带裹着完美的身材,肉感十足的笔直长腿上,露出平坦洁白的小腹,乌黑柔顺的长发上镶嵌着精致的头饰,一双雪亮的双眸,充满好奇,面带紫色薄纱,平添了一丝神秘之感。

    荣青白有些慌张,绞尽脑汁想着自家宗门有没有什么静心经啥的让自己念念,这个青烟居可能有魅魔宗的些许传承,一定是这样的,和那个华南城的魅魔宗长老或许有些关系!一定是这样的!

    “你怎么不回答我呀?”女子向前踏了一步,看到对方洁白的玉足,少年心中哀叹,天要亡我?

    “没没,我就想随便逛逛,那啥,姑娘不必理会我,我随便看看!”荣青白努力回想着宗门其他长老不修边幅的模样,竭力扼杀自己的小心思。

    女子眼珠子一转,嫣然一笑,双手合十:“我这边比较熟,要不我带公子转转。”

    豆大的汗液流下,他已经能闻到对方的香味了。就在这时,荣青白看到一层大门的黑熊头骨面具,拿出最后的决心,跑了下去,边跑随手朝后丢出一块硕大的灵石!

    破财免灾!

    一层的猎户还没体验多少芳泽便被一个飞奔而来的少年,拽走了,对方带他离开了“天堂圣地”。

    “噗嗤”此时三楼上的女子看着手中的极品灵石,却是笑了出来。

    “笑什么呢?嫣儿。”一位美妇出现在三层,有些宠溺地看着对方。

    “啊!姑姑,我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人呢。你看!极品灵石哎!”说罢女子摆了摆手中的灵石,好像在炫耀什么。

    “还真是,不过我们家的嫣儿应该不会被这块极品灵石给收买吧~”

    “那可说不定哦~”女子仔细打量手中的灵石,撅了撅嘴,说道,眼中满满的星辰。

    看到对方小女孩的模样,美妇也是一脸惊奇,不过想想对方也不是第一次了,大概过段时间就没事了。随之她查探了一下这层,发现旁边房间昏睡过去的女子,眼神一变。

    “没事的姑姑,兰兰就是单纯睡着了,你看,这个极品灵石可是她的哟。不过现在是我的了!嘻嘻。”

    美妇摇了摇头,她是看出来,那个兰兰的女子,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也就是说对方有另有目的,既然嫣儿不在意,那就不用管了。

    与此同时,来凤镇的街道上,两个在狂奔着挥洒青春。

    “喂!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啊,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杀了?被追杀?”猎户传音道。

    “没有,我们去官府!”

    啧,好不容易来一次的,你倒是让我体验体验啊。不对!伊伊还在客栈呢!还好还好。他走之前还是要和伊伊道个别的,女孩子的鼻子可灵了!

    ……

    正午时分,猎户摸了摸少女的头,道别道:“就这样吧,我们出发了,不用送了。”

    伊伊皱了皱鼻子,一脸怀疑地看着对方。

    “咳咳”猎户也不说什么,朝着西门口走去,那边一个白衣少年正在等他,也不知道对方为啥改换风格了,不装穷了?

    此时的荣青白,将长发剪了,说是减去烦恼,没了长发的他反而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加上他稚嫩帅气的“面庞”,不少女猎户,女修士朝着他看了过去,回头率老高了。

    而这边,荣青白眼中的她们都被列为烦恼的源泉,他从记忆中终于找出了一本清心经,如今心中不间断的默念着。心平气和!

    当猎户和少年离开镇子不久,来凤镇发生了一件大事,官府的官兵出动前往青烟居捉拿了赵垢,审判了对方,并决定在不日施以极刑,从抓捕,取证,到行刑,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官府中,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正把玩着一个令牌,脸表情复杂,随手将令牌朝身后一丢,令牌砸入一堆相同令牌堆积而成的“小山”中。


上一章 下一章 封印祖师爷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