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魔铠时代 > 魔铠时代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总而言之,旅途要告一段落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总而言之,旅途要告一段落

    陆千帆的撒手不管,令白利明感到绝望。

    陆千帆所谓的援军,的确有希望赶来。但是,援军何时能来,却是连一张空头支票都没有。

    而在那之前,白利明要率领这一支尚未满编的队伍,抗衡外围百余名老练的猎人。

    甚至,其中还有十名第三阶段的猎人,实力远超他们。

    如果据险以守,他们或许还有机会。

    可是,他们眼下所在之处,是被陆千帆一炮打得半毁的刀只狼猎人团总部——一栋只剩下一楼,和通往二楼楼梯的废墟。

    哦,还有这种时候基本没有用的地下室。

    “屋漏偏逢连夜雨  ,船迟又遇打头风”说得大概就是这种情况。

    白利明看向坐在大厅中闭目养神的陆千帆,说:“陆教官,我们真得还有办法吗?”

    陆千帆眼皮都不抬一下。他说:“如果你觉得还有办法,那就还有办法。”

    “这是说绕口令的时候吗?”迟海洋不屑地说:“不如我们趁早投降算了。”

    聂伟大怒:“闭嘴!”

    周琮说:“如果投降好用,我也想投降。可是看目前的状况,这些猎人真的不打算放过咱们。他们似乎铁了心,要把我们千刀万剐。”

    迟海洋瞄着气定神闲的陆千帆,说道:“还不是因为他做了个极其错误的判断。”

    “陆教官也不知道这些猎人会这个样子啊!”徐玲维护陆千帆。

    陆千帆心中说道:“呃,其实我早该注意到,我犯了这个显而易见的逻辑错误。”

    “大家别吵了!”马驹捂着双耳,似乎在与内心的慌乱极力抗争一般,歇斯底里地喊道:“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啊?”

    面对数倍于己的强敌,面对六神无主的队友,白利明的内心还在希冀陆千帆能给予他帮助。

    可是,陆千帆依然没有任何表态。他就像入定一般,用最节省体力的方法坐在大厅的中央,岿然不动。

    “陆教官,我……”

    陆千帆忽然睁开一只眼,只说了一句话:“做你自己应该做的。”

    陆千帆的声音似乎有魔力,白利明慌乱的内心顿时逐渐冷静。

    他身为队长,是要率领队员们共渡难关的。

    如果他也陷入慌乱,队员们还要如何冷静?

    白利明说:“聂伟,你们负责守住主路。白楠、黄轩铭,你们两个负责封锁其他的入口,不要让人偷袭。”

    “邢逸林、迟海洋,你们配合聂伟堵住主路。其他人和我上二楼天花板。马驹,你利用现存的召唤兽,为我提供视野,我来消耗他们。周琮负责掩护,避免他们的强攻。”

    “徐玲,治疗。王叶,保护徐玲。”

    白利明看向这些队员们,说:“我们不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

    “哦。”迟海洋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如果什么都不做,我们一定会死。但如果我们不放弃,就仍有一线生机。”白利明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道:“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华夏年轻一代的精锐力量,明白了吗!”

    白利明的话语显得苍白无力,唯独白楠回应了他:“哦!明白了!”

    众人看向白楠。

    白楠手指挠着脸颊:“队长应该也是鼓足勇气才这么说的吧。如果没有人回应,他也太尴尬,不,太可怜了。”

    “哦,哦哦哦!”徐玲忽然也叫了一声,然后笑出声来。

    随后,所有人都捧腹大笑。

    马驹捂着肚子说:“队长,你好尬啊。”

    白利明单手扶额,掩饰自己内心尴尬似的,说道:“总之,都,都明白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聂伟拍拍白利明的肩膀,说:“你刚才的指挥还是很帅的。”

    “那就按队长说得做吧。”

    “哦。”连黄轩铭都难得的挑起了些许干劲。

    陆千帆嘴角挑起一抹笑意。

    虽然笑容冲淡了紧张感,但是眼下的危局可还没有解决。

    聂伟以岩石巨人堵住正门,用烈火吞没刀只狼的猎人。

    邢逸林的雷网趁机铺开,将猎人们麻痹。

    马驹的召唤兽在猎人群中来回冲击。

    白利明则在二楼楼顶,利用断壁为掩体,抓住敌人受创的间隙进行快速狙击,逐个瓦解他们的战斗力。

    攻击端的状况还好,能够利用强大的火力将刀只狼的猎人逐个击溃。

    但是,担当防守的一端情况就要糟糕许多。

    二楼的周琮以冰为盾,冰晶刚刚生成,就被漫天的炮火粉碎。

    迟海洋身为肉盾,与其说是防御端,不如说他更像一个拉仇恨的“和尚”。

    有猎人从外围跳上二楼,他就要第一时间扑过去,和他们肉搏。他的体力和魔能都在以惊人的速度消耗着。

    “这是偷袭?这是四面楚歌吧!”守在一楼的白楠一边叫苦,一边用水与宝石砂阻拦敌人的冲击。

    刀只狼猎人总部一楼大厅中,各种奇奇怪怪的入口算在一起,足有十个。

    白楠与黄轩铭虽然可以利用地形之利,将攻来的猎人引入宝石砂与毒素布成的陷阱中,但是这种作战的效率不高。

    没过多久,他们的防线就被潮水般涌来的猎人突破,只能退守两条必经之路的路口,勉强抵御。

    “一帮毛头小伙子,能坚持这么久也是不容易。”刀只狼猎人团中,一名中年男人召唤魔铠,悍然出手!

    黑暗的利箭与破空的风刃席卷而来,压迫感十足!赫然是一名第三阶段的猎人!

    “注意闪避!全力防守!”白利明立即收枪,躲到墙壁之后。

    周琮也凝冰为墙,拦截男人的攻击。

    然而,利箭裹挟的黑暗元素扑在冰墙之上,转眼便将冰墙吞噬殆尽。

    风刃席卷之下,区区断壁残垣根本无法保护几人。

    “咕哈!”迟海洋被风刃命中,魔铠巨兽的腹部被开出一道口子。

    白利明魔铠的背上也现出裂痕,血液从裂缝中渗出。

    马驹躲在一头鹰兽的身下。鹰兽拼尽全力以风息将他护住,但是自己也在狂风席卷下,奄奄一息。

    第三阶段强者出手,恐怖如斯!

    周琮从狂风卷起的砂石中爬起来,将守在楼梯上的徐玲拉上了“二楼”这个露天平台。

    徐玲手忙脚乱的为人治疗。

    王叶则转战正门,协助聂伟与邢逸林抵御冲上来的猎人们。

    但是,又一名第三阶段的猎人出手。梦幻的镜像空间之力,将邢逸林与王叶联手的攻击轻松化解。

    聂伟的岩之巨人还要出击,便被圣光的连击化为齑粉。

    随后,三人被如龙的烈火吞没!

    幸亏白楠卷起水流,把三人在变成烤肉前拽出了火海。

    但是,一楼的入口已经全面失守。

    白利明当机立断:“全员,上到二楼!我们再坚持一下!”

    白楠与黄轩铭拖着重伤的邢逸林和王叶上到二楼,陆千帆则是把昏迷的聂伟背在身上。

    “这前后才守了一个多小时。”白利明嘀咕了一声:“实力的差距太大了。”

    “做的很好了。”陆千帆说。

    面对如此危急的情况,他却始终没有露出任何的慌乱。

    某一瞬间,白利明的脑海中甚至怀疑:陆千帆根本不关心他们的生死。

    当然,这个想法很快就被他从脑海中剔除。

    因为陆千帆如若真的不关心他们的生死,也不会提前做下准备。

    而这个准备,在他们苦苦防守二楼的时刻,终于生效。

    望着出现在远处楼顶的千鹤玲,陆千帆对被俘的河边寿说:“真以为,我们所有人都被困在这里了?”

    河边寿呆呆地看着陆千帆,和楼下那些停手的猎人,想不通发生了什么。

    其实,一切都很简单。

    陆千帆不过是打了一个小小的时间差,在河边寿率领刀只狼的人赶到前,就让千鹤玲带领一众猎人离开了。

    随后,陆千帆命令白利明带人突围,不过是做出他们都被困在了总部楼里的假象。

    白利明等人被逼回楼内,完全在陆千帆的意料之中。

    至于陆千帆向河边寿出手的理由,就和乐柠月给的情报息息相关了。

    简单而言,刀只狼的劣化起源于其团长三和龙一的失踪、河边寿的掌权。

    而导致三和龙一失踪的那场任务,对陆千帆而言,居然还挺熟悉——导致千鹤云性情大变的富士山探索任务。

    然而,继续深追这场任务,乐柠月找到了和国首相远山与这场任务密切相关的证据。

    所以,当年那场任务与河边寿,定然是脱不掉干系的。

    “把你当成人质,其实是擒住你以后的突发奇想罢了。”陆千帆对河边寿咧嘴笑笑,顺道为自己的失误开脱:“所以才会犯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逻辑错误。抓住你这样一个随时会被对方放弃的家伙当人质,然后还问对方为什么维护你,我也是脑子坏掉了。”

    果然相比急智,急蠢更常见。所以,保持冷静的能力是很重要的。

    担任海岸守卫重任的刀只狼已经腐朽。很多人都认为要将刀只狼瓦解、击溃。

    但是,陆千帆在得到乐柠月的情报后,就决定通过动摇其根本、抓捕其罪魁祸首的方式,将冲突降低到最低。

    于是,千鹤玲利用陆千帆拖延的时间内争取国府的支持,取得保留刀只狼建制、只抓河边寿及其党羽的承诺。

    这份快攻开始前一小时内制定的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到了最后一步。

    河边寿被捕,而担当海岸防卫的刀只狼猎人团得以保留。

    犹记得行动开始前,千鹤玲问陆千帆:“你是怎么判断出,刀只狼猎人团只是一部分腐朽的?”

    “团长至今没有现身,和国东海岸至今没有失守,就说明猎人团中,还有没被腐朽的部分。”这是陆千帆的回答。

    三日之后,这一场海兽入侵引起的一系列骚乱以雷霆之势迎来终结。

    东京西侧海岸线因核废料排泄而遭受严重污染,被划定为废土。

    远山因为其出格的决策,而成为了这巨大损失的背锅人。

    锒铛入狱的他第二天就变成了疯子,正在接受一系列的精神治疗与调查。

    河边寿同样入狱。刀只狼猎人团则在受到重创后,邀请千鹤玲加入猎人团,担任团长一职,并准备重新起航。

    而随着河边寿、远山的入狱,有关当年富士山次元陷阱调查任务的案件调查同样被重启。

    富士山也在陆千帆的努力下,从无人赶近的鬼蜮,变成了无人打扰的高洁圣山。

    当然,千鹤云的神智也恢复了正常。

    或许不久之后,陆千帆就会与这位和国曾经的天之骄子来一场正面对决。

    养好伤势的众人收拾好行囊,带着挑战成功的徽章准备启程。

    羽田机场,陆千帆走到送行的千鹤玲面前,说道:“你哥哥当年的事情,有需要的话,可以叫我帮你。”

    “谢谢。”千鹤玲将一份文件交给陆千帆:“我听乐柠月小姐说了,你帮助我,其实想找我调查有关岁寒意的事情吧?”

    陆千帆接过文件,说道:“谢谢,千鹤玲。”

    “虽然你们华夏人称呼人时不会经常使用敬语,但也不至于用全名这么生分吧?”

    “千鹤小姐,这次和国之行,多谢你的关照了。”陆千帆说。

    “果然,拿到情报之后,我们就不算朋友了。”千鹤玲略显失落地看向转身离开的陆千帆。

    陆千帆忽然回头,说道:“期待在大会上看到你的精彩表现,玲酱。”

    陆千帆再度回头,抢在萧苒苒掐自己之前,牵住她的手,对队员们说:“各位,我们的旅途就要在此暂时分别了。”

    “诶?”众人一愣。

    陆千帆说:“苒苒、崔敏思和迟海洋要被召回国内接受调查,我也因为这次和国事件闹得太大的缘故,要回国接受质询。他们两人已经分别乘坐半小时和两小时前的航班单独回国,我和苒苒则是一个半小时后的飞机。”

    徐玲忙说:“可是,这次的事件明明您不应有任何责任啊!”

    “都说了,是闹得太大了。”陆千帆说:“教官的职务会由导师暂时接任,如果顺利的话,我会尽快回来的。”

    “可是,教官你走了之后,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接下来你该做的,我已经在刀只狼的总部教给你了。”陆千帆看向白利明:“还有,你可以不要把我当成山洞里为主角指点迷津的古怪前辈吗?”

    “诶?”

    “我才十九岁。”陆千帆说道。

    这下子,在场所有人都陷入了震惊之中。

    “教官,十九岁?”

    陆千帆说:“所以,可以麻烦你们多努力一些吗?我亲爱的哥哥姐姐们。”

    “我,我一直以为教官二十五岁以上咧。”邢逸林小声嘀咕了一句。

    “滚啊!”陆千帆骂了一句,接着正色说道:“总而言之,我们要暂时回国了。”

    “诸君,努力变强吧。”陆千帆咧嘴一笑,牵着萧苒苒离开。

    “你桃花运真旺盛。”临走之前,陆千帆的腰上,还是重重地挨了萧苒苒一下。




上一章 下一章 魔铠时代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