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冷帝的傲娇皇后2

正文 冷帝的傲娇皇后2

    太后娘娘心口绞痛,脸上起红疹,宫内太医全都查了个遍都束手无策,一向是个大孝子的皇帝为此日日求香拜佛,寻遍天下名医皆无果。

    就在整个宫里乱成一团的时候,太后娘娘身边的大宫女青碧向皇帝献言,听说冷宫里的那个弃妃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症状,被一个云游散医留下的药方给救好了!

    皇帝好不容易把李玉筱送进了冷宫,本想借势扳倒李家,但是看着太后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皇帝心痛如刀绞,还是硬着头皮派人去接李玉筱。

    张琦刚一出冷宫,皇帝也不顾她还感染风寒,直接命太监用轿子把她抬到了太后的慈宁宫。

    皇帝胡子拉碴地坐在太后的床边,看上去有些憔悴,他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张琦,“李玉筱,如果你的方子能医太后,朕就给你恢复妃位。”

    张琦强忍着头晕说道:“谢皇上,奴婢愿意为了太后亲自去煎药。”

    皇帝见她这么说,看她的眼神稍微柔和了点,“去吧。”

    张琦倒不是想讨皇帝欢心才这么说,药方什么的当然只是幌子,她让青碧给太后下了子蛊,而她自己把母蛊碾成了粉末,母蛊才是真正的药方。

    张琦让青碧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告诉让李家找出皇帝安插的内鬼,先不要打草惊蛇,见招拆招就好。

    太后喝了张琦煎的药之后,脸色肉眼可见地红润了起来,休养几天后脸上的红疹消失了,而且也能下地行走了。

    皇帝龙颜大悦,把张琦封为李妃,入住原来的宫殿,召回了她以前的宫人们,各宫妃嫔纷纷送上贺礼,张琦一时间风头无二。

    毛如意刚失去孩子,皇帝为了安抚她,直接越级把她封为了嫔。

    “什么?皇上怎么能把那个贱人恢复妃位?”毛如意把自己失去孩子的原因全部归结到张琦身上,听说张琦被皇帝从冷宫里接出来了,哭哭啼啼地跑到御书房去和皇帝大闹了一顿。

    皇帝当时正和大臣议事,因为她的莽撞在大臣面前丢了威严,现在的皇帝还不是后期那个为毛如意散尽后宫三千佳丽的痴情帝王,皇帝大怒之下给她禁足三个月。

    “娘娘身体可是好些了?要不要召太医前来替娘娘把把脉?”原主从前的贴身宫女红蕖跪在张琦面前替她捏着腿,红蕖的额头上还带着伤。

    红蕖和原主情同姐妹,从前经常跟在原主身边。在原主被皇帝剥夺妃位打到冷宫后,被内务府拨给了毛如意。

    毛如意口口声声地说着人人平等,她要和这群下人同吃同住,可是皇家礼节怎会允许?

    皇帝下朝看到被毛如意强行拉到饭桌上的宫女们后,大怒之下把这些宫女全部发配到了辛者库,这些人里当然也包括红蕖。

    而毛如意就娇俏地向皇帝撒个娇嘟个嘴就当认错了。

    辛者库里根本就不把这些宫女当人看,稍微少干一点活就非打即骂,红蕖一直是原主的贴身宫女,哪里干过这种粗活?

    最后红蕖是因为毛如意的自以为是被掌教嬷嬷活活打死的。

    张琦的心里泛上属于原主的悲凉,没想到红蕖忠诚一生,却落得个草席子裹尸的下场。

    幸好,张琦回来的尚早,红蕖刚到辛者库一天就被接回来了。

    “请脉就不必了,我身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张琦微笑着在红蕖搀扶下站起身子,“去把那香掐了,闻着怪心烦的。”

    “娘娘,那可是皇上御赐之物。”红蕖一愣,“娘娘以前可是日日要点着那香的。”

    “去吧,今日我想换个香。”

    原主得宠时,萧景裕曾赠她一味熏香,味道清幽独特,据说是边垂小国进贡送来,原主欢喜地不得了,以为这是萧景裕对她敞开心扉了。

    但后来毛如意曾亲口告诉原主,这味熏香是以麝香、红花为原料制成,她之所以进宫多年来一直怀不上身孕,全因这熏香之故。

    张琦不知道原主回来后是否还想怀上孩子,但是停了这香是总没错的。

    “娘娘,听说太后娘娘痊愈,皇帝心情大好,赶着下个月是太后寿辰,要举行宫宴。”红蕖换了香,手上动作不停,“那个毛嫔被禁了足,想必是不能参加宫宴了。”

    “那可未必。”张琦学着原主的样子拈了颗葡萄,“你忘了她是怎么得到皇上宠幸的了?”

    “这......”红蕖犹豫了一下,“皇上不能总这么放纵她。”

    皇帝为了显示自己孝顺,这次的宫宴办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隆重。除去王孙贵族以及大臣亲王之外,只允许嫔以上的妃子参加。

    张琦一大早就被红蕖叫起来打扮,怎么雍容华贵怎么来,张琦感觉自己的脖子都要被压断了。

    她觉得自己可能还没有和女主角正面交锋,就可能被压死了,“好红蕖,别再往我头上插金簪了,沉死了!”

    “娘娘您得拿出李家人的威严和端庄来,不能被比下去丢了份儿!​”红蕖手上动作不停,一边用小大人的语气跟她说话。

    “我一个弃妃不仅能从冷宫中出来,还能恢复妃位,还不够威严吗?”张琦哭笑不得地对红蕖说道,一边说一边拔下了头上的金钗。

    “真正的威严是由内而外散发的,而不是这些金饰装点出来的。”张琦抓住了红蕖的手。

    “娘娘说得也有些道理。”红蕖若有所思地停下,手上往她头上插珠钗的动作也停了,“咱们娘娘自有贵气。”

    “咱们娘娘不愧是将军府出来的人。这份气度,把那个小家子气的毛如意给甩了个十万八千里。”红蕖干脆又拔下了几根金钗,让张琦又松快些。

    “就你小嘴甜。”张琦笑着点点头,心里却却暗想:幸好能把红蕖这个丫头糊弄过去,不然自己脖子可能今晚都要被这些金饰给压断了。

    皇家宴会,舞女乐师,威严隆重。大家用过膳之后就是每次皇家宴会的重头戏——作诗了。

    “放开我,让我进去!我是皇帝的妃子,你敢拦我?”宴会进行到热闹的时刻,众人正跃跃欲试作诗的时候,门外传来嘈杂声。​

    张琦扶额,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

    “皇上,这种做事的场合怎么能不叫我?”毛如意小脸通红,头上珠钗散乱。因为跟宫人拉扯,衣衫也有些不规整。

    总之怎么不合规矩怎么来,要是让强迫症的原主看到可能又要受不了了。

    皇帝大怒,“谁放毛嫔进来的?毛嫔,朕不是将你禁足了吗?你怎么如此不懂规矩?将宫规至于何地?”

    “皇上,如果臣妾这诗做的好,皇上就要饶了臣妾的罪,还有免了臣妾的禁足如何?”毛如意梗着脖子,一脸自信。

    “今日太后康复,是大喜,皇兄就给毛嫔一个机会如何?”

    皇上又要说什么,底下坐着的恭亲王打圆场又说道:“皇兄,上次毛嫔作的诗极好,在京城中广为流传。臣弟想看看毛嫔还能做出什么样的佳作,让我们这些诗痴开开眼!”

    张琦看去,想起这个恭亲王好像是原剧本中女主身边的一大痴心男配角,就是因为女主的诗才拜倒在女主光环下的。

    “好!毛嫔,朕就给你一个机会,你就当众以酒作诗祝寿。做的好了,朕不光免了你的禁足,还给你提位分!”皇帝重重地放下自己手里的酒杯,明眼人都看出皇帝是真的生气了。

    “是,臣妾遵命!”毛如意撇了眼张琦,然后低下头蹲身俯礼。

    等重新站直了身子后,她闭上眼睛酝酿了一下情绪,诗朗诵一般的充满激情的说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与尔同销万古愁!”毛如意一派激昂的吐出了最后一句。

    “好!”恭亲王在她最后一个字落下之后,立马站起来激烈的鼓掌。看着毛如意的眼里都发着光,明显把毛如意作为了女神一样的存在。

    坐于上首的萧景裕也缓缓的点头,这首结构有些奇特的诗句确实做得气势磅礴,堪称一首可以纵横古今的绝诗,看毛如意的眼神也带上了几分赞赏之意。

    好?好个屁!

    张琦嘴里刚喝下的酒差点喷出来。毛如意这丫的可是赤裸裸的剽窃人家李白呀!

    仗着自己21世纪的身份在这在这里胡作非为呀!这要是放在法制社会早就被抓起来了!

    张琦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毛如意给吸引了过去,没人注意到自己,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擦了擦唇边的水渍。

    “皇上,这诗出于一位名家之手,并非毛嫔所作。”一个聘聘婷婷的身影从嫔妃席中站起。

    所有放在毛如意身上的注意力又全部转移到这个嫔妃身上。

    “你,你别血口喷人!”毛如意本来作了诗挺得意的,没想到中间出了一个拦路虎,不由得恼羞成怒。

    皇上饶有兴味地看向这个嫔妃,“哦?许昭仪,你的意思是毛嫔借了别人的诗当做是自己作的?”

    “是的,皇上,臣妾有证据。”许昭仪柔柔弱弱地行了个礼,“不如皇上就让臣妾和毛嫔一同默写这诗如何?”

    毛如意心里一惊,她在穿越前是二十一世纪的女大学生,并没有学过书法啊,她只会背诗不会写毛笔字啊!

    “好,如果你能证明毛嫔在说谎,朕就把这个玉龙杯赏你了!”萧景裕大手一挥,显然兴致勃勃。


上一章 下一章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