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穿到古代当王妃9

正文 穿到古代当王妃9

    抛开那段洗脑旋律,冷静,这种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冷静。

    现在世上能治得了太子的人,就是皇上和皇后了。

    皇上应该还不知道太子做的荒唐事,如果知道了,以这种大不韪的欺君之罪,太子不可能还好端端地坐在这个位置上。

    那么皇后呢?这件事最坏的发展情况,就是皇后心疼儿子想要包庇太子。

    总之,太子就是在赌,在用自己的全部去赌,赌他能瞒这件事情一直到他继位那天。

    太子现在就是这种侥幸心理,如果他赌赢了,江山和美人他就可兼得。

    张琦觉得自己得先去试探一下皇后是否知情,再思考合适的对策。

    任务者最忌讳的就是拖延症,主意定下来,张琦当即换上宫装,拿上令牌就进了宫。

    “皇后娘娘,郡主来了。”

    皇后微阖双目,嘴唇轻抿,斜靠在软榻上,任宫女按摩头皮,明明是享受的姿态,可是脸色却不太好看,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头疼的事。

    “丹姝来啦,不必请安了,快过来陪本宫说说话。”皇后睁开眼睛,抬手让给她按摩的宫人退下,然后对着张琦扯了一个有些牵强的笑容。

    “娘娘脸色不大好,可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张琦过去坐下,不动声色地套话。

    皇后嘴唇涂得红艳,却更映出了脸色的苍白,顿了一顿,说道:“还不就是后宫这些女人的事,也没什么听头。”

    “那些妃子们在娘娘面前也闹不出太大的水花,娘娘贵为皇后,太子是您所出,便也是您最大的保障。”张琦将话头引向了太子,密切关注皇后的每一寸表情变化。

    提到太子的时候,皇后脸上极快地闪过一丝失望之色,然后迅速恢复成一贯的笑容,只是那嘴角上扬的弧度实在有些怪异。

    “是啊,本宫的儿子是储君,本宫又执掌后宫的宫印,她们自然动不到本宫身上。本宫的儿子一定会平安登上帝位的,任何人都改变不了。”

    最后几个字咬得极重,配上皇后涂得血红的唇,实在有些狰狞。

    现在的皇后就像一张Q皇后的扑克牌,上面贴满了标签。

    精致、僵硬又虚假。

    身为任务者,张琦有着异于常人的第六感,和敏锐的观察能力,看到皇后这个样子,想必是知道了太子窝藏凤清浅的事情。

    想来也是,太子是皇后的心头肉,这后宫里几乎每一处都有皇后的耳目,更何况是太子那里。

    “丹姝最近也没什么事情可干,想进宫陪娘娘一段时间可好?”

    张琦亲昵地拉住皇后的手,一脸天真,“丹姝还没在宫里住过呢。”

    皇后没作他想,只当是一个向往宫里生活的小姑娘罢了,笑着回答道:“这倒是好事,想当初你娘和本宫可是天天都往宫里跑呢。”

    “丹姝,宫里不必王府,千万不能说错话做错事,如果受了委屈就回来跟本王说。”端亲王明明年纪比她大不了多少,却有一种老成的感觉。

    “知道啦舅舅!”

    张琦拎着小行李出了端亲王府,坐上了马车,挑开帘子,看见端亲王老父亲一般地站在门口目送她。

    完了,和男主大人处出了父子情肿么办?

    张琦住进了宫里,皇后给她安排了一个非常豪华的房间,宫里锦衣玉食,又不用参与后宫的那些勾心斗角,这是她做的最舒坦的任务了。

    她不用时刻陪在皇后身旁,皇后给了她最大的方便。

    “郡主,奴婢打听到,太子住在东处的重华宫。”天香在她耳边偷偷说道。

    张琦唇角一勾,“带路。”

    凤清浅,你爸爸我来了。

    走到重华宫外,老远就能听见银铃般的笑声。

    天香给侍卫看了一眼令牌,侍卫很快就行礼,放她进去了。

    院中此刻没有人,张琦摆摆手,示意迎上来的嬷嬷不要出声,兀自向那笑声寻了去。

    这是一个极为宽敞的院子,摆设装潢无一不是华贵精致,可以看出太子对这里住的人极为看重,就连未来的太子妃也未必能住的了这么好的院子。

    一个宫装女子正背对着她荡秋千,穿着华贵的宫装,露出一段凝脂般的脖颈,白皙的皮肤微微泛着粉红的光泽,整个人鲜艳得如雨后初绽的玫瑰,兼少女的青涩和少妇的韵味于一身。

    太子身着常服,站在秋千旁,看着少女的眼神充满了缠绵和宠溺。

    “太子这样圈着朝露是何意,人家要闷死了~”少女冲太子撒娇道,声音婉转悦耳又分外熟悉。

    “我的露儿实在是太美了,可不能叫别的男人看了去。”太子眼眸暗沉,捏着少女的下巴就要吻上去。

    眼看这两人你请我侬,可能马上就要上演什么限制级场面,张琦大大咧咧地走了过去,“太子哥哥!”

    嗓门大的很,两个人都被吓得一激灵,双双看向她。

    这个朝露转过身来,露出一张熟悉无比的脸,张琦心里波澜不惊,挑了挑眉,“太子哥哥的宠妾长得好像姝儿的一位故人。”

    朝露,也就是从前的凤清浅,看着张琦的眼神带着警惕和敌意,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害得她家破人亡,现在又要来膈应她。

    她好不容易被太子用一个死刑犯偷换出来,入了太子的寝宫,成了太子的人。

    一开始她对太子只是利用,只是希望能保住性命。

    可日日相处下来,一个平时高傲无比的俊美男人把她捧在手心上,呵护她,宠着她,愿意冒天下之大不韪保她性命,许她盛世豪华。她又怎么能够不被触动?

    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红颜祸水,虽然听着不好听,可是却极大地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

    等太子继位之后,她就是未来的皇后,母仪天下!

    她满心期待着未来的幸福生活,可顾丹姝这个跳梁小丑又要来她面前蹦跶,等她当上皇后之后,第一条命令就是要把顾丹姝嫁给市井无赖,又老又穷又丑的那种!

    凤清浅有些糟心地瞪了一眼太子,真是的,自己的宫殿怎么随随便便就能让人进来。

    见到心爱之人不爽,太子连忙用情意满满的眼神安抚她。

    张琦看这两个人当着她的面前眼神缠缠绵绵,完全不管别人受不受得了。

    “这位姑娘,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张琦装作回忆的样子。

    可不就是见过咯,咱们俩以前还水火不容呢。

    凤清浅撇撇嘴,看向太子,示意帮她怼回去。

    太子挡在凤清浅的面前,朝张琦说道:“姝儿怕是眼花了,她就是一个小官的女儿,今年刚进宫的,你怎么可能见过她呢。”

    姝儿姝儿的叫的可是挺亲近,可太子眼里分明是满满的警告和威胁。

    “她身子骨弱,不便见人,本殿先送她回寝殿,姝儿若是觉得这里无趣了,可以去御花园走走。”太子说完牵着凤清浅就走了,凤清浅回过头来对张琦露出一个鄙视的笑容。

    “哦,原来如此,这姑娘与我舅舅端亲王的心上人长得倒是像极了。”张琦漫不经心地说了这句话,看也没看凤清浅一眼,转身就要走。

    凤清浅听到端亲王的名字,如触电一般全身一颤,站住了脚步,转过身叫住她,“等等,你说我与端亲王的心上人长得极像?”

    张琦回过头来,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是的,姑娘不要怪我唐突,那女子是罪臣之女,早就被处斩了,舅舅爱那女子至深,思念成疾,现在日渐消瘦,我实在是看不下去。”

    端亲王此刻在府中想必是连打喷嚏。

    “他、他果真思念成疾......爱她至深......”凤清浅嘴唇颤抖,眼里闪出一丝泪光。

    “朝露,你的身子这么弱,果然是受不得风,赶紧回寝殿吧。”

    太子把凤清浅的异常反应说成是体弱受风,也没理张琦,打横抱起凤清浅,半强硬地把她抱回了寝殿。

    张琦见这根刺算是种下了,心情大好,对天香说道:“走,去御花园散散步,让御膳房午膳给我安排点好吃的。”

    太子自是知道凤清浅心里一直是装着端亲王的,他本以为能够感化她,她已经是自己的人了,迟早也会交给自己她的心,可没想到今日她对端亲王的反应如此之大,太子还是忍不住寒了心。

    他把凤清浅重重地摔到了床上,欺身上前,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辗转厮磨,一边凶狠地撕扯着她的衣服,一边无力地怒吼,“端亲王,端亲王,本太子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还是想着他!”

    “对不起,对不起,我既已委身于你,便应该忘了她。”凤清浅闭上眼睛,不停地流泪,好像她多委屈似的。

    其实站在太子的立场真的挺冤的,他为了这个女人顶撞母后,把自己至于危险的境地,几乎为了她付出了一切,这时候这个女人还委屈巴拉地想着别的男人,他的头上随时都可能是青青大草原。

    一边说着愿意试着爱他,还要求他对自己从一而终;一边又惦记着别的男人,随时都可能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这也太双标了吧,你不喜欢我干嘛还要接受我的好呢?吊着别人有意思吗?

    可惜多数男人对这种碧池并没有抵抗力,长着火眼金睛的终究还是女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