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全集下载 > 正文 杀手庶女的漫漫仙途3

正文 杀手庶女的漫漫仙途3

    张琦没有法器,依旧是步行,只是这次带上了些许灵力,在心里数十个数的功夫就到了赤丹的面前。

    赤丹身着寸缕,妖妖娆娆地依着一个精壮男子的胸膛,一脸餍足,男子英俊的面容有些发青,想来他应该是赤丹的鼎炉。

    见到张琦过来,赤丹神色有些诧异,她早已进入金丹期,自然能看见张琦的修为涨了这么多,已经是筑基后期大圆满了。

    她在上次见到张琦的时候估摸过她的实力,也就是刚进入筑基期的样子,修炼的并不是鬼邩宗的心法,这姑娘周身的灵力是极为纯净的,这种纯净的灵气却往往是魔修和妖兽的克星。

    赤丹本以为以张琦的能力,撑死也就能杀几只低阶妖兽,没想到她一去就是几十年,再见到的时候已经是筑基后期大圆满!

    这个小姑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机缘,成长速度快得惊人不说,很有可能成为百年不到就进入金丹期的第一人!

    张琦心里微微有些警惕,她看不出眼前人的修为,想来应该在她之上。

    她第一眼就看出来这个赤丹有几分厌恶原主,但是还算不上恨,而且这是在鬼邩宗内,应该不会大庭广州之下对自己出手。

    不能怪她草木皆兵,任务做多了,自然也就意识到了这个世界上并不缺各种各样的威胁存在,有的直白地捅刀子,有的则周密布下陷阱等着猎物一步步地跳进来。

    张琦将六个芥子空间拿出,递给赤丹,像个炸毛的小刺猬一样,全身响起八级警戒。

    赤丹接过芥子空间,掂量了一下里面东西的数量,脸上的惊讶稍纵即逝,随即一把推开自己的鼎炉,开始正色打量起来眼前这个她一直都看不上眼的小姑娘。

    两个人就这样对峙了许久之后,赤丹“噗嗤”一声先笑了,“没有人告诉过你,不要将胆怯展露在你的敌人面前吗?”

    张琦岿然不动,看上去相当镇静,实际头皮瞬间麻了半边,她耳根子一红,也意识到自己表现地实在太过明显了些,抿了抿唇。

    “也不知道你这丫头遇到了什么好机缘,看来要成为百年之内进入金丹期的第一人咯!”赤丹勾唇一笑,转身进了存放物资的屋子里,半晌走了出来。

    实力,在修仙界实力就是一张王牌,你有潜力,有天赋,有机缘,别人的态度自然对你不同。

    “诺,依照你贡献的宗门功勋,这些是你应得的。”赤丹风情万种地拨了一下头发,“我不会用宗门里的东西来害一个小丫头,再说了,我赤丹的敌人多了去了,也犯不上咬着一个小丫头不放。”

    张琦接过赤丹递过来的芥子空间,探进去了一丝灵力,里面有数颗有助于她冲击金丹期的丹药,还有许多金丹期修士适用的灵丹,以及数千颗下品灵石等琐碎的东西。

    “谢谢前辈。”张琦对着赤丹行了个鬼邩宗的礼,转身就回了洞府。

    冲击金丹期,倒是比上次要难上许多,对修士的定力和道心更是有着较高的标准。

    张琦花了十年的时间顺利冲到金丹初期,她再次出关的时候,修为已经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由于她吸收的是至纯的灵力,修习的是极品心法,同时对付两个同阶修士也能留有余力。

    张琦足足在这个洞府里花了七十年的时间,终于达到了当初桁良给她定下的目标。

    张琦动用主仆契约召唤桁良,过了不久他那边便传来回应:“山下等你。”

    张琦起身,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她住了七十年的地方,她对物质要求并不高,辟谷之后又不用吃东西也不用喝水,这个山洞就如她来时一样,依旧是荒凉如旧,一点住人的烟火气都没有。

    这里是原主活了一辈子的地方,当原主终于鼓足勇气迈出了山洞,去找那个毁了她一辈子的男人讨说法,却也葬送了性命和尊严,不知道换成张琦,这一走会有什么样的机遇呢?

    张琦是一个念旧的人,这也是她在这个任务世界看到桁良这么开心的原因,她最后又细细地打量了洞府的每个角落,最后出了洞府。

    桁良就站在那里等她。

    少年的头上高高地束着白色的发带,山中晨雾弄湿了他的发梢,显得更加黑亮几分,清隽容颜配上一身白色的锦袍,就像是一位不小心流落凡间的小仙人。

    “快过来!”桁良冲她招手,眼珠子黑亮,发尾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的,晨光在他身上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晕。

    张琦小跑着过去,站到他对面,她的个子只到他胸口,只得抬头看他的下巴,那里光洁白皙。

    狐狸会不会长胡子呢,她想。

    “发什么呆啊,快走吧,若是他人抢占了先机,你可就再难找到这么好的法宝了。”桁良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露出专属于小狐狸的坏笑。

    “你这狐狸!”张琦捂着额头龇牙咧嘴,他下手可真重。

    “再叽叽歪歪,万年寒冰就要被别人抢占先机了啊!”桁良伸出手臂,动作顺畅自然地又敲了一下她的头。

    张琦瞪圆了眼睛,这家伙还蹬鼻子上脸是不,“你......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千年寒冰?”

    “路上说。”臭狐狸唤来法器,拉着她不由分说就站了上去。

    “啊——”张琦第一次感受到腾云驾雾的感觉,整个人摇摇晃晃地站立不稳,下意识地抱住了臭狐狸的腰。

    “喂,不要趁机占本少爷便宜。”臭狐狸扒拉掉她的手。

    张琦觉得自己就像一张单薄的纸片,感觉扑面而来的疾风马上就要把她吹跑了一般,立刻像八爪鱼一般扒住了桁良。

    矜持什么的,有小命重要吗!

    桁良扒拉不掉她,扶额说道:“运转灵力啊,你不是都金丹了嘛!怎么御风飞行还要我教你?”

    张琦没有说话,自己在体内偷偷运转了灵力,刚一运转就感觉自己的身子被几股四面八方的力量给稳住了,如同站在平地一般。

    尽管稳住了身子,张琦还是没有松手,仍然扒着桁良不放,双重保险为上策,就算她掉下去摔死了还能拉着臭狐狸陪葬。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襄阳城的郡守府,是去捉鬼的。

    郡守夫人李氏是个极溺爱儿子的反面教材,硬生生把郡守的公子唐三甲培养成了当地有名的纨绔子弟。

    唐三甲从小每次做了坏事被发现,李氏不仅不阻止,反而亲自帮着儿子瞒着郡守老爹,在儿子做了错事之后不舍得打骂教育,自己只会跪在佛像面前抄佛经妄图求佛祖原谅,神明保护。

    郡守的不过问,李氏的隐瞒,久而久之,郡守公子被宠成了社会主义价值观全毁的社会垃圾。

    唐三甲小的时候不学无术,大了之后猖狂地做起了欺男霸女的勾当。

    马湘兰家境清贫,是襄阳城出了名的美貌女子,唐三甲早就对之垂涎已久,但是碍于郡守老爹看着自己,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只得眼睁睁地看着马湘兰嫁了一个文弱书生。

    尽管马湘兰已经嫁为人妇,但这并不能打消唐三甲的邪念,反而更加激起了这个禽、兽的征服欲。

    李氏对唐三甲做的事瞒的周密,郡守又见自己的儿子在家里一副勤恳读书的样子,以为自己的儿子改邪归正了,放心地出远门去吃酒席。

    终于得到了自己等了这么久的机会,郡守前脚刚走,唐三甲就趁着夜色带着一群身强体壮的家丁强行闯入了马湘兰的家里,混乱中活活打死了马湘兰的相公,把马湘兰给抢回了郡守府。

    马湘兰被抓回来的时候,哭喊声太大,吵醒了李氏,李氏披衣出来,正好撞见了这一幕,如果李氏这时候施以援手,那么就不会有后面的惨剧了。

    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如果’的,李氏觉得自己的宝贝儿子是真的想得到这个女人,而她是从来都不舍得违背儿子的想法的。

    李氏一边闭着眼睛念着阿弥陀佛,一边忽视了马湘兰眼里的绝望回了房间里。

    唐三甲在李氏的纵容下,这一夜终于得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女人,由于在这个过程中被马湘兰抓伤了,唐三甲玩够了之后泄怒一般地把马湘兰当作物品一般赏赐给了家丁们。

    马湘兰当时正怀着身孕,本想为了孩子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可是在被唐三甲给侮、辱了之后,又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丁们像玩物一样给折、磨了,马湘兰支撑不住昏死了过去。

    唐三甲以为她死了,就叫家丁把她扔到池塘里去了。马湘兰就这样被活活溺死了。

    她因为怨念太大,又是一尸两命,死后魂灵久聚不散,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万年寒冰这种极品至宝,法力大增,变成了极具攻击力的冤魂,留在郡守府,报复造成了她的悲剧的所有人。

    她恨,她恨毁了她的唐三甲,她恨见死不救的李氏,她恨教子无方的郡守......

    张琦听得咬牙切齿的,唐三甲这个禽、兽,五马分尸都不为过!还有那个郡守夫人李氏,愚昧无知,也是推动了这场悲剧的罪魁祸首!

    “他们都不值得我救!”张琦的脸被风吹得苍白,头发被疾风吹得散乱,表情凶神恶煞的,她现在的样子倒更像女鬼一些。


上一章 下一章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