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全集下载 > 正文 杀手庶女的漫漫仙途4

正文 杀手庶女的漫漫仙途4

    “本少爷又没说要救人。”桁良的声音淡淡的,有些冰冷,“本少爷要用马湘兰那块万年寒冰给你做法器!”

    “万年寒冰......”

    由于不是主线剧情中的人,张琦并不知道主线太多的细节,她只知道谢卓然在筑基期炼制了一把寒冰剑作为本命法宝,是由万年寒冰做的剑胚,还抓了一只怨气极大的女鬼做剑灵。

    谢卓然是水金双灵根,这把寒冰剑瞬间大幅度增加了他的实力,让他能够在筑基期越级杀人。

    万年寒冰这样的极品法宝,一万年只有一块,想来便是郡守府女鬼身上的这块了,如果他们不去拿,谢卓然也会去强取了,还会把这只女鬼炼化成剑灵,用魂魄滋养剑胚。

    女鬼身怀异宝,自身的实力却不能与之匹配,就像她的美貌一样,只会给她带来灾难。

    张琦的头倚在桁良的后背上,桁良的发梢在她脸上扫来扫去,“等拿到了万年寒冰,我们度化马湘兰投胎吧,她是害人女鬼,却也是一位母亲,我们应该给她应有的尊重。”

    桁良背对着张琦,她看不见他脸上凝重起来的神色,他似乎有些恍惚,想起了什么,他漆黑水润的眼底透出一抹属于孩童的无助和思念。

    想到了那个伸手在他手里划拉着“琦”字的女孩,他眼神中有淡淡怀念神色,嘴角也勾起一抹微笑。

    “说话呀。”张琦空出一只手来,抓住在她眼前晃来晃去的发尾。

    良久,前面少年传来极轻的一个字,“好。”

    襄阳城,本是繁华之地,郡守清廉,民风淳朴,可是近几年却没落荒芜了起来,原因无他,因为郡守家那个品行低劣的儿子招来了一只鬼,破坏了这里的风水。

    他们到的时候是夜晚,黑云挤走了所有星辰,露出黑峻峻的天幕,明朗的月光被乌云遮挡,整座襄阳城都被浓重的怨气掩盖,隐隐可以听出远方传来呜咽和女人惨叫的声音。

    张琦虽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却也什么都不怕,她是可是金丹修士她怕谁啊,对啊,她不怕。

    “我不怕!”张琦中气十足地对着空气大喊了一声。

    桁良扫了一眼手臂上她死死扒过来的手,有些忍俊不禁,“这里没人看你的表演,走了。”

    二人到了郡守府,门口紧闭着,桁良走上前去敲了敲门。

    “谁?”一个家丁隔着门朝外面喊。

    “来驱鬼的。”

    家丁跑去报信了,不一会,大门处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郡守老爷亲自来开了门,“道长快请进!”

    郡守府的怨气极为浓郁,比他们这一路见到的所有怨气加起来都要多,看来马湘兰就在这里!

    “夫人和公子呢?”,张琦细细观察他,郡守眼底发青,精气神不足,像是被什么东西吸了阳气,只有郡守一人带着家丁出来,还不知道那两个重点被报复者的情况。

    “孽子和愚妻已经缠绵病榻一个多月了,意识不清,怕吓到二位道长。”郡守搓了搓手,想说什么嗫喏了半天也没有说出来。

    “大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桁良嘴角微微一翘,眸光锐利。

    郡守闭了闭眼,全身微微颤抖,“本官近日噩梦缠身,梦中化为一位女子,被小儿和家丁强掳家中做苟且之事,那女子最后死了,本官的梦也醒了。”

    张琦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桁良,他面容平静,闪动的黑眸中,偶尔会泄露出一丝戾气。

    “郡守府有女鬼作祟,请大人为我二人准备两间厢房,如若所料不假,今晚便能与这女鬼对上。”张琦说到‘女鬼二字’的时候,郡守身形一晃,差点支撑不住瘫软到地上。

    “那就麻烦二位道长了,等收了女、女鬼,本官定好好教训这孽子!”语毕,郡守便指挥着一个个绵软无力、像被抽干了力气一般的家丁给他们准备房间。

    深夜,府里的黑气逐渐聚拢起来,怨气越加浓郁,张琦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阵仗,吓得不行了,跳下床,抱着被子,连鞋子都没穿都跑到了桁良的房间。

    一码事归一码事,她怕鬼啊!第一次和鬼打架,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她不怕打不过女鬼,她怕自己还没打就被吓死了。

    “进来吧。”桁良斜倚在床上,单手支着头,饶有兴味地看着她。

    张琦察觉到了他眼里的鄙视,抱着被子挺了挺胸脯,“看你那没见识的样子,没见过女孩子怕鬼啊?”

    怕鬼不奇怪,如果她第一次见到女鬼,就能面不改色地擒住女鬼啪啪啪左右开弓扇耳光,那才叫奇怪。

    桁良看向她身后一处,眼神一凛,“来了。”

    张琦虎躯一震,颤颤巍巍地转过身,全身抖得像筛子一样。

    咦,窗户什么时候开的?

    张琦瞪大眼睛,一层极淡的黑雾不知何时从窗子里进来,一层又一层,变得浓重,慢慢聚拢在一起,依稀可见一个窈窕的轮廓。

    黑雾聚成的人形飞快地略到张琦面前,对着她发出了一声怪笑,声音雌雄莫辨。

    张琦低头一看,从裙角到鞋面,都被水洇湿了,黑雾刚才掠过的地方,是一层淡淡的暗黄水渍,散发着阴湿腐烂的气味。

    什么鬼东西?

    黑雾贴着张琦的面部滑到她的身后,对着桁良用它那雌雄莫辨的声音说道:“别挡我的路。”

    说完,黑雾便无视在门口呆住了的张琦,准备出去。

    桁良从床上坐起身子,半眯的眸子瞬间睁开,晃出一抹狠厉的光来。

    他手里不知道放出了什么东西,一道微弱的金光顺着他的手心冲出,罩在了门口,化成了一道半透明的屏障。

    “你找死!”黑雾撞到了屏障上,发出一声怒吼,围绕着人形的黑气似乌云般翻滚,黑雾周围已经形成了淡黄色的小水洼,恶臭味愈加浓重。

    桁良唇角微勾,伸手把被吓傻了的张琦拉到身边,对着黑雾恶劣地火上浇油:“那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他此刻就像一个纨绔子弟,吊儿郎当地拿着随处捡的狗尾巴草逗自己刚买回来的蛐蛐。

    “挡我报仇者,死!”黑雾中的人形发出异常尖锐的怒吼,黑气愈发浓重,乌云翻腾不休。

    厚重的煞气溢散在屋子里,温度骤降,即时是张琦这样早已屏蔽了五感的修仙者也感觉到了一丝渗透到骨子里的冷。

    这是万年寒冰的力量!

    黑雾蓄势待发,万年寒冰的力量让它的煞气大涨,桁良却依旧不紧不慢,神态悠闲。

    大佬,让我抱大腿!

    张琦心里稍稍安定了下来,一小步一小步地绕到桁良的身后,有大佬带飞,看来能躺赢,她这种小渣渣就跟在后面捡尸体就好了。

    黑雾发动了攻击,隔着桁良,张琦都能感到自己被冻得发抖。

    攻击近到眼前的时候,桁良伸手把身后的张琦甩了出来,轻飘飘地说道:“杀鸡焉用宰牛刀,你上。”

    张琦心里千万草泥马飞奔而过。

    以为是王者,实则是青铜,被队友甩出来当肉盾的感觉怎么样?

    别问,问多了就是泪。

    张琦躲闪不及,重重地挨了这一击,寒气和煞气侵入体内,她忍不住一抖,一缕冰冷的黑丝进入了她的经脉。

    她试着启动聚灵珠吸收灵气,可是召唤了许久,因为经脉不畅,只零零散散地吸收了一些,因为丹田受到寒气侵蚀,根本就无法动用灵力。

    更可怕的是,她发现自己周身的灵力正在溃散!

    “挡我者,死!”黑雾突然逼近,把张琦拢进了阴影里。

    张琦正在努力吸收灵力,一不小心被裹进了黑雾里。

    一张惨白发青的脸突然贴了过来,和她鼻尖对鼻尖。

    张琦长大了嘴巴,想要叫,却叫不出来,恐惧到失声。

    谢卓然那货在筑基期毫发无伤、轻轻松松地就拿到了万年寒冰,怎么换成她这个金丹期的修士,感觉今天就要丧命在这里了。

    主角和炮灰的差距在此时一目了然。

    张琦感觉自己动弹不得,全身都是阴湿的煞气,丹田被冰封,眼前是女鬼,绝境也就如此了。

    一波又一波的攻击袭来,她毫无招架之力,只能抿唇静静感受身体里生命力的流失。

    她认命般地闭眼,眼前走马灯花一般地闪过许多人许多事。

    李叔、小泽、许昭仪、露丝、顾牡丹......

    当然了,还有,他。

    何为喜欢?

    荼蘼,鸟啼,眉间喜意。

    若再具体些,那便是春风十里不如你。

    她那么喜欢他,喜欢他哪里呢?她也不知道,爱情就是这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可惜,可惜她阅尽千帆再见到他,却不敢站在他面前,告诉他,有个姑娘在另一个世界里见过他,短短数眼便倾心不悔。

    大部分人恐惧的不是死亡,而是走到生命尽头的时候,蓦然回首才发现,自己从未真正地活过。

    而被自己掩埋心底的那件事,却一次又一次地因为自己的胆怯而最终尘封。

    最大的遗憾是什么,是自己从未做过的事。

    在最后一丝灵力被抽离的时候,她失去了支撑身体的最后一丝力量,终于倒在了地上。

    黑雾外传来桁良气急败坏的声音:“你到底看没看心法?末页专克阴物的道德经!”

    丫的,琦给他的心法,让这个白痴修炼,都白瞎了好东西。

    道德经......


上一章 下一章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