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全集下载 > 正文 杀手庶女的漫漫仙途5

正文 杀手庶女的漫漫仙途5

    张琦在神识中调出了心法,翻到了末页,同时运转了聚灵珠,运用周身围绕的灵力,一字一字地念出了道德经,“天地初,阴阳道......”

    有了道德经加持的灵力化成金色的微光,围绕在她周围,而且随着道德经的深入,她发现竟然可以吸收这些金色的灵力!

    “......众生破!”随着最后一句道德经的念出,金色的灵力化为了一把巨大的利刃,劈开了黑雾!

    “啊——”

    黑雾中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声音由雌雄莫辨逐渐过渡到了女声,黑气也溢散开来,露出主人的真身,一块剔透的冰晶从中飞出,落在了张琦的手里。

    道德经用尽了张琦最后的力气,她瘫软在地上,桁良一脸不争气地把她扶起来,往她嘴里塞了一颗丹药,丹药和她平常吃的不太一样,更加清透些,而且泛着金纹。

    张琦吞了丹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还没有怪你把我推出来。”

    桁良一脸认真,“自己想要的东西,当然要自己去拿。”

    张琦到嘴边的脏话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他说得好有道理啊。

    “容貌如此,宝物亦是如此,都是招致祸患的东西,为何又要落在我手中。”

    惨白的肤色挡不住马湘兰清丽秀美的面庞,配上窈窕的身形,可见她生时的艳光。

    “走吧,我送你轮回。”桁良偏过头去看她,眸子漆黑,“我与府君交代过了,送你与你夫君再续前缘,富贵之命,膝下一对龙凤胎。”

    马湘兰的脸太过惨败,实在看不出表情,只盈盈一拜,“谢过道长。”

    她身子微微发抖,看样子是欢喜的。

    “我可不是什么道长。”桁良嗤笑一声,扬手召唤出地府之门,让马湘兰进去了。

    等马湘兰走了,桁良贴着张琦的耳朵说:“可惜,在她生孩子那日,她的丈夫会接一个大着肚子的青楼女子过门。”

    张琦叹了口气,一贫如洗却能专情,投身显贵却要夫妻离心,给了甜枣之后就要打耳光,这世界从来都是现实得很。

    大半夜过去了,丹药修复静脉的温润气流实在是舒服得紧,她又实在是没力气了,索性干脆在桁良的床上将就了。

    床被抢了,桁良也不跟她一般见识,直接就打了个地铺。

    张琦一直没怎么睡,等桁良睡了之后跳下床踢了他两脚,看样子桁良睡得熟了,没发现她的小动作,她才安心地回床上睡了过去。

    她忘了,修仙之人不需要睡觉,今晚她是因为灵力尽失,产生的假性困觉,那桁良呢?

    某装睡的狐狸皱着眉头偷偷揉腰,心想这娘们踢得真狠。

    乌云渐散,一缕微弱的光透过窗子投了进来,床上的人这一觉睡得舒服极了,那枚金丹入腹,几乎修复了她大半的经脉,还把那黑丝给化了。

    张琦睁开惺忪的睡眼,坐起身子,屋子里此刻就只有她一个人。

    她披衣下床,走出屋子,不知道是她的错觉还是怎么的,总感觉郡守府的仆人突然多了许多。

    “仙姑好,老爷在前厅请您去用早膳。”一个丫鬟迎上来,恭谨地说道。

    张琦点了点头,去了前厅,一路上看到的人们,虽然仍有些精神萎靡,但是这是由于长期的睡眠不佳导致的,而侵入他们体内的阴气,已经都被马湘兰收走了。

    到了前厅,桁良就坐在那里神态悠闲地喝茶,郡守的状态比昨天好了许多,嘴角都要咧到耳根子上,看着桁良的眼神充满了敬畏。

    看到张琦进来,郡守急忙起身行了一个大礼,“仙姑和道长救了全襄阳城的百姓,下官在此谢过了!”

    张琦摆摆手,面上气定神闲,大脑疯狂搜索怎么谦虚地装b。

    “不过举手之劳罢了。”张琦虚扶了一下郡守。

    郡守犹豫了片刻,顺着这个动作扑通跪下了,“府里的其他人都没事了,之前参与这件事的家丁都已经在女鬼的手下丧命了,可逆子和愚妻却还是活死人,烦请仙姑和道长救救逆子和愚妻!”

    “这......您先起来。”张琦为难了,她并不想救这两人,这两人死有余辜,郡守此举无异于把她架上了。

    “这里是一包灵药,可救这两人。”桁良放下手里的茶杯,扔给郡守一个小袋子,起身大步拉过张琦,“我二人尚有要事在身,在此别过。”

    张琦被他扯着往前走,回头看见郡守欣喜若狂地从袋子里面捏出了一颗金黄的丹药,与她昨晚吃的不同,通体都是黄灿灿的。

    “你给他金丹干嘛,那两人死有余辜。”张琦皱着眉头,嘴撅得可以挂油壶了。

    柔和的微光落在桁良漆黑的鬓发上,少年高高的发梢随风微微摆动。

    “那是糖球。”他笑意盈盈地看她,眼珠黑润润的。

    “......哦。”

    张琦正臊得慌呢,大脑里系统久违的电子音又响起来了:“宿主,男女主就在附近!”

    大脑还没做出行动,身体瞬间绷紧,就像是动用身体每一块肌肉的猎豹。

    “奇怪,长老不是说这襄阳城有邪物作祟么?怎么半点阴气都没有?”这声音越来越近,说话的人是个娇俏的女声。

    “滢师妹切莫轻敌了,这里的邪物定是用什么方法把阴气隐藏起来了,有可能化为凡人混在咱们周围。”一道冰冷又有些无奈的男声随之响了起来。

    张琦停住了脚步,顺着声音望去,不是谢卓然和花氏二姐妹又是谁!

    谢卓然芝兰玉树地站在那里,花璃柔和花璃滢一左一右站在他两侧,一个气质清冷,一个温柔俏皮。

    刚才说话的女孩应该就是花璃滢了。

    “有大师兄在,滢儿不怕!”花璃滢俏皮地眨了眨眼,单手搀扶住谢卓然,动作亲昵又自然。

    同样是不怕宣言,怎么从这女孩的嘴中说出来就有一种娇俏又调皮的感觉呢。

    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清冷姑娘愣愣地看着两人交缠的手臂良久,之后抿了抿唇,眼底一片冰冷,想来这就是原文的女主角花璃柔了。

    看来原文中那个处处压了姐姐一头的花璃柔,在任务者这里也吃了不少亏。

    张琦一眼扫过去,三个人都是筑基期修士,谢卓然筑基中期,其他两个姑娘则是筑基初期,她们才刚拜入宗门不久,这样的速度已经是进步飞快了。

    可她知道这两人都在藏拙,一个是拥有空间金手指的穿越女主,一个是有备而来的任务者,怎么说修行速度也不应该比谢卓然慢。

    “等我拿了那万年寒冰炼化成法器,百年内突破金丹指日可待!”谢卓然眼里是熊熊的野心,“等天门宗有了足够的实力,早晚要灭了鬼邩宗,一雪前耻!”

    “师兄真厉害,滢儿相信师兄!”花璃滢无脑夸,托腮星星眼。

    “看够了,走吗?”桁良瞥了她一眼,然后蹙眉道。

    “嘘,你先走,我去追你。”张琦在唇上比了一根手指,然后饶有兴致地说道,“我怎么能错过这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好机会?”

    同样的动作,不同的人,却莫名熟悉。

    桁良的心口被狠狠地撞了一下,在他一个人度过这孤独的数千年之前,他是有一个同伴的。

    那个叫琦的少女回头对着背篓里尚是小狐狸的他比了一根手指,瞪大一双黑白分明的鹿眼,笑出了一口白牙。

    半晌,他回过神,喉咙有些干涩,“知道了。”

    扔给张琦一把飞剑,便御剑而去,背影寂寥。

    张琦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在主角团上,她灵力化刀,放了一道过去,直击谢卓然心口。

    她下的是重手,谢卓然冷不妨之下挨了这记攻击,闷哼一声,捂住胸口,嘴角溢出了血丝。

    “大师兄!”花璃滢尖叫了一声扶住谢卓然,然后三人都向她的方向看了过来,眼神锐利。

    “看到老熟人太过激动,手滑。”张琦摊了摊手,语气轻松,眼睛一一扫过三人。

    “你是谁,报上名来!”一直没有说话的花璃柔上前一步,一副老母鸡护崽子的姿势护住谢卓然,语气又急又怒。

    “谢卓然,你真是到了哪里都有女人护着。”张琦满脸轻蔑,“当初在鬼邩宗里差点成为鼎炉的事情你可还记得?”

    “住口!”谢卓然眉头皱了起来,抬手将自己嘴唇边吐出来的血沫给擦拭了个干净,他一双眼睛里露出冰冷的目光,直直地朝张琦看去,眼中充满了杀意与怨恨。

    “鼎炉......你怎么能这么污蔑大师兄!”花璃滢想要上前,被谢卓然拦了回去。

    当年他在鬼邩宗受尽了羞辱,回去之后便深以为耻,把这耻辱埋藏在心里最深处,接下来的时间他闭关修行,终于达到了筑基中期。   想来夜绮萝当初便是个用大量的资源才堆出了炼气中期的废柴,现在不过顶多刚进入筑基期罢了,他虽看不出她的修为,想来应该是用什么邪法掩盖住了。

    他差点成为她的鼎炉,也害死了她的父亲,今日也算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了。

    “夜绮萝,我跟你的账今日咱们一并算了!”谢卓然眼神微冷,“两位师妹请退到我身后。”

    两个姑娘看了一眼张琦,退到谢卓然身后,心想大师兄可是百年难遇的天才,这个姑娘看着年纪并不大,修为浅薄的样子,真是有些不自量力。


上一章 下一章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