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全集下载 > 正文 杀手庶女的漫漫仙途7

正文 杀手庶女的漫漫仙途7

    桁良没有说话,借着茶杯的遮挡先是沉默地盯着张琦看了半晌,眼里是晦暗的光,见张琦看过来后迅速垂眸假咳了一声,淡淡放下了茶杯,“天门宗有一镇山之宝塑仙炉,是飞升的宗门老祖宗留下来的,只有它才能炼化万年寒冰。”

    张琦点了点头,想来上世谢卓然练成寒冰剑便是借了宗门的光,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这山脚下的酒馆里有我们想要的消息?”

    “真是聪明。”桁良的笑意味不明,“那塑仙炉是由专门的长老看守,那长老正在闭关,他之前在俗世收了一义子,此刻就在这醉仙阁内。”

    一个时辰之后,醉仙阁一雅间内,桁良从醉得像死猪一样的男人怀里搜出一玉牌,上面刻了一个‘李’字。

    张琦给了灌酒的姑娘一个分量十足的银锭,“忘了今天的事。”

    “放心吧,我们这行的入门规矩便是嘴严。”姑娘摇着腰肢,接过银锭,笑逐颜开地走了。

    夜幕降临,桁良轻松地破了天门宗的守山结界,张琦一点也不惊讶,这成精的狐狸恐怕活的比这里所有的人都要久,破个结界又算得了什么。

    一人一狐按照白天打听到的消息摸进了那李长老的殿里,搜了许久终于摸到了暗格,桁良将玉牌按进了暗格里,暗格打开,里面是一张法诀。

    张琦扫了几遍将法诀默记于心,转身和桁良去寻那放塑仙炉的大殿。

    在夜色中,张琦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躲闪守山弟子上,没有注意到桁良在夜色中逐渐变得熠熠发亮的眸子。

    “告诉我,你到底叫什么?”少年的气息突然贴近,把惊惶的她按在墙上,“不是王晓燕,不是夜绮萝,我想知道你本来的名字。”

    热切,急躁,期待,又夹杂了一丝无助。

    “本来的名字么?我已经不记得了。”张琦缓过神来,睫毛低垂,嘴唇满不在乎地翘着,推开了他,“这次我就饶过你了,再有下次,我可要动用主仆契约了哦。”

    她才不要告诉他,谁能保证这狐狸不是要借她的名字做什么坏事。

    张琦看到桁良眼里涌上来的落寞和失望,刻意把语气放软,表情毫不在意,“喂,走了。”

    张琦转过身继续靠近大殿,走了几步注意到桁良并没有跟上来,回头一看,他仍站在原地,低垂着头,少年优美的侧脸被月光镀上金边,像是误入尘世的阿波罗。

    “走啦~”张琦又小心地退了回去,扯了扯他的袖子。

    桁良双手垂在身侧,他的面容平静下来,口中吐出一个字:“好。”

    不知桁良使了什么障眼法,张琦都和守卫的修士都对上眼好几次了,可是修士下一秒却如看见空气一般,扭头就和她擦肩而过,这样来回几次后,张琦索性也学着桁良的样子,旁若无人般大摇大摆地进入了大殿。

    塑仙炉就摆在大殿中央,庄严肃立,周身散发着熠熠的金光。

    “如果我念法诀的话,这里的动静会不会把整个天门宗的人招过来啊?”张琦回头对桁良眨眨眼睛。

    桁良站在她身后,眼底依旧有几丝探究的意味,见她看过来,急忙避开她的眼神,转过身子说道:“我去外面布个结界,你只管放心。”

    张琦大喜,上天对她不薄,有桁良这个超级大外挂在手,她就什么也不怕了。

    等桁良出去布好了结界,张琦忙不迭地将万年寒冰掷入塑仙炉内,同时口中念起了刚才默记下来的法诀。

    随着她念出最后一个字,霎时殿内光芒大作,一股莫名的力量从塑仙炉中传出,把整个塑仙炉紧紧环绕住,塑仙炉腾空升起,炉中发出了雷电般噼里啪啦的响声。

    张琦等得无聊,索性就坐在原地运转起了聚灵珠修炼起来,没想到这股来自塑仙炉的力量因为聚灵珠的缘故朝张琦涌来几丝,顺着她修炼的动作进入她的经脉中。

    张琦感觉自己的丹田涨的满满的,她感觉整个人都要爆炸了一般,急忙停了聚灵珠,停了这股朝她涌过来的力量,同时拼命运转灵力,想要把这股力量逼出去。

    可是这股力量似乎赖住了她一般,怎么都不出去,张琦只好转变方向,引导丹田吸收它。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引导丹田吸收了这股力量,全身都被汗打湿了,她不知道这股力量是福是祸,只是单纯地感觉自己的经脉被拓宽了许多,这具身体似乎有着汹涌澎湃的力量。

    当她停下手下运转的法力的那一刻,塑仙炉中噼里啪啦的声音骤然停止了,光芒都消失了,与此同时,炉中升起了一把通体晶莹冰冷的箫!

    原著那把引得整个修仙界争抢、继塑仙炉之后成为天门宗第二个镇山之宝的极品法器寒冰剑,到她手里竟成了一把漂亮的箫。

    面对这样的极品法器,张琦并没有其他想法,只是觉得异常漂亮,顺手就把冰箫认了主。

    系统电子音突然响起:【宿主,是否需要把塑仙炉收起来?】

    “这种问题还需要问?”张琦心里下定决心要早点给自己的人工智障升级,“有便宜不占,那是傻子,你看我像吗?”

    系统察觉到她心里的鄙视之意,不满地哼哼一声,收了塑仙炉。

    那边桁良虽布了结界,却也未出大殿,而是随便找了根柱子靠着坐了下来,这殿中许是因为沾了塑仙炉的灵气,灵气竟然异常地温暖舒服,处于其中,他也忍不住放松了思绪......

    濒临饿死的小狐狸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占着它娘亲身体的姑娘一点点地进入它的生命中,给它取名字,教它练法术,带它入红尘。

    它花了一个时辰接受她,无他原因,它的娘亲本在生下它之后就咽了气,这个姑娘不过是换种方式延续娘亲的性命。

    她抓着它的小爪子写字,“诺,我单名一个琦字,小狐狸你可要记住了。”

    “琦......”它看着地上横竖拼成的字,懵懂地跟着念。

    “妖精果然不一样,生下来不久便会说话,有趣有趣。”姑娘一笑,嘴角弯弯。

    包括它娘亲在内,狐族女子皆修习媚术,腰若无骨。按理说狐狸精狐狸精,天生就有着魅惑君王的本事,可偏偏等这女子借了狐族的身子,笑得反而像只傻傻的兔子,还是那种历经沧桑的老兔子。

    “喂,傻狐狸,走啦!”张琦一出来看到桁良坐在地上发呆,弯腰伸出五根手指在他眼前晃晃。

    老兔子和眼前的脸莫名重合,然后倏地就散了,桁良愣愣地盯着张琦半晌才缓过神来。

    走了这么一遭,张琦沾了塑仙炉的仙气,又被塞了颗桁良的灵药,等拿着冰箫再找到修行之处落脚的时候,已经是金丹中期了。

    中途张琦去看了花璃滢一次,发现花璃滢在短短时间内不知用了什么方式竟然达到了筑基后期大圆满,不日将突破金丹,张琦庆幸自己多了个心眼,带着桁良来了。

    于是求着桁良加固了结界,这下子就算花璃滢达到元婴也未必能破的了。

    哼哼,花璃滢有秘密法宝,她也有桁良这个超级大外挂!

    过了几日,天门宗大长老照常来巡视塑仙炉,却发现宝物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封写给他那前几日受了重伤的大弟子谢卓然的信。

    谢卓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气咻咻地打开信,只见信上字迹潦草地写了几个字:“不日决战,你这鼎炉本仙姑要定了!——鬼邩宗夜绮萝亲笔”

    “夜绮萝,我不杀你誓不为人!”天门宗大长老座下风华绝代的得意大弟子此刻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封信气得两眼摸黑晕了过去。

    让他恨之入骨的那姑娘此刻正寻了一处灵力充沛的宝地,幻化了一个洞府,满心想着修行。

    有了极品心法和聚灵珠的加持,张琦修行速度远超常人,她本以为桁良这种逍遥性子会撇下修炼的她去云游,没想到桁良竟直接在她旁边辟了个洞府住了下来。

    有个道行高深的狐狸看家,她也乐享其成,修行之余看一眼狐狸的漂亮皮囊,倒是有助于身心健康。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少年,张琦在金丹后期大圆满的时候,入障了。

    她险些走火入魔爆体而亡,多亏了桁良及时发现救了她。

    她经历了诸多世界,或多或少都会沾上些心魔,入障也在情理之中,不过隐约中在幻境中似乎看到一些扭曲的文字和符咒,以及难以解释的现象,总是捉摸不透。

    她和元婴期就隔了薄薄一层,偏偏就卡在了这一层。

    “你帮我看看,这障象究竟是什么意思?”张琦刚被桁良从障境中捞出来出来,就急忙拿出纸笔把自己刚才看到的东西写画下来,然后巴巴地看着桁良,指望着能得到些有用的东西。

    谁知一向聪明的狐狸在看到她递过来的纸张的那一刻宛如被电击中了一般,呆傻在原地。

    “你......”

    桁良抬起头来,脸色比平时苍白许多,这里四季如春,外面透过来的微光衬得他的两只漂亮的狐狸眼像两颗漂亮的黑曜石,只不过眼角微微勾着红色的弯儿。

    张琦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你怎么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