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燕后传奇2

正文 燕后传奇2

    “燕筠哥哥,别喝了。”张琦上前一步,一把夺过了酒壶。

    “芙黛......”

    燕筠眼睛微阖,嘴角勾着讥讽的笑,眼里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幕,看样子是真醉了。

    “我燕筠在这世上的父母至亲已经死了,不喝酒,难道就清醒着看你父王是怎样害得我家破人亡的吗?”

    张琦知道,他是真的醉了,清醒着的燕筠是绝对不会对芙黛说这些话的。

    “那,黛儿陪你喝。”张琦拉了个石凳在他旁边坐了下来,也不嫌弃,就着他喝过的酒壶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辛辣的酒。

    几口酒入肚,张琦突然觉得自己好热,一种莫名地痛苦狠狠地包围住自己,“燕筠哥哥,黛儿知道你心里难受,你想说什么,你想做什么,你要跟黛儿讲啊,黛儿都愿意陪你去做。”

    燕筠眼里流过一丝莫名的情绪,随即摇摇头,“你不会懂的,蜜罐子里长大的公主又怎会理解质子的感受。”

    张琦觉得刚才芙黛回来了,准确地说,是芙黛还残留在这具身体上的意识苏醒了。

    索性,张琦暂时收回了压制,释放出了芙黛的意识,任由她支配身体对燕筠说出想说的话。

    “燕筠哥哥知道,被喜欢的人排斥在外的感受吗?”

    “那种感觉很奇特。”

    “你能见到他内心盛满的悲伤,然而你却走不进他的世界。”

    “你在门外心疼到歇斯底里,不断尝试着,努力着......试图为他贡献出自己的全部。”

    “然后可笑的是,他不稀罕你的全部。”

    燕筠眼神微微触动,“你......”

    “燕筠哥哥,黛儿喜欢你,从黛儿见到燕筠哥哥的第一眼就喜欢燕筠哥哥了。”

    “能跟燕筠哥哥说这些,真好。”

    最后一个字说出,张琦感觉那丝芙黛残留下来的意识瞬间不见了,她的灵魂自动掌握了身体。

    “子期何其有幸,得黛儿这样相待。”燕筠深深地闭上了眼睛,长长地叹了口气,“夜色已深,叫婢女带你去厢房歇息吧。”

    燕筠此刻怕是动了情,不然不会以字相称。

    原来,燕筠的字,是子期啊。

    张琦不知道此刻她该说些什么,想了许久觉得此时此景她只需要沉默就好了,便乖乖地跟着婢女去歇息了。

    走了几步,耳力极好的的张琦听见了燕筠浅浅的叹息,“若我不是燕世子,你不是梁国的公主该多好。”

    张琦躺在舒适华贵的床上,像烙饼一样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

    今天芙黛残留意识说的那些话,打动的人不仅是燕筠。

    如果喜欢一个人,他却不喜欢自己,你便只能感知他的喜怒哀乐,却不允许参与他的情绪,你感他所感,却不能为他分担。

    那该多卑微呀。

    唉,喜欢是什么感觉呢?张琦愈发好奇,也愈发想尝试一下。

    或许,也许她可以把这次的任务当成一个契机,一堂教她学会喜欢的课。

    清晨初晓,张琦梳洗打扮好,用过了婢女呈上来的早膳,就准备出府了,临到门口的时候,却意外地碰到了等在那里的燕筠。

    “子期哥哥。”张琦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露出两个梨涡,声音甜甜的。

    “咳,芙黛公主怎能直唤异姓男子的字。”燕筠别扭地避开了她的视线,可是嘴角却忍不住微微上扬。

    “那,黛儿走了呀。”张琦对着燕筠眨巴眨巴眼睛,然后跟着婢女走向了门口。

    “等等。”燕筠叫住了她,掩面轻咳了两声,“那个,昨天有没有哪里摔伤。”

    张琦回身,原地蹦跶了两下,“没事儿,黛儿好着呢。”

    “下次不要爬墙了。”燕筠微微带上了严苛的语气,拿出一块腰牌扔给她,“如果再有人拦你,你就把这个给他看。”

    说完,飞快地瞟了一眼少女的俏脸,眼神微微闪烁,然后最终视线落到了一棵树上。

    张琦接过令牌,低头一看,上面刻着‘子期’两个字。

    “燕筠哥哥要乖乖的,黛儿会不定时来检查燕筠哥哥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的。”人家奶凶奶凶的呢。

    看着张琦的背影,燕筠假装看树的眼神才终于敢落回到少女飞扬的金黄色裙摆上,嘴角忍不住上扬,眼里的冰幕消融,带上些许暖意。

    “这丫头,怎么这么啰嗦。”

    张琦有了令牌,便愈发大胆了起来,隔三岔五就来燕世子府转上一转。

    燕世子府众人见每次芙黛公主来过一次之后,世子的心情都会好上许多,久而久之,对她也不那么抵触了。

    不过众人纳闷的是,这芙黛公主偏挑晚上来,且每次也不久呆,蹭顿晚饭就走。

    张琦这么做当然是有原因的,一是防止男女主再因为酒后情迷进行深入交流,二是为了探探那藏得极深的女主真容。

    皇天不负有心人,今日就给她逮着了。

    “燕筠哥哥,原来你在这里。”笑嘻嘻的小丫头趴在窗户上探出半张精致的小脸。

    燕筠正低着头翻阅竹简,耳畔忽而传来娇俏的少女声音,讶异的抬头望去,只见那丫头笑靥点点,他的心跳不自觉的漏了一拍,身子也随之坐正了。

    “用过晚膳了?”燕筠心情颇好地问道。

    这段日子芙黛来得愈发勤快,他觉得自己并不抵触,反而有时候等了一天都见不到她,他才会心焦,想她今日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嗯,用过了,黛儿要回宫了,来跟子期哥哥道别。”张琦干脆用手臂托腮倚在了窗边,眼睛不眨地看着燕筠的侧脸,心想这男人五官长得可真优秀。

    子期,那日之后只有两人之时,她便一直这么唤着他。

    燕筠缓缓抬起眼睛,眼里映着芙黛的娇颜……

    豆蔻妙龄,肌容生雪,便是不施粉黛也会十分娇美,更何况,张琦特意点了红桃花钿,尽态极妍。

    “子期哥哥教黛儿抚琴好不好,下个月南昭国派使臣入梁,黛儿总得有些拿得出手的才艺,不能叫那南诏国公主比了下去。”

    燕筠神色凝了片刻,不知想到了什么,竟答应了下来,“好。”

    张琦就是那么一说,没想到燕筠会答应,呆了片刻,缓过神来笑嘻嘻地走开了。

    一个侍女打扮的女子蒙着面纱与她擦身而过,进了燕筠的书房。

    张琦脸上的笑容一滞。

    这女子露在外面的一双眉眼妩媚风情,身姿窈窕,且她身上的绸缎材质皆是上品,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燕筠绝不会让女子进他书房,这也是张琦刚才隔着窗子和他说话的原因。

    那么这个女子的身份,昭然若揭了。

    如果张琦只是个看故事的人,那么伪骨科什么的,太刺激了,她喜欢。

    可是现在她可是个要和女主抢男主的女人。

    唉,肩上的任务沉甸甸,张琦小步小步地挪了回去,蹲在黑暗的小角落里听墙角。

    “哥哥,你逾越了。”燕梓姝将手上的托盘放到桌子上,双手支着桌子,一手揭了面纱,弯下腰盯着燕筠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她是梁王的女儿,就是我们的仇人。”

    燕筠默然良久,修长的指节轻轻敲击着竹简边缘,凉薄的唇瓣上下轻阖,淡淡地吐出几个字:“梓姝,眼见不为实。”

    燕梓姝一愣,“可哥哥你把令牌给了她,又教她抚琴,同她如此亲近......”

    “梁国主君如今对我如此忌惮,总该找点什么东西迷惑住他。”燕筠一目十行地翻阅竹简,漫不经心地说道:“芙黛,难道不是个送上门的机会么?”

    “原来哥哥早有打算。”燕梓姝浅浅地松了一口气,眉眼也飞扬了几分,瞬而问道:“那哥哥为何要教她抚琴?”

    “梓姝可知,琴音亦能传递信息。”

    话都说得如此清晰了,躲在门外偷听的张琦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的大脑瞬间嗡的一声。

    张琦以为燕筠至少会被芙黛的那番表白打动些,却不知在他心里,芙黛从来都是最令人憎恶的女子。

    他厌恶一切操控和摆布,厌恶弱小和虚伪,更加厌恶芙黛这种妄图纠缠掌控他的女人。

    厌恶,不代表不可以利用。

    你不是喜欢我,说愿意为我付出一切吗?那就乖乖地做我的棋子,助我一步步杀死你的父王,颠覆你的国家,以爱之名。

    他是这样一个可怕的男人。

    一个人到底是狠到什么程度,演技会骗过她这个经历了无数世界,扮演过许多人生的任务者?

    张琦回过头,目光沿阶而过,单只影子笼罩在黑夜暗幕中,泛着灰白。

    还没等她消化这一切,一声惨叫声突然划破了寂静。

    “保护世子殿下,有刺客!!!”

    只见一黑影闪进了燕筠的书房,张琦来不及思考也迅速跟了进去。

    燕筠迅速将燕梓姝护在身后,看见刺客身后跟进来的张琦,眼里闪过了一丝冰冷的杀气。

    刺客抓住他晃神的功夫,一剑就朝着他左胸刺了过去。

    张琦没有多余的思考时间,她只知道男主不能死,男主死了这个世界就会崩溃,她的任务也完了。

    她扑倒燕筠,挡了这一剑,如飞蛾扑火般不顾一切,失去意识前最后见到的是他眼里闪过的震惊和焦急动容。

    张琦心里笃定,这份情绪是真的,至少此时此刻,燕筠没有必要再演戏。

    刺客的剑上涂有剧毒,张琦命悬一线,连续高烧三天三夜,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昏迷不醒。


上一章 下一章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