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燕后传奇7

正文 燕后传奇7

    “燕......世子......不,陛下......”

    她此刻正低垂着头,故而并不清楚燕筠现下是何种表情,但他应当盯着她看了很久很久,久到她怀疑他是不是早已离去。

    然而他并没有,他突然一手揪住她衣领,几乎以同样的姿态跪在她面前,薄唇顷刻间与她的脸凑得极近。

    “小琦......抱歉......”

    他轻轻抱起她,神情有愧意有疼怜还有疲惫,动作极其轻柔,仿佛怀中人是个易碎的瓷器。

    隐刃不知发生了什么,自家主子好不容易破了皇宫,宰了那狗皇帝,却不愿在宫里久呆,快马加鞭地回到世子府,第一时间回了自己的卧房。

    他不知道为什么芙黛公主会全身鲜血地出现在自家主子的卧房里,像个破败的娃娃。

    他只看到了自家主子抱着她出来的时候,那眼里藏不住的自责与疼惜。

    他更吃惊于主子竟会大怒至此,把梓姝郡主收回了燕姓,逐出了皇宫和燕世子府。

    那两个精心培养的暗卫,被主子关进了死牢,亲自一点点地敲碎了他们身上的每一寸骨头,剥了皮。

    主子从死牢里出来的时候,眼里是淬了毒般的狠戾,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

    恐怕连主子也未曾想到,也会有一日,他会为那个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小公主如此心恸失控吧。

    他想,自家主子果然是爱上了吧,那样明媚张扬的公主,终是等来了回应。

    燕筠在大婚之日破梁,改国号为燕,自立燕国,追封前燕王与燕王妃为太上皇与承天皇太后。

    传闻一心痴爱燕筠的芙黛公主死在了那场战乱中,一把大火烧得尸骨无存。

    而后燕筠登基不久,召开了选秀,不论前朝旧臣还是今朝新秀,皆可推举家中女眷。

    令众人跌破眼镜的是,这场声势洪荡的选秀,最后竟只择了一人进宫,新晋文渊阁张参事的嫡女,单名一个琦字。

    琦,玉名。从玉,奇。

    大家猜想,这叫琦的女子定生得极美,美到颠倒众生,美到新皇在万千佳丽中只钟情于她,一路娇宠,位及贵妃,隐隐有抬成皇后的势头。

    要不是南昭长公主蓝冉施压逼婚于新皇,新皇怕是早就立后了。

    可这蓝冉的耐心也是有限的,圣上也不接她入宫,只草草地安置在驿站,吊着她,大有不待见的意味。

    蓝冉公主的美貌是天下出名的,却被硬生生地比了下去,这么一来,大家对那琦贵妃就更好奇了。

    有人说,那是新皇在还是燕世子的时候,悄悄情定终生的女子,碍于前芙黛公主,所以才一直没公开的,一朝得势,便迫不及待地接回身边好好呵护。

    也有人说,这琦贵妃学了巫蛊之术,给新皇种了情蛊,才让新皇如此另眼相待,长此以往,免不得要做妲己再世。

    ......

    版本千奇百怪,不过信众最少的,也是最有意思的一个版本是从宫里传出来的。

    有前朝宫女一日偶然在御花园中遇到了那新晋的琦贵妃,生得娇俏动人不假,但是那容貌......竟与前朝的芙黛公主十打十地相似!

    可信度极低,大家谁不知芙黛公主对燕世子痴心多年却不被待见。

    听到这版本皆不由得撇撇嘴,感慨世风日下,就连宫里也为了博噱头胡编乱造了。

    “娘娘,南昭长公主又进宫了,未得御召,擅闯进来的。”绣桃一边为张琦梳理云鬓,一边小声说道。

    绣桃是和芙黛从小一起长大的贴身宫女,张琦进宫后就自然地把她要过来了。

    “她总该闹上一闹的,换做本宫也是不甘心的。”张琦微微一笑,突然一阵恍惚,觉得眼下的幸福来得有些不真实,仿佛是有人专门为她打造了这样的一个世界,为了弥补她的缺憾。

    那日她在燕世子府晕了过去后,突然感觉一种温暖莫名的力量一点点地修复这具支离破碎的身体,这种力量她熟悉的很,系统城的复活|道具,系统城出品,必属精品。

    等到身体被修复的七七八八了,只剩一口瘀血梗在喉里。

    心中的疑惑更深,然后她就在宫里头醒过来了,一眼便是看到了燕筠依靠在床边浅眠的俊脸。

    低头,身上的衣服从里到外皆焕然一新,是宫中娘娘的服饰。

    她不知自己睡了多久,亦不知外面的世界发生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只知道,主线剧情依旧在推进,燕筠推翻梁王朝当上了燕国主君,未来也会是个好皇帝。

    对了,还有燕梓姝,他未来的皇后......

    他必是不舍得对燕梓姝做什么的吧。

    心中酸涩夹杂着一丝丝的绝望,张琦郁气攻心,一口鲜血哇地吐了出来,把胸前的白色软襦染成了一片鲜红。

    瘀血吐出,她的心中反而畅快了许多。

    她闭了闭眼,她果真是不适合这样的任务的,攻心,先要把自己的心抛出去才行啊......

    而像她这样痴傻的人,一生是只爱一个人的。

    她第一次爱人,就这么痛苦,这么难以自拔,这么撕心裂肺,又怎能全身而退?

    这个任务,亏了啊.....

    张琦轻轻叹了口气,忍不住探过头去,拨开燕筠额前的头发,浅浅地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吻。

    谁料燕筠的眸子猛地睁开,又如同上次在他床上那样把张琦捉个正着。

    “你终于醒了......”

    燕筠眸子染上淡淡的笑意,环抱住她,俊脸埋进她脖颈耳根处,高挺的鼻梁抵着她薄脆的肌肤,温热的气息呼洒在她耳边撩起阵阵酥痒。

    “你、你早就醒了对不对?”张琦迅速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他。

    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燕筠复又紧紧地把她拥在怀里,任她胸前的血污蹭到自己身上。

    凉凉的唇吻在她眼角,张琦心里一颤,她不知听谁说过,吻在眼角的情是带着那人无限怜惜的眷恋。

    低沉的话语在她耳边响起,“小琦,嫁给我,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保护你一生一世。”

    他如今已位及九五至尊,却在她面前自称我......

    张琦身体微微颤抖,她感觉到,初来这个世界里灵魂深处的那块空白被填得满满的。

    任她经历过许多世界,见过须臾光景,却抵不过这一刻真实的心动......

    “好。”

    ......

    张琦直到看到抬进宫里的凤冠披霞,一箱箱金钗凤饰之后才反应过来,燕筠说的“嫁”,是明媒正娶,是娶她做妻子,是中宫的皇后之位。

    “听说那个蓝冉公主哭哭啼啼地从御书房出来,还扬言要回南昭带兵进攻咱们国土。”绣桃丫头小跑着进来,附在张琦耳边说道。

    张琦微微一愣,新皇登基,到底是根基不稳,燕筠为了自己,背弃了与蓝冉的约定,让她成为了南昭和燕两大国家的笑话,难保蓝冉不会恼羞成怒。

    她想得很明白,自己是肯定不愿与别人共享夫君的,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害死了原主的老巫婆。

    大不了自己这段时间勤加修炼一番,攒够了气劲和灵力,把极品心法修得刻苦些,到时候如果蓝冉真的闹起来,她就学钟无艳当女将军上战场。

    大婚之日,十里红妆,凤冠披霞,他执着她的手一步一个台阶踏上那个位置,将凤印珍而重之地放在她手心里,眼里的深情和宠溺满的都要溢出来了。

    张琦看向下方跪着的臣子,其中不乏有熟识芙黛公主的前朝老臣,按照以前的剧本来说这些老臣一般都会一把鼻涕一把泪,又要撞柱以死相逼地阻止仪式地进行。

    可不知燕筠使了什么手段,这些老臣见到她之后眼睛都不眨一下,还恭谨地对她笑笑。

    张琦感觉燕筠拉自己的手紧了紧。

    燕筠侧过身来,借着替她整理金簪的姿势,悄悄在她耳边说道:“挡在你面前的,我都会一一替你清除掉。”

    若是真心悦爱一人,自会挡在她前头,把她的障碍一一替她清除。

    张琦忍不住唇角扬了扬,心里是满满的温暖和安全感。

    红香暖帐,颠鸾|倒凤,一室旖旎。

    你说疼吗,初初是有些酸疼,到后来便是无上的极乐与幸福了。

    四个月后,御医前来诊脉,面露喜色,扑通一声跪下:“恭喜圣上、皇后娘娘已有两个月身孕!”

    燕筠大喜,当场赏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箱箱珠宝补药络绎不绝地往栖凤宫送,他把所有的奏折全都搬到了栖凤宫,大有陪着她待产的气势。

    张琦啼笑皆非,自古哪有这样的皇帝?

    “陛下,南昭那边已经开始有动作了。”隐刃眉头紧皱,“战事,怕是近了。”

    燕筠提起笔,挥舞手臂在纸上写着什么,眼皮也未抬:“朕的泱泱大国,还怕它一个南昭么。”

    隐刃眉头稍松,点点头:“属下明白了。”

    “你将此字送去星宿司,让他们测一测吉凶与否。”

    燕筠很快略过这个话题,递出一份奏封,隐刃上前双手接过,只见上面用黑墨写着一个斗大的“麟”字。

    龙飞凤舞,竟写出了千军万马之势。

    “陛下,娘娘腹中......”

    “必定是龙子,也会是未来的太子。”

    燕筠批奏折也不避着她,还会和她一同商讨,张琦自然也就看到了南昭攻过来的急报。

    没想到这么快,怕是蓝冉早就有所准备,要不是顾及肚子里的宝宝,她是定要替他上战场的。

    权衡一二,燕筠决定御驾亲征。




上一章 下一章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