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减字木兰花2

正文 减字木兰花2

    或者往更可怕些的地方想,这个柔然公主极善察觉人心,她就是料定了花山瑰会对拓跋濬绝情,完全拿捏住了花山瑰才敢这么有恃无恐。

    张琦越想越不寒而栗,这个女人......

    像条会咬人的毒蛇。

    或许,那支援军,可以从这女人身上查查。

    玉姬是女主,作者亲妈自然只会显示出女主真善美的一面。

    “系统,这次我的对手是谁?”

    666号说道:【这次你的对手是‘称王雄霸天下系统’的宿主,是名男性。】

    称霸天下,其实听这沙雕的名字就知道,这种系统就是为了帮男二男三,甚至是男n实现他们想当秦始皇的梦想。

    遇见了再说,张琦对于这种男性宿主还没有想好对策。

    她还未睁眼,鼻腔里就充斥着浓浓的潮湿和腐败的气味。

    耳畔是一声比一声更重的咳嗽声。

    咳得人肝胆俱裂,咳得人心脾聚碎。

    这咳嗽声的主人显然已经病入膏肓,除了花老爹还会是谁?

    唉,张琦叹了口气,然后缓缓睁眼。

    屋子果然如她想象一般,闭塞阴暗,甚至比她想象的更严重些,屋顶上已经有些地方结了蛛丝。

    “爹!”张琦轻轻唤了声 然后挪到床前去。

    病重的花老爹已经无力睁开眼睛。

    “山瑰啊,是爹并不好,爹拖累你了。”花老爹使尽力气,从口中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爹,您先别说话,女儿给您按按经络。”

    张琦借着按经络的力量启动了聚灵珠,悄悄引周围的灵力注入花老爹的体内。

    慢慢修复他破碎的经络。

    经贸受到灵气的温养慢慢变得聚合,有血色。

    他体内的心肝脾胃肾也随着着灵气慢慢的滋养变得有血色。

    花老爹舒服的喟叹一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感觉身体轻松了许多,似乎也有了些力量。

    “山瑰啊,你这按经络的手法是跟谁学的? ”花老爹问道。

    “我在军营中时跟着一些有资历的军医学的,为的就是回来能给爹您按摩。”

    “哎,我女儿真是孝顺啊,是爹不好。”

    年轻时的花老爹也是一位英姿飒爽的士兵,没想到,老骥伏枥,再英姿飒爽的人也会有年迈卧床的如此脆弱的一面。

    张琦眼神暗了暗,收回了灵力,然后把花老爹又轻轻地扶回来,扶躺下。

    “爹,您好好休息,女儿先出去转转。”

    灵力一次不便太多,否则的话花老爹的身体就会被蕴养过度,反而会造成副作用。

    “山瑰,外面那些婆子......要不你还是别出去了......”

    花老爹眼神暗了暗,显然是想到了花山瑰在外面那些不好的风评。

    他的女儿有着家国大义,不应该遭受这些流言蜚语。

    “爹没事的,你女儿受不了委屈,放心吧! ”

    张琦说完,对花老爹露出来一个放心的笑容,然后转身出了门。

    “看看是谁来了啊? ”

    “哇,是女魔头 她的双手可是杀过人的!”

    张琦走到街上,看着周围的人对她议论纷纷。

    呵,张琦对这些不以为意。

    她这个经历了那么多的世界,再怎么样的事情她都经历过,这些算得了什么呢?

    流言蜚语,你越在意它,它就越像刀子一样割的你骨肉寸断,割的你透不过气。

    相反,如果你活得通透些,活的洒脱些,那么这些流言蜚语便戳不到你身上,徒有它张牙舞爪的外表,内里却软的是一些棉絮。

    张琦忽视了他们走到一个摊位前,拿出了家里仅剩的一些碎银子递给了摊主。

    “我要一些布。”

    “山瑰啊,你要这些布,就算织出来,也不会有人买了。”摊主是一位热心过度的老婆婆。

    她‘好心’劝告道:“还是把这些钱留着给你爹买点买点吃的让他走的没有遗憾吧。”

    如果换做原主,老婆婆的这些话就像刀子一样地戳到她的心上,年纪都这么大了,连话都不会好好说。

    张琦则不以为意,她微微一笑说道:“老婆婆,我要买布谢谢,麻烦快一些,我还得回去照顾我爹呢。”

    老婆婆叹了口气,气这孩子听不进劝,然后没好气的问道:“要什么颜色的?”

    “要灰色的。”

    灰色......这大街上的女孩子哪有穿灰色衣服的?

    什么红的、绿的、花的,这才是女孩子当下流行的颜色。

    心里想着这些,可是老婆婆又怕张琦翻她白眼,还是把布递给了她。

    张琦拿着这些布卷在怀里,也不理会周围人的流言蜚语,径直走进了林子里。

    林子里是笙笙翠竹,张琦从怀里掏出刀子,用她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气势砍了许多竹子,然后一一削成了合适的大小。

    她就地取材,又搓了一些麻绳之类的,做了一些简易的伞。

    都是灰扑扑的,乍一看不起眼,可是张琦却知道这里的竹子天灵玉秀,结实得很,这些伞就是这世间最结实的。

    天色已傍晚,张琦索性就把这些未完工的东西撇在这竹林里,反正这竹林平日也没什么人来,也就只有些鸟啊什么的。

    张琦随手打了两只兔子,拨了皮回去给花老爹熬汤喝。

    复又给花老爹注入了些灵力,花老爹脸色红润了些才安心回房修炼。

    过不了几个月,战事又会来袭,那个时候张琦又要上战场,所以虽然有原主的武力加持,但是为了防止被援兵暗害,张琦决定还是把自身的极品心法先修炼起来。

    翌日一早,张老爹还没有起床。

    张琦则是修炼了一夜,此刻精神奕奕。

    她把积攒的一些灵力复又微微注入花老爹的体内,滋养他的经脉。

    在她看来,这些灵力是天地至纯之气,是世间能治万物的良药。

    看到花老爹又安心睡去,张琦才回到了竹林里,把昨天的工作收尾,然后扛着这些伞到了集市上。

    随便找了个摊位就地坐下,然后把伞往面前一扑。

    周围人对她指指点点,声音越来越大。

    有几个好事的婆子索性走到了她跟前。

    “花山瑰,你这野丫头知不知道咱们这大魏已经好几年不下雨了,你拿着雨伞是来羞辱谁?”

    见张琦默不作声,婆子愈发猖狂,声音越来越响。

    几个人听闻张琦上过战场,本来是想要有些惧怕的心里面。

    但是看着花山瑰对着别人的讽刺只沉默不语,想来这死丫头骨子里就是软弱的,便也大着胆子走了过去凑热闹。

    围过来的人群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眼看整个集市的人都把她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些人啊,他们讽刺在外面为他们保家卫国的女将军,别人用生命给他们换来的幸福,他们却用这些来讽刺那些保护他的人。

    愚蠢至极......

    而在这些人的心里面,能够对着当朝的女将军极尽羞辱、极尽讽刺,他们心里仿佛有一种怪异的满足感,觉得似乎这样自己就比将军要高上一些。

    庸俗至极......

    张琦在心里面已经冷笑的嘴角直抽抽了,看来已经达到了她想要的效果,是时候闪亮登场了。

    她缓缓的站起身,一字一顿的说道:“谁买我这伞,我保证他的家中,一月之后必定下雨。”

    还没等她话音刚落,人群中响起了一片唏嘘之声。

    一个长着满脸横肉的男人站了出来:“你以为你是谁呀?你不就是上过战场、没人要的死丫头吗?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天王老子了,你说下雨就下雨?”

    张琦一字一顿地打断他说道:“我曾经单枪匹马歼灭过敌人的单于。我也曾以女子身份进入军营,十几年不被发现。这些又岂是凡人能做到的?我身上有着你们没有的气运。”

    “如今我父亲病重,我只能把这气运拿出来卖,你们觉得我卖的是伞吗?不!我卖的是我身上的运气!”

    “你们家中已经连年大旱、颗粒无收,如今只需要花费一把伞的钱,就可以买回家中的润泽和富庶。”

    “这笔交易我是亏的你们是赚的,至于买不买,自然由你们决定。”

    她话音刚落,人群中响起了一片窃窃私语之声。

    他们似乎讨论了许久,有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站了出来,犹犹豫豫的说道:“那我买一把吧,你这伞卖多少钱?”

    几十双甚至上百双眼睛齐刷刷地盯向张琦。

    “一两银子一把,不讲价,不还价。” 张琦头也没抬地说道。

    “一两银子一把?你这是要去抢钱吗?!”

    中年男子瞪圆了眼睛,脱口而出,声音不由得拔高了几度。

    张琦嗤笑了一声,“我这伞能给你们带来气运,让你们的家中粮谷满仓。到时候你们还不是想卖多少就有多, 区区一两银子又算得了什么?”

    思虑良久,中年男子实在是身上的担子太重了,家中连年颗粒无收,他的孩子已经上不起学了。

    使劲的咬了咬牙,男子扔给了张琦一个沉甸甸的银锭。

    “我要一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他们对张琦其实是有些敬畏。

    毕竟他们认为张琦这么好的运气一定是天赐的,听惯了张琦这些神乎其神的传闻,他们都认为张琦身上一定有一些天赐的运气。

    “我要一把。”

    “哎,我也要一把。”

    “我买!”

    “唉,别插队啊,给我来一把!”

    ......

    不一会儿,张琦的伞就已经空了。

    于是相对的,她怀里的荷包鼓鼓囊囊起来,里面全都是沉甸甸的一两银子。

    “今天卖完了。”

    张琦抖了抖手里轻飘飘的布条,然后转身准备回家给花老爹做点好吃的。

    “唉等等,我们还没有买呢!”

    几个百姓上前一步把她拦住,声音又急促又后悔。

    张琦微微一笑说道:“明日我还会再来,来此处等我便可。”

    张琦复又卖了半个月的伞,镇上每家每户,几乎人手一把。

    更有一些稍微富有一点的人,为了买多一点好运气,甚至是攒了十把。

    张琦赚了个水满钵满,她的钱已经攒到了几千两,给花老爹请一个举世名医不成问题。

    可是她并不想这么做,她体内的灵力足以足够治好花老爹了,并且能够让花老爹活的更加的健康、年轻。

    那么这钱她就攒着,等她上了战场之后,给花老爹盖个大房子,再帮他娶一个后老伴儿。

    “山瑰啊,你那么骗乡亲们,到时候要万一不下雨该怎么办啊?”

    花老爹如今已经能下地干活了,只是时有咳嗽罢了。

    张琦不以为意的一笑,边抹着桌子边说道:“爹,放心吧!半月之后必定下雨,而且是场大雨,并且这雨将会持续一个月!”

    “你咋就那么确定?” 花老爹疑惑的问道。

    “我在军营中时跟着军师学过一些天象 能看出这天气变化。”

    学天象什么的,当然是假的。

    原因无他,半月后女主角玉姬生辰那日天降大雨,缓解了大魏这几年的干旱,从此被奉为天女。

    也是这件事让拓跋濬和玉姬的感情更近了一步。

    张琦不过是有剧情先知罢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