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减字木兰花5

正文 减字木兰花5

    拓跋濬对张琦许诺会与玉姬和离这件事,张琦并未放在心上。

    且不说大魏皇帝不会同意,单就拿玉姬来说,柔然她已经回不去了,她嫁到大魏就是大魏的人了,若是与拓跋濬和离,便会无处可去,那她自然哪怕是用尽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也绝不会同意的。

    玉姬是黑心莲属性的女主,有的是手段。

    有时候女人的眼泪便是这世界上最坚硬的武器啊。

    张琦求来大雨,成了天女,自那日见到拓跋濬夫妻二人之后便再未见过,直到几日后的宫宴。

    这场宫宴办得极其盛大,大魏皇帝认为天降大雨,大魏又得一圣女,实乃福祉,于是开恩办席,不仅宫中,民间也举办了一场三天三夜的流水席,举国同庆。

    不知是凑巧还是有意为之,张琦的座席与皇子席安排在了一起,她旁边正坐着拓跋濬与玉姬小夫妻俩。

    玉姬身后站着一位比拓跋濬还要俊美几分的男子,男子眼含碧色,身穿墨袍,如黑绸缎般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身后,倒是有几分不羁的气质。

    见到张琦的打量,彭浩宇转过头去对她咧嘴一笑,露出尖尖的虎牙。

    张琦一愣,明明是最和煦的笑容,可她背后却升起了一股凉意。

    她敏感地觉得眼前这人不是凡人。

    不是怎么的,她突然觉得这人与那只通体黑色的猫有几分相似。

    她突然想到原剧情说,黑猫是圣兽,有法力,可化形......

    她能感到这人身上汹涌蓬勃的法力,证明这人就是那只圣兽。

    可是......

    圣兽化形,人事不知,他的眸子应该是纯粹的,是懵懂的,可眼前这人的眼底深处如有一汪深不见底的幽潭,浑浊,深幽......

    她在心底呼叫666号。

    666号:【来了老弟~】

    张琦:你这又是从哪里学来的口音。

    666号:【我给自己植入了东北话模块~说得贼带劲~】

    张琦:......你高兴就好。

    666号:【所以你到底要嘎哈?】

    张琦:你都已经是入门系统了,能不能看出这个男人的身份?

    666号:【我看这位大兄弟魂魄与肉体不合,应该不似小世界里的人,有百分之九十的概率是任务者。】

    张琦:那你能不能看出来他是不是我的竞争对手?

    666号:【这我可就扒瞎了,我也想帮你,可我没那个实力啊。】

    张琦:你可别搁那儿吭哧瘪肚的了,我靠自己!

    ......?怎么把她口音也带跑偏了?

    来,让咱们跳过这个小插曲。

    张琦在心里几乎百分之百确定了眼前这个男人就是那个什么王|八系统的宿主了,看他那老子天下第一的那样儿就知道。

    “殿下,玉姬想吃葡萄,不要皮~”

    玉姬娇娇俏俏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张琦循声望去,只见拓跋濬满脸宠溺地拿过一串葡萄,轻轻地剥了皮,然后用银签扎起,一只手接着,一只手拿着银签喂进玉姬嘴里,动作轻柔至极,像是呵护这世界最珍贵的宝物。

    “殿下,人家嘴巴脏了。”玉姬对着拓跋濬撅起红唇。

    拓跋濬眼神温柔得能溺出水来,他也不顾在一旁目瞪口呆的张琦,低头轻轻覆上玉姬的唇瓣,把她吻得两颊红扑扑的。

    末了才放开玉姬,然后宠溺地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回去看本殿怎么收拾你这个小妖精。”

    “殿下你好坏~”玉姬娇嗔地说道,然后挑衅一般地看了一眼张琦,“天女可是有窥视别人夫妻生活的爱好?”

    张琦:......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伤风败俗。

    有能耐你们别在大殿里打啵啊?再说了你演这么一出不就是给我看的么?

    拓拔濬浓眉一凛,他冰冷地对着张琦说道:“天女,请自重。”

    她不自重,这两个当众打啵的人说她不自重?

    张琦都气笑了。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拓拔濬前脚刚跟张琦许诺一生一世一双人,转眼就跟玉姬腻腻歪歪,又是喂葡萄又是打啵的。

    来,大声跟我读,渣!男!

    不过话说回来,就张琦接受到的剧情来说,拓拔濬不是这种见一个爱一个,变脸比翻书还快的人,那么这其中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更何况,拓拔濬看张琦的眼神如同一个陌生人一般……

    她可没忘记剧情中玉姬可是有一个大外挂的。

    张琦心中一凛,抬眸对上玉姬身后的男子,却是对拓跋濬说道:“相比于殿下的夫妻生活,山瑰对这位公子倒是更感兴趣一些。”

    说罢,张琦举起酒杯,对着那男子盈盈一笑,“敢问公子可否告知山瑰姓名?”

    玉姬感觉心中不快,自己是阿骨的主人,这种感觉就像是张琦明目张胆地抢自己的东西一般,让人如鲠在喉。

    “天女有些冒犯了,这位是随本宫从柔然一同过来的阿弟,他在这里只肯和本宫这个阿姊说话。”玉姬说完,撒娇一般地看向彭浩宇,“你说是吧,阿……”

    “阿骨。”没等她说完,彭浩宇便打断了她,看着张琦的眼睛复又认真地重复道:“阿骨,我叫阿骨。”

    “你……”玉姬跳脚,她没想到她的阿骨丝毫不把她这个主人放在眼里,让她当众出丑。

    “花山瑰,很高兴认识这位公子。”

    张琦忽视掉玉姬的恼羞成怒,她淡然一笑,直直地对上阿骨的眼睛,“若有机会,还想请公子来府中一聚呢。”

    在旁人眼中,这一对俊男靓女似是在眉目传情,可只有当事人知道,他们之间只有电光火花,只有你死我活。

    张琦敏感地感觉到,这个阿骨的力量……不容小觑!

    “咳咳,诸位爱卿,朕有事要说。”大魏皇帝坐于上座,轻咳了一声,说道:“列为皆觊觎天女,天女神力无双,当佑我大魏,朕有意将天女许配给朕的三皇子,诸位爱卿可有意见?”

    众臣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世人只道得天女者得天下,不管天女是真的还是假的,皇上都会坐实了她的身份,自会把大魏江山传于她的夫君。

    这三皇子文武双全,且其母是当今的贵妃,荣宠无双,可朝中已有太子,皇上此举,可是要废太子立三皇子?

    我靠靠靠,张琦一口酒水差点喷出来,诸位爱卿可有意见?你怎么不问问我这个当事人有没有意见?

    她心里把这个皇帝打耳光千百遍,可是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因为此举牵扯到前朝后宫,必定是有人先她一步沉不住气的。

    身着五爪金龙的太子先一步从席中走出,跪地叩首,“父皇,儿臣认为不妥。”

    “哦?皇儿可有高见?”大魏皇帝微微挑眉,饶有兴味地看着他。

    “父皇,据儿臣所知,三皇弟与那首辅的嫡女两情相悦,想来父皇仁慈,定是会成人之美的。”太子面不改色地说道。

    “瑞儿,你来说说,是否真如太子所说?”大魏皇帝眉头紧紧皱起,瞪向席中的三皇子拓跋瑞。

    张琦在旁边听着,想着这太子果然是聪明,没有直说是他想娶自己,而是顾左右而言它,另辟蹊径,从那三皇子入手,又说圣上仁慈,给了皇帝一个非收回成命不可的理由。

    “父皇,事情并不像太子所说的那样。”拓跋瑞从席中走出,跪在太子一侧,不卑不亢地说道:“儿臣与首辅千金只是故交罢了,并没有什么儿女私情。”

    话音刚落,只听杯具碎裂的声音,张琦循声望去,之间臣子家眷席中,一个华贵端庄的千金小姐失神碰落了酒杯。

    呵,看这姑娘心碎的模样,便知自古帝王无深情,这三皇子怕是满口假话。

    辜负自己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只为了娶能帮他巩固皇位的陌生人。

    虚伪,冷血,无情。

    渣男工厂哪家强?皇家生产白眼狼。

    与姑娘手里的酒杯一同碎裂的,还有三皇子娶天女当皇帝的美梦。

    大魏皇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这个儿子果真是最像他的,够绝情,够冷血,也只有这样无情的人才能无牵绊地统治好万里河山。

    可是,如今这首辅千金在众目睽睽之下用行动驳了拓跋瑞的话,若他坚持下去,则是明目张胆地打首辅的脸了,让老臣寒心可是违背了他的本意。

    大魏皇帝只能叹了口气,看着脸色愈来愈白的三皇子说道:“唉,朕见首辅嫡女贤良淑德,当配皇室,如今朕便给她赐婚与瑞儿吧。”

    “儿臣,谢恩。”三皇子的声音有些抖,他恨极了太子,到手的皇位就这么不翼而飞了,他这位大哥果真是够狠。

    “儿臣也告退。”太子声音听不出波澜,等皇帝应允后,他便回了自己的位置了。

    张琦远远地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的头微微偏向拓跋瑞那边,嘴唇动了动,似是在说什么,只是拓跋瑞听到他说的话,脸色由白变青,拧着眉咬牙切齿地怼了几句太子,太子不怒反喜,没再与拓跋瑞斗嘴,而是心情极好地又喝了几杯酒。

    大魏皇帝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表情阴晴不定,突然转向了拓跋濬,“濬儿对天女的婚事可是有什么想法?”

    齐刷刷的,整个大殿数百双眼睛全都看向了拓跋濬。

    妈耶,整个大魏谁不知七皇子对花山瑰情深不寿,为了她拒婚曾在养心殿前冒雨跪了一整夜,一整天不吃不喝的。

    那时所有人都想,若是圣上回心转意该有多好,这对璧人经历过无数生死,矢志不渝,他们站在那里,就真真是谁也插不进去的天生一对!

    可惜看他现在与皇子妃恩爱甚笃的样子,怕是早就忘了当初的那份孤勇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