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 >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全集下载 > 正文 减字木兰花6

正文 减字木兰花6

    “回禀父皇,儿臣认为……天女要嫁的人自然是天女钟意之人,这乃天意,不可人为更改。”

    拓跋濬和玉姬交换了一个眼神,得到玉姬肯定的答复后,才慢慢从席间走出。

    在一旁的张琦心想,这拓跋濬还算是说了一句人话。

    “哦?是朕疏忽了。”大魏皇帝微微扶额,侧身对张琦问道:“天女对朕的这些皇儿可有钟意的?”

    到自己的戏码了,张琦整了整着装,缓缓走出,跪在了大殿之下。

    “回禀圣上,山瑰并无嫁人之意,降下大雨,已是篡改了天意,上天责罚山瑰命中含一独字,若是山瑰执意要嫁人,恐怕是会连累了夫君。”

    张琦这番话说的神神叨叨的,座下皆恍然,天女已搬出了上天来抗婚,大魏皇帝又能说什么呢?

    他天王老子,再大也是人,也是要靠天庇佑的,如果真是把天给惹生气了,恐怕得这个皇帝做不成了。

    张琦想了想,不管怎么说,大魏皇帝今日是被轮番被驳了面子,总得给他一点台阶下。

    于是又继续说道:“圣上仁慈,治国有方,故上天派山瑰来此,愿做圣上的左右臂膀,虽不可嫁人,却能助明主退敌军,巩国土。山瑰在此发誓,只要山瑰在这世上一日,便可保大魏江山不倒!”

    “且昨夜上天托梦与山瑰,直言大魏江山,不出三代,必将一统天下!”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天女说的话自是有分量的,她前几日说来降雨,上天就派龙王真的降了雨。

    这番话一出,大魏皇帝脸上转怒为喜,“天女,此言可当真?”

    “自是如此,天女绝不说妄言。”张琦微微一笑,颔了颔首。

    那可不呗,剧情的力量是无敌的,男主以后会一统天下呀。

    现在她都搬出天王老子来压着这大魏皇帝,她就不信这大魏皇帝在上天的旨意面前还敢逼她嫁人。

    大魏皇帝今晚整这么一出,不就是为了想让她嫁给他未来中意的皇帝人选,帮他巩固大魏江山吗?如今她这么一说,自然是顺了这大魏皇帝的心意。

    “哈哈哈,天佑我大魏国土,来诸位爱卿共饮一杯!”大魏皇帝心情极好,畅快的痛饮了三杯。

    张琦这番话自是给他安了半颗定心丸,却也同时增加了这个皇位的竞争激烈程度。

    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且看拓跋濬如何斩五官劈六将拔得头筹吧!

    ......

    “濬儿,你找朕可是有事?”大魏皇帝纳闷,酒席过后,自己的这个七皇儿不但不离去,反而一直跟着他,私下到御书房求见他,应是有什么紧要之事。

    “父皇,柔然新单于布丹野心不小,短短数月便已吞并了周围几个小的部族,如今柔然势力已经壮大,儿臣怕他违背诺言,又侵|犯我大魏国土。”拓跋濬玉立于青案之前,看着自己的父皇,满心忧虑。

    “濬儿,当下形势确实如此,虽然天女已预言我大魏未来昌盛,可如今,国有内忧外患,这个几个皇儿中,还是你有先见之举啊!”大魏皇帝欣慰的说道。

    “说来惭愧,这个形势非而儿臣分析而出,而是有人告知儿臣的。”拓跋濬垂下眸子,有些愧疚地说道。

    “哦?那你来跟朕说说是你的哪位门客告知于你的?”大魏皇帝微微挑眉问道。

    “是……是……”拓跋浚努力回想,可眼前却一片模糊,似乎想到那个人,自己的心就会痛,自己的头就会痛,感觉身体都要被撕裂了一番。

    到底是谁呢?

    他总感觉那日与自己的皇子妃饮过酒后,感觉身体好像被挖空了一部分,其余部分则满满地全被皇子妃的音容笑貌所填充,他的耳畔时常回响着一个声音,告诉他他爱玉姬,他这辈子只爱玉姬,爱她彻骨。

    可是同时他的心又告诉他,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是有另外一个人藏在他内心深处而被深深的剜去了。

    到底是谁呢?

    皇帝见他不语,以为是他不想说,于是微微一笑说道:“皇儿既然不想说,朕便不逼你了,不过朕怕柔然会再侵我国土,皇儿以为可有什么良策?”

    “儿臣认为父皇应该加派镇西大将军驻守边境。”拓跋濬说道。

    “那皇儿认为,这镇西大将军该是何人去当呢?”

    “回禀父皇,儿臣认为一来这位镇西大将军应该是有天下之名以震慑周围蛮夷,二来此人应为我大魏重视之人,最好是皇族中人,以表我大魏对此事的重视,以警告边疆各镇县的小动作。”

    皇帝思虑片刻,拿着大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然后交给了守在一旁的掌事太监。

    掌事太监一字一顿地宣读道:“传令下去,大魏集天下之英豪,将在京都举办一月擂台为长公主择选驸马。天下列国之适龄男子皆可来参加,以比武招亲的形式,最后优胜者可得黄金万两,良田千亩,成为长公主的驸马,钦此!”

    ……

    那日酒席过后,张琦不知发生了什么,她只注意到宴席过后,拓跋濬去找皇帝,想来是商议镇守边疆之事。

    翌日便传出了要为长公主择选驸马,而且还是以擂台的形式比武招亲。想来皇上是想用这种方式选择出去边疆之人。

    她等啊等啊等啊,总觉得以拓跋濬对原主的情谊总会来找她说个说法之类的,至少会给个正式分手吧?

    可没等来拓跋濬,等来的却是那个叫阿骨的神秘男人。

    “天女府中有贵客造访。”婢女上来禀报,“是七皇子妃从柔然带来的胞弟。”

    张琦挑眉,披上外裳,饶有兴趣地跟着她出去,“走,咱们去会会他。”

    彭浩宇昂首阔步走进天女府里,边叹着这天女府的气派不亚于皇子府,可见大魏皇帝对神迹的重视。

    他正好和从屋内出来的张琦对上,两人眼神交错间又是一番电闪火花。

    “原来是阿骨公子,公子请。”张琦对他微微颔首,将其引至客厅,然后屏退下人。

    “那日一见天女,只觉熟悉的很。”彭浩宇不见外地直接拿起桌子上的糕点,然后捏碎了,碾了一点小渣子送入口中,“天女这府邸确实是气派的很,只是这糕点却是难以入味。”

    张琦自然听出了他话中讽刺她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之意,就是在讽刺她拿剧情当神迹忽悠皇帝嘛。

    便反唇相讥道:“好的糕点自然要配它欣赏的人,这糕点不如阿骨公子的眼自然是和阿骨公子不投缘。”

    “哼哼,天女的话,我怎么听着还有些深意呢?”彭浩宇挑眉,漫不经心的瞥了她一眼。

    “天女可知这世上有一种鸟?此鸟注定翱翔于天空之上,因为它一旦歇息便会死去,既然上天赐予它翱翔于琼宇,傲视苍穹的能力,那它自然便会好好利用这能力,站于这世界上的最高点,让那些蝼蚁在它的脚底下苟延残喘。”

    “呵呵。”张琦付之一笑,满脸的笑意,眼角弯弯,“阿骨公子过谦了,山瑰哪有阿骨公子说的那么好呀。什么翱翔于天空的鸟儿,没有想到在阿骨公子心目中,山瑰是这样高大的形象。”

    彭浩宇:……这丫的脑子有病?

    “山瑰决定要向公子描述的那个方向努力了,既然公子把山瑰说的这么好,山瑰怎么让公子辜负了这份心意呢?”

    张琦在彭浩宇面前比了一个中二的fighting姿势,很是辣眼,“来,我们一起加油!”

    彭浩宇觉得这女人简直脑子有病吧,人话都听不清,明明是讽刺,还当成了表扬。这个人是得有多蠢,他觉得和这样的人做竞争对手简直就是侮|辱了自己身上的王霸之气。

    “哼。”愚蠢的女人,彭浩宇懒得和她废话,直接从牙齿里挤出这几个字,然后拂袖而去。

    他刚一走,张琦脸上的笑容就立刻收了起来,张琦刚才在和他说话的时候,试探地用气劲去入侵他的身体,这个人不知是修习了什么武功或者是法力,他的身体外有一层如钢铁一般的硬膜,保护得此人刀枪不入,气劲虽比刀枪要坚硬几分,仍是进不去。

    看来用武力硬扛是不行了,而且还有可能破坏了系统城的规矩。

    这场任务只能智取,只能先想办法弄清楚彭浩宇的目的是什么,然后在他达成目的之前先实现自己的任务。

    不过话说回来,自从她上次用精神力伤害了小世界里的人之后,她再也不怕什么破坏规矩了,反正一次是破坏一百次也是破坏。

    最后不都是被抹杀掉吗?

    张琦觉得,活到如今已经是她赚了,她已经很知足了,骨子里就有那种不服输的小强精神,现在也只能往前走了。

    不过回想起来,那个什么王霸系统应该是助人称王一统天下的。

    彭浩宇穿到了这只黑猫身上,不会是这只圣兽还妄想统治世界吧?

    好好的猫不去捉老鼠,不去吃鱼,不去在主人怀里打滚卖萌,反而想着要是什么统治世界?

    唉,现在的猫都是有理想的猫了,人怎么还能当咸鱼呢?

    加油,我是最胖的!

    一月之后,京都七皇子府传来了两条好消息。

    其一是皇子妃玉姬,有喜了。

    其二是皇子妃玉姬从柔然来的胞弟阿骨打败了列国派来的武学精英,拔得擂台头筹,成为了长公主的驸马,扬名天下,魏帝大喜之下,当即封为镇西大将军,允诺阿骨与长公主完婚后便给他一个立下战功的机会。


上一章 下一章 快穿:拯救悲剧系统txt